第146章 一战封神(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457 字 8天前

    阿布其快要疯了,一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这仗让他怎么打?

    他手中的轻重骑兵即使再强大,也没法和看不见的敌人作战。

    经过早晨的惊吓,营中的贪狼卒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会不会是鬼神出没?”

    对此,还没有彻底失却理智的阿布其自然要阻止,以动摇军心为名,鞭打了一批士兵。

    随后,又面临昨夜未归的游骑队,至今不见踪影的问题。

    没办法,只得放弃今日的巡逻任务,寻着昨天的足迹,派人寻找失踪的贪狼卒。

    结果,失踪的没找到,派出去的又丢了。

    整整二十支队伍,一队也没回来。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音信。

    阿布其心往下沉,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入夜之后,再次加强了四门守卫,绝不能再发生昨夜那种被人暗杀哨兵的事情了。

    第二天。

    阿布其一夜未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颤颤巍巍地掀开帐帘,登时眼前一黑,又坐在了地上。

    只见,营门前挂着三十具人尸。

    一如昨天,个个露着白森森的头盖骨,一副死不瞑目的扭曲神情,正直勾勾地看着军营的方向。

    而更可怕的是,这三十具尸体,正是失踪的那三十个游骑队的伍长。整整齐齐,一个不少。

    “啊!!!!”

    “啊啊啊啊啊!!”

    阿布其疯子,歇斯底里地从地上爬起来,提着弯刀冲到营门前。

    “出来!!都给我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

    “出来啊!与我大战一场,老子要活剐了你们!!”

    可惜,除了凌霄城上有三五宋卒探头来看,四下山野空寂一片,没有半点回应。

    “出来啊!!”阿布其挥舞着弯刀,“有本事出来啊!!”

    嗖!!

    一声破空响动,一支利箭擦着阿布其的耳朵飞了过去,哆的一声钉在营门立柱上。

    “......”

    阿布其只觉全身一麻,瞬间出了一身白毛汗。

    等回过神来,转身就藏于门柱之后,“谁!?出来!!”

    “是谁!?”

    可是喊了半天,没人回应。心道,太悬了吧?幸好射歪了!

    却不想,与他同时挤在一根门柱后面的兵卒从后面捅了捅阿布其。

    “阿...阿帅......”

    “鬼叫个屁!”阿布其正一身邪火无处宣泄,顺势全发在了兵卒身上。

    可是那兵卒指着门柱上那支箭,“阿帅...快看!!”

    阿布其一抬头,眼珠子没掉出来。

    只看那箭上栓着一捋布条儿,布条上歪歪扭扭写着七个汉字:

    “我喜欢...你的名字。”

    “......”阿布其当场石化。

    不是射歪了,而是根本就没想要他的命。或者说,他的命随时可以拿走。

    可是,什么叫你喜欢我的名字?

    阿布其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掉进陷阱之中的猎物。而隐匿在山林里,连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那些鬼魅,才是守在陷阱旁的猎人。

    阿布其有些后悔了。

    如果前天那射出来的三支冷箭他追下去,就算逃进树林,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要追下去,那么...还有一丝胜算。

    可是现在,他败了,败的彻底。

    他的贪狼卫已经被敌人吓破了胆,士气全无。如何争胜?

    这一天,阿布其没有派出一队游骑,所有人都窝在军营里,不敢出营门半步。

    当夜,阿布其怀抱弯刀,又是一夜未眠。

    事实上,不光是主帅阿布其,贪狼卫所有的兵卒都是甲不离身,一夜未眠。

    第三天。

    朝阳初升,阿布其顶着黑眼圈儿,颤抖着掀开帐帘...没有。

    营门空空如野,这让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浊气。

    那些人也是人嘛,如此严密的防卫,阿布其就不信他们进得来。

    早饭之前,还特意召集全营,鼓舞士气。

    “此为宵小,只知行暗箭苟且之事。我等无需畏惧,只等速不答大帅二十万大军一到,必是群邪避易。”

    一番慷慨之辞还是有用的,士兵们安稳不少。

    “开饭!!”

    一声令下,刚要抓起肉食,却是同席的裨将骤然瞪眼,露出痛苦之色。随后轰然而倒,在地上翻滚挣扎半晌,没了生息。

    所有人都怔在那,眼睁睁看着裨将断气。有人反应过来,上前一看,那人脸色酱紫,口吐白沫已经死透了。

    “有毒!有人下毒!!”

    吓的阿布其手脚一缩,把肉食扔了出去。

    而同样的情形于营中各处皆有发生,只一个早上,就有两百余兵断气。

    最后查出来,不是食物有毒,而是营中水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放了毒药。

    正在阿布其已经不会思考,如惊弓之鸟之时,哨卒送上来一支箭,与昨天的一样,箭有上布条,上面有字。

    留下马匹和名字,可以活命!

    “啊啊啊!!!!”

    阿布其咆哮着,怒吼着,抽出弯刀一刀砍向哨卒。

    “我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属下诸将赶紧上前阻拦,可是已经晚了,哨卒被自家主帅结果了性命。

    阿布其彻底疯了。

    诸将不得不把阿布其绑了起来,防止他再伤人命。

    营中也是彻底乱套,已经有士兵承受不不住压力,破营而逃。

    只不过,出营没多久,便被从林中飞出的暗箭射于马下。

    诸将商量之下,决定继续坚守营盘。因为用不了十天,速不答大军即到,到时危机自解。

    第四天,营外又出现一具没了头皮的人尸。

    只不过,却比几十具尸体还要吓人,因为那是阿布其的尸体。

    他是什么时候被人弄到营外去的,没有人知道。

    也没有人能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已经整整三天三夜不曾合眼了。

    嗖...又是一支冷箭钉在营门上。

    “留下马匹,可以活命!”

    正当诸将犹豫不决之时,自营外跑来几个兵卒,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进营中。

    诸将一看,乃是驻扎在凌霄城西南的那500游骑之中的贪狼卒。

    “没了......”兵卒进营便哀嚎大叫,“全完没了!都被鬼魂抓去...割了头皮!!”

    这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贪狼营中兵将听罢,再不犹豫,一哄而散。

    两千来人的大营,就像两千多头惊了的肥羊,夺门而逃,争先恐后。

    有骑马走的,无一例外都被丛林暗箭射杀当场。只有弃马而逃的,才有生机。

    大伙儿一看,自不敢再碰马匹,一路狂奔,只求活命。

    速不答座下第一强军,贪狼卫...废了。

    而直到这些兵将逃回益州(成都)之后才知道,他们遇上的名叫血头军,专割头皮,夺人姓名,凶残程度尤在蒙元大军之上。

    至此,血头军一战封神,成了巴蜀元军的梦魇。元军闻之及溃,无有敢战之勇。

    ......

    ——————————

    凌霄城是一座孤山,自平地上拔地而起几十丈高,就像一个满馅儿的肉馒头支在大地之上。

    所以,城上城下,虽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距离却不算远,元军大营的一切,城上皆可看的真切。

    此时,凌霄城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将军已经观察城下数日。

    他叫易世英,已近七十之龄。

    自有凌霄城那一天起,易老将军便镇守于此。

    哪怕大宋已亡,巴蜀已失,虓将张珏已成元朝的阶下之囚,老将军依然守在这里。

    他对城中军民说:“只要凌霄还在,大宋...就不算亡!”

    在这样的信念之下,凌霄城打退元军一次又一次的围城,挺过一次又一次的艰难。

    可是这一次,老将军知道...凶多吉少了。

    元军今年八月份便来城下骚扰,使得城外颗粒无收。不用等入秋大军围城,事实上,凌霄城现在就已经在断粮的边缘了。

    这样的情况下,神仙也守不住城。

    而元军派到城下的,正是大名鼎鼎的贪狼卫,是城中残军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老将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城外杀人放火,胡作非为。

    只不过,近几日似乎情况有变。

    四日之前,哨兵来报,有人奇袭贪狼卫。

    易老将军急忙登上城头向下眺望,却是只见贪狼卫骚乱不断,却不见袭营之人。

    此事不了了之,没人当是一回事。

    可是,第二天一早,哨兵再次冲了进来,“易帅,出事了!”

    易老将军再次上城,就见山下的元军大营前居然挂着十具尸体。远远看着,头顶白花花一片,好像是让人掀了天灵盖一般。

    “谁干的!?”

    哨卒摇头,“不知道,天一亮就见尸体在那挂着。”

    易世英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

    这一夜,老爷子亲自在城头守着,想看看元人的营地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终于在等待半宿之后,让老将军目睹了惊人的一幕。

    那是自元军马厩之中蹿出的几个身影,没错,阿布其一直派人防着营门四处,严防血头军潜入。

    殊不知,杀人下毒的人根本就不在营外,而是隐藏在马厩的乱草之中。

    老将军借着月光,还有居高临下的视角,眼睁睁看着几个人影如夜魅一般在敌营穿梭,熟练地躲过每一个哨位、每一个兵卒。

    他们身上涂着油彩,几乎就贴在地上爬行,却比人小跑起来还要快,而且无声无息。

    从容的在各处水槽中放了什么东西,随后又潜回马厩之中,再没了动静,就好像没有这几个人一样。

    第二天,元军再次大乱,死尸埋了两百余。

    老将军实在不明白这是一群什么人。

    其实,这是个机会,趁着元军士气全无,开城出战,冲击敌营,贪狼卫必败。

    但是,易老将军强压心中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万一是元人演给他看的呢?万一这是个圈套呢?他承受不起这样的风险。

    所以,老将军只能在城上看着。

    这一天,阿布其疯了,被吓疯了。

    而这天夜里,马厩中的几个人又潜了出来,目标是阿布其的营帐。

    不出意外,阿布其死了,被割去了头皮,挂在营门前。

    天亮之后,元军炸营了,三千人的兵马被看不见的敌人杀了足有一千,剩下两千夺路而逃,丢盔弃甲。

    说实话,易老将军也是懵的,他也没见过这样的敌人,堪称鬼魅。

    而当贪狼卫丢下数千匹战马弃营而逃之后,老将军再一次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那些藏匿于山林中,藏匿于元人眼皮底下的鬼魅战士,终于自密林中走了出来。

    他们和潜入敌营的那几人一样,赤裸着胸膛,光着脚,全身涂满神秘的油彩图案,既不像元人,也不像宋人。

    老将军数了数,只有五百余人。

    只五百人就把不可一世的三千贪狼卫给打废了!?

    易世英不相信,完全颠覆了老将军的认知。

    而更让老将军头皮发麻的是,待所有人集结之后,领头的那个高大战士来到了城下。

    与易老将军对视,喊出一句,“我们是宁王仆从,奉宁王旨意,特来给凌霄军民送粮的!”

    “他...他说什么?”

    易世英呆愣当场,震撼不已,身旁的将校兵卒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急声对城下大喊,“壮,壮士再说一遍,奉谁的命令?来干什么!?”

    血头仰望高城,“我们是宁王仆从...奉宁王旨意,特来给凌霄城送粮的!!”

    血头知道城上的人可能不信,又喊道:“你们不用开城,我等与于城下便可。钓鱼守将曹琦正引粮队而来,不日便达城下。”

    “他...说什么!?”

    城中将校此时已经是激动的眼含热泪。

    看向易老将军,“将军可听清楚?是曹琦!!曹琦来了!!钓鱼城来救咱们了!!钓鱼城来救咱们了!!”

    易世英依旧看着城下,老目之中似乎很是平静,只是紧紧攥着的拳头,指甲已经陷入肉中。

    “老夫说过吧,只要凌霄不倒,大宋就未亡啊!”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