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血头军逞威(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03 字 7天前

    那是一发炮弹,一发真正的,带蛋壳的炮弹。

    差点吓了赵维一个跟头。

    随后不由苦笑,“真是越来越乱了。”

    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小钢炮的发展本身就是跳跃式的,技术上完全乱套了。

    现在倒好,更乱了。

    按理来说,火炮技术的整个方展方向,应该是从臼炮、火药颗粒化、前膛炮,再一步步转向后膛炮,然后还是一体式炮弹的出现。

    可是,赵维这个二把刀子只会出主意,对火炮技术其实没有一个系统的认知。

    他就知道造个炮筒子,往里装火药,装球形炮弹。

    加上位高权重,支使徐良跟支使傻小子一样,你就给我弄去吧!

    他压根就不知道粉状火药和颗粒化的火药有什么区别,压根儿也没想起颗粒化这个茬儿来。

    但,这就是个坑。

    因为火炮的激发药并不是威力越大越好,过为激烈的爆燃并不能给炮弹带来更远的射程,反而会大大增加对炮身强度的要求。

    而更为稳定、持久的火药燃烧,则给炮弹提供均衡的推力,逐渐加速。

    而颗粒化火药便是关键,这是元朝之后才有的一道工序。

    将粉末状黑火药进行颗粒处理,要做到单粒置于手心燃而不烫。

    不但能提供更稳定的爆燃力,而且经过滚腊处理之后,也不容易受潮,易于储存。

    可问题来了,徐良是个铁匠,哪懂什么火药?赵维不提,他更不知道。

    一次次炸膛之后,生生跳过了浇铸法炮身,而逼出一套“钻膛法”的新工艺来。

    可是,实践出真知。

    小钢炮问世之后,应用也有几年了。别说赵维,连普通炮卒都发现,这粉末火药有问题。

    容易受潮不说,真的就是一响一个屁,降低了小钢炮的威力,都白瞎这么好的东西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赵维终于想起颗粒化的问题了。

    但是,后世他在鞭炮厂接触的颗粒火药都是现成的,怎么制造,他一点没概念,索性就交给了刘德柔这个火药专家。

    这家伙研究新式炸药是一个长期工程,赵维就让他得空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把颗粒化解决了。

    可是,直到这个时候,因为小钢炮的强度够用,解决颗粒化,赵维的主要目的还是防潮,而不是缓爆。

    而小钢炮做为前膛炮,还面临一个大问题,就是射速太慢。

    从填药压实,到装弹、瞄准、击发,最费时的,还有清理炮膛内的残药和焦炭。

    一套流程下来,要五个人折腾半天。

    正好亦思马因和孙拱两个机械大师的项目已经完成了,而且二人还想好更好的“骗钱”项目。

    于是,赵维就给他俩出了个主意,你们给我设计一种专用工具,用来清理炮膛。

    二人自无不可,反正赵维出钱,可是这个工具其实不好设计。

    残药都在炮膛最底部,被巨大的压力甚至压实在炮管里,得用铲子一点点往下扣。

    更麻烦的,还是燃烧焦炭沾在炮管上,时间长了就是厚厚的一层,炮弹都塞不进去。

    二人研究了好久,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得出结论,这玩意就没法快速。

    也正是这个时候,机会来了。

    刘德柔那边也遇到了麻烦,把黑火药弄成颗粒不难,难的是怎么让颗粒的大小一致。

    老哥试了很多种方法,效果都不如人意。

    结果,刘德柔是个急脾气,弄不出来,老子不弄了!

    宁王不就是想防止火药受潮吗?我把火药从出厂就密封起来,直接可以连包装一起塞进炮膛的那种。

    于是,刘德柔也开始领了一口小钢炮研究了起来,主要是研究封装火药的药量和炮管口径。

    但是,这事让亦思马因和孙拱知道后,登时就不干了。

    “我们从炮膛里往出掏都掏不干净,你还要连包装往里塞?还让不让人活?”

    刘德柔当然不惯着,“我的任务是封装防潮,我管你好不好掏!不然怎么着?咱做个铁皮的封装,连你的残药一起兜出来?”

    “......”

    “......”

    亦思马因和孙拱当场石化。

    刘德柔无意之间的一句气话,却是帮他们从另一个角度解决了问题。

    对啊,我不让残药和焦炭进炮膛不就得了?

    弄个铁皮罐子把火药装在里面,一起进炮膛。打完之后,把罐子拿出来不就得了?

    刘德柔也愣了,说出一句更神奇的,”要是把炮弹也装进罐子,那火药自出坊到发射,都不用与外界接触。别说受潮,瓢泼大雨也不耽误打炮!”

    说干就干,三人又拉了几个大马士革铁匠入伙。

    于是,大宋朝的第一发炮弹,就这么诞生了。

    “......”

    赵维听完众人的“心路历程”,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也行!?

    对于一体式炮弹这种高端货,他想都没敢想过。

    因为不可能,后膛炮都还没影儿呢,你想什么炮弹?

    但是,这玩意就真真地摆在赵维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虽然很是简陋,可它确实是炮弹。

    弹头还是球形的实力铁丸,坐在一个与炮管内径相当的铁皮筒子上,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号的手枪子弹。

    因为还没发明出击发药的缘故,所以没有底火,尾部是一个铜钱大小的圆孔,用蜡封死。

    发射的时候,只要捅破蜡封,用导火绳在外部点火。

    亦思马因在旁得意地卖弄着,“殿下看这如何?除了解决了火药受潮,还有清理泡膛的问题,它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稳定。”

    “每发炮弹填装的药量是一定的,不会因为炮卒多添或少添而产生偏差,打的会更准。”

    “而且,此物还一个最大的妙处,那就是......”

    “快!”赵维抢前出口,“一体式炮弹,最大的优点就是快。”

    省去了很多个步骤,射速不是原始前膛炮可以比的。

    按小钢炮的射速来看,打一发炮弹的时间,这玩意起码能射三发。

    这在实战中发挥出来的效用,可不仅仅是一门炮顶三门炮的问题。对敌方的压制性,简直就是颠覆性的。

    赵维抱起炮弹,比抱起自己儿子还亲,“好啊!好哇!”

    赞叹着,“诸公之事,乃为大德啊!”

    亦思马因等人挣了钱还被人夸着,自是心满意足。

    孙拱道:“幸不辱命,没有辜负殿下的期望。”

    刘德柔也是,“松了一口气,那我可以接着研究我的新式火药去了吧?”

    为了这个玩意儿,他新火药的研究扔了两个多月。

    赵维一听,却是微微皱眉。

    摸着炮弹,假意对亦思马因道:“这弹壳是一体浇铸,还是......”

    亦思马因一叹,“是工匠手工造出来的。”

    略有尴尬,“其实,铸造弹壳自是最好,有固定的模具,在尺寸上不用操心。可是,我们试过,铸造的弹壳还是强度不够,容易炸。”

    “要是炸在炮膛里,弹壳就卡在里面,炮就废了。可是手工打造,一是费时费力,二是每一发炮弹的尺寸都会有偏差,精度肯定不够。”

    “你看看。”赵维眉头一挑,“所以说啊!”看向刘德柔,“这颗粒火药还得弄啊!”

    刘德柔脑瓜子嗡的一声,啥意思?白,白忙活了呗?还弄!?

    赵维扁着嘴,上前拍了拍刘德柔的肩膀,“现在就不是火药受潮的问题了啊!咱们研究缓爆的问题,非你莫属啊!”

    刘德柔:“.....”

    赵维,“我知道,你行的!”

    刘德柔,“......”

    刘德柔有种被坑惨的感觉,“好吧,我回去继续搓火药丸子。”

    ......

    ————————

    钓鱼城火器有了新突破的同时,曹琦、血头所率领的民夫队伍在八月二十这天,也到达了后世的自贡附近,距离凌霄城只有不足一百五十里的路程。

    能如此之快地走完大半路程,曹琦无比庆幸。

    庆幸是带着血头军出来的。

    在曹琦看来,这些印第安战士,虽然在行军布阵上不如训练有素的川军,可是论穿山越林,长途奔袭这种事,血头军简直就是精锐中的精锐。

    这些印第安人从小就在山林间追逐猎物,练就了一身的绝技。

    曹琦领五百川军护卫在民夫左右,而血头军的任务就是前突而出侦查敌情,以及肃清前路,正是他们最擅长的。

    这些天,可把曹琦舒服坏了。

    这些跟野猴子一样的鬼魅战士,只凭两条腿,就把大队人马前方近百里的路况摸的一清二楚。

    更可怕的是,一路上,曹琦一个活的元兵都没见着。

    血头军顺道就把元军的游哨和散兵全部解决掉了,大队驻军则是悉数避开。

    而此时,曹琦和民夫团刚到自贡,凌霄城那边的消息已经被血头军传过来了,甚至沿路已经布置了暗哨,随时警戒。

    “老天爷哟!”曹琦正对着血头感叹着,“宁王哪找来你们这么一帮子神人啊!”

    可是,血头本就木讷,根本不吃曹琦这一套,板着脸道:“前面....不好走。”

    弄的曹琦也不得不正色起来,“速不答那老子小,手确实够黑!”

    张珏预计速不答攻打凌霄城的时间是九月,可是到了这儿才知道,元军的大队人马虽然还没到,张帅预估无错,可是速不答实际上早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凌霄城方圆五十里,已经是人间炼狱。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