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钓鱼(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17 字 7天前

    众人自帅府而出,除了赵维、马二爷和王胜,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相互连话都不说。

    实在是事关重大,尽管赵维不止一次的信誓旦旦,可出于本能,也还是不相信土豆的产量会有那么高。

    到了帅府门前,发现王祯老爷子,还有阿老瓦丁等致知院的人,也在门口相侯。

    王祯是来看成果的,而阿老瓦丁等人则是....对于他们来说,土豆的意义可能还要更深远一些。

    目前的情况是,他们已经是变向地降了大宋。但是,大宋能走多远,是不是像赵维说的,真的在扶桑立国,其实都在今天的土豆收获。

    如果土豆真能养活这座城,那依钓鱼城的地势,元军还真打不进来,他们也能安心搞自己的兴趣。

    而且,如果土豆真有那么神奇,也说明大宋在扶桑有一个好的发展,无形中又增加了他们的信心。

    总之,无论从哪个角度。今天都注定是极为关键的一天。

    今天这关过了,钓鱼城就算稳住了,上下一心,前途光明。

    今天要是砸了,那可能巴蜀便是众人的葬身之所。

    赵维一见王祯,登时大笑,“老爷子,怎么着?第一颗土豆收在哪里?”

    “我看...就老爷子的实验田吧!”

    王祯有自己的一块专用田,足有几十亩。

    除了一部分是他用各种方法种植的土豆,还有别的美洲物种也在试种。

    赵维觉得,老爷子那块田种的极为精细,王祯恨不得就睡在垄沟里。从那里开挖,计算亩产,显然更稳妥些。

    这也是昨夜和文天祥等人商量过的,众目睽睽,求稳为上。

    却没想到,王老爷一听,赶紧摆手,“别!拿我那块地算亩产?老夫怕你算不准,就去大田吧!”

    说着话,背起手来就走,样子还真有点像个老农户。

    众人跟着老头儿走,从帅府经护国寺、打谷场和火药坊,上跑马道,再从外城西村民寨穿过去,最后出奇胜门,来到外城。

    一路上,城民和守军见相公和大帅结伴出城,都知道是去收土豆的。有些闲来无事,便跟在众人之后,也一道出了城。

    王祯的几十亩实验田也在城外,老爷子在田头搭了个窝棚,大多时间就住在田里。

    路过自己的田时,老爷子进到窝棚里,取了一杆小秤出来。

    文天祥等人不解,问他这是干嘛,王祯则答,“称亩产呗!”

    大伙儿一听,面面相觑,“称亩产?这么点个小秤,你称什么亩产?”

    百姓们也有点发虚,心说,不会真像城里传的那样,土豆是骗人的吧?

    大伙儿没注意到,几个神情有异的汉子正偷偷地聚集人群,跟在宁王和相公们身后。

    王祯带路,又走了没多远,就是在他实验田的边儿上停了下来。

    指着不远的垄沟,“就这吧!”

    众人一看,又是皱眉,显然对老头儿挑的这块地不太满意。

    几乎都不算好田,土不够肥,水也不够丰,算是中等不平。

    赵维见周围站满了百姓,不由心急。凑到王祯身边,声调却是一点不低,“先生确定?事关重大,可不能......”

    没等王祯说话,却是不远的百姓听到了赵维的话,有人冒头儿呼喝,“宁王这是何意啊?”

    “人家说选这块地,肯定有选这的道理。莫不是殿下怕地底绝产少收,漏了馅儿!?”

    嗡的一声,本来就心里没底的百姓被这话一煽动,纷纷议论起来。

    “为啥不种稻米?弄这种新奇玩意,咱都没种过。”

    ......

    “你懂啥?种稻米...种稻米不就谁都知道粮不够吃了?谁还在这跟着他守城?”

    ......

    “那也不能拿咱们的命当儿戏吧?”

    ......

    “宁王殿下,你给咱们说实话,是不是还要给凌霄城送粮?那我钓鱼城的老百姓怎么办?”

    ......

    赵维眯眼瞅了挑事的那汉子一眼,见他挑起民愤之后,已经缩回到人群之中,便转身面向众人。

    “大家不要吵!听我说,一个一个来。”

    安抚半晌,百姓终于平息不少。

    这时,又有人跳脚呼喝,“那你说,是不是要给凌霄城送粮?”

    赵维点头,没有否认,“没错,确有此事。”

    那人又喊,“凭啥?我们钓鱼城的人不是人吗!?”

    赵维:“......”

    赵维皱眉不语,阴晴不定,只是站在那里,看上去好像无言以对的神色。

    人群之中,有人见了,更是来劲,“看到了吧?宁王就没拿咱们钓鱼城当自人,他就没想让大伙活命!”

    百姓闻之,更是激愤难平。开始从吵闹变的狂躁,一点点向这边涌了上来。

    张珏、文天祥等人目瞪口呆,怎么好好的收获时节,却成了这副样子。

    他们哪里知道,起码他们还有赵维交的一个底,而百姓们却是两眼一摸黑,啥也不知道。又得知要给凌霄城送粮,不有怨言才怪。

    加之有人刻意煽动,场面自然大乱。

    而此时,守军各部也已经开始向这个方向涌荡而来,不明真相的百姓更是蜂拥而至。

    最后要不是守军组成人墙拼命拦着,赵维一准被百姓踩成肉泥。

    就这么僵持了足足有一刻钟的工夫,赵维脑门子都开始见汗。

    如果细心点就会发现,他身边现在一个人都没有,连号称左右护法的王胜和马二爷都不知去向。

    心说,你大爷的赵孟禧!还没完事儿啊?这是拿老子的命在这当诱饵呗?再多撑一会儿,今晚就得全城挂白布,一块聚餐了。

    可是赵维哪知道,他这吓的都快尿了,赵孟禧那边却是乐开了花。

    就这么一会工夫,他已经抓了十来个了,“还有没有?”

    身边乔装成百姓的锦衣卫成员摇了摇头,“应该是一窝端了。”

    这根本就是锦衣卫导演的一出引蛇出洞。

    土豆不高产的消息,是锦衣卫早半个月就放出去的。为的就是引出城中的元军细作,加以利用。

    可惜效果不大,经过之前锦衣卫的一番折腾,元军暗探早就如惊弓之鸟,不敢轻易露头。

    好死不死,出了凌霄城这档子事,赵孟禧怎么可能不加以利用?

    立马让人把赵维卖了,放出要支援凌霄城的消息。

    元人暗探果然上当,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几乎是倾巢而出,煽动民情。

    其实,赵孟禧早就盯上他们了,只是不知还有没有藏的更深的,就一直没动手。

    这回则是把赵维推到风口浪尖,故意造成无话可说的境地。

    元人眼见民乱渐起,哪还有隐瞒?个个张扬呼喝,正好给赵孟禧一窝端掉。

    “被煽动的核心百姓只这一千来人,等到此事平息,再给我把这帮人查三遍!”

    “就算有漏网的,也肯定就在这一千来人之中,可比全城数万人的甄别范围少了不知多少。”

    转头对王胜道:“让咱们宁王别演了,再演出人命了。”

    王胜一翻白眼,怎么看赵孟禧的表情怎么不像怕要出人命的样子,他是笑着说的。

    急忙挤过人群,来到赵维身前,“兔爷说,行了。”

    赵维一听,立时大松一口气,眼珠子一瞪,“开炮!”

    轰!!!不远处一声空炮巨响,让人潮一滞。

    趁着声息大敛,赵维扯开嗓子,“都、听我说!!!”

    轰!!!

    又是一声炮响,百姓吓的一缩缩,这回真的安静了下来。

    赵维深吸口气,“赵、孟、禧!把人给本王带上来!!”

    赵孟禧闻言,赶紧让锦衣卫压着十几个百姓装扮的细作上前,直接跪在众人面前。

    百姓们无不一怔,看着那些都是十分面熟。心道,这是宁王发狠,抓了闹事领头的?准备杀鸡敬猴?

    却听宁王高声喝唱,“本王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理亏不言却暴力镇压,不拿钓鱼城百姓当人,却要驰援凌霄。”

    “本王不想说什么大道理,什么不能见死不救,什么上下一心的,都是狗屁!”

    “本王只说一句,这些都是元人细作,来煽动民乱的!”

    百姓一听,议论纷纷,皆有不信。

    往日与他们邻里相处的人,怎么就成了细作?

    被压上来的那几位眼见赵维呼喝吼叫,却事得其反,心神不由一振。

    有人抬头高叫,“我们不是细作,我们是大宋良人!宁王这是栽赃陷害,大家不要信他!”

    此言一出,场出立时又变得吵闹起来,民声渐起.。

    几个细作一见,更是得意。暗笑赵维草包,把他们几个秘密逮捕确实是高招。可是还要当众揭穿,却是没长脑子。

    百姓现在愤怒未平,你说是细作就是细作?有证据怕是他们也不信。

    连声大呼,“大家为我们做主啊!宁王要冤杀我等了啊!”

    连文天祥等人也是看的眉头紧皱,为赵维捏了把汗。他显然不懂民意,走了一步臭棋。

    却不知,赵维必需要这么做。

    因为今日民乱,如果不能当众解决,让赵孟禧只是把人抓回去,那日后会很麻烦。不论将来再怎么挽回,都难以平息。

    所以,必胡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这事儿了了。

    而了结此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因为,只要把土豆从地里起出来,所有谣传就不攻自破。

    “来人!”赵维猛然一声爆喝,“丰收喽!!”

    此话一出,百姓们果然被其吸引,愣愣地看了过来。

    丰收了!?

    却是不知道是怎样的丰收?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