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农学大师王祯(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37 字 8天前

    在相公们看来,赵维给了阿老瓦丁2000斤黄金,无疑是“千斤买马骨”的行为。

    加上承诺只留这些匠人五年,自然有人愿意利用这五年赚取一笔不小的财富。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金钱的威力自然很大,可以撬动匠人们内心的坚持。

    但赵维这一番作为,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他给了这些匠人,或者说,给这个时代的科研工作者极大的自由。

    没错,这是在元朝体系下,忽必烈也给不了他们的东西。

    打个比方,阿老瓦丁所学的,相当于后世的机械工程学,而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学着怎么造回回砲。是时事所需,才开始向军工方向发展。

    而忽必烈需要他的,也正是军械的改良可制造。

    他的荣誉来自回回砲,所以他在元朝也只能造回回砲。

    像他说的,想写书,把自己总结出来的机括力学知识传下去,元朝是不会允许的。

    也就是说,元朝之所以对他优待,只是因为他可以造砲。

    再比如,刘德柔。

    人家是个道士,痴迷丹术,配个黑火药只是顺带手,志向比这远大的多。

    可是,黑火药才是元人需要的,所以他只能当个配黑火药的工匠。

    但是,到了赵维这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给你足够的空间和自主性,想干什么完全由着兴趣来。

    不是赵维不需要这些实用的东西,而是他比这个时代的人更知道,任何伟大的成就背后,除了利益,兴趣才是最好的原动力。

    而技术的发展,正需要这些有兴趣的人来完善基础科学打下基石。

    致知院不是一个工坊,而是一个研究院。

    用金钱榨干他们已经成熟的技术,再用兴趣来牵引这些当世顶尖人才完成更大的成就。

    而且,成果马上显现了出来,给了赵维一个大大的惊喜。

    事情是这样的。

    致知院成立之后,绝大多数的院内匠人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确定了十几个新项目。

    再加上赵友钦、黄道婆、邓牧等亲宋科学家的加入,赵维的这个科学院立时就红火起来。

    当然也不排除少数的被撸来的人不太配合,至今还不愿为赵维效力。

    这其中,就有一个北地汉人小老头儿,极不配合。

    可是,赵维现在没时间管这些人。因为钓鱼城现在首要之务便是耕种,要立刻推广土豆种植,一刻都耽误不得。

    而了解如何播种土豆的人本就不多,赵维都要亲自下地,教农户怎么切芽,怎么播种。

    开始赵维还没在意,可是时间长了,他发现每每他下地教导农户之时,都有一个穿着文人长袍的小老头儿在远远地看着。

    一次两次还好,天天如此,却是让赵维很是疑惑。

    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中途过去一问,结果老头儿第一句话就把赵维惊着了!

    “你这么种不行,糟践东西。”

    “......”赵维愣了半天,问道,“那,那应该怎么种?”

    老头儿背着手,远远又瞅了一眼农户那边的播种过程,却是不说话,要走。

    “回来回来!”

    赵维急了,两辈子最烦的就是把话说一半儿。

    “你这老头儿好是恼人,婆婆妈妈却是把话说清楚!”

    老头儿定住,回头一笑,“让我说清楚也行,你先告诉老夫,这是个啥玩意,哪来的?”

    “这......”赵维却是不能说的。

    土豆的详细情况,还有产量,都是钓鱼城的最高机密,除了几位主事的相公,还有将领,没人知道为什么要种这种东西。

    甚至连播种的农民都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吃,怎么吃。

    至于老头儿,赵维更不能说。

    只道:“这个不是先生应该关心的事。”

    “你看看。”老头一挑眉,“你都不告诉咱是啥,我凭啥告诉你哪不对呢?”

    赵维瞪眼,“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是吹牛!你连是何物都不知晓,又凭什么只手划脚?”

    “嘿!?”老头急了,“你这年轻人,瞧不起谁?老夫不用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是能说出你哪不对。”

    赵维:“那你说啊!”

    “你......”小老头儿一下卡住,愣了愣,咧嘴笑了,“好小子,险些上了你的黑当!老夫可不吃你这套,还激将呢?”

    赵维一甩膀子,“你得了吧你!还将呢?我看你就是个老朽木,也配称将?一边去,不懂装懂!”

    把老爷子气的啊,“好好好,我不懂装懂?我老朽木?”

    眼珠子一瞪,“我还就不告诉你!”

    说完,调头就要走。

    赵维却是没动,也没说话,眯眼看着老头儿的背影。

    结果,不出所料,老头儿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

    你看看,赵维心生得意,激将法这招吧,十个有九个一过脑子就看得出来,可偏偏十个有九个也逃不过激将法。

    因为这招恶心人,不接招不是你聪明,而是你怂。

    这不乖乖回来了?

    冷笑一声,“回来干什么?你不是不说吗?”

    结果,老爷子也是意味深长地一笑,“咱知道你什么心意,就等着老夫回来呢吧?”

    “咱回来也不是告诉哪错了,但是......”

    老头瞥了眼地头上的农户,“我就问你一句,你这切了块儿的什么什么豆,种到地里,是不是什么时发芽都看老天爷啊?是不是还有不少发不出芽来,就烂在土里了?”

    赵维:“......”

    赵维没憋死,心说,哦操!这小老头还真懂不成?

    老爷子说的一点都没错,他现在用的种植土豆的方法传承自印第安人,稍加改良。

    好吧,印第安人那个种地的水平之前提过,那就不叫种地。

    火烧林地,两,然后把种子往地里一撒,就等收获了。

    汉人得到土豆之后,改良了一下。

    农民发现,一个土豆有很多芽点,都能长生。所以,他们会把整个的土豆切开,分出若干芽点,再种到地里,节省了不少土豆。

    但是,毕竟引入的时间太短,更多的种植经验还没总结出来,只到这一步。

    而现在面临的问题,也确实就是老头儿说的这两点。

    第一,土豆种下地到发芽之间,有一个休眠期。这个休眠期是多长,谁也说不准。

    所以赵维才说,运气好能种三季。

    问题就出在这儿,可能种下一去两天就发芽了,也可能一个月半个月的没动静。

    其实,土豆只要发芽,生长期是很快的。发芽到开花也就一个月,开花两个月就能成熟。主要是休眠期的不确定,耽误了时间。

    而另一个问题,就是烂芽。

    埋在土里,休眠的时间越长,烂芽容易发生,而且烂的越多。为了避免因烂芽而缺苗,也只有多下种豆这一个方法。

    赵维没想到,这小老头儿就远远地看几眼,就啥都知道?

    也不狡辩,一脸不敢相信,“你是咋知道的?”

    老头乐了,反客为主,“老夫不但知道,而且老夫还知道怎么解决。可我就不告诉你!”

    说完,哼着小调,迈着四方步要走。

    赵维哪肯放他走?这可是个人才啊!

    赶紧上去拦他,“我说老头儿,你又吹呢吧?你根本解决不了,对不对?”

    小老头儿一甩膀子,“一边儿去,这回激将法可是不管用喽!”

    赵维脸都黑了,“行,你狠!说吧,什么条件?”

    小老头一乐,停下步子,“我说你就应?”

    赵维想了想,这不能应啊!他要是想走,那还能应吗?

    为难地踌躇了半天,“你先说说,你你你真能解决不成?”

    “呼。”老头凝重起来,他等的就是赵维这句话。

    “好吧,这么说吧!老夫名叫王祯,虽然是元朝一县大令,但自幼钻研农事。”

    “别的不敢说,但桑农之务无论南北,只要这中原有的,可以种在地里的东西,老夫都细心钻研,无有不详,比任何人都了解。”

    “说句不客气的话,百谷农粮、桑麻油仔,老夫对它们比儿子都亲,都了解。”

    “你种的这个东西,老夫虽然没见过,但只要一搭眼就知道,这是以块根为贵的作物。观其大小形态,当是喜沙地、喜水,不需重肥的东西。”

    “老夫说这么多,殿下还信不信?”

    “信!!”

    赵维竖起大拇指,这才是最需要的人才啊!

    “说吧,什么条件?”

    只见王祯看了赵维半晌,“那夫就直说吧!我帮你解决不发芽和烂芽的问题。然后,你放我走!”

    赵维眯眼,“先生也是汉人,就这么不待见大宋?”

    王祯摇头,“非也,北地汉人不是都忘了祖宗。老夫对大宋虽无好感,但也不厌恶。”

    “那为何要走?”

    “因为妻儿皆在北地,放心不下。”

    “我明白了。”赵维点了点头,“维答应了,不管能不能解决,都放先生走。”

    “当真?”

    “当真!”

    “那好!”王祯终于点头。

    “你让人把地里没种下去的土豆都拉回城里,切块等老夫处理。再准备一处避风但有光的棚子,还有足量的草木灰。”

    说完,老头这回真走了,背手回城。

    看着老头远去,马小乙则是从农户那边靠了过来,“真放他走啊?”

    却不想,赵维一乐,卖了个关子,“说话就要算话嘛?”

    说完,让人依王祯的吩咐,把所有没下地的土豆拉回城。

    他还真想看看,这老爷子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

    ,

    说明一下,王祯的年龄在1283年,不是五十来岁,剧情需要。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