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尸首都没拼全(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94 字 8天前

    只能说,天道好轮回,苍山饶过谁?

    突烈忽儿做梦也想不到,有赵维问他真怕还是假怕的一天。而且,这一天来的还这么快。

    一轮火箭齐射,回回砲阵...没了。

    突烈忽儿脑子懵的,“这是什么东西!?”

    还没反应过来,轰!!江面上突然发出震天巨响。

    只见赵维脚下的漕船吐出一口火舌,然后一种类似回回砲石弹的东西破空而起,远比那更快更尖锐的嘶啸之声由远而近。

    那声音仿佛要把天空都撕裂一般,咔!!炮弹的尖啸越过突烈忽儿,正中其身后的石墙。

    突烈忽儿木然回头,就见墙已经塌了。

    “真...怕!!”

    扯开嗓子就嚎上了,“真怕!!”

    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儿,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一边喊真怕,一边调头就往回跑。

    他可不是赵维,杵江上跑无可跑。先躲回城内,反正赵维再怎么厉害也不敢上岸。

    等弄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再说吧!

    另一边,谢明打过一炮正在那嘚瑟,“和他废什么话?轰成肉渣就完事儿了!”

    赵维心里这个舒坦啊!如今岩上已然大乱,确实没必要废话。

    只是可惜了,那套切口还没说完呢,他还没听见突烈忽儿求饶呢!

    “罢了,瞄准点,十炮齐发,给爷灭了这个劳什子王相!”

    “得嘞!”谢明一脸激昂之色,早就跃跃欲试。

    只能说,打炮这个事儿实在太过瘾,尤其是在王立,还有一众船工目瞪口呆的瞩目之下打炮。

    俗话说的好,装十三谁不喜欢?

    结果,轰轰轰轰!!

    一轮齐射,皆是正中码头要害,可惜,突烈忽儿还没死。

    远远看去,正抱头急奔,找地方藏呢!

    “嚓!!”赵维不乐意了,“谢明你也是老炮手了,什么特么准头?”

    谢明臊的脸色通红,“再来!!”

    结果,王立一把拉住他,撮着手,“让立点一炮如何?”

    好吧,王立站后面看半天了,就闹不明白,这玩意也就百来斤,一个壮汉就能扛着跑,怎么这么大的威力?非得自己打一炮研究研究才行。

    谢明怔怔地看了眼王立,眼神实在让人无法拒绝,“那...那你来吧!”

    说着话,把火把递给王立,还不忘嘱咐:“就一炮啊,咱这炮弹可是不多了,不能浪费。”

    王立大喜,扑到炮前,像抚摸宠妾一般把小钢炮好好的摸了一遍。

    最后在谢明的一再催促下,终于神色凝重起来。

    学着谢明的样子,调整炮架,想象着炮弹应该打在什么位置。

    对此,谢明很是不屑,“你就别调啦,这玩意有专门的炮码子!识字的炮卒得练上半年才能操炮,不会算账、不认字的,连上炮的资格都没有。哪是你摆弄两下就能成的?”

    “赶紧过过手瘾就......”

    轰!!!王立开炮了。

    吓了谢明一个激灵,随后一把夺过火把,一脸揶揄,“打仗呢,添什么乱呢?”

    结果,刚说完,王立那边兴奋莫明地盯着岸边,“打中了!!”

    嘎!?

    谢明一惊,也急向岸上看去。

    只见....只见...只见正是突烈忽儿的位置被炮弹命中,砸起漫天的石屑,崩伤一众元卒。

    唯独突烈忽儿...没了!

    谢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突烈忽儿人呢?”

    王立来了一句,“到处都是......”

    谢明无语,是元卒到处都是,还是突烈忽儿到处都是啊?

    那边,赵维也有点懵,僵硬转头看着王立,他可是亲眼看见突烈忽儿是怎么到处都是的。

    被炮弹正中胸口,打斜拍在石板地面上,然后炮弹与石板撞击,把尸体崩的四分五裂,一条腿都飞到江里去了。

    瞪着王立,半天蹦出一句,“王将军颇有天赋啊!”

    当即下令,“撤!”

    这可是真把突烈忽儿轰死了,元军还不疯了一样的报复?趁着乱象未平,拍屁股走人。

    ......

    因为是逆流,加上元军回过神来确实进行了追击报复。所以,纵使有风力助航,赵维等人回到钓鱼城的时候,也已经是两天之后。

    万幸的是,有一窝蜂和小钢炬阻敌,元人倒是没有对船队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有一部分兵卒中箭,死了十几个。

    船队在南水军码头靠岸,张珏亲自来迎接。

    一见少了三条船,而且剩下的漕船也是个个带伤,船弦还钉着箭矢,便知道赵维这一路绝不轻松。

    迎赵维下船,“殿下无碍否?”

    赵维大剌剌甩手,“没事儿!确有艰险,但幸不辱命。”

    “唉!!”

    张珏想想都后怕,怎么就让赵维去犯这个险呢?

    “是珏疏忽了啊!早该想到那突烈忽儿非是等闲......”

    结果,此言一出,赵维、王立,还有谢明,个个神情怪异。

    张珏不解,“你们这是?”

    只见赵维咧嘴一乐,“别提那个什么四川王相,以后都没他事儿了。”

    说完,迈着沉重的步子要上山。

    这半个多月他可累坏了,没睡过一个好觉。

    他一走,张珏便看向王立,“到底怎么回事?”

    王立也累,但提到这个事儿,还是满眼兴奋,“突烈忽儿...没了!”

    “没了?”张珏不懂了,“什么叫没了?”

    “没了就是没了!”王立一指自己,“我给弄没的!”

    ......

    ——————

    且不说钓鱼城这边,重庆方面,如今已经大乱。

    一省王相突然就没了,还是以极为震撼的方式没的。

    到最后,元军打扫战场,突烈忽儿的尸首都没拼全,有一条腿找不着了。

    城中文武官员皆是震惊莫明,士气大落。

    没办法,官员一边安抚守军,以防宋军趁火打劫,一面给在开城的安西王阿难答送去急报。

    数日之后,阿难答收到重庆军奏,还没当回事儿。结果打开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突烈忽儿死了!?

    算着日子,他到重庆上任还不足两个月吧?那可是他手下爱将之一,怎么说没就没了?

    详细看过战报,方知宋人有两种声势甚大的火器。

    一种铺天盖地,落之即燃;另一种更是发出雷霆,瞬息即至。可破坚城,威力尤胜回回巨砲。

    突烈忽儿正是死在那种比回回砲还要厉害的神秘火器之下。

    阿难答不得不凝重起来。

    给重庆方面去信,让见证那一幕的将校带着“证物”,即刻前往开城述职。

    他要亲自听重庆的人讲一讲到底怎么回事。

    好吧,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要研究宋人的火器,而是阿难答压根儿就不信,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与神力无二。

    直到王命一去一返,终于带回了在那场炮击之中幸存的元将和两件事物。

    等元将再次把那天的经过完完整整讲了一遍,阿难答又看着他带到开城的证物,却是不得不信了。

    那是一支箭头没能燃烧的火箭,和一发已经变成铁饼的炮弹。

    火箭倒没什么说的,只是箭头的燃烧药有些特别,是硝石粉、硫磺粉和一种未知东西的混合物。

    首先,硝石就很不一般,不是元朝任何一地出产的硝石。

    找火药工匠来看,说这种硝石比元军用的硝石纯度要高得多,好用得多。这已经不是硝石了,而是另一种比硝石更好的药料。

    至于那种未知之物,则更让众人不解。

    有点像树胶,软黏易燃。而且极为耐烧,少少的一点就能烧半天,且极易附着。

    这管燃烧药炸开,借这个未知东西的附着力,可以烧尽方圆近一丈的范围。

    阿难答和工匠不知道,那种硝石,在后世名叫智利硝石,与中原硝石确实不一样。

    而未知之物,其实叫橡胶,也是扶桑独有。

    他就算研究一百年,只要不去美洲,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个啥。

    当然,比燃烧药更让阿难答震撼的,其实是那个已经变成铁饼的炮弹。

    那可是一个实心铁丸啊!

    得多大的力量才能让其从江心发射到岸边,射出近一里的距离,摔在石头上,还能撞成铁饼?

    阿难答意识到,他极有可能低估了赵维手中的底牌。

    “命重庆府暂时不要围困钓鱼城,在将这两种火器弄清楚之前,不要去招惹他。”

    “另外,凌霄城不能留了!命速不答自陕西点兵十万入蜀,陈兵宜宾,准备拔掉长宁军。”

    “最后......”沉吟良久,对工匠道,“此二物,你们先拿回去继续探查,过一段再送到大都去吧!”

    他和忽必烈到底还是祖孙,只是权力上的博弈,大元的整体利益还是没差异的。

    于情于理,都应该让忽必烈知道宋人有这两种火器。

    可实际上,阿难答有点自作多情,或者根本就被忽必烈给坑了。

    他还不知道,这些火器,赵维在沿海早就用上了,证物样本也早就被忽必烈拿去给全国的匠城,命匠人研究仿制。

    只不过是很多问题解决不了罢了。

    而且,忽必烈封锁了消息,以免军中恐慌,算是结结实实的坑了阿难答一道。

    阿难答要是知道赵维有这玩意,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入蜀啊?

    当然,让重庆守军谨慎对待,陕军入蜀围攻凌霄城,这些都是入秋之后的事儿了。

    回头再说赵维。

    回到钓鱼城,睡了一天一夜,才算缓了过来。

    刚一醒,就听院中闹闹哄哄。

    王立、曹琦、谢明、赵与芮、赵孟禧,还有张起崖等,凡是有资格进这个院儿的将领,全都围在院中,正抱着一门小钢炮听谢明在那吹牛呢!

    连文天祥、王应麟也在,而且听的津津有味儿。

    ......

    ,

    1603418838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