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谁也不能死(三)(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184 字 7天前

    一刻钟很短,对于大乱之中的大都城来说,也不是不可能。

    且有张珏亲自压阵,带领旧部八百余,还有血头的六百人,共千五之数可供调配。

    而且,来赢国公府的路上,张珏已经看的分明。

    赢国公府非是正街,乃是两车并驾的驰道,周围也都是大户高墙,几乎没有小路分叉。护住周围一刻种,完全没问题。

    只是张珏想不通,赵维要这一刻喘息干什么?

    事实上,没人知道赵维要这一刻钟做甚。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赵维给王胜使了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然后甩下一句,“等我!!”

    随后飞奔出府,消失在大雪长街。

    ......

    赵维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可以让所有人全身而退的人。

    其实,在他的计划里本就有这个人,只是时间不对。

    他原本打算,等众人出城之后,自己再去见那个人,借他之手甩开追击。

    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要提前把那个人拉下水。

    因为那院中的每一个都是大宋的火种,死了谁都不行。

    与王胜走小路,穿街过巷,似乎南门前的状况确实吸引了众人主意,一路上并未遇到太多元兵,只有几股寡敌,也被二人躲避。

    只一会儿的工夫,二人竟已经接近西门前街。

    而赵维要见的那个人,就住在这里——安西王府。

    而赵维不知道的,安西王阿难答其实也在等他。

    准确地说,阿难答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赵维,或者他要不要等赵维?

    此时的阿难答,无疑是纠结的。

    自早间开始,阿难答就感觉到了不寻常。直到天黑东宫彻底大乱,他终于敢确定这是赵维的手笔。

    于是,阿难答干脆在王府正门摆了一张交椅,自己就身着盔甲的坐在雪地里。

    王府卫队则是分列左右,封锁了西门前街的整条街道。

    然而,即使已经坐在了这儿,阿难答还是纠结的。他有点盼赵维来见他,也有点怕赵维来见他。

    直到雪夜之中,两道身影踏步而来,阿难答这才醒悟,苦笑一声,“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没错,这事儿就不是他愿意不愿意的事儿,主动权就不在他,而在赵维身上。

    赵维来见,他不能不见;赵维不来,他也不敢主动去找。

    阿难答向来自负,从来没把同龄人放在眼里。可是这个赵维,让阿难答颇感被动,有点牵着鼻子走的意味。

    但是,不管心里怎么发虚,表面上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见赵维排开众卫来到近前,阿难答一声大喝:“赵维!还不就地伏诛!?”

    结果,赵维眼皮没都眨一下。

    “行啦,老兄老弟了,没工夫陪你演。怎么着?等半宿了吧?”

    “呃.....”

    一句话,就把阿难答干没气儿了。

    没了气势,只剩无语摇头,“我就想不通,你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就不怕我真把你杀了,或都抓了?”

    只见赵维咧嘴一笑,给阿难答抛个媚眼,学小女人作态道:“说什么胡话,你舍不得?”

    噗!!阿难答被秀了一脸,“你要点脸行吗?”

    “我警告你,赶紧走!你干了什么,要去哪儿,本王一概不知。”

    赵维苦脸:“你特么到现在还不出手,我怎么走!?”

    阿难答装傻,“我出什么手?今夜之事,可和我安西王府一点关系都没有。”

    却见赵维根本不和他打哑谜,“我直说吧,你要还装的没事儿人一样,我跑不了,你也是必死!”

    “右丞阿合马、左丞郝祯,还有副枢密张易都归西了。当下指挥大都军政的,是留守司的小小达鲁赤花。而大都城里,最大的就是你。”

    “要是还坐这赏雪,那老爷子回来可就抓住你的把柄了呦!”

    阿难答一震,“你......”

    赵维说到点子上了,现在大都,没有人比安西王更大。于情于理,阿难答都要出面主持大局的。

    但是什么时候出来,是有讲究的。

    出来早了,赵维的事儿就得算在他头上。出来晚了,也会给忽必烈落下口实。

    所以他在这等,什么时候赵维来了,说你可以出去了,他才敢出面。

    但是现在...皱眉看着赵维。

    “你在坑我?如今局势未明,我冒然出手,难道要造反?”

    “你是想我控制大都,让陛下觉得我另有所图?到时,我阿难答再往大宁宫里一坐,是不是就新皇了?”

    “想什么呢!?”赵维白了他一眼,半开玩笑,“你一个小绿绿还想当新皇?比起你来,我更喜欢老爷子多一点。”

    阿难答没听懂,“什么叫....小绿绿?”

    “不说这些。”

    赵维赶紧转移话题,阿难答要知道自己拿他的信仰开玩笑,还不得翻脸?

    “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谁告诉今晚有我的事了?”

    “连北兵马司的人都没弄明白为什么打起来,到现在还没人知道文天祥在我手里。”

    一摊手,“今晚不就是有人冒充太子仪仗吗?全城在抓的也是杀死宰相的贼人啊?老子正在宁国侯府救火呢,你非往我身上撤什么关系?”

    “再说了......”

    赵维挑眉继续编造,“这可是假冒太子做乱啊!还死了那么多朝臣,谁知道是不是就一个王著?谁又知道是不是太子授意?谁又知道是不是有人要改朝换代?”

    “你得出来主持大局啊!”

    “......”阿难答有点犹豫了。

    抬眼看了赵维半天,终于道:“现在是三更半,四更天,南门要回到我手里,我要闭城平叛。”

    赵维立答,“没问题!”

    “你有半个时辰撤出大都。五更天,派军出城搜捕,你只有一个时辰出逃!”

    “够用!”赵维站了起来,向阿难答一拱手,“那就拜托了,咱们巴山蜀水再相见!”

    阿难答:“......”

    没说话,便是默认。

    好吧,这就是阿难答既纠结,但也渴望见到赵维的原因。

    上一次见面,赵维半开玩笑的说,他出了大都,就要去四川。

    当时的阿难答心惊肉跳,可是过后,却怎么也抵挡不住那股诱惑力。

    他需要赵维入蜀,达到养寇自重的目的。

    待赵维消失在夜色里,阿难答化不开的眉心渐渐变的坚定。

    “传本王诏令,留守司...南北兵马司....中书值吏,马上至此来见!”

    “全城兵马,停止活动,整备人马,报于本王!”

    “巡城卫,协助百姓救火。”

    “同时安抚百姓,昭告全城,私藏逆犯者同罪,告发者有赏!”

    这一刻,阿难答提前入场,开始接手大都军政两务。

    过了没一会儿,赵维还没回来,但与元军打的不可开交的张珏突然发现,元兵攻势减弱,转眼便彻底退避,似是有大事发生。

    弄得张珏、王立等人一头雾水,对视一眼,“什么情况?元兵怎么退了?”

    张珏细一思索,“想来是宁王殿下起了作用。走!留人警戒,余者退归赢国公府。”

    等张珏带着一千多兵卒撤回来的时候,赵维也正好飞奔而归。

    正乖张地朝其大叫:“跑!!快跑!!五更之前没有追兵!”

    张珏:“......”

    还真是赵维?可是他怎么办到的呢?

    此时,场面也是乱了起来。

    为了带走文天祥等人,赵维是备了马车的。现在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腿儿着的腿着。

    一帮人,呼呼啦啦似逃难一般。

    赵与芮抱着儿子赵孟禧,也钻进了马车。

    唯独谢道清和赵显,只是站在府门前,不肯上车。

    赵维急了,“老太太,你添什么乱?赶紧的!!”

    但谢道清只是对着他笑,心中道:傻孩子,哀家要是跟你走了,才是添乱啊!

    突然叉开话题,“哀家听叠山先生说,你那色目婢子有了身孕?”

    “啊...啊?”赵维支吾一声,这个时候提她干什么?撮了撮后脑,“嘿嘿,有这事儿。”

    谢道清又笑,“要当爹的人了,却是成大人了。要不要...哀家帮你想个名字?”

    “要啊!”赵维当然接受,“婶娘赐名,那感情好。”

    谢道清想了想,“若是男孩,就叫赵鼎吧!希望像他爹一样,乃国之重器,顶天立地。若是女孩儿,便让当娘的给起,娘最懂自己的孩子。”

    “那可不行。”赵维摇头,“那娘们儿要是给起,说不定就是伊布拉辛、默罕默德之类的了,可不敢让她起名!”

    “那就你起!”谢道清慈祥揶揄。

    说完,似乎没有什么要交代的了,转头对谢叠山和文天祥道:“这孩子心里只有人情,还不懂纷争,两位相公把他带走吧!”

    文谢二人闻言,仿佛早有预料,对谢道清抱礼一揖。

    “太皇太后大义之举,我等谢过!!”

    说罢,谢叠山也不与还不明状况的赵维多做解释,对王胜道,“带殿下走!”

    眼中尽是决绝,让王胜无法拒绝。

    就这样,赵维被王胜强行摔在马车上,众人绝尘而去。

    只留下赢国公府前,站在雪地里的一老一少,正向众人挥手作别。

    ....

    “为什么!?老太太为什么不走!?”

    人在马车上,被王胜压着,赵维还在嘶吼。

    一旁的叠山先生和文天祥也是难受,但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做。

    出声道:“因为太皇太后若随你出京,那你做下的这些努力,就全白废了!”

    赵维不依,“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谢叠山苦笑,“那老夫就问你一句,谢太后和先帝若出大都,当何去何从?”

    赵维,“自是送到扶桑与官家团聚!”

    谢叠山:“那你让当下的官家如何自处!?”

    赵维:“!!!!”

    一下僵过,竟无言已对.。

    叠山先生继续道:“先帝若归,官家是让位,还是不让位?禅让诏书是接,还是不接!?大宋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局面,难道还要因两个皇帝而再乱一次吗?”

    看着赵维,“老夫知道,你想说,那就不送扶桑,留在大宋与咱们一起。可你想过,百姓会怎么看吗?”

    “那些因你大闹元都而看到希望的百姓们,是尊扶桑之君,还是你赵维身边的先帝?哪边是正统?!”

    “老太后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不能走。”

    文天祥也道:“殿下心中是清楚的,只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吧?”

    “殿下若真有孝敬之心,那就化其为动力,早上光复大宋,迎先帝与太皇太后脱出苦海。”

    “可是现在,殿下万不可步宗泽、岳飞之后尘。只知道迎二圣,却不管二圣归朝会是什么后果啊!”

    ......

    ,

    ————————

    感谢“徐忆凌”的五万打赏支持!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