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四川虓将(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380 字 8天前

    王胜十人终于见到文天祥。

    众人不敢多留,由两人搀扶老人,王胜引队,跃墙而出。

    可是,出营的也只有这三人。

    文相知道,这在王胜计划之中。

    可为何那七人只是目送他们翻墙,却不跟上,这是让文天祥不解的。

    不由发问:“余之七人何去?”

    王胜头也不回,架起老人就走,“那七人...回不来了。”

    是的,那七人也是饵!

    留于北兵马司后营中,四处放火喊杀,吸引元军注意,他们就没打算回来。

    一来,掩盖文天祥出逃的路线;

    二来,也是尽量为正门的赵维分散元军兵力。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才走到大都,走到今天。任何闪失,都是赵维和为之努力的爱国义士们所接受不了的。

    文天祥虽然不忍,但只能压在心中。

    因为王胜告诉他,那几人现在必须马上与赵维汇合。因为一刻得不到文相脱困的消息,赵维就一刻不能退。

    而赵维他们面对的,是三倍之敌的蒙元精锐。哪怕晚上一分,都意味着有人为之战死。

    ......

    北兵马司占地极中,前后之别虽只是一个字,但实际要绕行的距离足有数里之长。

    其间穿街过巷,人多眼杂,文天祥又是一身囚服,这其中的难度之大,非寻常可比。

    三人一囚,只能捡人少小路穿行,遇寻街缉叛的城卫队伍,能躲则躲,躲不过去,便由一人提剑冲出去引开兵卒。

    以至于,只走了一半的路程,文天祥身边就又少了两个人,只剩王胜一个。

    ......

    ——————————

    另一边,赵维也入苦战。

    之前和他交过手的都是新附军,顶多是汉军,想过蒙古军战力不低,可是没想到竟不低到这个程度。

    他是真没想到,用来留守军营的三千老兵油子竟有这等战力。

    原本他以为,血头的印第安战士虽然在战术上不一定占优,但有一点是蒙古人比不了的。

    在血头他们的部族理念里,战死是最好的归宿,也是最荣耀的归宿,会得到羽蛇神的眷顾。

    所以,这些在最残酷的原始环境下磨练出来的战士,个个悍不畏死,打起来根本就不要命。

    这样的野人,谁对上都会怕,蒙古人也怕。

    只要开始的时候趁其不备强攻一气,多杀几个人,肯定能把北兵马司的守军冲懵,之后自然好办。

    可他想到,蒙古军虽然不如血头彪悍,但战斗素养却是印第安人没法比的。加上三倍于敌,没一会儿工夫,就呈僵持之势,难分胜负。

    这样的结果,是赵维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因为蒙古军拖的起,赵维却拖不起,只要蒙军一方稍稍来些增援,那后果不堪设想。

    “天杀的王胜!怎么还不回来?”

    赵维冲在最前,砍翻一个蒙古战卒,嘴上却是把王胜骂了个通透。

    眼神四下眺望,内里心惊肉跳:千万别来增援,千万别来增援!

    但是,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不停地给血头的人打气。

    “血头!!撑住!!最多一刻钟,王胜必归!!”

    血头之前受了点小伤,手臂中了一箭,正在族人的簇拥下退居二线,勒紧伤口。

    一听赵维呼叫.,心知主人这是急了,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猛一抓箭尾,甩手就给拔了出来。箭头倒钩带出一块血肉。

    血头看也不看,长矛一举,冲回最前:“名字!!!”

    族人听到首领归来的呼喊,齐声大吼:“名字!!!”

    “名字”...就是他们的荣耀,是他们的全部。

    刹那间,印第安战士嗷嗷叫的往前顶,把冲出一半的蒙军生生压回兵马司正门之内。

    赵维一见,激动莫明!!“好好!!好!!今日得胜,老子亲自赐给你们名字!”

    说完,也冲入阵中,与血头并肩作战,悍勇如虎。

    “嘿嘿....嘿嘿.....”

    身后,疯子张珏嘿嘿的笑着,依然痴傻,只是那秦腔古调却是更为嘹亮。

    “我本是....凤翔坎坎上的黑心狼...”

    “土坎坎上拜月,山沟沟里擒羊.....

    “奈何鞑子闯了凤翔....“

    “抢了羊群,饿死了群狼...”

    “老狼王我,丢了羊鞭鞭,拿起了枪杆杆哟!!”

    “杀绝鞑子,再做狼王.....”

    这调子赵维听了两年,开始没当回事儿,后来天天听,天天听,就觉得烦了,以至于只要张珏一张嘴,赵维就脑袋疼。

    可是现在,他怎么觉得这么好听呢!?

    “丢了羊鞭鞭,拿起枪杆杆....”男儿当如是,守家卫精魂。

    用最淳朴的调子,唱出了几千年不变的华夏至理。

    正想着,啊...大腿被冷枪挑了个口子.

    “嚓!!”

    赵维大骂一声,走神儿了。

    向后暴退,低头一看,只伤了皮肉,这才松了口气。

    瞪了疯子一眼,“别唱了!”

    刚说完,习惯性的远处一望,心跳都漏了一拍。

    完了,蒙人的援军到了!

    只见大雪纷飞的长街之上,足有一个千人队正踏步而来。

    赵维瞠目欲裂,本能的想让血头带人撤下来。因为不出片刻,就要被围死。

    可再一想,不能撤!因为王胜还没回来。

    “他娘的!!”大骂一声,“血头!分出百人给我,后面我顶着!!”

    血头也看到来援,眼中杀机更盛。亲自带领百人与赵维合于一处,向着来援的方向列阵待战。

    然而,怎么可能挡得住?

    只求王胜速归,在他们死光之前,能救出文天祥。

    对面而来的蒙古援军,仿佛也发现了正门前的敌军。开始戒备,并不急于冲杀,而是放缓了步子,最后于阵前百步停了下来。

    一员身着金甲金盔,手持红樱银枪,座下白马的战将,拨阵而出,缓缓向赵维这边走来。

    雪夜本就视线不佳,赵维使劲往过看,也只能看见那一身明晃晃亮到夸张的行头。

    直到二十步距离,借着白雪映照,赵维才隐约看清面容。

    “......”

    咋说呢?能不能打不知道,但是真特么的帅。

    赵维心说,如果不死,回头他也得弄一身。

    而且,马上这货看着还有点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结果,马上那位此时也看见了赵维,一身血污,狼狈不堪。还有在赵维身后,那疯癫唱歌的张珏。

    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蓦地,那白马战将亦是仰天高歌:

    “我本是...凤翔坎坎上的...黑心狼!!”

    “土坎坎上拜月....山沟沟里擒羊!!”

    身后的千人大队也是猛然跟唱,震彻雪夜。

    “我本是....凤翔坎坎上的黑心狼哟!!!”

    那歌声不但有豪迈,亦是杀气森森,使得憋在兵马司营中的蒙古军也觉心凉。攻势大减,被印第安战士压退数十步。

    而一直躲在赵维身后,邋遢疯巅的张珏看着前方那白马战将,也停下了疯唱,老眸之中泪雾朦胧。

    渐渐的,老将军腰杆挺直,一如曾经的那个四川神将。

    而赵维......

    赵维根本没心思回头看张珏怎么不疯唱了,他正见鬼似的盯着那白马战将,瞳孔逐渐放大,心肝儿都要蹦出来了。

    憋了半天,猛一指那白马战将,“我、操、你、大、爷!赵孟禧!?”

    没错,马上装逼的,正是“兔爷”赵孟禧。

    脑袋上没花儿,脸上没粉,赵维当然没认出来。

    可是一张嘴,就什么都知道了。

    居然是赵孟禧!?

    “哈哈哈哈!!”

    赵孟禧对于赵维那副吃惊之态,显然十分受用。

    大笑下马,急走而来,越过还没回魂的赵维,来到张珏身边。

    哐的一声,长枪支于石街,抱拳上礼.。

    同时,赵孟禧身后的千人之队也有四十余人急步而来,到了张珏面前,单膝拜倒。

    “末将王立...引钓鱼老卒三百...”

    “末将包申...引皇华城卒八十...”

    “末将赵安...引天生城卒百二...”

    “末将曹琦...”

    “末将张起崖...”

    “末将张万...”

    ......

    最后,赵孟禧瞪着眼珠子:

    “宗室败儿赵孟禧....引川渝旧部,将,三十七员!卒六百八十二人!另峨眉万年武僧八十二人,夔州义勇三百一十人,前来复命!请将军示下!”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皆在张珏身上,老将军一身邋遢破衣,披头散发,唯一双眸子有如雪夜之星,分外慑人。

    看向赵维,“宁王殿下,当下之务,可是等到文山先生后,行南门,与先帝合于一处?”

    赵维还是懵的,茫然点头,确实是这么个计划。

    而张珏那边得到赵维的确切信息,也不扭捏,

    “包申何在?”

    “末将在此!”

    “我只给你皇华城卒八十,由此到南门赢国公府,沿路哨戒。有多少城卫之卒,有多少南司之兵,一刻钟内,若无回禀,提头来见!”

    “包申领命!”

    “赵安、曹琦、张起崖!”

    “在!!”

    “两百敢死之士,挑最好的,随包申走。若遇城卫,包申只管探查,击敌之务,由尔等一肩承担,可有异议?”

    三人瞪眼大喝,“先张帅放心,此路若有一个元兵,尔等万死谢罪!”

    “王立何在!?”

    “末将在!”

    一指身后的北兵马司营门,“余兵八百,由尔引领,死守营门。若放出一人,唯尔是问!”

    “得令!”

    又对王立道:“另备五百精卒,且战且防,以备元军来援。”

    “喏!!”

    指派完旧部,张珏又来到一众光头武僧身前,向领头法师一礼。

    “万年寺有此义举,张珏铭感五内。但当下不是客气的时候,尚有最难的一务,要交给诸位高僧。”

    法师闻言,高宣佛号,“张帅只管吩咐。”

    张珏:“南门,南门若是借乱强攻,不是不可,但必有死伤。大师们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可否以巧破敌,提前拿下南门守卫,为先帝出城破开前路!”

    一众武僧自是领命,转身而去。

    目送僧人远走,张珏这才最后看向赵维。

    “殿下让你的人先撤下来,伤亡过大,士气有缺。待休整片刻,再行补上。”

    赵维:“......”

    赵维都听傻了,心说,专业的和他这二半吊子就是不一样哈!

    让血头先撤下来,并交由张珏统一指挥。

    一切妥当之后,赵维这才摆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不是,凭啥啊?我问了将军那么多回,就是不回应我,为何非要等到现在?救场很帅呗?”

    “哈哈哈!”张珏飒然一笑,“非是有意为难殿下,只是....只是陛下有旨,嘱咐珏,千万忍耐。”

    “而且,珏与孟禧世子有约定,.除了他,除了那首秦腔调子,谁也不能唤醒老夫。”

    赵维听罢,一翻白眼,心说,我要不要告诉张珏,那旨意是自己伪造的呢?

    ......

    ,

    ——————

    说明一下,张珏旧部这些人,在原本历史中,有的这个时间节点还活着。有的已经战死了。

    可能会因为主角的出现改运了历史进程还活着,但是说实话,作者是没有完整的活着的逻辑的...

    之所以都罗列出来,是想让这些在历史之中,只有只字片语的小人物露个脸。

    哪怕是在荒诞的穿越小说里,起码能让一些人知道,他们曾经为这个民族,做过什么。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