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儿子?哪来的儿子?(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021 字 8天前

    混蛋宁国侯,果然名不虚传!

    与之齐名的赵孟禧,也没见当街调戏民女的,而且还是在人家门口。

    至于王瑜,死的心都有了。

    暗哨不知道,这可是王家小娘第二次被赵维调戏。

    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下唇都快咬破的瞪着赵维。

    对于“哭....骂...回去找你爹做主呀”的挑衅之语...无声地猛一转身,飞奔回屋,找爹爹去了。

    好吧,赵维终于松了口气,还是挺听话的嘛!

    不多时,王应麟果然脸色通红地冲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把烧火钳,铁的。

    哦嚓!赵维吓了一跳,这玩意要是甩脑袋上,那可是要没命的。

    赶紧一边退,一边大叫:“哟,这不是岳丈大人嘛!岳丈大人在上,小婿这厢有礼!”

    “谁特么是你岳丈大人?”这是暗哨骂出来的,“打!!打死这烂人!!”

    那边,王应麟果然更加气愤,喘着粗气,“轻薄吾儿!不共戴天!老夫...老夫....”火钳高高举起,“老夫今日就要正法了你!”

    赵维脸都白了,心说,你特么要是换个轻巧点的家伙,咱还陪你演一演。这一下就要命的东西,谁和你玩儿?

    趁王应麟不备,一步抢上去,作出要撞倒王应麟的架势。

    入怀之时,再次低语,“厚斋先生做好准备,半月之内,有人助你脱困。”

    这句王应麟听的真切,也是不由得一怔,但却瞬间反应过来,恢复如常。

    “我打死你这孽障!”

    一火钳抡下去,却是偏的。

    你看看?你看看!!!

    赵维大赞,这老的就是比小的强,一点就通。

    给了王应麟一个别样的眼神,然后叫嚷着,调头就跑,眨眼就没了人影儿。

    “这特么是个什么东西啊?”暗哨看着赵维抱头鼠窜,无不大骂,“埋了都嫌占地方!”

    ......

    ————————

    赵维在暗中行事的同时,京中也有另外一股势力在暗流涌动。

    这一日,太子随从王著行罢东宫诸务,回到城西骡马巷的家宅之中。天色未暗,便有僧人登门化缘。

    王著原籍益州,举家信佛,这在邻里之间并非什么秘密。

    而来化缘的和尚操着川音,王著一细问,原来是老乡。不但多给了施舍,还请入宅中赏了茶饭。

    只是那和尚一进到屋里,便换了副嘴脸:“上面有令,十月二十起事!”

    “你我还是借元人太子之名,假杀阿合马引得全城瞩目。到时,王节度则带领川渝旧将,暗中潜入北兵马司,引开营中守备。”

    “嗯?”王著一怔,“表兄只是引开守备?那谁来救文相?”

    和尚则道:“这个...上面自有安排,无需担忧。”

    “张将军呢?”

    “自有人去接。”

    “好吧!”王著重重点头,“那便如此,我这就去通知表兄和崔总管,早做准备。”

    崔总管,便是东宫总管大监。其父为罪奴,净身入宫之后,陪伴太子真金左右。

    而王著所说的表兄王节度,则是定安节度使王立。

    只不过,元初的节度使不似唐宋,是一方大员,元之节度使只是虚职。

    不久之后,更是裁撤节度使之职,隐没于历史长河之中。

    而外人很难注意到,王著也好,王立也罢,还有崔总管,包括这位和尚打扮的高校尉,都是蜀人。

    ......

    夜深之时,王著来到城东的王家府宅。

    下人开门一看,乃是本家亲眷,便未通传,直接放王著入宅。

    王著穿过前院,来到后宅密室。表明身份之后,方得入内。

    屋中,除了表兄王立,还有十余人,皆是光头受戒的和尚装扮。准确地说,是峨眉山的武僧。

    而事实上,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场老兵,而且无一例外的,都是张珏的旧部。

    “上面有命,十月二十起事!”

    诸将一听,无不一振,“终等到此时!”

    唯独王立,热切的眼神之中却有几分哀戚。

    王著和众人看在眼里,上前抓了抓王立的肩膀,“你没错,无需自责。”

    王立却道:“我知无错,可我王立欠了兄弟们的一条命!”

    说完,独自出屋,甚是孤独。

    ......

    ——————

    十月十三,离忽必烈冬猎行程还有两天,赵维窝在府里,心神不安,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见黛西娅进来,这才想起,把她给忘了。

    “黛西娅,你过来。”

    黛西娅愣了一下,“何事?”

    赵维也不多说,自床下拉出一个尺许的箱子,打开一看,是半箱金饼子。

    拿出一个布袋儿,往出捡金子,捡着捡着却是笑了。

    “捡个屁,反正也带不走了。”索性把把箱子推到黛西娅面前。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一字不落地都记住了!”

    黛西娅脸色有点发白,赵维除了受伤的那次,还从未对她这般认真的说话。

    “回头,我让王胜给你备一辆车。但除了车夫,没法派人陪你走,因为我人手不够。出城之后,沿着官道走两天就是保定城。”

    “那里是匠城,城中都是色目人,也有往来大食运送精铁的色目商户,包括麦加来的。”

    “你找一个看得顺眼的本族商人,让他带你回家。”

    “记住,如果商人说走陆路那就是骗你的。陆路已经被窝阔台汗封了,只有走海路才正确。”

    “在海州上船,经过伊尔汗国,回到阿拉伯海,在那里再用驼队回到家乡。”

    “这半箱金子,足够你的路费,还有回去之后的生活,还有这个......”

    赵维从怀里掏出一张元朝的告身文牒,递给黛西娅,“有了它,你就是良人,就可以回家了。”

    “拿着吧...”赵维把告身和金子都推到黛西娅面前,“明天就走!”

    黛西娅愣在那里,看着半箱金饼和告身,心噗通噗通的乱跳不止。

    回家....回麦加....回她的圣城,这应该对她有着莫大的诱惑力。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黛西娅现在却没有半点兴奋,反而是恐惧。

    是的,她突然发现,她似乎没有那么虔诚,信仰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没有那么高了。

    她害怕,怕离开赵维,离开这个混蛋,再没有人为她挡箭,没有人纵容她偶尔发泄出来的小性子。

    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必须留下的理由。

    “那...那你呢?”

    “我?”赵维一笑,“我要干一件大事,很危险,管不了你了。”

    黛西娅听完,喘着粗气,坐在赵维对面,看了他好久。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大事?”

    那次受伤之后,黛西娅也问过,只是赵维不肯说。

    “好吧!”赵维妥协了,“不是不能告诉你,也不是不信你,而是身在危机之中,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我就是我,我叫赵维,大宋宁王,总领归国义军抗击元朝。此次入大都,是为了救几个人。就这么简单。”

    黛西娅不解,“既然是救人,那为什么要扔下我?”

    “扔......”赵维无语,“咱把话说清楚哈,你不总念叨什么圣城圣城圣城的吗?让你回去是为你好。”

    黛西娅,“可我不想走了,我想陪着你。”

    “姑奶奶哟!”赵维快哭了,“跟着我?老子自己明天在哪都不知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喝西北风啊?”

    “那我也要跟着你。”

    “不行!”

    赵维都没发现,原来咱魅力这么大吗?

    “真的不行。”认真看着黛西娅,决定换个说法,换个后世比较文艺,比较蛋疼的说活。

    据传说,小女人都吃这一套。

    “这么说吧,我和你一样,都是失去家、失去民族的苦命人。”

    “可我和你又不一样,你是女人,杀一个阿难答就可以满足复仇的心理。”

    “可是我,不把江山夺回来,就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大宋的子民。”

    “我心已许国,再难许卿!”

    “你懂吗?不懂?好吧,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心里装的都是家国大任,已经容不下一个女人了,你跟着我不会幸福。这回懂了吧?”

    说的赵维腮帮子都倒了,这个酸啊!

    应该管用吧?嗯,管用!没见黛西娅已经满眼小星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赵维有些得意,“听懂了就走吧!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说不定他时江湖再见,又是另一番心境。”

    这话...没毛病!

    结果,黛西娅轻飘飘的一句,“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嘎!?

    赵维眼前一黑,差点没撅过去。

    瞪圆了眼珠子,“我特么才十八,你别吓我!”

    黛西娅冷笑一声:“我都十八岁了,真不是吓你。”

    款款起身,“你决定吧,要你的家国,还是儿子?”

    赵维有点懵,眼皮直跳。

    “别别别别,别瞎说,哪来的儿子,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黛西娅,“我肚子里的,我怎么不知道?就是儿子!我黛西娅和你赵维的儿子。就算是庶出,那也必须是儿子!”

    “你要不要?不要我就带回麦加去,姓大食姓!”

    说着话,起身就要走,不再和赵维磨嘴皮子。

    结果,身子还没转过来呢,就见一个黑影从身边蹿了出去。

    一把拉开房门,扯着嗓子大喊:“马、小、乙!!!给爷死出来!!”

    黛西娅吓了一跳,“咱俩的事儿,你叫二爷做甚?”

    结果,等马二爷屁颠屁颠地瘸着腿跑过来,“四哥,啥事儿?”

    好吧,马二爷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只见赵维一指黛西娅,“从明天开始,你盯着她,走到哪带到哪。我儿子要是少一根毛,老子打断你的腿!”

    马二爷:“......”

    马二你一脸茫然,“儿子?哪来的儿子?你儿子为什么让二爷我看着?”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