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下狱(“永恒开天”盟主加更)(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04 字 8天前

    东瀛对蒙古人来说是一块处女地,而且与中原不同,孤悬海外,有点山高皇帝远的意味。

    当下,多少人盯着东瀛王相的职位不放。若能让李德辉先一步,对阿难答来说,是绝顶的好事。

    毕竟,李德辉在朝中根基不深,主要还是仰仗阿难答。将来若在东瀛有所做为,也是阿难答的助力。

    这个账,阿难答还是算得过来的。

    正事议定,赵维不急离开,阿难答也不急送客。

    实在是,二人直到此时也只是第二次相见,虽说暗地里机锋不断,倒颇有几分惺惺相惜。

    可说到底,也只是见过两面,相互之间都在试探,以谋求更多的利益。

    阿难答看着赵维,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想不到,宁王还知道凌霄城?”

    赵维一笑,“听说过。”

    “可惜啊!”只见阿难答一叹。

    “若李德辉得宁王之助离开四川,那凌霄城对于本王的价值将会大打折扣。可惜了那城中的忠臣义士,却是因为宁王的一个举动,要丧命了。”

    凌霄城,听上去有点像古龙小说里的江湖门派,而实际上那是四川宜宾长江岸边的一座小小山城。

    也是大宋坚持到最后的一座堡垒。

    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之中,直到少帝亡于崖山九年之后,凌霄城才在阿难答付出极大代价的情况下被攻破。

    而城中无论宋民,还是义民,无一人投降,无一人苟活,全部殉难。

    阿难答此时将凌霄城搬出来,就是想看看赵维的反应。

    “可惜啊,真是可惜!”阿难答挑着高调,“若是张珏不疯重回巴蜀,本王也不敢断言可破凌霄。”

    “哈!!”赵维不受其乱,反而大笑,“放心,你攻不破。”

    “嗯?”阿难答不悦,“何以见得?”

    赵维:“我说攻不破,就攻不破。而且,何需张君玉重回巴蜀?我赵维去了,不但凌霄城你攻不破,已经拿到手的钓鱼、神臂、高登、龙牙、白帝、大获诸城,也一并要还回来!”

    赵维提到的这些城池,乃是几任四川守将,历经几十年的经营,在巴蜀境内建立起来的一套“山城防御体系”。

    上面提到的每一座城池,都是建立在山岩绝璧之上,扼守巴蜀水路咽喉。

    每一座城池,都是让元军提起来就肝儿颤的存在。半个世纪的拉扯,死在城上的元军无法计算。

    而且,更气人的是,这些绝壁山城大多数到最后也不是元军打下来的。

    要么是绝粮自毁,要么就是降了,要么就是到现在还没打下来。

    不过,这套山城体系有一个命门,那就是重庆!

    重庆不失,可以向各城输送给养。重庆若是没了,那就是无根浮萍,困也被困死。

    所以,赵维只提山城不提重庆,在阿难答看来就是笑话。

    “哈哈哈哈,宁王此言儿戏也!”

    “非是儿戏。”

    “那你夺一个与本王看看?”

    “好啊,大都的事一了,维就去四川,你敢接吗?”

    “!!!”阿难答突然发现,赵维好像不是在开玩笑。

    眉头紧皱,“你...你真的要去四川?”

    赵维咧嘴一笑,“你我一见如故,做个邻居岂不美哉?”

    “......”

    阿难答第一反应,他骗人的!

    “巴蜀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了。”

    “殿下巴不得我不出来吧?”

    阿难答,“你太天真了!若敢入巴蜀,我定让你有去无回。”

    “哈哈哈!”赵维大笑起身,“维是说笑的,殿下不必认真。”

    说完向阿难答一拱手,“时辰不早,维告辞了。”

    阿难答送至厅外,看着赵维的背影,心说:他是骗人的,他一定是骗人的!哪个出了大都不得往海上跑,去巴蜀干什么?

    骗人的,骗人的......

    ......

    ————————

    最近,大都朝堂议的最多的只有两件事:

    一是,东瀛诸务。

    这一点无可厚非,四岛新归,需要处理的杂务甚多。

    另一个,则是湖广、江浙、福建、东瀛四行省的王相认命了。

    最为微妙的,尤属东瀛。

    其位之争,主要集中在史权、王积翁和留梦炎身上。

    不得不说,元朝之初,对汉臣还是比较优待的。只看三位备选,便知都是汉人。

    当然,也有蒙古贵族和色目人觊觎此位。

    但是,忽必烈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派汉人去比较合适。

    一来,汉臣都是书生,顶多鼓捣出点阴谋诡计之类的小手段,出不了大事。

    毕竟东瀛离中原甚远嘛,万一谁弄出点幺蛾子,都来不及反应。

    二来则是,东瀛偏向中原文化,无论官民都亲近汉人。所以派汉臣前往,也是考虑到东瀛本地百姓的因素。

    放眼朝堂,有这个资格且无它务的汉臣,也就这么三位了。

    至于谁去,却是忽必烈尚未决定的。

    问过谢叠山的意见,先生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最后给出一个王积翁的建议。

    也问过朝中别的蒙古官员,大多指向史权。

    忽必烈嘴上不说,其实心中也清楚的很,史权是北地汉人,归顺元朝早了不少,更得蒙古人信任。

    而史权这个人,为官清廉、也有能力,确实是好人选。

    可就是有点太刻板,眼中不容沙子。从他告发阿里海牙贪污这个事上就看得出来,喜欢抗上。

    别忘了,伯颜可还在东瀛呢!他可不是阿里海牙那么好说话的,相处不好,必然出乱子。

    至于王积翁,学识甚高,能力一般。

    不过,用在东瀛足够了。加上又是大儒身份,更能得到东瀛人的认可。

    可还是有问题,之前王积翁和伯颜有过殿上之争,显然走不到一块儿去,也非良选。

    所以说啊,做为一个皇帝其实也挺累的,永远不能做非黑即白的选择,更不可能指望臣子个个都是能干肯干,清廉不污。

    只能是歪锅配瓢盖,凑合着来。

    说来说去,其实也就剩留梦炎了。

    而且,宰相阿合马也举荐了留梦炎,合了忽必烈的心意。

    只是还没等宣旨呢,却出了幺蛾子。

    王积翁一看自己没机会了,干脆来了个鱼死网破,向忽必烈举荐了一个人。

    谁呢?四川行省平章事——李德辉!

    忽必烈乍一听这个名字,先是一愣,转头一想,不对啊?王积翁提这个人有点意思。

    碰巧谢叠山入见,忽必烈就提了一嘴,“先生之前预言又止,是不是觉得三人皆不合适?那这个李德辉如何?”

    叠山先生被问的没法,只得说了实话,“非李德辉莫属!”

    “哦?那先生说说,是何因由?”

    “其因有三。其一,李德辉也是汉人,且资历颇深,符合陛下之选。”

    “其二,此人善治蒙夷关系,只看四川诸夷对其的依仗便知。若此人去东瀛,必见能效。”

    “其三,李德辉知进退,在两代安西王治下都能尽心尽责,得王府爱戴,实属不易。想来,与伯颜、张弘范也能相处的不错。”

    “嗯。”忽必烈点头。

    这三点他也想到了,而且有一点是谢叠山没想到的,那就是李德辉去还有一个好处。

    别忘了,李德辉可是阿难答的左膀右臂,要是借此机会将之调走,不正应了削弱安西王府的路线吗?

    可是,忽必烈有些犹豫,“按阿合马所言,留梦炎似乎也很合适。”

    好吧,老爷子又犹豫了。

    正想着,长宁宫外,安西王阿难答求见。

    忽必烈心说,怎么说起他来,他就来了?

    阿难答是来告状的,委屈地指控阿合马借点验开城屯田一事,百般刁难。

    忽必烈和这个孙儿不能撕破脸皮,知道他是借题发挥,也只得好生安抚,说会找阿合马详谈此事。

    其实就是敷衍,阿合马的刁难本来就是忽必烈授意的。

    可是,阿难答哪肯罢休?

    又掏出一摞的阿合马罪状,都是指控他贪赃枉法,蓄养私奴之类的罪行。

    甚至还有一份里写着阿合马私养匠户数千,其心可诛。

    忽必烈应付了事,装模作样的一一翻看,却是看到其中一份目光一凝。

    上面赫然写着:留梦炎指使其义子赵孟禧向阿合马行贿江南三千奴户、良田若干。

    这不得不让忽必烈生出别样之想。

    留梦炎、阿合马?江南三千户,还有东瀛王相......?

    留梦炎哪来的三千江南奴户?他一个翰林承旨一出手就是三千江南户,那江南得什么样?

    这让忽必烈不得不又想到之前史权上的密奏,还有谢叠山描述的江南残状。

    一一印证之下,却是环环相扣。

    更让忽必烈生怒的是,阿合马原来是因为收了重礼才举荐的留梦炎?在朕的眼皮底下就敢这么干?

    忽必烈彻底被激怒了。

    之前,阿里海牙的事他得过且过,那是因为阿里海牙是忽必烈的家将,自然偏袒。

    至于阿合马,那是朝廷财政之臣,暂时也不能动。

    可是留梦炎?

    呵呵,杀鸡敬猴儿吧!忽必烈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单独把那份检举的奏章抽了出来,脸色阴沉,“朕知道了,皇孙...下去了。”

    阿难答暗自挑眉,成了!

    躬身拜退。

    当天夜里,阿丹亲自带人抄了留府。

    并将留氏一家,还有恩阳侯赵孟禧,全部下狱。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