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让忽必烈头疼(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04 字 7天前

    川音!

    贼人最后喊出那句“头风不对,跑!”是用川音说出。

    而能调动四川武士,且身手奇高的人,简直呼之欲出。

    “就是阿难答!?”

    王胜心中纠结,这么说来,阿难答的嫌疑更大了。

    可是,道长老觉得处处透着诡异。

    正因为处处都贴边儿,却处处都不正常。

    “要真是阿难答,却是麻烦了!”

    赵维想了想,“嗨!”释然一叹,“琢磨这么多有个屁用,有人肯定知道是谁?”

    王胜:“谁知道?”

    赵维:“忽必烈!”

    在皇城根儿的眼皮底下刺杀使团,忽必烈要是不查出个一二三来,他这个皇帝也就不用当了。

    赵维瞪眼道:“明天老子就进宫,找那老爷子告喻状去。他就算不想查,也得给咱个说法!”

    ......

    那么话说回来,忽必烈真的能查出到底是谁干的吗?

    呵呵,等明天都是晚了。

    此时长宁宫中,灯火摇曳,忽必烈手捧春秋,正看的仔细。

    赵维要是在旁边,肯定会吐槽:特么一本破书都翻了一年多了,还没看完呢?

    其实,忽必烈不是在看书,而是在等人。

    深夜之时,大内太监阿丹推门而入,无声拜倒。

    忽必烈眼不离书,“说过多少次了,以后都不用跪了,怎么总是记不住呢?”

    阿丹讪笑,“奴婢这是习惯了,一日不拜陛下,心里就空捞捞的。”

    “行了。忽必烈声色不善,“查出来了?”

    阿丹回话,“大概有了眉目。”

    忽必烈终于放下书册,眉头紧皱,“说!”

    “回陛下的话,刺客用的是安西开城所制的军弩,刀剑亦出自安西。而且,从刺客口音追查,乃是巴蜀人士。”

    忽必烈听罢,眉头皱的更深,“这么说来,真是阿难答所为?”

    作为忽必烈,他是不希望安西王做出这种事的,因为这会传达出很多信息。

    而阿丹则道:“也不尽然。”

    “怎么讲?”

    “回陛下,近期大都之中出现过的川人高手其实有两批,一批自是安西王府的人。”

    “那另一批呢?”

    “另一批......”阿丹邪魅一笑,“乃是恩阳侯赵孟禧从峨眉山请回来的。”

    “!!!”

    忽必烈一怔,“赵孟禧?”噗嗤又笑出了声,“这个赵孟禧,朕看他是活腻了!”

    这个名字一出来,忽必烈真的一点都不怀疑阿难答了。

    赵孟禧就是个和赵维比着谁混蛋的极品,什么事儿他干不出来。

    而且,赵孟禧完全有动机这么干。

    他和赵维之间的恩怨人尽皆知,再加上赵孟禧一直认为是赵维抢了他出使的机会,自然怀恨在心。

    忽必烈脸色渐渐阴了下来,“此子这是得寸进尺了啊!”

    沉吟片刻,“去,你现在就去恩阳侯府将赵孟禧给朕拿回来,倒是杀一敬百的好时机!”

    “这......”阿丹没动,“陛下确定要缉拿赵孟禧吗?”

    “嗯?”忽必烈生疑,“怎么?有何不妥?”

    阿丹道:“此时,恩阳侯正在留承旨府中!”

    “什么!?”忽必烈腾的站了起来,面色阴晴不定。

    只一瞬间,就把所有的可能和漏掉的因果补齐。

    “这么说来,留梦炎也有参与?”

    阿丹道:“现在还不清楚。臣只知道,白天的事一出,赵孟禧就进了留府,再未出来。

    忽必烈有些犯难了,他有点拿不准留梦炎和刺杀赵维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

    细想之下,多半是有的。

    因为有赵孟禧这么个浑人在身边,就算没有关系,他也能给你搞出点关系。

    沉吟良久,“罢了!”忽必烈无奈一叹。

    留梦炎这个人除了自身有些才能之外,在江浙一带本身就是大族出身,留着还有用。

    为了一个混蛋赵维的命追究留梦炎,却是不划算的。

    至于那个妄为的赵孟禧,寻个其它的机会惩治了便是。

    “下去吧。”

    阿丹却是没动,又多了句嘴,“那...那宁国侯要是闹起来,奴婢当如何应对?”

    “闹?”忽必烈大笑,“命都差点没了,他还闹什么?放心吧,闹不起来的。”

    “不过,就算来闹,也不要让他知道是赵孟禧所为。”

    “陛下,这是为何?”

    忽必烈无语地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儿,“朕刚消停了大半年,可不想两个浑人再折腾起来。”

    可是,忽必烈万万没想到啊,赵维回来了能让你消停得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

    留梦炎府中。

    烛光之下映出赵孟禧狰狞的面容,“妈了个巴子的,居然没弄死他,真是气死老子了!”

    一旁的留梦炎冷眼看着他发疯,却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赵孟禧继续嚷嚷道:“下次可就没那么好命了,老子早晚弄死你!”

    “呵呵。”留梦炎笑了,“还下次?”

    歪头看着赵孟禧,“那你倒说说,这下次是什么时候啊?”

    赵孟禧,“快,等哪天他再有出城的机会,老子一定给他来个利索的!”

    “呵呵。”留梦炎继续笑,“跪下!”

    “啊...啊?”赵孟禧一怔,“亚父说啥?”

    “我说,跪下!”

    “为啥?”

    “老夫话不说三遍。”

    “哦!”

    赵孟禧膝盖一软,真就给留梦炎跪下了。

    结果,留梦炎一脚踹了过去,“你个混账东西!!”

    把赵孟禧踹的一个趔趄,却是还得陪笑。

    “嘿嘿,亚父这是怎了?生这么大气做甚》消消气...消消气!”

    “你还有脸说?”留梦炎不解恨地又是一巴掌。

    “说过多少次,不要与那赵维计较一时之得失,居然还敢在城外截杀?反了你了!”

    赵孟禧委屈,“孩儿就是气不过嘛!他娘的这趟东瀛之行,我听人说,他光奴户就抓了好几万。要不是运回来的时候遇风暴,他特么发大发了。”

    “钱钱钱!!你眼里就只有钱!!”

    赵孟禧,“爹啊,咱这不也是为您着想嘛!如今阿合马回京,细算下来,湖广、江浙,还有福建行省的政事官都空着呢。孩儿这不是想多捞一笔,孝敬阿合马,到时亚父去处,他也能帮把手不是?”

    留梦瞪着他,“这事用你操心了!?”

    赵孟禧:“怎么不用?”

    “爹你也不想想,这要是分到湖广,有阿里海牙压着。分到福建,穷的叮当响。只有江浙,才是富庶之地啊!”

    “况且......”眼珠子一转,“况且,万一阿合马真能在陛下那说得上话,把亚父派到东瀛行省去呢?那可就真发了啊!”

    留梦炎一滞,显然赵孟禧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东瀛百废待兴,将来又是大元的一处重要战略节点,确实是个好去处。

    可惜,如果不花些心思,还真轮不到他留梦炎。

    看着赵孟禧,也是气消不少。转脸道:“阿合马自己也在觊觎东瀛行省,会帮咱们?”

    赵孟禧道:“他倒是想去,可陛下能放吗?在江浙已经呆了两年,再到东瀛,那中枢可怎么办?”

    “再说了,如今东瀛的北条得宗家跑了,还有一个大宋不知深浅。据说还是扶桑天国,物宝风华的。陛下肯定要备足银钱粮饷为渡洋筹谋,这个时候更需要阿合马留在大都。”

    留梦炎点头,“有些道理。”

    赵孟禧一见,顺杆往上爬,“其实孩儿都想好了,备一份重礼给阿合马,再许他一碗汤羹。”

    留梦炎,“怎么许?”

    赵孟禧:“只要他能帮亚父去东瀛,那将来东瀛的好处有他一份不就得了。”

    留梦炎暗自点头,面上却不动声色,摇头道:“吾儿想的还是简单了啊!阿合马是何许人物,一般的小财哪里看得上?入他眼的重礼,岂是为父负担得起的?”

    “亚父放心!”赵孟禧干脆爬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叠文书,孩儿其实已经准备好了。”

    留梦炎一看,惊的不轻,“那是三千户江南农奴的身契!”

    “这......”

    赵孟禧笑道:“只要亚父点头,孩儿就寻机会把这些给阿合马送上去,不用亚父出面。”

    “嗯。”留梦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辛苦吾儿,你去办吧!”

    赵孟禧大喜过望,“亚父放心,孩儿明日就去办!”

    明日?

    他还不知道,明天一早,不等他睁眼睛,赵维就被家丁抬着去见忽必烈了。

    不闹个天翻地覆,他都不叫赵维!

    ......

    。

    —————

    感谢“永恒开天”“老虎”“饮水醉梦”的盟主打赏。

    感谢“月亮”“南柯”的万赏。

    感谢所有支持的书友!

    不知道说点什么好,索性就不说了,都在心里,老苍记得这份情。

    明天开始盟主加更。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