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遇袭(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62 字 8天前

    这趟东瀛之行有惊无险,好吧,连惊都是赵维自己臆想出来的。

    所以,黛西娅自然又获荣宠喽!

    只不过,也因此让黛西娅觉得赵维是反复无常的恶人。

    对于赵维半真半假的戏谑之问,黛西娅更是气的牙痒痒。

    秀眉一挑,“侯爷若是舍得把我送回给安西王,黛西娅自然没话说。到时杀之获罪,一定把侯爷也供出来,同赴黄泉!”

    “切!”赵维一撇嘴。

    “当你是谁啊?等回京见了阿难答,你看他还要不要你!除了爷这里,怕是没你安身之所喽!”

    “你!”动嘴皮子,黛西娅就没赢过赵维。

    咬牙切齿,“你最好履行你我的承诺,否则......”

    “否则怎样?”赵维挑眉,面色阴冷,“否则你告发我?还是那句话,随便你告,看特么谁信你!”

    “我!”黛西娅无言,一双眸子冰冷复杂地看着赵维。

    直到此时,这个男人已经消磨掉了她仅有的那一点点信任,让她彻底失望了。

    黛西娅就不明白了,一个人怎么可能烂到如此地步?浑身上下居然找不出一点点的可取之处。

    她绝望了,前路无光,看不到一丝希望。

    而赵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不能说什么。

    因为装一个烂人,正是他的本分。让黛西娅失望,正说明他装的像,装的成功。

    其实,最难骗过的不是忽必烈,而是朝夕相处的枕边人。对赵维威胁最大的,也不是忽必烈,而是朝夕相处的枕边人。

    车中一阵沉默,二人相对无言。

    黛西娅眼神灰败,让人心疼。可是赵维也只能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还要满眼气愤的不与理睬。

    突然车驾一顿,晃的赵维直皱眉。

    “搞他娘的什么?”猛的掀开窗帘子,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开始发泄。

    “怎么特么不走了?一群没用的东西!”

    马二爷被骂的这个委屈哟,可是没办法以,谁让四哥能装纨绔,他却只能装孙子呢?

    苦脸道:“侯爷息怒!前面两辆大车怼到了一块儿,把官道堵了个严实,走不了了。”

    “什么玩意?”

    赵维一肚子的火气正没地方发呢,把身子缩回去,掀开大车帘,就站在车夫旁边。

    放眼一看,还特么真是,两辆满载货物的牛车怼上了,两伙人正在车祸现场大吵大闹,就差没打起来了。

    重点是:牛车!!牛车!!牛车!!

    特么牛车也能超速的吗!?

    把赵维气的啊,妈了个巴子,小娘皮窝着爷的火气也就算了,怎么事事都与爷不对付?

    把腰一掐,站的老高,扯开嗓子就嚎上了:“直娘贼的憨货!天杀的王八羔子!给你们一盏茶的工夫给爷让道,否则爷一刀一个,剁碎了尔等!”

    马二爷和王道长听得直咧嘴,这特么哪是宁王?这特么就是泼妇。

    车里的黛西娅也是极尽鄙夷,“烂人就是烂人,欺软怕硬,作威作福。”

    吵架撞车的两伙人自然也听到了赵维的叫骂,偏头看来,见是官府仪仗,无不停了下来。

    却是不见惊慌地回了一句,“你是何人?好生霸道!”

    “我是何人!?”赵维气乐了,“老子是大宋...不对,大元宁国侯!你特么说我是什么人?”

    “宁国侯?”打头的汉子突兀一乐,“那就没错了。”

    说着话,歘的一声,自牛车底下抽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

    “杀的就是你宁国侯!!”

    刹那间,形势瞬变,十几个原本还吵吵闹闹的赶车汉子挥刀冲了过来。

    “哦操!”赵维一声大叫,“特么不是撞车吗?怎么改打劫了?”

    “敌袭!拦住他们!!”

    此时,使团上下也都反应过来。

    但奈何宁国侯喜欢出风头,车驾在队伍最前,与凶徒之间只十几个仪仗兵,后面的卫队想要冲上来却是晚了半步。

    幸好,还有马二爷和王胜在侧。

    王道长第一个反应过来,腾身而起,落于车前。腰间一抖,一把精钢软剑已然抓在手中,迎着两个凶徒点刺而去。

    以王胜的身手,很少有人能在他的手底下走上一个回合。

    两剑位置刁钻,直取命门,道长自信地看也不看,已经瞄准了别的目标。

    当!当!!只闻两声脆响,“什么!?”

    王胜一惊,坏了,是高手!

    两剑竟皆被挡下。

    而且,趁其分神,迎面二人显然经验老辣,挡剑的同时,冲势不减,矮身一撞,王胜只觉一道巨力自肩侧而来,直到被撞的横飞出去。

    登时,车前中门大开。

    “!!!!”

    赵维眼珠子没突出来,好特么厉害!

    不过,幸好他也是上过战场,有过搏杀经验的。

    见两道刀光已经奔着他来了,本能地扯起车夫的衣领,就势往车内一滚。

    歘...歘!!刀尖将将擦着衣襟滑了过去。

    里面的黛西娅突逢大变,见两个活人仰面滚了进来,结合车外的喊杀之声,早就吓的面无人色,惊叫出声。

    “闭嘴!”赵维爆虐大喝,眼神能吃人,仿佛换了一个人。

    翻身而起,一把匕首已经抓在手中,躬腰收腹,像一根绷紧的弹簧,直勾勾地瞪着紧闭的车帘。

    只要有人进来,不管是谁,赵维肯定一刀捅过去。

    这特么又不是武侠小说,猝不及防之下,再高的高手也要中招。

    车夫和黛西娅则是蜷缩在车尾,大气不敢喘。一是被车外的喊杀吓的;二是被赵维吓的。

    此时,车内静得可怕,车外却是杀声不停。

    有马二爷中刀的一声惊叫,也有道长返身杀回的怒喝,有侍卫越来越近的喊叫,还有兵器相撞的脆音。

    赵维一动不动,紧盯着门帘,心中告诉自己,等!只要再等片刻,后方的侍卫一到就脱险了。

    可惜,这伙贼人显然极为老辣,仿佛知道赵维会死守车帘一般,迟迟没有动静。

    突然,车驾右侧窗帘一晃,车内猛然一亮,一把手弩自窗边伸出一根闪光的弩尖,车中狭小根本不用瞄准,抬手就要射。

    “日!”赵维大骂一声,本能的向窗口一撞,赶在击发之前让弩箭失了准头。

    哆的一声,精钢打造的弩箭擦着黛西娅的头皮,钉在车梁上。

    赵维刚松了口气,第二支弩却是伸了进来。

    这回赵维之前的招式用老,哪来得及再撞,“你大爷!”

    几乎是弩箭射出的同时,猛往后一靠,把黛西娅压在身下。

    噗...钢箭入肉,正中肩颊。

    疼的赵维眼珠子充血,却是不敢迟疑。趁贼人弩箭未收,扑上前去,把握弩的那只贼手使劲的往里带,生生用贼人堵住的车窗。

    同时大叫:“王胜!!!”

    王胜那边也看到马车中的危机,瞠目欲裂,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一剑刺入贼人后腰,眨眼没了生息。

    赵维却还不肯松手,就用死尸抵着车窗。

    王胜则是掀开帘子一看,见赵维肩胛中箭未及要害,无所谓道:“没事了,卫队已到。”

    说完,就守在车门前,不敢动弹。

    赵维夹着死尸的胳膊,瞪眼大叫,“小乙如何?”

    “死不了!”

    “那你特么杵这做甚!?去看看先生!”

    王胜这才想起叠山先生还在后队,皱眉道:“你行吗?”

    “费特么什么话?“赵维骂骂咧咧,“快去!”

    眼见侍卫杀到,王胜只得暂不管赵维,急步杀向后队。

    而此时,使团已经彻底反应过来,贼人见大势已去,不得不放弃刺杀。

    “风声不嘚!!跑喽!!”

    领头的一声呼喝,十几个贼人扔下数具尸体,一哄而散。

    听着窗外杀声渐远,赵维这才神情一松,把尸体扔了出去,仰倒在车内。

    也直到此时,赵维才感觉到身下软绵绵的,正是黛西娅整个人都被他压着。

    翻了个身,轻飘飘地撇了一肩头的弩箭。只见整支箭已经贯穿前后,射了个对穿。

    刚刚抱着尸体用力过猛,使得此时伤口的血渍已经染红了半个身子。

    “呼.....”长出一口浊气,笑呵呵发问,“你没事吧?”

    黛西娅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歇躺在车上,很虚弱、很清醒,却唯独不知疼痛的赵维,全身除了抖,没有任何别的动作。

    黛西娅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好怕!

    因为刚刚射进车里的两箭,好死不死都是射向她的。没有赵维,她今日必死。

    看着面前这个与以往完完全全是两个人的赵维,黛西娅很是陌生。

    等反应过来,慌张的要去给赵维压住伤口。可是弩箭挡在那,又压不住,于是她又想把箭拔出来。

    却被赵维无声拦住,只见他先是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的车夫。

    这货还不如黛西娅,吓的全程闭眼,“滚下去吧!”

    车夫这才反应过来,爬出了车。

    待车中只剩赵维和黛西娅,赵维才道:“现在还不能拔,拔了就没命了。”

    “啊!”

    黛西娅惊呼一声,看着赵维两只手虚按在伤口上,愣了半晌才抽泣着问出一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傻妞脑子不好,可再不好,也从刚刚赵维冷静到可怕的反应中看出一点不寻常来了。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