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暗助(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533 字 7天前

    赵维出了观楼回到舱中,也是渐渐敛去笑容,有着几分阴郁。

    也不管黛西娅疑惑的眼神,往床铺上一瘫,望着舱顶发呆。

    对伯颜说的那些话,冒着莫大的风险,是没办法的办法。

    因为赵维硬着头皮也要拖延,可后果如何,却是他难以左右的。

    要知道,这件事对伯颜和蒙古将领有利,但却违背了忽必烈的本意,所以,伯颜才会将计就计的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赵维身上。

    将来一但超出了忽必烈的预期怪罪下来,那赵维这种装疯卖傻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到时,忽必烈会毫不犹豫地处理掉赵维,不会有任何怜惜。

    正在郁闷之时,舱门敲响。

    赵维一怔,刚从伯颜那回来,谁还能来找他?

    “谁啊?”

    “侯爷,是老夫。”门外是谢叠山。

    听到先生的声音,赵维眉头拧的更紧。见黛西娅去开门,立时回过神来,送上一个别动的眼神。

    清了清嗓子,“本侯正忙着,不便相见,先生且回吧!”

    黛西娅不解地看着赵维,显然他现在并没有什么事可忙吧?

    门外,“老夫有些入京都的想法要和侯爷当面细说,侯爷还是开门一见吧!”

    赵维有些烦躁,“没空没空!特么爷和美人都光着屁股怎么见?明天再说!”

    只闻门外沉默一阵,“那...那好吧,老夫晚些再来叨扰。”

    赵维:“说了明天再说,晚特么什么晚?赶紧走!”

    他现在要尽量减少与叠山先生私下见面的次数,尤其是到自己舱中,这是为叠山先生好。

    万一将来忽必烈要严办赵维,是万万不能把叠山先生牵连进来的。

    包括将来回到大都,也得让叠山先生搬出宁国侯府了。

    “为什么不让先生进来?”黛西娅狐疑地看着赵维。

    要知道,整个宁国侯府,赵维唯一尊重的就是谢叠山。每叫必到,且都是恭恭敬敬,从无逾越。

    “废什么话?”赵维瞪了黛西娅一眼,“爷心情不好,行不行?”

    黛西娅早就被他骂惯了,心中不愤,可是面上却不敢多言。

    来到床前,“要不要奴婢给侯爷备上一筒浴汤,解解疲乏。”

    赵维翻了个身,“不用!“

    “还有,从今日起,你也别老在爷身边转悠,都特么看烦了。回你自己舱里睡去,不叫你别过来!”

    黛西娅:“......”

    无言以对只觉委屈,眼泪不觉地自眼圈打转,良久,“你...你是腻了吗?”

    “对!”赵维背对她,“你什么人自己不清楚吗?当然腻了!滚滚滚,少在老子这哭哭啼啼的!”

    “好。”黛西娅娓娓转身,仿佛被抽空了一般。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个浑人不靠谱,怎能依靠?

    行至舱门前,却是心有不甘,“那我们的约定......”

    赵维怒了,腾的一下坐起来。

    “你特么想什么呢?别提那个约定,那特么就是骗你上床的手段,还当真了呢?”

    黛西娅最后的希望破灭,咬牙切齿,“你...你无耻!”

    “对,老子就无耻了!”

    “你...你就不怕我去告发你?”

    “告我什么?”

    “告你与我合谋,意图不轨!”

    “啊呸!”赵维淬了一口,“告告告!赶紧告!你看谁信你,再看看那张破纸上都写什么了!?”

    “倒是你....”赵维阴阴一笑,“可是把阿丹和阿难答都卖了...以后要乖一点哦,否则爷要是把你那张交出去....哈哈哈哈!!”

    “你不是人!!”黛西娅咒骂一声,摔门而去!

    赵维望着空空如野的舱室,心生寂寥.....良久喃喃低语,“你也离我远点吧....”

    ....

    ————————————

    说句心里话,赵维也不知道怎么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最初的想法就是,用降元的借口入京,再经由马南宝把自己的人暗藏大都,之后选一个月黑风高,守备疏漏的夜晚,冲进大牢把文天祥带走就完事儿了。

    可是,进了大都才知道,事情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内!!

    一步步走来,怎么特么的就从复国的战争戏,演变成勾心斗角的谍战剧了呢?

    尤其是刚刚在观楼那一幕,让赵维猛然意识到危机!他这个直肠子的莽夫,却干起了余则成的活儿。早晚要特么的完蛋!

    与其说是让谢叠山和黛西娅离他远点,倒不如说是在安排后事了!

    因为赵维对自己实在没有信心....他怕!怕这个史上最没水平的穿越者,丢了人不说,还丢了大宋复国的希望。

    可是....赵维似乎忘记了一点。

    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宋也从来没指望他一个人便可复国兴邦。

    这个时代,麻木的人很多,投敌卖国的也不在少数。可是华夏民族,数千年起浮,也从不缺少仁人志士,于危亡之际力挽天倾!!

    之前说过,从来到这个时代,就有很多人抬着赵维往前走,现在也一样....

    依旧有人在暗中为其保驾护航.....

    赵维使东瀛,可能面对的问题,需要提防的危险,也早有人为其想到了。

    就在伯颜大军即将进入相模湾的同一时间,远在中原的大都城中,悄无声息的来了一位自东瀛归国的侨居商人....

    此人名叫谢国明....据说已经旅居东瀛数十年,因高丽与元朝攻倭之行,身处战乱,不得不避难回到中原。

    起初,元人对这种异地来的商贾还是很开明的,并未因其是倭国归来而心生歧视。

    但是....也不知道是谁,举报此人是个心怀旧宋的抗元义士,还曾经资助过宋廷,混入大都心怀不轨!

    传到忽必烈耳中,又是在攻倭的当口,不得不重视起来。命阿丹亲自出马,将此人秘密羁押。

    严刑逼供,彻查到底,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个谢国明老汉,可不是仅仅是抗元那么简单。

    他还有一个儿子,名叫谢中原!乃是....乃是倭国镰仓幕府执权,北条时宗的第一幕僚!

    更为震惊的是,从谢国明老汉口中还得到一个关于赵宋的惊天消息!!

    那就是....赵宋残党,如今的去处,乃是传说中的扶桑国!位于大洋之东!日出之地!地美人丰!今非昔比!不出十年,便可王师千万!重临天下!!

    把忽必烈惊出一身白毛汗!!“扶桑...扶桑!?”

    “难道真的是天不亡赵宋?竟让其找到了别一块天上天国!?”

    这个消息,非同小可,让忽必烈马上开始重亲审视对东瀛的战略。

    之前,他想的是用最小的代价,收服东瀛。什么天皇,什么北条时宗,若肯投降,大可尽弃前嫌!

    封你个倭王又能如何?反正是海外贫瘠之地,没有太大的油水,被大军将领搜刮一遍也就差不多了,之后每年进贡,任其自治也非不可。

    但是现在....忽必烈改变主意了。

    若赵宋深耕海外,那东瀛四岛的意义,就不单单是剿灭残宋的一个中给港口了。

    他必需要成为大元追击,或者防范赵宋反攻的一个桥头堡!!一个完全掌控的要塞!!

    所以,忽必烈不想再出现倭王,更不想要什么天皇!他要此战,彻底征服东瀛,把东瀛四岛变成元朝的行省!

    “急令前方伯颜,尽出奇兵,四面开花,占尽倭国之疆!不留一寸倭土!”

    “再告翰林学士谢枋得,和谈可以,然不可定论!重在一个拖字,给伯颜争取时间!!”

    ......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