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就这么定了(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10 字 8天前

    赵维现在开口的用意在于,不能让元军用这么短的时间解决东瀛。

    这不单单是给北条时宗争取时间的问题,还关系到在这场战争中,能让两国消耗多少国力。

    原因很残酷,那就是:大宋打不过。

    这是一个极为尴尬的现实,即使赵宋已经成功越洋,到达了美洲。

    即使美洲的发展看起来十分顺利,可是不争的事实还是——赵宋依旧处于苟延残喘的状态,无论是精气神,还是硬实力,都难以对抗蒙元。

    所以,能为其争取一天就争取一天,能争取一个月就争取一个月。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赵维和叠山先生这两个埋在大都的暗子。

    不过万幸,得益于赵维那个混蛋的人设,在很多特殊的场合允许他“胡言乱语”。

    也不得不说,赵维和谢叠山的组合简直就是绝配,正式场合有先生出面,像这种有些隐晦的的时候又能让赵维说话,互补互助,配合完美。

    就比如现在,站在叠山先生的立场,他是没法开口的,甚至还要支持伯颜的言论。

    因为他的形象就是忠于元帝的贤臣,能尽早解决东瀛,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但是,赵维不一样,他是个贪婪、没有底限的浑人。看着山河图看到的不是家国利益,而是闪闪发光的黄白之物。

    一脸蛋疼地说出,“这么大一块地,一个月就解决掉,太可惜了吧?”也是相得益彰。

    而这句话,也正打在伯颜的痒痒肉上。

    伯颜不明白这个道理吗?他当然懂!

    如果真的一个月就拿下东瀛,那么不管是天皇受降,还是被其歼灭,都昭示着东瀛被大元征服,四岛之地沦为元土。

    在元朝的土地上烧杀抢掠,和在东瀛的土地上烧杀抢掠,是有区别的。

    伯颜自然倾向于不急着拿下京都,而是在本洲岛上逐一攻破,让将士们在本洲岛上慢慢享受这份为数不多的饕餮盛宴。

    而且,除了失去劫掠的时间,还有一点是伯颜不愿意见到的。击败东瀛的首功,也一定落不到他头上,而是让张弘范捡了便宜。

    为什么这么说呢?

    攻克敌都,覆灭天皇,还不算首功?

    不算,因为东瀛的主力部队在九洲岛和张弘范对峙。

    一但伯颜以急速奇袭京都,拿下北条时宗和天皇,张弘范还来不及陷入缠斗,那些东赢武士就变成了无主的没头苍蝇。

    到时只有两个结果:

    一,被张弘范全部收编。

    二,没士气尽失的大溃败。

    那么,到底是俘虏或大败东瀛的主力军功劳更大,还是奇兵偷袭京都功劳大?谁也说不清。

    只有在张弘范与九洲武士军陷入苦战之后,他拿下京都,才能彰显出这支奇兵的重要性。

    但是,伯颜明知道极速进兵京都有这么多的弊端,可也不得不这么样。

    因为大元皇帝是忽必烈,一个让任何人不敢造次的圣君明主。

    顺着叠山先生的意思,把你伯颜放在这个位置,已经是给了你好处。如果贪心不足,那就是失了分寸。

    强如伯颜,也没这个胆子在忽必烈面前失了分寸。

    只能是硬着头皮,放弃利益,放弃首功,依照元帝的意思进兵京都。

    然而,赵维的那句话,却是让伯颜突然明白一个道理,这个宁国侯的存在到底有什么用?

    现在用处就来了,没有比他更好的背锅侠了啊!

    不动声色地看着赵维,“宁国侯此言何意?”

    只见赵维指着自己,“我啥意思?丞相这不明知故问嘛?”

    “要我说啊,在横须贺登陆没问题。可之后,什么京都啊,镰仓啊,着急打他们干啥?必有重兵把守,陷入苦战。”

    “咱还不如直插入本洲内陆,一直冲到西海岸,先截断京都与九洲前线的陆路联系再说。”

    “到时,要么倭国从九洲和京都抽调兵力来救,要么就被咱们一点点蚕食城池和土地。”

    伯颜“......”

    伯颜一阵无语,心说,这小子是真特么贪啊!直插内陆,攻城掠地?他这是想一路抢过去呀!

    不过话说回来,至少自己手下的那些将领肯定都喜欢赵维这条计策。

    没见身后列席的副将参军一个个都俩眼发光吗?毕竟大元可以攻打的地方不多了,抢一笔就少一笔。

    但是,这些话可不能说出来,伯颜神情肃穆。

    “宁国侯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舍什么近啊?”

    赵维眼珠子一立,就好像谁反对谁就是和他有仇一样。

    “人家老爷子都说了,尽量减少此战消耗,为日后追袭残宋留有余地。让先生和我来,那也是在进兵的同时,去与天皇议和的。”

    “丞相把活儿都干完了,那还要本侯和叠山先生来干屁?”

    “这......”伯颜一阵犹豫。

    涉及到谢叠山,他也不好直接反驳,看向叠山先生,“先生怎么看?”

    “这......”谢叠山也是犹豫起来,“军事之务,非枋得所常,还是听丞相的吧!”

    伯颜一翻白眼,我就多余一问,谢叠山喝过多少墨水?人家会背这个锅吗?

    这里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会呈到忽必烈面前,每一个决定都有被追责的风险。

    所以,自己要把赵维套进去,谢叠山何尝不是要把自己摘干净?

    瞥了一眼赵维,心说:“可别怪我们老哥俩心黑,是你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向赵维一抱拳,“侯爷所言确实有理,但是......”

    “没什么可但是的!”赵维劫过话头。

    “于横须驾登陆,孤军犯险没毛病吧?不知敌方虚实,以稳为上,没毛病吧?进兵内陆,截断镰仓、京都和九洲的辎重往来,这特么也没毛病吧?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老爷子又不在,他总不能还牵着咱们的鼻子打仗吧?

    再说了,丞相行使统帅之职,本侯做为议和使臣,也得行使本侯的职责吧?”

    “就这么定了!”赵维直接拍板,“丞相领兵进军,待有战果,本侯先去京都转一圈,看看那个狗屁天皇,还有什么时宗的怎么说?”

    “啊?”伯颜一下没反应过来,进兵内陆就进兵内陆,怎么又扯到赵维要去京都这事儿上来了?

    正懵着,“宁国侯去京都做甚?确是危险啊!”

    没想到,赵维贴了上来,在伯颜耳边低语,“丞相那是不是有东瀛探子?给咱弄一份京都贵族的名单可好?到时候榨出多少油水,有一半儿都是丞相的!”

    伯颜:“......”

    伯颜见鬼似的看着赵维,全懂了。

    这小子是要钱不要命,他特么是去捞钱的。

    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个什么玩意儿呢!

    不过正好,伯颜要的就是这草包的这些话。

    有了这些话,就算最后忽必烈怪罪,那也都是赵维一个人的锅。

    ......

    总之,此事就此议定。

    待横须贺登陆之后,伯颜领大军弃镰仓与京都不顾,直插内陆。待有战果,赵维再择期入京都敲诈。

    啊不,是劝降东瀛天皇。

    赵维那边还挺美,下巴朝天地出了观楼。

    伯颜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对谢叠山说了句:“之前还不明白先生为何委身侯府,现在看来,倒是妙哉!”

    谢叠山尴尬一笑,“这个嘛,确是能省些许麻烦。毕竟宁国侯性情率直,一般人不好去他府上寻老夫的晦气。”

    “高!实在是高!”伯颜竖起大拇指,“不光先生,陛下用人也有如神助啊!”

    “呵呵。”谢叠山再笑,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心道:确实高!忽必烈作梦也想不到,一个浑人会是大宋派来的暗桩吧?

    只是,偷笑之余,也为赵维捏了把汗。赵维今天为了拖住伯颜,是兵行险招了。

    伯颜这关虽然过了,也达到了缓兵的目的,但很难说日后元帝会不会怪罪。

    一但问罪,赵维就危险了。

    别忘了,他在忽必烈眼中就是一个可以利用,也可以随时丢弃的棋子,丝毫都不会心疼!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