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国际驰名双标(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820 字 7天前

    谢叠山建议张弘范代替伯颜坐镇中军,尤其还是当着伯颜的面说出,确实有点...有点太得罪人了。

    且不说伯颜与张弘范蒙汉之别,单是副帅主掌中军,要置主帅于何地?

    况且,张和伯颜曾经是从属关系,张弘范可以说是伯颜的老部下了,如今本末倒置,岂不是让伯颜颜面尽失?

    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伯颜此时不好表态,忽必烈又不能草率驳回。只得顺着谢叠山的话头,往下聊。

    “先生安出此计?”

    只见谢叠山觉吟片刻,“微臣知道,让张将军代替宰相主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可是....可是张将军确实比丞相更为适合。”

    忽必烈:“说说看!”

    “其因有三,其一,攻打东瀛重于海战,只要大破东瀛水军,其四岛不过是囊中之物,而论海战之能,张将军主持水军多年,显然比丞相更为精熟。”

    “其二,张将军于高丽整军两年余,又于两年前与东瀛交过手。对东瀛也好,我军也罢,都更为熟悉。且微臣听说,东瀛于对马之东,九洲大岛之上,广筑高墙。以抵御大元。而我军劳师远征,必是苦战。这等局面更需要一位了解双方底细的将领坐镇中军。”

    “其三,臣以为,中军正面强攻固然是重中之重,可是二十万奇兵绕袭本洲也不容小觑。且本洲岛上,无高墙之阻。我军必能轻易登陆。到时水战如何反而不重要。丞相陆战所向无敌之能亦能得到施展!更为适合。”

    “此三点,皆为物尽其用之策,也是不得以而为之,毕竟....古语云,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万一有什么差池三攻东瀛而未克!那更图取之可就难了。”

    “还望陛下三思。”

    “......”

    忽必烈深深了看了谢叠山好久,终是长出一口浊气....

    “呼....”把目光对向伯颜,嘴上没说,却是询问伯颜的意见。

    其实....叠山先生说的不是什么高深战策,也一点没错,由张弘范主强攻,伯颜奇袭确实是最好的策略。

    但是,现实中不是纸上谈兵,除了战局因素,忽必烈不得不还要考虑朝堂的稳定。

    没把张弘范放在主攻,正是考虑到伯颜的面子,以及蒙古贵族的利益。没办法....国家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或者说机械,不可能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忽必烈只能折中而取。找到最平衡的手段。

    但是....谢叠山这番话等于是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叠山先生有一句话抓到了忽必烈的脉门!那就是....三攻而不克,必是士气大损,再想克之真的不容易了。

    那样的后果,是忽必烈承受不起的!!

    静静的看着伯颜,等于是把皮球踢到了伯颜脚下,意思是,卿怎么看?能不能委屈委屈?

    这让伯颜怎么办?架在那下不来了。

    脸色连变,最后做出为国不惜已身的坚毅神情,猛然跪拜!“臣以为!叠山先生所言甚妙!臣愿为辅,甘心辅佐镇国将军,一举克敌!”

    忽必烈自然大喜,急忙走下龙座,亲手将伯颜搀扶而起,“好!好!好啊!!我大元有此丞相!”又看向叠山先生,“还有先生这样的直臣良柬,何愁天下不定!?”

    最后,君慈臣孝,圆满收场。

    只是伯颜神情复杂的偷瞄了一眼谢叠山...直到辞别皇驾,伯颜其实还在纠结之中,眼神也是阴晴不定。

    伯颜是在想,这个事儿,到底要不要怪罪谢叠山....

    一直到出了宫门,伯颜才有计较,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该表的态还是要表的。

    遂板起脸色,正要说几句狠话,却不想....谢叠山先有了动作!

    只见他向伯颜深施一礼,“微臣在此,且先恭喜丞相了。”

    “你!!!!”

    伯颜猛的瞪圆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叠山,你了半天....却是一名话都没说出来!

    二人就这么僵着....过了半晌...伯颜终是气势一弱,苦声一叹,“先生果然不凡,伯颜佩服!!此行....还需先生多多帮持....伯颜与殿上之请一并谢过了!”

    说完,伯颜竟长揖汉礼及地,向谢叠山上了个大礼,又作出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先生先走!

    这他娘的简直就是神反转!

    那到底为什么呢?

    其实啊....这就是一个王二麻子想娶李家小娘,两人郎情妾意且父母皆准。唯独媒婆和看热闹的吃瓜大妈说不行的故事。

    忽必烈是想让更有经验的张弘范主中军,但是碍于媒婆和吃瓜大妈,只能作罢。这个媒婆和吃瓜大妈自然就是蒙古贵族。因为自大元立国之始到现在,从来没有汉将或者异族将领凌驾于蒙古人之上,统领一军的先例!设计到蒙古本族利益,没人愿意开这个头!

    而单论次此攻倭,伯颜其实从内心来说,他是愿意让张弘范来主中军,他出奇兵的。

    原因很简单,坐镇中军听起来好听,其实就是个特么的费力不讨好的苦力!顶着九洲岛的沿海高墙,船上不了岸,炮架不出去!拿人命强攻!

    况且就算战事顺利,攻破倭国的沿海防御,伯颜也落不着什么好处啊....倭国的大多人口,重要城池,包括可劫掠的财富。那都在京都所在的本洲岛上!九洲岛说好听点那是倭国的门户,说不好听点,那特么就是倭国的雁门关!除了死人毛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就算中军攻下九洲,最后的功劳,有奇兵绕海,攻下京都大吗?

    相比之下,哪有奇兵一路舒服?扰到倭国东海岸,没有高墙,没有防御!上岸就是富庶的本岛。顺利的话可直达镰仓和都京城下!

    这两条路让伯颜去选,你说他会选哪条?你当伯颜傻啊?

    可是没办法!他还真就得傻一次,因为这事儿不光是他自己的事儿,还是蒙古人的脸面,不能让汉将压在头上。况且朝堂上,汉人臣子怕触碰蒙古人的禁忌而不敢直柬。蒙古臣子更是好处又不落在自己手里,当然怂恿伯颜主攻。

    忽必烈又考虑的太多,只能不破这个利。

    唯独谢叠山!初到大都,毫无忌讳!也只有他敢说这种话。刚刚在殿上,伯颜和忽必烈不过就是就坡下驴,既然谢叠山不怕背这个锅,那就这么办了,皆大欢喜呗?

    而伯颜那番阴晴不定,则是演出来的,忽必烈明知他是演,但也不说破,更不生气,因为不是演给他这个皇帝的,而是演给蒙古贵族的。

    “你们看见了哈...我是不情愿的,你们怪就怪谢叠山不开眼。”

    出宫的时候,伯颜的矛盾也是如此,他不知道如何来应对叠山先生,是继续演下去,装作气愤之状,还是遵从本心,好好谢谢这个老直男。

    直到谢叠山意味深长的说出那句,“先恭喜丞相了!”伯颜才明白,这老头儿是真有本事!什么都知道!自己和皇帝的那点心思都在人家的眼皮底下!

    那么继续演下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不如大大方方的谢过先生,日后二人还要一同讨伐倭国,一同共事。且有这么个大才能的人在身边,若真心帮助,此攻倭国也会顺利很多。

    ......

    ————————

    宫门一拜,加上殿上所议,自然不会不引人注意。事实上,正如忽必烈和伯颜所料,些事虽说有谢叠山顶锅,但也不会那么消停。

    其间蒙古贵族怎么反对,怎么闹的,无需多表。

    单说赵孟禧......这货可是卯足了劲要看赵维笑话的!

    结果.....怎么就特么的和伯颜相处的这么明白,那可是伯颜啊.....朝堂上比阿合马更有权势,的蒙古本族!怎么还弄出一副就差拜师谢叠山的架势了呢?

    “奶奶的!那个王八羔子是菩萨亲生不成,怎么这样的事称也能让他赶上?”

    上首,一位老神哉哉的文臣面孔皱眉瞪了赵孟禧一眼,正是翰林承细留梦炎,“说你不成器,就是不成器!却是让老夫说多少遍!”

    “不要去管那个混蛋纨绔!!老夫的首敌乃是谢枋得!!此次谢枋得借赵维,保了王应麟一命,王应麟不会不知,待其回朝,若二人联手。”

    “大元汉臣之中,将无人可敌!若是再把文天祥从牢中捞出来!!那朝堂之上,还有老夫立锥之地吗!?”

    赵孟禧一听,赶紧谄媚上言,“亚父放心....不就是一个谢枋得吗?”

    “你等着,孩儿近来在赵维手上吃亏,概因他手底下有个高手相随,咱占不到便宜。”

    “以后却是不同,孩儿已经花重金,从峨眉山请了一批好把式入京,到时......”

    赵孟禧眼神一阴,“什么他妈的宁国侯府!?老子一夜将之抹平!让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留梦炎一听,登时心生不喜!这浑人却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都是些下三滥的玩意!

    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正是他认了赵孟禧这个干儿子的用处吗?很多阴暗之事,他留梦炎是什么身份,没法出手。却是赵孟禧可以代劳。

    这几年,赵孟禧也着实替他办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

    唯一要防着的,就是别把祸引到自己身上来。

    抬头看了一眼赵孟禧,“你的那些龌龊事,莫要带到为父府上来!却是收敛些,别被人摸了把柄。”

    “放心吧!”赵孟禧一脸的不再乎,“一个元帝戏宠般的人物,死了就死了!还真有人给他哭丧不成?”

    留梦炎一听,火气又上来了:“混账东西!老夫说的是谢叠山!你还与宁国侯叫什么劲!!”

    “哦哦.....”赵孟禧一缩脖子....“爹说的对....孩儿记下便是。”

    可是转脸就忘了,“妈了个巴子....想想就气,他到底使的什么手段?能让伯颜如此服帖!?”

    留梦炎肺都快炸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怒嚎道:“要老夫说多少次!是谢枋得!!谢枋得!!再提赵维,就给老夫滚出去!!”

    “是是是....”赵孟禧咧嘴,“可是不对啊.....谢枋得不就是个酸书生吗?他怎么也突然有这么大本事了呢?”

    留梦炎一甩窄袖,“鬼知道那老匹夫,怎就突然变厉害了。”

    ....

    好吧,留梦炎真的不太明白,这么微妙的局势,谢叠山到底是怎么洞察的。

    其实,叠山先生还确实没这个本事。当然也别指望赵维能想的这么周全。

    但是....一个心细如发的谢叠山,再加上一个至贱至恶毫无底限的赵维....

    二人双剑合璧那可就要另说了....

    而且....这个殿上异议,把各方都圈拢其中的计策,是爷俩在屋里憋在好几天才憋出来的高招儿!!万无一失,却是精妙。

    不但可以把最大的威胁张弘范支到九洲岛那边去,和赵维八杆子也打不着,而且又能赢得伯颜的好感,不至于夹在中间腹背受敌。

    .....

    ————————

    元倭大战,于九月中拉开序幕。

    如殿上所议,张弘范所依旧是副帅之职,却已经统领中军四十万!其中不伐元朝精锐蒙古军和探赤马军...

    之前说过,蒙古军和探赤马乃是元朝军制中的一二类精兵,还从未在一个汉人最高统帅之下进行作战。

    张弘范算是创下先河。对此张弘范自是重视,尽心竭力。不出半月已经自高丽出兵...并且首战告捷占领了攻袭倭国的桥头堡——对马岛。

    对马岛位于高丽与倭国海域的中心,是攻倭的重要补给和中继之地。再向前便是对马海,也就是后世的对马海峡。与紧邻九洲岛的壹妓岛隔海相望。

    本来张弘范在拿下对马之后,对壹岐岛尚有忌惮,那里是倭国的第一道防线,若能取之,便有了进军九洲岛的陆地基础。

    可是....根据日奸还有探卒的回报....壹岐岛上....没有防御!

    倭国显然是放弃了壹岐岛,在九洲沿岸筑起了土垒高墙....

    这使得张弘范一刻不想停留,大军起锚,进驻壹岐!!

    如此,一条连接高丽、对马岛和壹岐岛的军争补给线也宣告完成,稳固了元军的大后方。

    就在张弘范站上壹岐岛的同时,伯颜的二十万奇兵也从高丽出发!过海进入对马海域,没有继续向前进壹岐岛,而是于倭国外海绕了一个大圈,悄悄的潜入东瀛东海岸!!

    此时已经进到十一月。

    赵维站在船头,手握从日奸手中得到的东瀛海图....看着只需要两天路程便可抵达的镰仓二字....

    即使身为汉人,也不得不长他人志气,心中感叹....元初军事能力,简直无敌!!

    从忽必烈下指攻倭,到兵临镰仓城下,只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这样的军事动员,战略执行力,让赵维倍感压力!!

    说实话,大宋现在有炮,有新船,但是....真特么的能打过这样的蒙古军吗?

    要知道,赵维学的越多,就越明白,战争永远都不是比谁的装备更好....尤其是古代战争!精气神和兵源素质,乃至主将的因素都能左右成败。

    在这些方面,大宋远远不及元朝。

    或者说,这个对手值得尊敬!

    “殿下....在想什么?”叠山先生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赵维回头,见左右无人,直言道:“我在想....刀剑再锋利,也比不上这浩浩之师的一口必胜之气啊....”

    “咱们大宋败的不冤枉”

    “是啊...”谢叠山一叹,“可是有时候明知是如此,也不得不反其道而行之啊。这就是汉家精魂吧。元人的好终究是元人的....而非汉魂,它再好,也不可长存,否则中原数千年的精气神就散了!”

    “这倒是!”赵维也是认可,“但咱们也要反思一二,光有有兵器之利是不行的,重中之重还在人心!”

    “呵呵。”这话把谢叠山说乐了,嫌弃地瞪了一眼赵维,“既然刀兵之利不重要,那殿下给璐王去信,让他在倭国外海候命,等的是什么?”

    “不还是看重了倭国的刀剑工匠的吗?”

    “呃。”赵维一窘,国际双标立马上线。

    “这个嘛,能抢一点还是要抢一点的,总不能都便宜了伯颜吧?”

    ......

    。

    又是二合一章节了呀,懒得分,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