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最惨的汉奸(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37 字 8天前

    提到文天祥给留梦炎写诗这个事儿,叠山先生也只能是送以白眼,深表无奈。

    没办法,这就是个惯犯!

    要说文天祥这一生,从高富帅到状元郎,当官怼人、抗元打游击,已经充实的不能再充实了。

    可是,这小老弟儿还是不太安分,对大宋大众点评家这个身份,有着近乎病态的偏执。

    这么说吧,做为当代文坛领袖,文天祥是一点大文豪的觉悟都没有。

    但凡入眼的事物,别管是活的还是死的,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写在墓碑上还是刻在房梁上,只要能让他指手画脚发挥点评功力,那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什么序言、墓志铭,寿序、赞、颂、祝辞、书、启、跋,这些身为文豪轻易不出手的文体,文天祥却是乐此不疲,一堆一堆地写。

    除了这些,再看文天祥的诗作,那简直就是个“置顶热评”精选集。

    除了《过伶仃洋》等少数几首正常的作品,剩下就是:

    《题钟圣举积学斋》

    《题毛霆甫诗集》

    《题楚观楼》

    《题曾氏连理本》

    《题得鱼集史评》

    《题彭小林诗稿》

    《题宣州叠嶂楼》

    ......

    文相公在大众点评的路上越走越远,说最狠的话,写最热的贴。

    当然了,如果只是提碑作续,文相公也不至于这么得罪人。最牛逼的,还是评人。

    要知道,文天祥于时代以及史书中的地位,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几乎就是华夏文明对于“风骨”“气节”的代名词。

    所以,他对每一个历史人物的评价,不但在当时有着很大的杀伤力,而且在史书之中,也有盖棺定论的强大能力。

    他评过的人,不是名垂千古,就是遗臭万年。

    谢叠山就纳闷儿了,你不知道自己那张嘴有多大的威力吗?得罪留梦炎那个小人做甚?

    好奇问道:“履善写了首什么诗给留梦炎?”

    “这......”

    好吧,文天祥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回骂的,似是狠了些。”

    叠山先生一翻白眼,“到底是什么啊?”

    故友既然已经问出口,文天祥也不好隐瞒,只得朗朗吟道:

    悠悠成败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终。

    金马胜游成旧雨,铜驼遗恨付西风。

    黑头尔自夸江总,冷齿人能说褚公。

    龙首黄扉真一梦,梦回何面见江东。

    “噗!!”谢叠山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直勾勾地瞪着文天祥。

    叠山先生之前还想着,若骂的不是太过,尚有转圜的余地,暂且与那小人和睦也未尝不可。

    哪里想到,文天祥这是把路堵死了,难怪留梦炎记恨至此。

    别的不说,这诗要是送给自己的,叠山先生也得和文天祥拼命。

    黑头尔自夸江总,冷齿人能说诸公....

    这两句是讽刺留梦炎自比江东才首,舔面凌驾古今人物。

    倒还好说,不过是“文人骂街”罢了。

    最狠的,其实是最后一句,“梦回何面见江东”。

    意思是,你梦里回去都没脸见江东父老,更别说真回去。

    依照文天祥的影响力,等于把留梦炎开除出了江东祖籍。

    有这句诗在,江东百姓何人能容得下留梦炎?

    有这句诗在,留梦炎又如何能容得下文天祥?

    “履善啊履善!”谢叠山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怎毒舌至此!?”

    文天祥一缩脖子,颇有几分娇羞。

    对于谢叠山这位同科老大哥,文天祥还是很尊敬的。

    “草率了...却也骂的没错。”

    只见叠山先生偷瞄了一眼院外,知道这些话都能传到元帝耳中,苦声一叹,“此怨却是很难化解啊!”

    好吧,难化解那是说轻了。

    事实上,就因为文天祥这一首何面见江东的诗,把留梦炎翔都坑出来了。

    后世不但落得个宋末“大汗奸”的头衔,而且,还妥妥地高居古往今来最惨汉奸的头把交椅。

    因为别人当汗奸,顶多也就是不善终,再次点抄家灭族,再再次点,像秦桧一样塑像在岳飞面前跪着千年。

    但这些和留梦炎一比,差远了。

    首先,是史书地位。

    做到留梦炎这么高的官爵,无论忠奸都对历史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起码要立传记。

    别管评价是好是坏,如秦桧之流也有传记。

    可是,留梦炎他就没地位,明修元史的时候,压根没给他写传。

    这就很搞笑了,不但说明明朝瞧不起他,连其效忠的元朝也没把他当回事儿。

    其次,是“梦回何面见江东”引发的后遗症。

    不光是留梦炎老家衢州不认这个大奸之徒,甚至已经波及到了两浙地区。

    明朝三百年,留梦炎一直是浙江士林的耻辱性标志存在。甚至浙江文人直言:“两浙有留梦炎,乃两浙之羞也!”

    理学大家孔天胤评价其是两宋历史上“最寡廉鲜耻之徒”。

    你以为这就完了?错,更惨的还在后面。

    自留梦炎降元开始,往后700年,历元、明、清三朝,凡是留梦炎子孙的,都被他牵连了。

    元朝就不说了,汉人当官本就不易,可以掩盖留氏窘境。

    但是到了明朝,凡是江浙留姓举子,都要写下一封保证书,才有考试资格,能够入场考试。

    内容很简单,只有六个字,即:“非留梦炎子孙”!

    先得和留梦炎划清界限,否则不入科举。

    到了清朝,按理来说,满族皇帝可是最爱给汗奸洗白,且污名化民族英雄的。

    没办法,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当时的异族,与元朝大同小异。

    把岳飞请出武庙,关二爷上位,满清可是使了大力气的。

    对留梦炎这种投降派、大汗奸,按说应该宽容,甚至极其欢迎,留家子孙也应该迎来福音。

    可惜,想多了。

    乾隆评价,“才德兼优者,上也;其次,则以德为贵,而不论其才焉。当宋之亡也,有才如吕文焕、留梦炎、叶李辈,皆背国以降元。”

    言外之意是,这些有才无德的,如留梦炎等人,连次等人都算不上。

    ......

    其实说句公道话,宋末降元的汉臣不计其数,高居庙堂的也大有人在。单忽必烈在位时,位及尚书之上的汉臣起码就有十人之众。

    吕文焕、留梦炎、王积翁、谢昌元、叶李等等等等。

    而极尽谄媚,嘴脸甚恶者,大有人在。祸害同族,威临百姓者,大有人在。献计害国、辱没祖宗者,大有人在!

    可是,为什么谄媚元主的王积翁无人记得,叶李甚至还能留下点好名,谢昌元和其他降臣也得善终,偏偏最被逼无奈的吕文焕和除了害死文天祥之外没做什么大恶的留梦炎,成了臭名千古的罪人呢?

    无它,因为这两人都让文天祥给点评过。

    吕文焕还好,被文天祥骂的不敢还嘴,自己忍了。

    留梦炎就不行了,这货小心眼儿,被骂的最狠。梁子结死,最后弄死了文天祥。

    结果,一家人整整齐齐被人折磨了700年。

    ......

    ————————

    谢叠山去安抚文天祥,效果甚大。

    起码两位老友相聚,闲话过往,让文天祥的心境平和不少。

    对此,忽必烈甚感欣慰。

    而且,谢叠山很懂规矩,除了问起留梦炎之事,一副为老友想活命之法的关切态度,并无任何越界之行。

    但是,这些话是必然进到忽必烈耳中的,文天祥与留梦炎的恩怨也自然悉数知晓。

    其中效果,也是再明显不过。

    此时,忽必烈手中正拿着一份奏章,正是留梦炎恶批文天祥食古不化,负隅顽抗的骂贴。

    其间还苦劝忽必烈,如此厚待依旧不降,可用重刑。若还不肯从,杀之亦不足惜。

    原本忽必烈对于这样的奏章并不觉得什么,甚至还会考虑一二是否可行。就算不用,也会找机会安抚留梦炎,做到一碗水端平。

    可是现在,把奏章往旁边一扔。

    “呵。”冷笑一声,“留卿言行不够磊落啊,实为小人行径!”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