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把忽必烈聊懵了(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795 字 8天前

    还从没人有敢用“老爷子”这种民间昵称称呼他,反倒让忽必烈生出新奇之感。

    好好瞅了瞅赵维,发现这小子至少从长相上没有传闻中那么讨厌。

    五官端正,只是眉眼间不自觉的有着三分痞气,剩下七分便是野性。

    总之,给忽必烈的第一印象不是太坏,顶多算个野性难驯的混小子。

    放下书册,“罢了,站着回话便是。”

    赵维一听,如蒙大赦,先是瞪了阿丹一眼,随后又给忽必烈上了个长揖,“老爷子,您心肠真好!”

    忽必烈:“......”

    好吧,又是一个新鲜的体验。夸他仁德圣明的不少,说他心肠好的,又是第一回。

    不过,赵维那种如释重负的神情全都看在忽必烈眼里,心下好奇,“你就那么不愿意跪朕?”

    “这......”赵维撮了撮后脖梗子,“要说实话吗?”

    忽必烈被逗的一乐,“自是要说实话的。”

    却见赵维立马脸色一板,呆然道:“不愿意。”

    忽必烈一怔,没想到答的这么直接。

    “为何啊?”

    赵维一脸便秘,“我们汉人只跪天地父母!况且,我跪着,你坐着,这不侮辱人嘛?”

    “大胆!”赵维这话一出,阿丹那又是嗷的一嗓子,吓的赵维一缩脖子。

    “我说,你特么有病吧?叫魂儿啊?”

    忽必烈却是一摆手,让阿丹不要多话,神情也是凝重起来,显然有些不快。

    冷声对赵维道:“朕是天子,是皇帝,不值得你尊敬吗?”

    赵维一副还没看出危机的样子,“尊敬和下跪这是两回事吧?反正我们以前是不跪的。”

    忽必烈语调更冷:

    “谁说你们以前不跪?

    你们汉人的史书上都说,自汉时起,岁旦朝仪,其制为:三公上殿后,面向皇帝座位,赞礼之太常就高声唱喝“皇帝为君兴“。即:帝起,对三公礼贺示敬谢。三公遂跪伏,后帝坐。

    这不是跪礼是什么?”

    另外,帝册授王、公爵职时,王、公拜谢,帝也起立答礼,不也是跪礼?”

    怎么到朕这里,就成了侮辱了呢?”

    忽必烈本身就是个汉学通,饱读汉家典籍,所以引经据典根本毫无压力。

    一番喝令,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吓的尿裤子的。

    可是赵维......

    赵维听完,眉头一皱,说出一句,“你你你,你等会哈!”

    随后,抓耳挠腮的思考着什么,嘴上还在嘟囔,“怎么说的来着...怎么说的来着?”

    随后,磕磕绊绊地念出一段:

    “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古人‘席地而坐’,就是跪坐,又叫正坐。相互叩拜是对等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即由此出。

    君王与百官平等,都采用跪坐姿势上朝议会,并不分高下。除非祭拜天地祖宗,才是单方面的三拜九叩。毕竟,天地和死人是无法还礼的。

    到唐明宗时,凳子有了靠背,叫椅子。到赵宋时,又出现带扶手的交椅,这就是权力的象征。宫廷有龙椅或者叫御座,“正襟危坐”就是指称皇帝在交椅上的坐姿。

    凳子椅子的出现,改变了君王的坐姿,使相互叩拜的礼节出现了不对称,就有了尊贵和屈辱。

    所以,下跪叩首,今之用意与古礼已经完全不相同了。古之喻为平等之尊敬,而今之用意则成了卑微之尊敬。

    元帝明知跪礼屈辱,仍然沿用,显然有违朝和,更不利蒙汉一家之夙愿,乃为陋习!”

    赵维在那边振振有词,忽必烈瞪圆了眼珠子。

    心说,这是这浑人能说出来的话?有理有据,考古观今,水平不低啊!

    可是,赵维那边还没背完呢!

    继续道:“如今,元帝继汉统,乃得天下。然,终究不得面面俱到。尔等听此论,当系于心,却要慎言慎行。需合适之机方可上谏天听,否则恐大祸加身......”

    忽必烈:“......”

    一脑门子黑线,原来是想多了!

    还以为这混小子深藏不露,原来是照本宣科?

    特么连一个字都不换的吗?你倒是改成你自己的话啊?

    无语苦笑,“小子,你这是从哪听来的?”

    赵维那正背的起兴,一听忽必烈发问,顺嘴就冒了出来,“谢先生讲的!”

    说完才知口误,“不是不是......”惊慌摇手,“我可没害先生的意思哈,老爷子你当没听见!”

    “谢先生......”忽必烈凝重起来,“谢叠山!?”

    要是赵维说出这番不喜跪礼的话,他也就当一个乐儿,但是谢叠山...那就要另说了。

    看着赵维,“那先生还说什么了?”

    “没了。”

    “真没了?欺君可是死罪!”

    “有...有还不行吗?”

    “说!”

    赵维一脸委屈,“先生还说,说...说大元彰显国威,起用跪礼,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却用错了地方。”

    “什么意思?”

    “先生说,说...跪拜之仪只在于形,却失于心,让臣子觉得屈辱,非汉人天子之德。”

    忽必烈瞪眼,“天子代天理政,与天同,怎么就成了屈辱?”

    “老爷子......”赵维语重心长,“我们汉人吧,都讲究一个谦虚。代天理政,可千万别真把自己当成是天,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忽必烈这回是真怒了。

    蹬鼻子上脸是吧?不跪不称陛下也就算了,这还咒我早死!?

    腾的就站了起来,指着赵维,就等一声令下把这混人砍了。

    “你你你,你!你坐下!”

    赵维皱着个鼻子,“坐下!”

    忽必烈更无语,你还命令起朕来了?

    “你大胆!”

    结果,赵维,“怎么就听不出个好赖话儿呢?”

    “你......”

    赵维那边也豁出去了,“老爷子,你知道天地鬼神在我们汉人眼里是干嘛的吗?”

    忽必烈指着赵维僵在那里,仿佛时间静止。

    既想马上就砍了赵维,又不由得顺其所言,思考起来,天地鬼神是干啥的?

    “说!!”

    赵维神秘一笑,“是特么拿来利用的!”

    一脸嫌弃,“你还想当天?以为是什么好事呢吧?”

    噗!!

    忽必烈和阿丹都喷了,“拿来利用的”?这真是头一回听说。

    可是,怎么就那么有道理呢?

    细想一下汉人对天地鬼神的态度,可不就是拿来利用的吗?顶多算是个契约关系。

    上到君王,下到百姓,谁不是有事求神,没事儿远之?

    国有大灾,祭天祈福。民有大难,拜神求运。

    色目人祭神是日夜祷告,蒙古人拜萨满也是时时在心。就特么汉人,用着你了,三香六贡;用不着,庙门都不带进的。

    “老爷了啊!”赵维继续苦口婆心。

    “中原这块地,从来都是人!人!人!到底是天命难违、还是人定胜天,全凭实际情况,按需取用。

    汉人真正敬重的是人,所以我们敬祖宗,敬师长,敬君王。

    你要真把自己当天了,那就和随意取用的天地一个命了。

    你好你强,我怕你跪你。你恶你弱,那就去你姥姥的棉裤裆,反手就是一个人定胜天给你看!”

    “......”

    忽必烈可以说是如雷灌耳,噗通一声跌坐龙椅,半天都回不过神了。

    赵维近乎粗鄙的一席话,却是点醒了忽必烈,道出一个他读多少汉学典籍都不一定能悟出来的真理。

    人!人...人!

    一撇一捺,顶天立地!

    赵维看忽必烈呆在那儿,一时半会儿也缓不过来了,试探开口,“要不,老爷子先歇着?晚辈就先告退了?”

    忽必烈无力地挥了挥手,意思,你走吧!

    赵维那边一见,那还等什么,扭腚就跑,连汉礼都不给一个了。

    而忽必烈根本也不在意他是不是少了个程序,满脑子都是:

    错了?彰显蒙古之威,意喻征服的跪拜错了?

    那是不是...之前他在北方汉地屠戮的那些城池,南方旧宋抓来的那些农奴,也错了?

    还有...文天祥、王应麟,真能杀吗?

    ......

    无意抬头,就见书房之内空空如野,就他和阿丹两个人。

    忽必烈一怔,随口问道:“那混小子呢?”

    阿丹心说,这陛下是真让那混蛋给说晕了不成?

    苦声回话,“不是陛下让他走了吗?”

    “走了!?”忽必烈瞬间回魂,“怎么让他走了?正事还没说呢,给朕叫回来去!”

    他奶奶的,忽必烈只觉不可思议,他居然让一个混人给聊懵了,倒忘了正事。

    想到这儿,不由苦笑一声。

    不过,说起正事,忽必烈却是有了一丝与之前不同的想法。

    也许...让王应麟死在海外,有些草率了。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