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汗八里台约战(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790 字 8天前

    赵维终于发现,他不太适合干卧底这个高端的职业....

    心太大,再加上从混混到读书人也是半路出家,端起书本的时间加在一块也不过两三年....

    很多事情,都需要叠山先生提醒,要是先生想不到,那他很可能像现在这样,后知后觉。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王应麟去了东瀛很可能回不来,再加上别人去了,赵维很可能会漏馅儿!

    所以,这趟东赢,不但叠山先生必需取代留梦炎出使,而赵维也必需代替王应麟。

    先生那边倒还好声,忽必烈既然能直接把心中所想告诉叠山先生,说明他更偏向于让叠山先生出使。

    至于王应麟....可就要抓瞎了!

    赵维就是个吉祥物儿啊....大宋混蛋,上朝的资格都没有出个屁的使?

    这难度简直不亚于营救文天祥!!

    怎么办呢?赵维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过好再不急,如今还是初夏,攻倭的时间却是在入秋之后。

    这是吸收了上两次攻打东瀛的教训,大夏天的往海上跑,正是风暴肆虐之季,没等把倭国怎么样,自己先沉了一半儿!

    所以有着丰富水军作战经验的张弘范建议秋后出征,躲过风暴季。

    算起来,赵维起码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来琢磨怎么拿下出使之职。

    ...

    时间过的平淡,本来他这个吉祥物除了领俸吃干饭,也无事可做。

    赵维白天闲逛,晚上则纨绔嘴脸在黛西娅面前装色鬼。

    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但应变之法却是没有半点头绪。

    这其间,赵维也时不时的往赢国公府跑,去看看谢老太太。

    陪老太太聊一聊家常,算是尽一份孝心....

    无意间说起他想跟叠山先生出使,到东瀛去看看。

    老太太一见,不干了,“那东瀛乃海外蛮夷之地,去干什么?不许去!”

    赵维则是一瞥嘴,“婶子不懂,出使可是个好差事,元帝给钱,还给官呢!”

    谢道清一愣,“孟梁缺钱了?”

    说着话,扶着拐棍反身进屋,抱出一个小匣子,里而都是金银宝饰,还有几根小金鱼儿。

    “缺钱婶子给里,那东瀛啊....去不得!!”

    赵维本来不想接,可是一想....还是乐颠颠的抱起瞎子就走,“还是婶子疼咱,走了哈!”

    自此之后,赵维来赢过公府倒是正勤了,每次都带着谢道清里的财物出来。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个混蛋,来搜刮老太太的家底来了。

    只有赵维不这么想,那老太太做了几十年的后宫之主,多大的财没见过?她不缺钱,缺的是伴儿....缺的是这些子子孙孙来看看她,陪她说说心里话。

    现在,赵维有了借口,能常来,还不被人怀疑,多好?

    ....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个来月,事情却是有了转机!

    如今朝堂上派文臣出使东瀛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忽必烈有意派谁去也已经人尽皆知。

    无非就是留梦炎和谢枋得。

    只不过....两个正主都还端得住,有人却是沉不住气了。

    这个人就是.....赵孟禧!

    这货跟留梦炎走的近,就差认干爹了。

    自然也知道出使之事,而且,他还知道很多细节....

    比如元帝这次举六十万大军,把广州预备攻打安南、吴哥还有吕宋的数百条战船都调到了高丽半岛。誓要一举拿下东瀛。

    再比如东瀛诛杀元朝降兵,议和使臣的事儿,已经触怒了忽必烈。这回去,就是去绝东瀛种的!军中已有照会,所有东瀛倭人,除贵族之外,一率弃为官奴!!

    这里面油水可是大了去了!!赵孟禧可不管议不议和的,估计是留梦炎给他透了风,这伙是奔着抓奴去的!

    要是顺便能占几块好地,那就更美了。

    所以....

    赵孟禧志向远大!!他要顶掉史权,做为副使远渡东瀛!!!

    这可赵是想睡觉就来枕头啊....

    赵维就缺一个由头,怎么才成掺和进去!结果赵孟禧给他送到嘴边儿来了!!

    登时来了精神!!“特么他赵孟禧凭什么?他想去?老子还想去呢!!”

    只几天工夫,两个大都的笑话儿又顶上了牛,在坊间是闹的沸沸扬扬。好不荒唐。

    据说赵孟禧听说赵维来捣乱,又跑到宁国侯府打了一架,只不过这回却是一点便宜都没占着....

    对此,忽必烈得到消息,也只是微微一笑,国之大事怎容这两个混人冒犯?

    只当没听见,对于二人想出使的问题,却是考虑都不会考虑。

    依旧认定原来的人选,而且....忽必烈甚至已经不考虑留梦炎了,毕竟鼓动赵孟禧争夺副使之位,并非空穴来风,依忽必烈得到的消息,正是留梦炎出的主意。

    那么,就只剩谢枋得与王应麟的组合了。

    把阿丹叫到身边,“你去办吧....让王应麟无论如何也要同意出使。”

    “喏.....”阿丹自无不可,这本来就是他的职责所在。

    另一边,赵维和赵孟纱就这么闹了半个来月,恩怨也已经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赵孟禧脑子一热,居然给赵维下了战书!!约定隔天午时于大都第一楼,汗八里台一聚。各带人手....生死无论!!

    把赵维气的啊....“这特么是....绝斗了?”

    他对赵孟禧的认知又上了一个台阶....

    不过想想也好....如果真能借此解决了这个败类,无异于除了一害!

    打到王胜,“道长有没有那种让人当时看着没什么大碍,回去就嗝屁的阴招儿?”

    “无量天尊....”王胜一宣道号....“殿下何至如此阴毒?有悖贫道修行本心....”

    赵维一翻白眼,“少废话,有没有!”

    王胜:“殿下是想用毒、用力碎内腹、暗刺死穴、还是钝击天灵?”

    “都不会马上死,但回去不死也废!”

    说到这儿,王胜眼神里的狂燥和戾气又飘出来了.....

    赵维打了个冷颤....半天蹦出一句:“你特么到底修行的是个啥啊?”

    .....

    第二天,赵维一早出门,就带了马二爷和王道长两个人。带多了算欺负赵孟禧,因为有王道长一个就够了!

    一路到了约定之地,汗八里台。

    汗八里是蒙语对王都的称谓,汗八里台,如果直译的话,就是一家名叫“京台”的酒楼。

    主营蒙古牛羊肉类菜品,但因吸收了汉文化的缘故内外装修不俗,极尽奢华。乃大都第一名楼。

    而且这里赵维很熟,因为常来。没办法,演出需要。

    领着二爷和王胜,迈着四方阔步,大摇大摆的进去!

    一见赵孟禧的人还没到,赵维嗷的一嗓子,“有没有特么喘气的啊!?还不伺候着!?”

    立时有穿着交领蒙袍的博士小跑而来,“哟,这大中午的,怎么把侯爷送咱这来了?”

    “侯爷里面请!!”地道的汉腔汉话,地道的汉人面孔....

    赵维瞥了他一眼,骂骂咧咧,“都特么是废话!”

    有意逗人,一脸坏笑道:“爷今天来是杀人的!你特么躲远点,别崩了一身红!”

    吓的博士脸色一白,“那....那侯爷可是得息怒,小店这生意可不好做了。”

    “哈哈哈!”赵维哈哈大笑,“老规矩,天字号包间给爷备妥当了!”

    “哟!”博士又是一苦,“可是不巧,当下有人把天字号给包了....”

    “嗯?”赵维眼珠子一立,拉高嗓门儿“谁呀?好大的排场?”

    博士一听,连忙阻止,“侯爷小点声!!”

    “今日那贵客可是不简单.....”

    赵维一怔,心说还挺有来头?“谁啊?”

    “乃是真金太子府,长史不哥里,的外甥....八斤图鲁少爷!”

    “嚓...”赵维差点没笑出声儿,够绕的啊...

    可是博士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赵维一惊,“而且这个八斤图鲁乃是大内阿丹大监的干儿子。”

    好吧!你特么早说这句不就完了。

    别看赵维对阿丹呼来喝去的,但却多来没差过事儿,哪趟来侯府都是大金饼子伺候。

    因为赵维知道,这种人能不惹还是不惹,皇帝身边的人使坏你是防不住的。

    看了眼楼上,脸上一脸不愤,可是心里却知道还是算了。

    “那行啊...”极不情愿道:“那就....地字号伺候!”

    “好勒!”博士立时大喜,引着赵维上楼,向地字号包间而去。

    只不过....

    只不过地字号与天字号挨着,经过天字号的时候,赵维无意向内里一瞥....看见一个熟人。

    浑身立时一震!!甚至那副纨绔之相,都微微扭曲。

    “她....怎么会在这?”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