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可怜的谢道清(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435 字 7天前

    太皇太后谢道清是个苦命的女人。

    本是宰相之女,因亲善淑德而被立为理宗皇后。若是平时当是一位贤惠的后宫之主。

    可惜世不与命,却成了南宋的亡国太后,背负千古骂名....

    这一切的根源其实都因为理宗无子,且当时皇室近亲之中只福王赵与芮有一男丁,还是个低能儿。

    当然,成王与珞和秀王身边倒是有男孩,可是之前说过,两系不合怎敢轻立?

    没办法的办法,只能把赵与芮的孩子过继到理宗名下,继承皇位,也就是后来的宋度宗。

    等到理宗崩世,度宗继位,谢道清成了皇太后,依旧以德行振主后宫。

    但度宗那个智商,连正常人的水平都达不到,更别指望他成为一代中兴之帝了。

    谢道清也好,满朝臣子也罢,对度宗的唯一要求就是....多生儿子!

    可别再重蹈理宗、宁宗、高宗、仁宗的覆辙了....

    好吧,老赵家人丁不旺,上面那几位都是绝户。

    结果度宗这傻小子还算不负众望,在位十年,生了七个养活了三个,分别是恭帝赵显,端宗赵昰,少帝赵昺。

    但也因此落得个沉迷酒色的恶名,成了南宋灭亡的第一个背锅侠。

    其实....以度宗的智商,你让他主持国务估计大宋亡的更快,还不如在后宫里当造人机器。

    而且,到度宗上位的时候,大宋在与蒙古的战争中,几乎已经耗光了国力。败亡只是早晚的事儿,跟度宗的关系不大。

    总之,度宗成了第一代背锅侠,等度宗一死,恭帝赵显上线。第二代背锅侠谢道清就上线了....

    老太后本来就是个老实女人,你让她在后宫维持家合,没啥问题,可让她垂帘听政那就有点为难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赵显虚岁也才六岁,不得不把她这个太皇太后搬出来供着。

    然而,看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背景...蒙古举国之力,将所有名将精兵都派上了襄樊战场。

    大宋的得力之将已经被贾似道祸祸光了。

    占南宋三分之一财政收入的巴蜀只余一城两塞。另外两个粮税重地江南和荆湖亦因二十几年的战乱使得生产难复。

    要不是贾似道来了一招狠的,从贵族和地主手里打劫粮税,估计南宋都没有后面那十几年。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你让谢道清能怎么办?用了贾似道,要背负重用奸佞的骂名,不用贾似道那就立马亡国。

    一众宗室贵族,伙同文臣,因为被贾相公打劫而天天在闹。傻皇帝除了造人再无它用。

    等度宗一死,贾似道一亡,那些贵族臣子,要回了被贾相公抢走的家产,回头一看,大宋没救了,跑吧!降吧!!

    弃官回乡,要么投效元朝。

    谢道清只能极尽卑微,给陈宜中写信,请他回来,被拒....再去求陈宜中的母亲。

    给留梦炎写信,被拒....太后差点登门去请。

    给降了元的吕文焕、范文虎写信!

    临安被围,谢道清发出去的勤王诏书是这样说的:我赵家三百年来对待士大夫不薄....且不论哀家与嗣皇帝的安慰,只看历代先帝的恩情,求你们回来报卫国家。

    结果只文天祥、张世杰、苏刘义等少数赴难。

    而就是在临安城破之前,这个饱受诟病的老太太,将赵昰、赵昺两个孙儿,以及大宋最后一支有生力量托付给了陆秀夫、江万载等人。算是保住了大宋最后的一口气。

    总之,谢道清尽力了...可一来她确实没有这个才能。二来大宋命数如此,换了谁也无力回天。

    此时,赵维远远看着那个扶着门沿,叫着自己名字的老太太....只觉一阵心酸。

    几步迎上去,“皇婶子....孟梁来看你喽。”

    老太太一把抓住赵维的手臂,老泪横流,颤巍巍的不肯松手:“真是孟梁啊?”

    弄的赵维也红了眼圈,之前想好的应对却是全都抛在脑后,扑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侄儿给婶娘请安了。”

    “起来....快起来....”谢道清拉着他,到这边陪着婶娘坐....说着话把赵维拉到桌前,“用早饭了没?”

    赵维一乐,“没...”

    “那就一块儿!”说完,对一旁的赵显道:“还不见过你小四叔?”

    赵显皱眉,撅起小嘴,显然这个小四叔,和在他记忆里的小四叔不太一样....

    不过依旧乖巧的叫了声四叔。

    那边谢道清,就像平常人家的长辈一般,先是夸赵维长高了,后又喜悦不减的话起家常。

    “昨日孟禧来过了,说你到了大都....老身就想啊....你小子啥时候会来看婶娘....没想到这一早就来了。”

    赵维一怔,“赵孟禧?”

    谢道清一笑,“可不....如今在大都不比临安...敢来老身这里的也就孟禧和你喽....”

    略有几分嗔怪的指着赵维,“从小就胆子大!混小子一对!”

    赵维一想也对,自己敢来,赵孟禧当然也敢来。除了这两个混人,别的赵家子孙,却是有所顾忌。

    “孟梁啊....你这是打哪来啊?怎么不跟你爹走....却跑到大都来了?”

    这话赵维已经答过无数遍了,讪笑道:“我爹远遁海外之前,也就是崖山一役之后,把我扔在广州藏起来了。可是后来日子实在难过。心想还不如到大都来享几年清福。”

    “哦....”谢道清了然点头,“那...你爹现在人在哪啊?”

    赵维摇头,“不知道,只听说近来福建、广州外海有赵晔的船队袭扰,我估计他们是在哪找到落脚的地方了。”

    “唉....”老太太长叹一声,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成王虽是个读书人,可是骨子里硬气啊....”

    似是想到什么,“你大兄孟君呢?”

    赵维一暗,“在元人打广州的时候....战死了。”

    “啊?那你....你二哥孟民、三哥孟栋呢?”

    赵维:“泉州一役为保护皇驾....走了!”

    “......”老太太呆愣了好久,“那你爹就剩你自己了?”

    赵维有意转开话题,“不说这些,婶子可还安康?”

    “好....”谢道清还没回过神来,“都好....”

    “对了...”人老了,想事慢,老太太又想起一个事来,“崖山那一役之后,大都这边也没了杨淑妃和陆君实的消息。”

    “你当时也在船上?”

    “在....”

    “老身听说....是赵晔临危受命,救了大伙儿。”

    “是....”

    谢道清盯着赵维的眼睛,良久,“老身就说....那小子不错,必有做为啊.....”

    “尤其是那段讨贼檄文.....写的端是工整。”

    赵维尴尬一笑,“这,这都传到大都来了?”

    谢道清则道:“元人还是很开明的,又敬重英雄,这种事儿....不瞒着。”

    “哦...”赵维点了点头,见老太太不问这些了,倒是松了口气。

    直至此时,赵维准备好的说辞却是一点没用,只能老太太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