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消息(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84 字 7天前

    有人说,往往汉奸比侵略者更穷其手段迫害自己人。

    这话没错,但也不尽然。

    大多数无论顺民还是降臣,其实是有羞耻心的,也有道德底限。只不过,活着的意义远远大于忠诚,所以他们选择屈服。

    只有少数本就扭曲的灵魂,在屈从之后,才会选择极恶行径来彰显声威。

    就像英雄,只是少数人的意志,却可能感染多数人。

    极恶同样也会带来恶性的后果,使多数人不敢反抗。

    这,也许就是赵孟禧这种烂人可以坐上恩阳候高位的原因。

    当然,也是赵维在大都保命的根本。

    只不过,赵孟禧恶的有些过头了,让赵维恨不得弄死他算了。

    可是,他不能。只得把这笔账先记着,秋后再算。

    所以,赵维并没有下狠手。赵孟禧受了些皮肉之伤,怆惶而遁。

    ......

    但是,不得不说,赵孟禧倒是帮了赵维一个忙,带来了文天祥的消息。不用自己去打听,便知道文相公就关在刑部大牢。

    而且,看着赵孟禧狼狈的背影,赵维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瞪了张珏一眼。

    “给这老不死的洗洗换换,都特么臭了!”

    说完,与王胜、马小乙返身回府。

    “道长,有事干了。”

    一离开人群,赵维便贴到王胜耳边小声嘀咕。

    王胜闻言,“殿下有何吩咐?”

    赵维皱眉道:“刚刚那鸡冠花说文相大难临头,我观他随口说出,应该不是什么秘密。道长去打听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涉及文天祥,王胜自不敢怠慢,当下便返身出府,去查问详情。

    “嘶~~~~!”

    王胜一走,赵维心神一松,这才感觉出来疼。

    身上有好几处淤青红肿,又活动了一下下巴,发现特么有两颗大牙都让赵孟禧捶松了。

    “奶奶的,那孙子下手够黑的!”

    回头看马二爷。好吧,二爷比他还惨。

    讥笑道:“回头跟道长学点手艺,瞅把你笨的!”

    二爷回瞪,“你也好不到哪去!”

    ......

    另一边,恩阳候和宁国候当街乱斗的消息,很快在大都传开。

    大都城民对于南朝叛过来的那个恩阳候,倒是并不陌生。

    整日流连酒色之地,且好勇斗狠,无恶不作,全然没有半点国破家亡的哀思。

    其实就是臭不要脸,以大都赵氏魁首自居,管东管西,却是没一件管成的。

    至于那个宁国候又是哪蹦出来的,却是无人知晓。

    他们哪知道,宁国候比恩阳候也好不到哪去,这才来了一天就已经名声在外了。

    而且,这桩丑闻不但在百姓中传得极盛,不到半天工夫,也传到了忽必烈的耳中。

    对此,忽必烈也有点哭笑不得。

    一个赵孟禧已经够他头疼,怎么这个赵维也如此不晓事理?

    忽必烈自小图强,南征北战。他是托雷的第四个儿子,并没有父业的直接继承权。从小在马背上随父征战,生活条件和能接受到的教育也是极为有限。

    能从一个普通的宗王四子,一步一步走到大元开国之君的程度,全是忽必烈用军功战绩垒出来的。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要不是这两个人还有用处,早就降旨诛杀,一了百了了。

    把阿丹叫到身边,“你去替朕敲打敲打那两个不晓事的东西,都老实些!”

    “还有,顺道见一见叠山先生,问问他可有什么志向。就说,朕还盼着早日依仗叠山先生为国效命呢!”

    “喏。”阿丹自是全盘应下。

    可是,一想到又要去那个宁国候府,就是一阵腻歪。

    那小子就是个极品,阿丹都有点招架不住。

    至于恩阳候...也好不到哪去!

    .....

    ————————

    “轻点轻点...疼!”

    宁国候府,赵维正在屋中,撅着大脸,由黛西娅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口上擦药。

    “嘶,我说黛西娅,能不能轻点?爷怕疼!”

    可黛西娅根本不听,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出来,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

    她觉得她犯了个大错误,就这么一个和泼皮无差的人,能指望他什么?

    居然和人当街斗殴,还被人打成这个样子,黛西娅都替他丢人。

    “我说黛西娅。”

    赵维可不知道美人心里怎么想的,自顾自的说话,“你这个名字吧,爷叫的一点都不顺口。要不...你换个名儿吧?”

    黛西娅敷衍着,“凭你做主就是。”

    “真的?”赵维想了想,“那叫翠花吧!”

    黛西娅一怔,停下动作,明显不悦。

    虽不是汉人,但也知道这是普通百姓家给女孩起的土名儿。

    赵维只看一眼,就知道人家懂行!!赶紧改口“逗你玩的,不叫翠花...”

    只见黛西娅瞪了他一眼,继续擦药,心说算你识相。

    结果赵维那边,“那叫黛安芬?黛淑芬...黛宝娟?”

    “.......”

    赵维在那自嗨,黛西娅已经懒得理他了,脸上擦好了药膏,便要褪去赵维的内衣,因为身上还有。

    结果赵维更在那想着什么即好玩,又搞笑的名字,一见她要脱自己的内衣,腾的就从床上弹了起来,脸色也是瞬间变的难看,“身上不用!没伤。”

    黛西娅吓了一跳,捧着药膏不知所错....

    “我....”

    她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的眼睛里...杀气那么重!让她有点害怕了。

    赵维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咧嘴一笑,“没事了....你出去吧,爷要歇歇。”

    黛西娅不敢像刚刚一起使性子,乖乖出了内屋,合上门帘,凝眉细想....

    昨夜....似乎他也不曾脱过内衣!!

    ....

    ————————

    临近中午,王胜道长回来了。

    也不通传,直接进了赵维的卧室,刚进去不久,里面的赵维就让守在外屋的黛西娅去厨房催饭。

    黛西娅更加心生疑虑,隐隐觉得赵维是有意支开她....鬼使神差的出门向窗下走去,耳朵更是竖的老高.....

    结果,还没听到什么,马小乙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哟,这不是那个什么黛....黛什么来着?却是得让四哥给改个名字了。叫着拗口。”

    来到近前,挑眉发问,“黛姐姐不在屋里,怎么跑出来了?这大太阳地的,会晒黑的哦。”

    黛西娅登时慌乱,只言是赵维让她去厨下催一催....敷衍过后,小跑而遁。

    .....

    里间!

    王胜:“却有大事!!而且是天大的好事!!”

    “哦?”赵维坐了起来,“说说看....”

    王胜眉眼见笑,“元帝久劝文相归降,都未得呼应,又不舍得诛杀,于是询问了朝臣的意见....”

    “结果你猜怎么着?”

    赵维皱眉,“少卖关子,说重点!”

    王胜:“重点就是吕文焕、王积翁等降臣不想背负坑害文天祥的骂名,上言大宋以名存实亡,内陆叛军皆平,大可放之归乡,为一方外道士。”

    “连一众元臣,像是阿术、伯颜之辈都点头称是!”

    “为此元帝还特意召见了文相,问他的意见,文相也说若为道士自无不可。”

    赵维瞳孔放大.....心中巨颤!!隐约记得,在不属于自己的那段记忆中,确实有文天祥差点就被放了的印象。

    要知道,如果文天祥不费力气就被忽必烈自己给放了,那可省下大麻烦了。到时不管张玟是真疯假疯,只要把他带出大都,岂不是圆满了!?

    只不过.....

    大喜之后便是大悲,印象中,此事并示成功,要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斩杀文天祥了。

    凝重问道:“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吧?”

    王胜点头,“确实!!留梦炎便是其中的主要反对人物。”

    听到这个名字,赵维并不意外,因为在原本的历史中,就是留梦炎的一句话,断送了文天祥的生路。

    却不想王胜还没说完,“而另一个极力反对之人,你猜是谁?”

    “谁!?”

    “赵孟禧!!”

    “操!!”赵维大骂一声,有点反悔,早辰没借机要了赵孟禧的命!!

    ........

    ,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