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用(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451 字 7天前

    圈外突然出现三个年轻人,扰了众人的谈兴。

    儒生们无不皱眉,显然对领头那少年的轻佻之言颇为不喜。

    “先生不想说,那便不说。哪来的浪荡纨绔,且是连礼数都不知?”

    倒是出云眯眼看着那少年,有些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更不知虚实,只是冷眼看他接下来又要如何。

    只见那少年被人呵斥也不在意,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隔着卦桌,与出云对视。

    “老头儿,怎么不说了?”

    出云看了少年一会儿,沉声道:“老夫的话只对两种人,一种是求学的儒子,另一种是求运的良人。不知公子,是哪一种?”

    少年闻言,挑了挑眉头,翻手扔出一角银子在卦桌上。

    “那算上一卦吧!”

    “算什么?”

    “国运。”

    出云一颤,皱眉道:“大元已成天势,国运正隆,可不用我一个糟老头子祈福国运。”

    只见少年咧嘴一乐,“谁算大元运势?咱是请先生算算大宋的国运喱!”

    众人一听,出云先生还没做反应,底下的儒生已经炸开了锅。

    “大胆!尔乃狂徒,于元地议论旧朝,引来官府当如何是好?尔要加害先生不成?”

    “滚蛋吧,你!”少年颇不耐烦的一嘴顶了回去,“长了个猪脑子还特么读书呢?丢人现眼的东西!”

    骂完,回头笑着出云,“先生在这树下听了两年的时政,却没半个官差前来惊扰。我觉得吧,这南剑大令不是傻的,就是和先生关系不一般啊!”

    儒生们皆是一怔,不由得把目光都集中到出云先生身上。

    这个摆了两年卦摊的佝偻老人,住的是破屋,穿的是粗衣,怎么可能与大令关系匪浅?

    但是,听那少年一说,又不得不让人怀疑。

    自打他来,便坐在这树下听时政国事,大伙儿开始还有所顾忌,自是不敢说得太深。

    可时间长了,也没见出事,胆子自然大了起来,以至于众人都忽略了为什么没出事。

    有的儒生满眼疑惑,“先生......”

    而老人面对儒生的询问、少年的戏谑目光,以及场中火辣辣的眼神,沉默良久,终是长叹一声,与众儒生道:

    “今日有贵客,就不讲经了,尔等且回吧!”

    不予否认,且驱赶儒生,这无异于默认。

    儒生一边悻悻离去,一边送上怀疑的目光。

    而少年这边依旧是一副欠揍的笑容,一看就是跋扈恶人之象。

    等儒生们都走光了,出云先生抬眼看着少年,一边收拾摊子,一边有意无意的发问,“公子姓赵吧?”

    少年点头,“是。”

    “成王家的老四?”

    赵维有些意外地笑了,“叠山先生真有神机妙算之能不成?竟连我是谁都猜得出。”

    老人也随之一笑,“算是算不出来的。早年在临安见过宁王一面,印象颇深。”

    “走吧!”

    撑着卦幡,背起卦箱,走在前头,“这里终不是说话的地方,随老夫家中一叙。”

    赵维愣了愣,想继续摆出纨绔嘴脸,可是看着叠山先生佝偻的身影,终有不忍。

    小声道:“恕晚辈还要以纨绔示人,不能帮先生提幡。”

    老人一怔,停下来回头看了赵维一眼,似有深意地说出一句,“与宁王这次见面,也是印象颇深啊!”

    叠山先生第一次见赵维的印象颇深,当然不是什么好印象。

    那年,他去恩师王应麟府上拜会,正遇见成王府四世子调戏了王家的宝贝女儿。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就敢当街调戏官员之女,叠山先生怎么会不记得?

    而这次,起初,叠山先生以为赵维来找他,无外乎是受璐王这托,请他出山协助。

    而看赵维那做派,以为他秉性不改,还是那副无可救药的样子。

    可赵维低语那句,不得不让谢叠山刮目相看。

    “以纨绔示人”,这让老人开始好奇,宁王来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

    闲话不说,赵维三人任由叠山先生背着重物走在前面,三人在后招摇过市,全无半点担当。

    直到出城之后,转入山路,行人甚少之时,赵维这才急忙抢上前去,把老人的卦幡书箱都抢过来,亲自背起。

    因离家不远,老人也不谦让,只是好好看了看赵维,强忍好奇。

    又走了盏茶工夫,于山脚下的一处茅屋停下,“到了。”

    谢叠山推开柴门,解释道:“家中还有一个儿子,到山上采茶去了,日落之前不会回来。”

    把三人让进院中,亲自取了茶碗。可惜没有热水,只倒了三碗甘泉。

    赵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见老人一副预言又止的样子,不忍打扰,只等叠山先生先开口。

    终于,颤巍巍地把三碗清水送到三人面前,叠山先生无声看着赵维,似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问出一句:“你们...从哪来啊?”

    赵维一听,心头一紧,他知道老人要问什么。

    不答从哪儿来,直接道:“先生放心,大宋尤在!官家、陆相、张太尉他们都好!”

    “呼!!!”

    叠山先生听罢,只觉浑身一轻,险些站立不住,赵维连忙上前搀扶。

    却见老人家已经泪流满面,喜泪交杂。

    “在就好....在就好啊!”

    赵维动容,说实话,他不知道这个时代爱国文人的家国情怀到底深到什么地步,可却又深深被其所感。

    当下,也不劳谢叠山多问,一股脑地把宋廷近况,还有南美洲的详情告诉他。

    “先生放心!大宋不但安顿甚好,且已经派晚辈回宋主持战事。用不了几年,就能打回来。”

    “好啊,好啊!”

    谢叠山叫好连连,看着赵维,“当年那个做恶的成王世子,已然可独挡一面了啊!”

    赵维则惭愧道:“晚辈还年轻,难成大事,却需老先生这样的人物多多帮持。”

    谢叠山苦笑,“老夫?枯朽之身,腐败之学,既无兵书之能,也无马上之勇,要我何用!?”

    笑看赵维道:“大宋...还要看你们的啊!”

    老人家这不是谦虚,而是自责。

    他之所以隐居于此,也非避世,而是对自己的失望。

    元军初犯之时,谢叠山也曾像别的爱国义士一样,弃笔从戎.,变卖家产领一方义军。

    可是,只有真正带兵的那一天他才知道,什么叫百无一用是书生。

    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这一点上,他远不及文天祥文武皆能。

    所以,兵败之后,谢叠山心灰意冷,苟活深山.。

    “老夫又能帮宁王什么?”

    只闻赵维道:“能!但需先生受卖国之辱!”

    “什么?”

    谢叠山皱眉,一时没听明白,“什么卖国之辱?”

    赵维:“就是降元!”

    ......

    。

    ——————————————————

    PS:近几天家中琐事极多,明早又要赶火车出一趟远门,虽然不敢断更。但是,更新时间可能不太确定,会在宾馆和车上继续码字的,要25日之后才能恢复正常。

    请大伙儿见谅。

    另外,我也知道,很多书友看的不过瘾嫌少,等上架之后,一定拼命多更。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