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大耳刮子抽你(书友20170305214516450盟主加更)(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345 字 8天前

    文天祥其人自不用多说,千古忠烈。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那是后世多少忠国烈士的榜样,亦是汉人风骨的写照。

    其文学造诣在当下,可为文坛盟主,气节操守亦被百姓称道。

    在民间的号召力,更是赵维这些皇族后辈所无法比的。

    至于另一位,张珏,张君玉,后世虽名声不显,也没有文天祥那么高的名望,但是在军中,尤其是巴蜀之地威望,却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了。

    张世杰别看是太尉之尊,总领大宋军权,可是和张珏比起来,渣渣都算不上。

    张珏可以说是南宋末朝最后一位战神般的人物了。

    这么说吧,由于在宋金时期北宋南撤之时,为了抵挡金国南下,宋军将黄河掘开了一个大口子,人为造成了有史以来黄河最大的一次改道——借淮入海。

    也就是说,原本由山东入海的黄河,一路南下与淮河汇流,差点并入长江。

    这次最大规模的改道,使得淮河下游不堪重负,形成了横亘千里的泥塘黄泛区,成了南宋在江淮地区最为重要的天然防线。

    而江淮泥沙不仅仅是挡住了金人,也挡住了后来的蒙元。

    以至于,蒙元攻宋,无法从最便捷的江淮南下,而只能选择另外两个突破口。

    一个是襄樊,也就是襄阳和樊城。

    这个后世小说、电视剧中时常提起的四战之地,被大别山脉、大巴山脉和秦岭相夹正中,是蒙军南下的必经之路。这两座城池元军打了六年,最后以守将吕文焕投元而告终。

    另一个便是四川。

    进入四川,由三峡出长江,一样也可顺江东去直捣黄龙。

    而四川最为重要的大争之地有三处:

    一处,是重庆府,也就是后世的重庆。这是三峡门户,这里若失,则三峡门户大开,蒙元出川易如反掌。

    第二处,是位于泸州的神臂城,扼守长江之上,是重庆的西大门。此处若失,长江上游沿线的元军便可直达重庆城下。

    第三处,是位于合川的钓鱼城。扼守嘉陵江岸。自甘陕入川的元军,过秦岭蜀道,经利、巴二州顺嘉陵江南下。若有失,重庆亦是南门不保。

    而事实上,元军最早占领的南宋疆土就是四川,而最后占领的也是四川。

    早在近半个世纪之前,还是大蒙古帝国时代,蒙哥大汗便双管齐下攻略巴蜀。

    一面是,自甘陕发兵自秦岭蜀道南攻;而另一边,则是征服西夏、吐蕃、大理国,绕道云贵高原,自巴蜀盆地的西南攻入。

    在蒙哥大汗苦心经营十余年之后,终于在四十年前占领巴蜀全境,只余重庆、神臂、钓鱼三城未入囊中。

    可以说,势如破竹的蒙军只要攻下三城,占领三峡门户,南宋已经可以宣告灭亡了。

    但是,蒙哥没想到,他这个横扫欧亚的不世汗王会折戟于一个他都没听过的钓鱼城下。

    他的继任者忽必烈更没想到,挡在南宋面前的最后一块门板,整整困了他三十六年。

    正是这三坐孤城,构成了南宋最后一道防线,直到赵宋灭亡,也没放一个元卒入进三峡水道。

    而从蒙军入川的这四十余年中,几乎全都有张珏的影子。甚至最后最艰难的后二十多年,张珏是独撑大局。

    在巴蜀军民的眼中,张君玉的名字就是定海神针,更是神一般的存在。

    连在元军将士眼中,他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忽必烈最想擒在手中的第一人是文天祥,那第二就是张珏。

    尽管张珏直到被俘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川陕都统制,重庆知州,但此人无论是才能还是名望,皆在绝大多数宋臣之上,绝不容忽视。

    .....

    可是,问题来了,张珏和文天祥一样,都不幸被俘。

    这种级别的高级战犯,都在大都,也就是后世的北京关着。忽必烈时不时叫过来聊聊天,期盼早降。

    就比如文天祥,原本的历史里,文天祥从被俘到被杀,整整四五年的时间,忽必烈左劝不降,右劝不降,还不舍得杀,差点就放了当道士去了。

    元帝如此重视,别说救人,见上一面都不可能,怎么救?痴人说梦呗?

    反正,马小乙是理解不了的。

    但是话说回来,赵维又何尝不知道不太可能救呢?

    可是没办法,换做别的时候,赵维这个穿越者还可以慢慢积攒名望,慢慢唤起民志。

    可这是宋元之交,且是崖山海难之后,哪有时日让赵维循序渐进?

    除了这两个人,大宋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有底气。

    “正因为难救......”赵维见马二爷依旧不肯作罢,只得道出实情,“所以才去找你爹啊!”

    “我爹?”马二爷一怔,“我爹...能帮你救人?”

    赵维一乐,“你爹不能帮我救人,但你爹可以帮我去大都。”

    马二爷听的云里雾里,更不懂了,“我爹怎么帮你?”

    “嘿嘿。”赵维笑的更贱,“你爹能降元。”

    “噗!!!”

    马二爷怒了,“你让我爹降元?”

    好吧,这个四哥是什么人都坑,让他爹降元,那还不如杀了老爷子来的痛快。

    ......

    之前说过,马小乙的父亲叫马南宝,马家亦是新会的书香之家,且有商产。

    本无关家国大业,更是不可能于史册留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却是赵氏皇族的恩人。甚至宋廷能走到今日,全拜马南宝所赐。

    事情自宋景炎二年说起。

    当时的官家还是赵昺的兄长端宗,躲避元军追击逃至新会香山境内,本地巨商的马南宝献粮千石以作军资。

    后来,宋廷继续逃亡,辗转又回到马南宝家。马南宝冒着风险,将端宗一行藏于家中,暂为行在。

    也就是那个时候,赵维和马小乙臭味相投,玩成了兄弟。

    后来,端宗再逃,落海病逝。

    逃亡宋廷根本就没有能力安葬端宗,又是马南宝把伪作之灵柩出葬。又雇人于寿星塘做五处疑冢,掩蔽真相,端宗遗体葬于崖山永福陵。

    马老太爷对大宋可谓是衷心耿耿,天地可鉴,而且早就做好了与宋廷共生死的准备。

    长子早亡,他便把唯一的儿子马小乙送到驾前,自己也打算随军漂泊。

    可惜造化弄人,崖山海战之前,马南宝重病不起,无法随驾,这才错过了后来的美洲之行。

    在原史之中,大宋亡于崖山,马南宝得知,呕血而泣,不久便随驾黄泉了。

    就这么一个忠心家国的读书人,你让他降元?

    马小乙看着赵维,干笑一声,“呵呵,你信不信我爹大耳刮子抽你?”

    赵维一愣,下意识摸了摸脸颊,“信!”

    ......

    。

    ————————

    这章有点水了,都是人物说明,对不住。

    不过很有必要,毕竟都是重要角色。

    求票....看的舒服别忘收藏哦。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