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疯了?(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281 字 8天前

    赵维摆好了poss,赵晔一看就知道他要干嘛。

    果然,酝酿片刻,赵维猛的高声唱喝:

    “尔等逆军且听好了,回去告诉元人,我王师已返,复宋就在今日!若知好歹,径自北去,免得惨死阵前,撇下家中老幼。”

    “啧啧啧.....”

    赵晔吃味的在身后撇嘴,说的什么特么玩意?

    论文采,赵维还是不如他的。若让他说的话,肯定比赵维还有气势。

    “可惜啊!”赵晔一叹,不是有陆相公和张太尉撑腰的时候了。

    不过,话说回来,赵晔看着赵维的背影,有那么一点点小帅呢?

    只能说,英雄之名确实加分不少啊!

    这边吐槽,那边赵维还没说够呢。

    呵斥完贾雄,又是抬头高望。看着远处百姓,用更为雄浑之音,嘶吼怒嚎:

    “我乃璐王赵晔,奉官家旨意回宋救难!尔等且听分明,回去奔走相告,我皇宋...从不曾抛弃百姓!”

    赵晔一听,更是鄙夷,心说,谁特么还不知道你是璐王赵晔...晔....晔!?

    猛一回神,瞪眼看着赵维,小声急问:“你...你这是何意?存心侮辱本王吗!?”

    赵晔就弄不明白了,之前抢的功,你特么不干。现在可着你折腾了,怎么还报上我的名号了?

    早知道...早知道,你让我自己来啊!

    结果,赵维那边吼完了,把贾雄一放,这才回身一笑。

    “爷认真考虑了一下,特么现在是大元的地头儿,谁出名儿谁死的快。要不,你就先把这口锅背着?等你挂了,我再以宁王的名号接着混,这不挺好?”

    “你你你你你!!”

    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我我我,我...不太好吧?”

    赵维贱笑,“不好吗?习惯习惯就好了。”

    “不是为啥啊?”

    赵维可不是怕死的主儿,至少比他要强,这一点赵晔无可否认,那为啥还要?

    脸色一白,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在东瀛之时,赵维创造的一个新词儿。

    “我?背锅侠?”

    “还不算。”赵维拍了拍他的肩膀,返身回船。

    “锅背的多才称侠,你还不够资格,要努力哦!”

    赵晔:“......”

    他咋觉得这口锅背的并不那么舒服呢?

    ......

    ——————————

    崖门以北的海域,是大片浅滩,其上无数个无人荒岛点缀其间。

    这是江河自内陆携泥沙而下,奔流入海,亿万年不曾停歇的堆砌之下,便于河口处冲积而成一片水浅岛多的近海地貌。

    这样的海岛,几乎没有深水区域,大船一但误入其中,十有八九要搁浅其中。

    只有长年于此处混迹的老渔户,才能从变幻莫测的浅滩礁中寻得隐秘的航线。

    而得利于海娃从小就随其父在这片浅水区域出入的缘故,这片浅滩荒岛便成了赵维船队的暂歇之所。

    船队选择的是最深处的一座荒岛,即无水源也无平地,却好在四周都是暗礁浅滩,只一条水路可入,极为隐蔽不易被发现。

    将船队安置于此,让赵晔暂时接管,赵维便乘小舟,和杨亮节、马小乙由王胜等人护卫,向新会陆上摸了过去。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马小乙的家。

    “我就没明白。”二爷到现在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小舟一离开荒岛,就问开了。

    “你特么是怕死的主儿吗?干嘛又让赵晔那小子捡了个便宜?让百姓去传他的名儿?”

    一旁的杨亮节听罢,也是投来好奇的目光。

    说实话,直到见到赵维那一刻之前,杨国舅还一直认为两年前崖山救难的是赵晔。

    而且,眼前这个赵维,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只会为恶添乱的混蛋宁王了。

    要知道,无论是在临安之时,还是随行皇驾漂泊,赵维给杨亮节的印象除了不堪,几乎没有别的。

    他也不太理解,以赵维的性格,怎么会又把名头让给了赵晔?

    对此,赵维一笑,打着马虎眼,“他背着不挺好?省得元人拿钱买我的脑袋。”

    “别扯淡!”马二爷信他才怪,“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逼问之下,赵维笑容渐渐敛去,沉声道:“因为,我暂时还不能进到元人的视线。”

    “这又为个啥?”

    杨亮节也是不解,“宁王归宋,不就是要提振万民之心的吗?怎还...怎还需遮掩?”

    “好叫国舅知道。”赵维苦笑一声。

    “维自知几斤几两,凭我这三四千人、几船火药,真能提振万民吗?于外海打沉几条元船,偶尔壮着胆子靠岸激昂几句,就能让百姓恢复信心了吗?”

    “不行的!维做不到官家的重托。”

    杨亮节想了想,“确实为难。”抬头看向赵维,“这么说,宁王早就有打算了?遮掩自己也是有所图谋?”

    “算是吧!”赵维点头,“我做不到,但有人做得到,那才是大宋军民的主心骨。”

    众人一震急声发问:“何人!?”

    “文、天、祥!”

    “张、珏!”

    “!!!!”杨亮节一惊,连马小乙和王胜等人也是心头一跳,脱口而出,“文、张二公不是在......”

    “没错!”赵维抬头,“他们被困敌营,在元大都受俘。”

    “所以你要......”

    “也没错!我要去大都救人,所以依旧还要当个混蛋!”

    “......”

    “......”

    “......”

    众人面面相觑,对视无言,都听傻了。

    马小乙缓了半天,终是开口,“我说维子哥哥,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往北边一指,“去,去大都...救人!?”

    “对!”赵维点头,没有半点玩笑之意,“能救得救,不能救也得救!”

    “嚓。”二爷一屁股坐在船坑里,眼神都是直的。

    向赵维缓缓举起大拇哥,“你真特么...爷们儿!”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歪头对杨亮节和王胜笑言,“听见了吧?他说他要去大都救人。”

    结果,王胜出人意料的没有回应马二爷,反倒是眼神热切,渐起疯癫。

    “宁王要去大都?那算贫道一个。纵使身死,亦无遗憾!”

    “嚓!”

    马二爷大骂,“这特么是个疯道人。”

    赵维也笑,“若能救出二人,就算把我也搭进去,那也值了!”

    对此,杨亮节暗暗点头。

    那两位若得出,确实值了!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