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鼓声(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537 字 8天前

    新会水军千户所,本是新附之军,也就是旧宋降军。

    这里面的新附,倒不是刚刚归顺之意,而是元朝将战卒划分为四档。

    一档,当然是战无不克的蒙古军。皆为本族战兵,有少量色目人。

    这其中,许多老兵南征北战,纵横欧亚,号称不败。

    二档,为探马赤。

    初指从蒙古诸部抽取精锐组成的前锋、重役或远戍部队。后来则以色目人、汉人为主,战力次于蒙古军,但也非等闲之辈。

    三档,为汉军。

    别误会,这个“汉”并不是指所有汉人,而是原金国占领的北地汉人和女真人、契丹人。

    事实上,蒙古人口中的“汉儿”、“汉人”皆指北方族裔。南宋汉人被称为“南人”,地位低于“汉人”。

    汉军便是由北地汉人组成的军队,包括少量早期改编的南宋降军。战力在探赤马和蒙古军之下,却远高于南宋军。

    四档,便是新附军。

    是蒙古南下,覆灭赵宋之后收编的散兵游勇,战力最低。

    说白了,就是鱼腩之军,只能负责戍卫地方和垦田之用。打仗的事儿,根本就指望不上。

    但是,新会新附水军却有些不同。

    千户名叫贾雄,本是张弘范手下一个小小的牌头统领,属汉军之列。

    崖山海战之时,贾雄率舰,第一个攻破张世杰水军。

    加之后来,张弘范旗舰沉没,结果贾雄命好,来救之时正赶上张弘范飘到他船底下。

    这哥们儿一看,表现的时机到了,亲自纵入海中将元帅救起。虽说受了重伤无法随军再战,但起码混了个脸儿熟。

    张弘范也是赏罚分明显之辈,没有亏待这个有功的牌头小官儿,不但让他在新会养伤,还亲自请功,使之连升两级,统领新会水军千户所。

    虽然领的是鱼腩新附军,但再怎么说也是千户之尊,说贾雄一飞冲天也不为过。

    而且,这位北地汉人的好运显然还没用完。

    在新会混了两年,吃香的喝辣的不说,今日却是又让他撞上一件大功。

    旧宋国舅杨亮节的残军居然撞到他的地头了,贾雄哪肯放过?

    别看他和对面都属汉人,但贾雄却是半点负担都没有。

    于金朝统治下百多年的北方汉种,早就没了对故国的牵绊。给女真卖命也好,给元人卖命也罢,都是卖命,何来牵绊?

    他甚至有种近乎病态的仇视,看到南人哀嚎惨败,便心生爽快。

    所以,他才在崖山海战之时甚是骁勇。

    所以,当把旧宋国舅堵在这海岸绝地,他才更加的激动癫狂。

    国舅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子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此时,贾雄嘶吼着》

    “都他娘的激灵点,给老子瞄准了再射!”

    ......

    “步军千户已经封死了陆路,今日一个都跑不了!”

    ......

    “砲石弓弩避开当中那人,咱要抓活的!活的更值钱!!”

    ......

    “三军听调,准备登岸,且不可让步军抢了头功!”

    在贾雄的激励之下,新附军将士机械地抛洒弹药,面对曾经的故国同胞,面上没有半点怜悯之意。

    一听要登岸抢功,更是激昂振奋,“杀啊!!!”

    喊杀之声冲天彻地。

    至于岸上高处那些看热闹的百姓,更不用说。

    赵宋亡了,如今是大元天下,岸边那些憨傻反抗的旧宋愚民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两个字——麻木!!

    ......

    此时,元军砲石已歇,喊杀之声骤起,数艘元舰扬帆冲岸,开始最后的总攻。

    杨亮节背对敌舰,看都不看上一眼,眼中没有半点生色。正与两个儿子诀别,高声告诫:“我杨氏子孙,永不可降元!!”

    杨世昌、杨世隆两兄弟虽也看到元军袭来,却亦如其父般不管不问。

    只见杨世昌重重点头,与弟弟拜倒扣首,“孩儿记下了!”

    说完,抬眼看父亲最后一眼,便要...便要离去。

    却是突然一怔,目光呆滞地看向海面。

    杨亮节皱眉,出声呵斥,“还不快走!?”

    可是,杨世昌哪里听得进去?满眼惊愕地抬起手臂,指向远方。

    “爹,快看!!”

    ......

    __________

    赵维......

    赵维站在鼓楼之上,望着前方熟悉而又陌生的崖门海湾,面无表情。

    熟悉,是因为他在这个时代,睁眼看到的第一副景象就是崖山。

    陌生,是因为两年前的崖山处处豪情,个个好男儿。而现在.....

    就在刚刚,负责瞭望的水手已经发现南屏山下有战事发生,也看到那些麻木的百姓冷眼旁观。

    两年,短短两年,怎会颓废至此?

    赵维意识到,中原之境可能比谢明描述中的还要恶劣得多。

    “这当如何是好啊?”赵维拧眉之时,璐王赵晔小跑登楼,呼吸有些急促。

    他没想到,刚回来还未落脚就遇到战事。而且,赵维下令直扑战场,显然没有躲的意思。

    出言道:“虚实未明,非兵法之胜也,是否当暂避锋芒,从长计议?”

    赵维皱眉,“你等得了,岸上那批义军等得了吗?”

    “这......”赵晔一窘,“还真打将过去不成!?”

    “废话!”猛一瞪眼,赵维蓦地抄起鼓锤。

    咚!!

    鼓声骤起,震的赵晔一哆嗦,下意识急道:“本,本王不善水战,且回舱中...不与尔添乱。”

    “......”

    咚!

    回答璐王的,是所有归宋战船上的战鼓齐鸣。

    他们,自万万里之外风尘而归,为的,就是当下。

    “三军听令!”

    海娃赤裸着胸膛,手中举着火把,一双眸子充血怒嚎,“炮弹上膛!!火箭入笼!!鼓停为号!!给我打!!”

    ......

    马小乙身在另一艘船上,挽起袖管,掖着衣摆,手里的鼓锤抡得生风。

    “啊啊啊啊啊!!干他娘的狗日的!!”

    ......

    王道长紧了紧甲胄,与一众师兄弟和近百憨卒提刀躬身,眼中满是不属于修行者的狂躁。

    “打炮放箭非我辈所长,待会随道爷冲起来!让岸上那些顺民看看,大宋王师已返,蛮元寿之已尽!”

    ......

    “喏!!!”

    血头嘶吼称喏,握紧长弓,回身与一众印第安勇士激愤道:“为了我们的名字!”

    咚!!!!

    赵维把战鼓打的更响,眼前浮现出那无声向前的江镐,为女复仇的老汉,癫狂入阵的老大监,血中高歌的那节小腿.......

    咚!!!

    杨亮节痴痴地看着海面上如潮涌而至的宋船。

    咚!!

    鼓声砸在他心里,浑身一颤。

    咚!!

    眼中渐渐生出神彩,国舅爷...活了。

    咚!!

    贾雄瞪着那越来越近的鼓楼。

    咚!!

    那化成灰,他亦认得的身影。

    咚!!!

    眸子中的癫狂病态,眨眼成了恐惧。

    咚!!

    “快撤!!”

    咚!!

    海岸之上,百姓呆滞。

    咚!!

    那鼓声无比熟悉,也曾在这海湾乍响。

    咚!!

    仿佛时光倒泄,梦回两年前。不同的是,那日阴空怒浪,今天却是万里长晴。

    咚!!!

    鼓声...骤歇。

    ......

    。

    ————————

    高估自己了,这章写的有点费劲,加更在明天行吗?

    对不起盟主大人,对不起读者...

    我有罪。

    为了谢罪,厚脸求票,求打赏吧....

    (狗头)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