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相迎(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344 字 8天前

    镰仓幕府,是东瀛幕府时代的开端。说白了,就是武将专权把持朝政的开始。

    而所谓幕府,原指将领的军帐。自镰仓第一代将军‘源赖朝’开始,就成为东瀛武将组织的代称。

    最开始,源赖朝以天皇赏赐给他个人的“关东御领”(500座庄园)为根本,收拢武将大行分封,形成军事集团,从而巩固了在东瀛军界的地位。

    其后,担任幕府执权的北条时政,又从天皇手中争得“关东进止所领”的权力。

    幕府可在很多庄园和公领中设置地头、领主,把权力从军界扩展到了政界,进一步压缩了皇权相权。

    幕府势力也正式成为东瀛实际掌权的中央机构,从而标志着持续近700年,以武将为核心的幕府时代来临。

    赵维要见的北条时宗,便是镰仓幕府第八代执权,东瀛三岛的实际掌控者。

    自北海道起航,船队沿本洲岛东岸航行数日。其间于一处名叫铫子的海滨小城停靠一次,告知东瀛人有宋使来访。

    最后船队驶入相模滩海域,于镰仓靠岸。

    镰仓是地名,因幕府设于镰仓,遂称镰仓幕府。大概位置就是后世的神奈川。

    对于赵维来说,这里的印象仅限于樱木花道和赤木晴子,还真不知道它还当过东瀛的政治中心。

    船是正午靠岸的,吓的赵维甚至差点开炮。

    因为镰仓港随处可见皆有武装的守卫,各色披甲武臣更是挤的满满的。

    赵维还以为这是要拿了他们,向元人求和呢!

    结果,有府臣上前接洽,问了才知道,这都是来迎接大宋亲王的。

    而且,让赵维、赵晔稍等片刻,执权北条时宗已经聚列府臣,于码头等候。后宇多天皇正在从东京都赶来的路上,同行的还有当代关摄,不刻便到。

    弄的赵维和赵晔有点懵,不至于吧?

    他哪知道,这个时代的东瀛对中原王朝简直就是爱极,平时请一位有德高僧都得极尽礼仪,何况是两个赵家直系亲王来访。

    还真没让赵维多等,不到一个时辰,便有府臣来传,说是宁、璐二王可以下船了,天皇偕百官在外候迎

    对此,赵维、赵晔也只能坦然受之。更没什么不适应,因为迎送之礼与中原基本无异。

    至于言语交流,那就更不是问题了,因为来接使的府臣全都是宋人。

    你就说,你想听什么吧?

    荆湖腔调,还是吴侬官话,又或是蜀音、客家话,全程翻译那叫一个全哟!

    走流程的间隙,赵维贴到赵晔耳边:“备礼单了吗?”

    赵晔一缩脖子,“却不早说!况且,你只是说来看看,也没说送礼啊?”

    “嚓!”赵维一窘,“怠慢了啊!”

    这么大阵仗,你要不回点礼啥的,赵维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正在为难,想着要不要让谢明现去写一份。

    结果,却是一个镰仓府臣无意间听到了二人的嘀咕,不着痕迹地靠到两人身边,用汉话道:“二位殿下要送什么,小人让人去列出礼单。”

    赵维一愣,心说,这特么是什么操作?

    他就没懂,这是帮忙啊,还是直接张嘴就要礼物了。

    那府臣见赵维错愕,露出一丝笑容,“殿下切莫多心,小人谢中原,也是宋人。”

    赵维登时释怀,向谢中原点头示好,“那就有劳了!就写...金银各千两吧。”

    噗!!

    谢中原差点没噎死,瞪眼看着赵维几近失态:“千...千两?”

    “怎么?”赵维心说,给少了?寒酸了?

    “两千也行。”

    谢中原:“......”

    无语良久,”殿下给多了!东瀛小邦,如此厚赐,反而被人轻视。“

    “哦。”赵维哪懂这个?却是露了怯。

    回身瞪了赵晔一眼,意思是:你特么书都读哪去了?怎么不提醒我?

    赵晔也是委屈,关我屁事?

    赵维为免继续丢人,干脆让谢中原看着写吧,反正船上能送的东西也就金银。

    最后,谢中原写了金两百、银五百的礼单,悄悄地塞给大宋这边。等到两方过礼之时,保住了上邦的颜面。

    通过此事,谢中原自然与赵维等人亲近不少,当其是自己人。

    不得不说,当对面有自己人的时候,那可是舒服多了。就像开团六打四,怎么打怎么有。

    也是通过谢中原,赵维、赵晔对东瀛来迎接的队伍也有了初步了解。

    怎么说呢?

    居首的自然是东瀛后宇多天皇,在其左侧居次席乃是关摄,相当于大宋的宰相。右侧是征夷大将军,镰仓幕府的名义首官。

    在三人身后,居于末席的,才是大名鼎鼎的幕府执权——北条时宗。

    赵维就奇了怪了,“不说北条时宗才是东瀛三岛的主政之人吗?怎么他前面除了天皇,还有俩儿呢?”

    谢中原则道:“关摄即是关白与摄政的合称,代天皇理政。原本是东瀛的实权人物,可惜镰仓大兴,关摄也就成摆设。”

    赵维不解:“那征夷大将军呢?他不是幕府首官吗?我听说,大将军之下还有‘别当’,乃幕府副手,怎么也轮不到执权吧?”

    谢明,“殿下不知,征夷大将军之职一直由清河源氏世袭,偶也有天皇子嗣出任。只是到了北条时政时期,大将军也被北条得宗家架空,而‘别当’自此亦由得宗家兼任。所以,执权便成了幕府的实控者,由得宗家世袭。”

    “哦。”赵维懂了,就是北条得宗家干掉了天皇,干掉了关摄,还干掉了大将军。

    中原王朝权臣都是架空皇帝一人,权倾朝野。这倒好,连宰相和大将军都是摆设,全在上面当吉祥物。

    这让赵维不得不佩服得宗家的能力...

    不由得向北条时宗那边竖起大拇指,意思是:你牛!

    结果被北条时宗正看在眼里,也是多看了赵维几眼。

    其实,北条时宗年纪也不大,还不到三十岁。像赵维那么大的时候,就已经接任幕府执权了,所以对大宋的两个少年亲王并无轻视。

    但是,他之前更关注的是璐王赵晔。

    毕竟崖山一战,璐王胆气过人唤醒残宋的事迹,连东瀛都略知一二。

    今天特请天皇出迎,也算是慕名而来,想见一见大宋璐王的风采。

    然而观察下来,北条时宗发现,璐王也不过如此。反而是那个宁王隐隐为首,气度不凡。

    此时,迎着赵维的拇指,知道那是赞赏之意。飒然一笑,向赵维点了点,算是谢过。

    ......

    ,

    ————————————

    PS:北条得宗,并不是哪一个人名,而是对北条氏之中的一支,得宗家族的称呼。简称也叫得宗家,而不是北条家。

    然后就是,这一家子人起名很怪,老子、儿子,甚至老子的老子,名字只都只差一个字,看着像兄弟似的。

    北条时宗、北条时赖、北条义时、北条经时之类的,其实并不都是兄弟。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