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东瀛与大宋的关系(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86 字 8天前

    赵维站在船头,看着朝阳中连绵起伏的陆地。

    说实话,他喜欢这里。

    不单单是因为从国家的角度来说,这里物美粮丰资源甚广。单单从一个纨绔的眼光来看,这里也是山河壮美,碧海蓝天的好地方。

    他还没来得及去玛雅看一看壮阔的太阳神庙,没到亚马逊的原始森林深处体验美洲的狂野,没去探寻传奇一般的加勒比海,更没享受过一天阳光沙滩的闲淡生活。

    匆匆一年便要折返,赵维多多少少有些不舍。

    然而,有什么办法呢?大洋那边才是家,终是要归根的。

    想到这,赵维有些释怀,露出一丝笑意。

    赵晔在旁看着,没想到赵维居然笑得出来。忍不住支吾问道:“你...你不怕吗?”

    赵维看他一眼,反问:“你怕?”

    赵晔一窘,僵着身子强撑,“我?我怕什么!?我是赵晔!”

    “操!”只闻赵维大骂一声,“装特么什么孙子?怕就是怕,说出来又不丢人,老子就怕。回去之后,睡觉都特么得睁只眼,谁不怕?”

    “可是怕有什么用......”赵维嘟囔着,“怕也得去啊!”

    ......

    ————————

    相比来时的轻松,其实从美洲大陆回到中原才是最难的问题。

    一来,是逆风,航程被大大的拉长;

    二来,走的慢,遇到的风暴就必然增多,又增加了沉船的风险。

    虽然不到三月,赵维的船队就到了西雅图哨站,可是为了躲避极地风暴的缘故,一直等到四月,才启航向阿留申群岛斜插而去。

    之后的日子更是煎熬。

    大宋的硬帆船不能逆风航行,所以无法从穿越阿留申群岛的航线原路返回。

    船队只能驶入群岛北侧,进入白令海。再沿着白令海美洲一侧的海岸线择期航行,一直摸到了白令海峡,在从那里渡回到亚洲。

    等赵维一路波折,终于到了日本的北海道时,已经是九月初。

    从过了年便启航,这一路走了整整九个月。而且,即便如此小心,还是沉了两条船。

    这让赵维更加渴望新航线,那种真正横渡太平洋的深蓝航线。

    现在的路线太绕了,风险也一点不小。

    对此,也能寄希望于美洲那边可以早日造成新式大船,向深海探索。

    ......

    北海道在这个年代还处于蛮荒状态,严格意义上说,并不属于东瀛的实控领土。

    后世所说的日本三岛,也指的是九洲岛、四国岛,以及日本本岛,并不包涵北海道。

    所以,到了这里,并不代表到了东瀛。

    赵维现在也无法得到元朝与东瀛的战争,到底发展到哪一步的消息。

    与众人商议之后,一致决定,不走原来穿过日本海和对马海峡的西线航线。而是自东瀛本岛东面,临近太平洋一侧通过。

    这样一来,就算元军正在和东瀛交战,也是在东瀛以西地区,赵维他们碰不上。

    只不过,这么走个一点不好,就是当下东瀛的实控政权镰仓幕府就坐落在本岛东岸。

    从人家门口过,不去看看不太合适。

    可是,你让赵维莽起来一点问题没有,可这种外交上的事儿,顺嘴说瞎话,陪脸色的活,他真干不了。

    “你行吗?”他不行,就只能看赵晔的。

    结果,璐王一听让他去...做梦!差点没把脑袋摇下来。

    “我不行。”

    “嚓!”赵维大骂,“什么都特么指望不上你。把崖山救难的名头还我哈,你不配!”

    赵晔一听,“还你就还你,你当我愿意要似的!”

    就因为这个英雄之名,害得他回来送死,赵晔都恨死这名头了。

    “其实,也没有两位殿下想的那么难。”

    这时,随队回宋的谢明开口了。

    “时下北条得宗家的执权北条时宗极是亲宋,对我朝尤为友好。”

    赵晔摇头,“谢将军想的简单了!国与国之接,哪来的敌友之分?说不定真不敌大元那一天,就把大宋卖了。如今因为大宋祸引东瀛,北条时宗不见得还像以往那般友善。”

    说到这儿,似乎更坚定了心中的判断,对赵维道:“要不,算了吧?就当不知道,全速过去就是了。”

    不想,赵维拧着眉头,“不行啊,这一面还非得见不可。他娘的,要不上岸先抓个舌头吧?看看元军到底拿没拿下东瀛。要是还没打到这边,再说?”

    两位在这纠结,谢明实在看不下去了。

    “二位殿下,真不用这般谨慎,北条时宗必然盛情以待!”

    赵维、赵晔:“为啥?”

    谢明:“这么说吧,时宗除了身体里流的是得宗家族的血,其它任何方面都看不出是个东瀛人。从小到大,身边的佛僧、老师、谋士皆是宋人。”

    “其实十几年前,元朝遣使到东瀛劝降的时候,得宗家族的执权就死咬大宋才是中原正统,誓不降元的志向不放。殿下丝毫不用怀疑。”

    ......

    其实,赵维陷入了一个误区。

    受后世甲午战争,尤其是侵华战争的影响,赵维始终认为日本人靠不住,对鬼子更没什么好感。

    实则不然,至少在镰仓时代和之前的平安时代,东瀛人更多的是可爱。

    对中原王朝的态度,也已经不能用仰慕来形容了。

    说句不好听的,比亲儿子还孝顺!

    这里面有三个原因:

    第一,别看日本历史恨不得写到几十万年前,天照大神都得放正史里。

    可实际上,在南北朝之前,日本就和蛮荒野人没有什么分别,其文明程度可能还不如美洲的印第安人。

    是自南北朝之后,中原文化陆续进入三岛,不但给他们带去了先进的冶炼工艺、礼教律法,彻底开化了东瀛,也把汉人思维带到了那里。

    从南北朝开始,一直到明朝前期,东瀛学习中原可以说是全方位无死角的。

    从建筑到冶炼,再到政治经济,连货币用的都是宋钱。

    这使得东瀛人对中原王朝的好感是自然形成的,在所有称臣的番薯国中,最为牢固。

    第二,是来自地理上的原因。

    不单单是东瀛孤悬海外,不受中原战争威胁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东瀛除了内战,对外战争的首要敌人是朝鲜半岛的高丽人。

    之前说过,朝鲜半岛从来就是墙头草,谁强就跟谁。自己强一点就得嘚瑟一下,然后被爸爸教训。

    隋朝时,跟“杨家二爷”叫板,气的二爷三征高丽,把江山都赔进去了。

    高丽一看更觉得行了,又跟世民哥瞪眼珠子。

    世民哥能惯你那毛病?

    他比杨二爷莽不说,还比二爷阴的多。

    结果来了个瓷实的,一巴掌把高丽拍死,再也没爬起来过。从此高丽成了乖宝宝,开启认爹之旅。

    唐强就尊唐为父,契丹发迹就认契丹为爹。后来辽朝被女真人击败,转头就给金国尽孝。等到横扫欧亚的蒙古一来,自是比谁都跪的快。

    但跪的快有跪得快的好处,小弟这么孝顺,不借蒙古人的手除了心腹大患,都对不起直不起来的膝盖。

    所以,自从认了蒙古爹之后,就开始怂恿忽必烈打东瀛。

    也正因为高丽依附元朝,那做为宿敌的东瀛就更不能降元。否则论资排辈,他在高丽后头,以后的日子必不好过。

    第三,也就是谢明说的,北条得宗家受汉人的影响实在太大了。身边全是宋人,而且都是忠于赵宋的贤僧良士。

    首先,这个时期的东瀛正是佛教大兴的时代,得宗家族更是虔诚的禅宗信徒。

    而所谓的高僧,要么是从中原“留学”回来的东瀛人,要么就是从中原请回来的汉僧。

    得宗家自掌权开始就一直修建寺院,里面住的大德法师都是宋人。

    其次,北条时宗本人从小接受的就是汉文化教育,一共拜过三个老师,无一例外全是宋人。而且现在又是时宗执权的首席幕僚,是他的执政大脑。

    你就说,被这么一帮宋人围绕着,还都是不忘故国的宋人,他对元朝能有好脸色才怪。

    事实上,北条时宗也是这么做的。

    东瀛年号文永五年(1268年),元使第一次来劝降,时宗直接就给怼了回去。

    文永八年(1271),时宗不但给怼了回去,而且诏令三岛开始备战了,铁了心和蒙元大干一场。

    文永十一年(1274),元朝第一次攻打东瀛,时宗先败后胜,顽强抵抗。

    文永十二年(1275),元朝第三次来劝降,结果时宗不耐烦了,把使臣给宰了。

    原本的历史,弘安4年(1281),元朝第二次攻打东瀛,不幸遇到台风,把数万军队扔在东瀛,狼狈而逃。

    时宗怒了,抓了好三万的俘虏。而且以牙还牙,学蒙元的政策将俘虏分为四等。

    一二三等的蒙古人、色目人、女真人、高丽人全部处死,四等的南方汉人免死为奴。

    在这个时空虽然已经没有了弘安之役,但张弘范追击大宋到了日本外海,北条时宗比原来更狠,追出去打。俘虏元军数千,也是分为四等,一二三等剁脑袋。

    让谢明这么一解释,赵维、赵晔恍然而悟,“这么...这么够意思的吗?”

    赵维捋了捋光光没毛儿的下巴,“那确实得去见见啊!本王亲自去,好好谢谢人家!”

    赵晔一听,“要不....我去吧?我觉得本王的形象比你好,更显大宋天威。”

    “滚!”赵维暴喝,“都特么让人撵出去好几万里地了,还特么天威呢?丢不丢人?”

    “再说了,你刚才不是说不去吗?现在又装什么大尾巴狼!?”

    赵晔一听,有些委屈,“刚刚也不是谁说的,他也不去来着。”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