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能没爹(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54 字 9天前

    原本历史之中的赵与珞,与冉安国、谢明等四义士,在战败之后拒不降元,最终被阿里海牙车裂殉国。

    知道这些的赵维,心里更加一万个不愿他回到中原,重蹈前世覆辙。

    可是,赵与珞说的对,生于这个时代,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尤其是他们父子。

    接下来几日,赵维表现的出奇的平静。

    即使赵与珞就住在了新崖山,想与儿子多待些时日。可是赵维仿佛并不愿见他,终日泡在火药房和船厂之中,与工匠们没日没夜地商讨着新船和新火器的制造。

    几天工夫,赵维把自己在后世所有能用的、不能用的见闻,一一讲给工匠们听,以求对他们有所帮助。可就是不愿去见亲爹。

    直到赵与珞临行前的一晚,赵维如约与他送行。

    父子二人对坐堂前,看着满桌的美酒佳肴,相对无言。

    终于。

    “为父走后,你要收敛些,莫让陆相难做。”

    “还有,对官家也不要过于宠溺。他年纪尚幼,心性不稳。”

    “还有...为父已经与太后商量过,为你寻一门好亲,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到时...多育子孙,开枝散叶。你可记下?”

    ......

    赵维不语,给赵与珞倒酒,然后举杯,“先干一杯吧!”

    “好。”赵与珞停下唠叨,举杯呼应。

    二人一饮而尽,又是沉默。

    “爹。”赵维又斟满酒杯,“我以前是不是把你祸祸的不轻啊?”

    “哈!”赵与珞笑了,似有追忆,“何止为父?当初在临安行在,满朝文武、赵氏宗亲,哪个没吃过你小子的苦头。”

    赵维听罢,憨憨一笑,再次举杯,一饮而尽。

    “对哈,记得我和赵晔的梁子就是那时结下的,我调戏人家表妹来着。”

    赵与珞陪着混蛋儿喝下杯中酒,笑骂道:“还有脸说,被人家吊起来打,丢尽了为父的脸面。”

    赵维添酒,“以后不会了,给您长脸。”

    “那一言为定?”赵与各接过酒杯,心情大好,再一杯下肚。

    喝完才发觉,今日这酒似乎出奇的烈,三杯下肚已然微醺。

    五味杂情亦是随气血上涌,哀然道:“可惜啊,为父看不见了!”

    “是啊!”赵维再次给赵与珞满酒,回身又拿另一个酒壶给自己倒上。

    其实自始至终,父子二人喝的都是两个酒壶里的美酒。

    赵维看着亲爹,“不过,父亲说的对。生于斯长于斯,何谈独善其身?我们都逃不掉的。”

    赵与珞揉着眉头,端起酒杯小口抿着,“吾儿能做此想,为父甚慰。”

    “爹...”

    “嗯?”

    赵与珞抬头,只觉视线有些模糊,“吾儿要说什么?”

    只看见赵维隐约的笑脸,“再给我找个后娘吧,才三十七,还能生出一窝弟妹呢!”

    “臭...臭小子!”赵与珞大笑,“莫要编排为父!再说...再说国事为大...为父要回中原的......”

    声息渐弱,只觉越来越是无力,最后扑通一声栽倒桌上,彻底没了意识。

    赵维冷眼看着,良久,才起身将赵与珞扶起到床上歇息。

    又坐在床头看了半晌,突然自言自语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大宋吗?”

    ......

    “因为我没爹没娘,只有一个姐姐。”

    ......

    “姐姐要养家,没时间管我。等她发现我不学好,想管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

    ......

    “于是,我成了混混。”

    .....

    “其实,我不想当混混,我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骂我。我最想干的事儿,就是当个白领的小文员,朝九晚五的上着小班,泡着新来的小女同事,过普通人的小日子。”

    ......

    “可惜,我没爹,没人教我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

    “后来,姐姐因为我,被仇家划花了脸。我能想到的,也只是以暴治暴,以眼还眼,宰了那个王八蛋!”

    ......

    “我成功了,也犯了法。直到仓库爆炸前那一刻,其实我还在想,要是有爹该多好,他能教我学好,能拦住我别冲动。”

    ......

    “所以,这一世,你得活...必须活着!”

    ......

    “老子不能没有爹!”

    说完这些,赵维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袋、一封信,放到床头。

    再看了一眼赵与珞,然后决然转身,出到屋外。

    一出门,就见院中火把通明,马小乙、王胜、海娃、血头等人已经等在院中。

    赵维环视一圈,也不废话,“随本王去大库。”

    众人一振,“喏!”

    浩荡人群便朝着新崖山最深处的一个堡垒而去。

    那是一座由大块石料堆砌而成的庞大库房,想进到内里,要越过重重把守,道道暗哨。

    等赵维打开库门,火光映照内里之时,如山般的黄金白银晃着人眼。

    40万斤白银,2万斤黄金,整个中美洲印第安人积攒了数百年,近乎一半以上的金银全在这里。

    “装船!”

    马二爷一阵心惊,“装多少?”

    “全部!”

    马小乙、王胜等人面面相觑,暗自咋舌。

    40万斤,就是640万两!

    这么说吧,元朝发行以白银为准金的中统钞,抵换大宋十八界会子和金国的交钞,官定两贯中统钞抵一两白银。

    因为严格执行,加上各地平准库确实存银颇丰的缘故,所以中统钞兑价一直很稳定。

    这也是元朝能得到许多南方汉民归顺的主要原因。

    没办法,宋末确实太坑了,十八界会子也确实把百姓的精血吸得太狠了。

    最甚之时,几十贯宋钱不可贸一履。

    也就是说,几十贯会子连一双草鞋都买不来,百姓还怎么活?

    但是,正是这把会子打趴下的中统钞,你知道有多少平准银吗?

    南北加在一块儿,也只有93万多两白银。

    赵维要一下子弄回去600多万两,还不算黄金,他...他要干啥?

    正懵着,就见大库之侧的树影之下,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子缓缓走来。

    大伙儿一看,正是赵维的那个老师,张师父。

    老爷子七十岁高龄了,颤巍巍地走过来,赵维马上迎上去。

    “师父!”

    张师父点了点头,由赵维扶着来到库前,“要走?”

    “嗯!”

    “都带上?”

    “都带上!”

    “也好。按老夫教你的法子办,够元人喝一壶了。”

    “弟子都记着呢!”

    “嗯。”张师父一叹,“我老了,回不去了,交给你一件事。”

    “师父只管说,弟子一定认真去办。”

    张师父老眼一眯,直视赵维,“清、理、门、户!”

    “好!”

    “留梦炎、吕文焕....若他们活着,老夫死不明目!”

    “弟子记下了。”

    “心里有就行了,以后莫与人说是我的弟子,于名声不好。”

    不等赵维出声,张师父挥了挥手,“好了,走吧......”

    “老夫讲学一生,以求立学立心。可到头来,都把君子教成了小人。可是你....你是老夫唯一希望,永远当小人的弟子!”

    “把你那满腹恶胆都用在元人身上...可好?”

    赵维一乐,“弟子知道了,定不辱命!”

    ......

    天光渐亮,这一夜新崖山注定无法平静。

    朝阳初起,赵维看着满载待航的复兴号,看着身后从最开始就跟着他的那一百义勇,最后把目光落在血头和千多个印第安战士身上。

    “血头,你自由了,可以回家了,我也要回家了!”

    却没想到,血头固执地摇着头,吐出两个汉字,“名字....”

    赵维一听,无语苦笑,“名字就那么重要吗?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威风的。”

    血头:“不要。你给的....不算....要他们....”

    说着话,回身指着那一千多印第安战士,又道:“你家...能赢一个名字。”

    赵维扭不过他,只得同意,“那好吧!”

    说完,又一阵头疼。

    心说,幸好只有一千!否则,以狂野著称的蒙古悍卒遇上更野的、见人就要割头皮的印第安人,也不知道是啥效果。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