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招魂(二)【求票、求收藏】(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485 字 8天前

    龙船乃是大宋皇仪所在,于新崖山港口,与别的海船相比,宛如鹤立鸡群,甚至显眼。

    它实在太大了,长27丈,宽8丈。复兴号在它面前,让人不由得生出“小舢板”的错觉。

    实事上,即使与大宋其它海船相比,复兴号也处于劣势,一直不被人重视。

    赵维在上面弄东弄西,大伙儿虽有耳闻,却也只当是宁王胡闹罢了。

    然而,此时正在颓然回走的诸位相公们无意间望向海上,猛见港口另一端,白帆鼓涨,一艘小舰分浪而来,正是宁王的复兴号。

    众人不由一皱眉头,那船...是逆风?

    定睛一看,还真是逆风。虽不是迎风直来,但呈之字前行,已是创举。

    要知道,大宋的硬帆船只能顺风,侧风便已是极限。即使缴获而来的大食三角帆船,也是灵活有限,不能逆航。

    “这......”

    众人面面相觑,刚刚还在面前恨不得把唾沫腥子喷到众人脸上,怎么眨眼就上船了?这是在...在跟众人展示新船?

    陈宜中此时捻须点评,“如此小巧,又不如旧船灵活,就算可逆风而走,又有何用?遇上元军的千料大舟,必死无疑!宁王殿下不会是妄想用此船与元舰接仗吧?”

    刚从中原而来的谢明也是摇头一叹,“太小了!不用说元舰,就是大宋皇船这种非战之舟,也无可撼动。”

    至于赵与珞,却是皱眉不语。

    他可知道,赵维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骂完人就上船,肯定有他的用意。

    但是,做为亲爹,赵与珞也绝想不到赵维到底要干什么。

    只能冷眼看着,静观其变,结果......

    在所有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复兴号已经驶入龙舟100丈范围。

    这个距离刚好是一窝蜂的抛射极限,至于小钢炮...已经可以平射了。

    轰!!!炮声骤然而响。

    众人震的耳鸣眼花的同时,心跳都漏了一拍。

    还未有反应,轰轰轰轰!!

    复兴号十门火炮,二十组一窝蜂,几乎同时而发,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珠子。

    十门火炮齐射,至少在这个时代,前所未见。

    更不要说,二十组一窝蜂,每组49支火箭,千箭齐射,何其壮观。

    拖着刺目火光划破天际,向着大宋皇船激射而去,眨眼即至。

    咔!!!炮弹撞碎木板的脆响,火箭燃烧弹撞上船爆鸣,将黎明中的新崖山港彻底撕裂。

    不光码头上的相公,整个新崖山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天怒嚎所慑。

    无论男女,纷纷冲出屋舍,骇然看向港口方向,而那永生难忘的一幕正在所有人眼前炸开。

    轰轰轰!!!

    赵维立在船头,面无表情。隆隆炮声、箭响,将有如电影中炮舰对射般的一幕展现在眼前。

    只见龙舟上碎木横飞,火光冲天,掺杂着橡胶的燃烧火箭遇上木质船体,没有任何悬念可言。哪怕是一颗小小的火星,也能引燃一大片。

    不!哪是什么对射,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一轮齐射过后,马小乙指挥水手填装炮弹,压满箭箱。

    然后,第二轮...第三轮......

    复兴号似一头愤怒的火龙,向巨舰倾泻着愤怒的火焰。更是宁王向满朝相公,倾泻着愤恨。

    怒其不争,恨其不振!

    咔.....咔咔!

    随着皇舟主桅终于在一发炮弹怒嚎之下齐根断裂,十几丈高的桅杆轰然而倒,众相公脑中最后的一点意识,也随着沐浴火海的皇舟化为了灰烬。

    砰的一声,陆秀夫直接坐在了冰凉的地上,脑中一片空白。

    陈宜中老目圆睁,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

    赵与珞、张世杰、江钲紧咬牙关,浑身发麻,脑子同样是懵的。

    他们气,气赵维胆大包天,竟对皇舟下手,是为大逆!

    他们怕...怕这从未见过的景象,有若天威。

    他们同时也觉一股血热自下而上直冲天灵,因为复兴船头的那个赵维依然疯魔,比元人更加可怖。

    “......”

    终于,复兴号炮息箭歇,久久没了动静。

    港口中,只剩歪斜的皇家巨舰在烈焰中噼啪作响,偶尔还传来两声骨龙断裂的哀鸣。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默然无语,目光不自觉地集中到缓缓驶近的复兴号上,集中在船头那个衣袍飘荡的少年身上。

    直到船头已然贴在了岸边,众人渐渐需要仰视。

    赵维居高临下,一双眸子瞪的吓人。环视众人,猛然怒吼:

    “元舰若来?可一战否!?”

    嗡的一声,众人脑中骤然轰鸣,仿佛回魂一般,打了个寒颤。

    “呵...呵呵...”赵与珞笑了。

    “呵...哈哈!”张世杰也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秀夫、江钲看着赵维,亦由茫然而入疯癫,放声狂笑。

    几人笑声越来越大,笑后最后,近乎窒息。

    赵与珞收住笑声,起伏喘息,猛然大喝:

    “好!!!”

    抒发郁结之后,意味深长地瞪了赵维一眼。

    “来人,把这忤逆混账给本王拿下,待官家治罪!”

    “呃。”刚刚还很神气的宁王殿下一缩脖子,气势全无。

    爽完了,该亲爹擦屁股喽!

    他得配合。

    ......

    ——————————

    码头上那一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明说,也没有人说得清楚。

    但每个人心里都知道,宁王确实改变了什么。

    至少,回到洛河洲皇驾所有,没有一个相公再提远遁之事。

    至于赵维的一时冲动对还是不对......

    废话,当然不对!

    炮轰皇舟,有天大理由也是大罪,按律当诛。

    赵与珞做的也一点毛病都没有,大义灭亲嘛!谁让他是成王呢?至少得有个态度出来。

    至于最后给赵维定什么罪,如果处置,还得杨太后、陆相公他们决定。

    “宁王还是太过冒失了!”杨太后于殿中一叹,“这让哀家说他什么好?”

    “是啊!”陆秀夫点头附和,“于众目睽睽下,不到一柱香就击沉了皇家旗舰,太不像话了!”

    张世杰,“宁王几次有功,但功过不得相抵啊!”

    江钲,“不问罪是绝对不行的,不足以平民心!”

    陈宜中有点暗喜,补刀道:“那当...如何问罪?”

    陆秀夫想了想,“我看,把兵部军械监那几百雷火匠人丢给他吧!也该给他加些担子了。”

    “嗯?”陈宜中觉得哪里不对。

    张世杰那边:“对,要加担子,但还不够!御前船监的那些船工不也闲着吗?让他们去找宁王造新船,不见政绩,拿宁王是问!”

    “这不合适......”陈宜中瞪眼阻止,可江钲又开口了。

    “那就这么定了?但也不妥吧?那小子只有爵位,可无实职啊!能服众吗?”

    杨太后,“那就担个六部侍郎之类的职责吧!也该到了为朝中分忧的岁数了。”

    陈宜中:“......”

    陆秀夫,“六部侍郎都有实职臣僚,动谁都不合适。况且,宁王也未必看得上。”

    陈宜中:“......”

    张世杰,“那就工部尚书!干脆把御前工匠都送到新崖山去,有他忙活的。”

    陆秀夫:“善!”

    陈宜中:“......”

    江钲:“大善!”

    陈宜中:“......”

    杨太后,“来人,拟旨。”

    陈宜中:“!!!!”

    你们特么说杂戏的吧?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