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要再回去(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759 字 8天前

    赵维难得悠闲,他觉得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现在他手里有小钢炮,有新鲜出炉的复兴号。

    只要给他时间,将来还会有更大的炮,更先进的战船。加上美洲的高产作物,万众一心的大宋军民,还有越来越多的储备金银。

    也许用不上十年,就可打回去,再临中原。

    然而,这一切都被北方的狼烟所破灭。

    虽然是西雅图哨站紧张过度,来船并非元军,而是赵与珞留守大宋的暗探细作循迹而来。

    但是,也足以调动宋廷所有人的神经。

    除夕前夜。

    陆秀夫、张世杰、赵与珞等朝中重臣,皆聚集到新崖山港口。

    事实上,大宋几乎所有的军屯主事也都聚集于此。

    因为,中原来的人将于今日入港。

    至于为什么来的是赵维的地盘?

    原因也很简单,皇驾所在的洛河洲是没有港口的,离赵维这里又近,加之新崖山本身就是一处水深浪浅的天然大港,自然大宋的皇家港口便设在了这里。

    赵维也在人群之中焦急等待。

    与众位相公一样,美洲大宋发展颇为顺利,可远在大洋那一头的大宋在宋廷走后是怎样的情形,却是没人知道的。

    如今暗探寻来,带来大宋的消息,自是大喜一件。

    当然,除了喜悦,陆张等人更多的是忐忑,不知带来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一直等到黎明,终见地平线上有四艘舰船缓缓驶来。

    诸位相公也不管那么多了,纷纷冲上码头,翘首以盼。

    “四哥。”马小乙看着入港之船,靠到赵维耳边,“你猜,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赵维皱眉,“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是好消息。”

    马二爷没听懂,琢磨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吐槽一句:“四哥跟张先生端不学好,说话也开始绕起来了。

    赵维瞪了他一眼,解释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与中原那边有了联系。”

    这是选择来美洲最大的弊端,太远了,通息极为不便。

    “哦。”二爷懂了,“也对!我听陆相说,就算大宋那边不来人,转过年去,这边也要派人回去联络。也是因为如此吧?”

    “嗯。”赵维敷衍着,往人群前面挤。

    因为船已经停稳,有人下船了。

    ......

    来的是留宋指挥使冉安国的副将谢明,带了十艘船出海。可惜没有赵维他们这么好幸,连番遇到风暴,沉了六艘。

    不过万幸,依照赵维临走时给他们的大概路线,居然真找来了。

    而谢明带来的,几乎都是坏消息,而用是大大的不妙。

    “两广义民得知皇驾远走的消息,皆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元廷借机宣传,言赵氏官家抛弃宋民,落逃海外,致使士气更落。

    好多义军看不到希望,不是一哄而散,就是被阿里海牙剿灭。短短数月,两广之地只余江璆孤军于德庆山中艰难抗元,余者......”

    江璆是江钲的族兄,伯父江万里的长子,江氏十二斋之首。

    众人闻之,无不错愕,“只...只剩玉斋先生...一人独支了?”

    要知道,离宋之时虽也艰难,但两广义民还是心心向宋的。有十几支义军处处开花,声援宋廷。

    怎么只出来一年多,竟衰败至此?

    “还有......”谢明继续道,“履善公、君玉公、伯厚公三人及家眷皆被元人递送大都。元帝欲降三人,可是诸公皆是节义无双誓死不降。小人得来的消息,元帝已经生出杀心,欲杀履善、君玉二公,以慑天下。”

    履善公便是文天祥,君玉公是张珏,而伯厚公便是王应麟。

    前两位不但是大宋的肱骨之臣,更是宋人的精神寄托。

    而王应麟则在文坛地位超然,与文天祥、谢叠山并称大宋文坛领袖也不为过。是读书人的榜样。

    听到元帝要处死文天祥和张珏,陆秀夫痛哭闭目,老拳紧攥。

    “是秀夫害了履善公啊!当初要不是我与文履善政见相左,调他去总领陆路义军,又怎会落得今日下场!?”

    江钲等人听罢,连忙上前安慰,“君实说这些又有何用?文相早就做好了取义面仁的准备,他是不会怪你的。”

    “唉!!”张世杰也是长叹,“也可怜了张君玉,不世将才!独守巴蜀三十余年,百战不败,未许元兵寸进。若他来总领军务,大宋何愁复国无期!”

    一旁的赵维却在暗暗皱眉,张珏到了大都?

    在原本的历史之中,张珏于重庆被俘,在押解去大都的路上自刎而亡,至死不曾屈服蒙元。

    而如今的历史,张珏还活着,说明...他看到了那封信!

    是的,在离宋之前,赵维曾经依照脑袋里那些不知道从哪来的记忆,让冉安国派人给张珏送了一封信。告诉他不要寻短见,苟且活着,落款还盖了赵昺的御印。

    看来,张珏不但收到了,而且还遵从了信中之托。

    只不过,赵维没想到,还是难逃一死吗?

    几个相公在那自哀自怜的,赵维实在看不下去,几步冲到谢明身前,“还有别的消息吗!?”

    他想把这篇赶紧翻过去。

    “有!”谢明点头,“小人此来,历尽万险,就是为了告诉官家......”

    “告诉官家什么?”

    “不要想着回去,回不去了!而且,要早作打算,元军快则一年,最慢五年,便可杀来!”

    “什么!?”赵维眉头一皱,“这么快?”

    ......

    ————————

    在赵维的判断中,不可能这么快!

    因为除了浩瀚海洋,还有一道屏障可以让大宋多几年的喘息之机。

    那就是——日本!

    元朝想追到美洲来,日本是他无法跨越的一道鸿沟。

    以当下的航海能力,必需要以日本来做跳板,补给中转,才有可能越过大洋。

    可是,无论现在,还是将来,蒙元从未征服过日本。

    在原本的历史之中,元朝一共打过两次日本。

    第一次是1274年,也就是六七年前,元朝以朝鲜半岛为后方,发兵两万五。其中一半高丽人,一半蒙古人,还有少量的女真人和汉人,兵指日本三岛。

    结果,这场不足三万人的远征,显然低估了日本人的战力,损兵折将,大败而归。

    事后,忽必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觉得倭人见识了蒙古大军的强悍,派了个使者过去。

    意思是,你地方太小,我也看不上,就是和你打着玩的。只要称臣,便可免于兵祸。

    镰仓幕府将军北条时宗也是硬气,特么俺们跟大宋学的好好的,都让你蒙古蛮子给搅和了,你特么还敢来?

    直接把使臣咔嚓了。

    忽必烈哪受得了这个气?把这笔帐给北条时宗记下来了,等收拾了大宋再回头来收拾你!

    于是,在原本的历史中,1281年,也就是赵宋崖山灭亡的两年后。忽必烈举二十万大军,再次攻打日本三岛。

    结果,又打败了。

    而且雪上加霜,还遇到了台风,二十万人被俘虏了两万,一大半都扔进了海里。

    其实,这里面有日本武士本就善战的缘故,但更多的还是忽必烈轻敌。

    在没有准备充足的情况下,甚至没有考虑后援补给的情况下,想给日本来个一波流。

    赵维觉得,现在刚到1281年,元军还没开始打日本呢,就算因为大宋逃亡的缘故,二攻日本不成之后还有三攻、四攻,那也是要经过准备的,大宋起码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喘息。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正因为大宋跑了,历史的时间线已经全乱了。

    元朝二攻日本的时间不是1281年,而是1279年的夏天,也就是大宋从北海道离港之后的一个月。

    事情是这样的,大宋五月初五自澎湖起航,十几万人的大远航不可能不露一点风声。

    这边刚走,元军就已经知道大宋北航的消息。

    五月十五,忽必烈便急令在崖山海域休整的张弘范举大军追击。

    张弘范因为粮草被苏刘义劫了,无法整军,等到六月初才北进。追到日本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大宋早走了。

    可是,北条时宗可不管那么多。

    这哥们绝对是条汉子,张弘范的水军不靠岸,北条就令舟船出海迎战。

    而张弘范追了一个月,本就补给不足,无心恋战,就让北条给拦在了日本外海。最后退守朝鲜,等带元帝命令。

    这下彻底把忽必烈惹火了,誓要踏平日本,剿灭宋朝余孽。

    于是,张弘范的七万水军与南北两方大军合兵,计兵卒三十万,调中书行省、江淮行省银粮无数,以做军需。

    又征高丽、北方沿海民船万艘,做后勤之用。

    大举攻日。

    “除了举数十万之军攻到东瀛三岛之外......”

    谢明沉重讲述,“元帝已经为远洋追击皇驾开始准备。海洲、泉洲诸船监共招募船工数万,三年之内要打造千料重舰百艘,以做越洋之用。”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