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厚望(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340 字 8天前

    后世的哥伦比亚,秘鲁,乃至更南的智利,是黄金、白银、铜矿的重要产地。

    在殖民地时期,曼卡部落所在的卡塔赫纳,便是美洲金银转运全世界的集散之地,更是世界金银贸易的交易中心。

    从这里,数以亿计的真金白银流入欧亚,不但成就了欧洲几百年的霸主地位,更是用“白银战争”瓜分了两庞然大物——大清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

    所有说这里是遍地金银也一点都不为过。

    此时,赵维信心满满,豪言壮志,在相公们的眼里,彻底翻盘了。

    只不过,话说的有点大。

    “给我足够的丝绸和瓷器,老子能洗白印第安人!”

    对此,陆秀夫认真思考过后,摇头道:“难!”

    “除非动用武力,否则允许大宋开矿已是极限。毕竟金银之物于他们来说是神鬼之论,不会把所有都给咱们的。”

    赵维一听,神秘一笑,显然早有应对,“那就改了他们的信仰不就行了?”

    “这......”

    陆秀夫一愣,“什么意思?”

    只闻赵维道:“如今华夏真龙已经摆到了曼卡的神庙之中,成了他们的羽蛇神。相公不会觉得,这就够了吧?”

    掰着手指头,“上古真龙的传说从何而来?龙生九子各掌一方,又是哪九子?补天的女蜗娘娘人首蛇身吧?像羽蛇神吗?太昊伏羲亦是人首蛇身,于大河遇龙马而生先天八卦,从而有了一画开天以分阴阳之说。”

    “文王(周文王)演八卦而生六十四卦,即成《周易》乃万经之源。”

    “乾坤二卦首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随后,儒、释、道、法、墨、农、商百家争鸣以兴华夏之邦,又定三纲五常仁义理智信的君子德行。”

    赵维咧着大嘴,满眼傲然,“这是咱们祖宗留下来的道理,何其壮阔?不比他们什么神啊鬼的强得多?”

    看着陆秀夫,“如今华夏真龙都住进他们神庙了,把道理再送进去,有多难吗?”

    华夏民族的人文传承,最大的特点就是指向性极强,几乎所有的神仙都是人修炼过去的,几乎所有的神话都告诉你人定胜天。

    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敬神,可是真信的却没几个。

    说白了,用得着的时候拜拜就行了。其实心里明镜一般,万事还得靠自己。

    而且这种“不全信”的状态,不但没有割裂华夏民族,反而生出一套完善的道德体系,使之更加具有向根性。

    赵维的意思就是,既然龙都进去了,那之九子也能进去,伏羲女娲自然也不是问题。

    甚至易经八卦、儒释道法,同样进得去。一点一点来,润物无声呗。

    等印第安人开始写汉字,开始高呼“天行健”,开始仁义理智信、之乎者也的时候,你看他们还信不信什么羽蛇神,还什么太阳的汗水、月亮的眼泪的?

    到时就不是“他们印第安人”什么什么,那是“咱们华夏兄弟”什么什么,开科取进士都没问题。

    可别小看了印第安人,真让他们踏踏实实的从小背圣人训诫、春秋传册什么的,还说不准真能考出点明堂来。

    要知道,玛雅人在数学、建筑、历法上的成就,即使在一千之后都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他们计算出的一地球年为365.2420天,后世测算为365.2422天,误差仅0.0002天。

    就是说,5000年误差仅一天。

    更过分的是,他们还测算出金星围绕太阳运转一周为584天,与后世测算50年内误差仅为7秒。

    “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故为夏。等他们皆着宋服,皆尊汉礼之时,那些黄白之物也不过就是浮满铜臭的财富罢了。”

    大伙儿都听傻了。

    谁再说宁王是个混蛋试试?特么陆君实第一个就不干。

    大才啊,国朝之幸也!

    但是,一边的赵与珞脑仁儿有点疼。

    心说:不应该啊?难道....混蛋儿是个神童不成?之前让我给养白瞎了?

    怎么就读了几本三字经、千字文的,就变的这么厉害?反正这番话,饱读诗书的赵与珞是说不出来的。

    这么说吧,路子是赵维的路子,堪称阴损至极。明摆着就是鸠占鹊巢,从根儿上把美洲原住民同化殆尽。

    可话不像是赵维的话,他没那个水平。

    好吧,亲爹猜对了一半儿,这里面确实有赵维的想法,但是要怎么说,怎么实施,却还真不是赵维的功劳。

    那是他屋里头那个教书先生的手笔。

    ......

    ————————

    方略已定,朝议散去。

    赵维从殿中出来,本打算和亲爹打个招呼就回去了。结果被一黄门大监拦住,说是太后与太妃要见赵维。

    赵维还奇怪,有什么话不能殿上说,非叫屋里去?

    结果。

    “刚刚听宁王说,与那曼卡部落交易,稀缺丝绸?”杨太后直入主题。

    招呼内侍,捧出几匹上等丝绸,几口大箱。

    “这是哀家与太妃最后的一点存货,本打算年节换季之时也好添置几套新衣,不至寒酸。宁王拿去吧!”

    “......”赵维一怔,随之道,“桑树新种,不知何年可养蚕生丝,太后太妃还是留着吧!”

    俞太妃因为赵昺和赵维亲的关系,对赵维更亲近些,略有责备:“让你拿着就拿着!”

    说着话,指着木箱道:“这里面还有些衣裙,都是我与太后用不上的。虽是旧物,却都是上等的好料。想那曼卡人也不知新旧,你拿去能换金银最好。”

    赵维一听,更不能受,“这万万使不得啊!怎至于让两位皇嫂如此?这...这绝对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杨太后温和一笑,“之前听陆相说,若得此地金银运回大宋,不但可以招兵购晌,而且对蒙元的什么....钞钱必有重击。”

    “我等女流不识刀戈,又手不能抬,肩不能负的。整日坐于宫中,一点忙都帮不上。少添几件衣服又当得了什么呢?”

    赵维听罢,心中依旧抗拒。但杨太后不容有疑,也只能接下,心里更加的憋闷。

    然而出了太后寝宫,还没走远,又被陆秀夫、江钲、张世杰等人的亲随拦了下来。

    “陆相让小人把这些交给宁王。”

    “江帅说让宁王收下,无需多言。”

    “太尉无甚家资,只这套点茶之用,随身多年。如今没有茶了,就送与宁王吧!”

    赵维也不知道怎的,看着那几尺、半匹的丝布,还有带着茶渍的旧瓷,眼圈一下就红了。

    之前,他在殿上就说了那么一句,如果有更多的丝绸瓷器,他能洗白了印第安人。

    当时无人回应,却是都记在心上。

    “回去转告诸位相公,维不曾许过任何承诺,但唯独此事,定不负厚望。若不能成,必遭天谴!”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