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印第安神庙里供真龙(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521 字 9天前

    拿《三字经》糊弄阿尔克,王胜是没想到的。

    做为一个有节操的道人,王胜只能是望着屋梁默然无语。

    但是,你还别说,阿尔克捧着书就不撒手了,视若珍宝。

    先别说他信不信,反正是挺正式的。

    最后赵维要了好几遍,菜都凉了,才恋恋不舍地把书交还给赵维。

    “我亲爱的宋人朋友,难道....我们真是是同一个祖先吗?”

    “你看看?”

    赵维把《三字经》揣怀里,心说,可是不能给你,明天张先生要考的。

    另一边则是瞥嘴回道:“阿尔克兄弟,怎么还不信呢?古籍所载,那还有错?”

    阿尔克点点头,其实他是信的,就是接受不了。

    支吾道:“只是....只是我两族相差太大,一点都不像同祖同宗。羽蛇神在上,请给你的子民解开这个疑惑吧!”

    “羽蛇神?”

    赵维眼珠子一转,眉眼一眯,“这个这个....本王还不知阿尔克兄弟所说的羽蛇神,是怎样的一个神?”

    阿尔克愣了愣,心说,你看看,就说不是一个祖宗吧?连羽蛇神都不知道?

    与左右交换了眼神,随后从行囊中取出一张兽皮画卷,恭敬地递给赵维。

    “这就是我们奇布查人的羽蛇神。”

    赵维接过,展开画卷一看,只见画的上方是一个金色的太阳,一条长着羽毛、十分威武的巨蛇自太阳上飞落人间。

    这条巨蛇,便是印第安人的羽蛇神,名叫库库而坎。

    在奇布查的信仰中,他们崇拜太阳,认为羽蛇神便是太阳的化身,掌管人间的一切。

    事实上,整个中美洲的印第安人,包括玛雅人、阿兹台克人、血头的托尔特克人都崇拜羽蛇。

    对此,赵维是知道的,血头之前向他描述过。

    但是现在,赵维却装作第一次看见一般。

    一见画,便对阿尔克露出惊喜的笑容,“如果这便是你们的羽蛇神,那本王更加断定,我们是同祖同源了。”

    “哦?”阿尔克不解,“为什么?”

    “你等等。”赵维说着,又给马小乙使眼色,“去我屋里,把北墙上挂的那副画取下来。”

    “哦。”马二爷成跑腿儿的了,放下筷子去取画。

    过了一会儿,捧着一卷锦缎材质的卷轴回来。

    阿尔克一看,暗暗吃惊,很正式啊,可比刚刚拿书的时候庄重得多。

    对此,马二爷也没办法,谁让这织锦画卷是特么御赐的呢?

    拿到阿尔克面前,却是不交给他,而是在自己手中缓缓展开。

    阿尔克定睛一看,登时汗毛都炸了起来。

    扑通一声趴在地上,朝着画卷就拜开了,口中还一个劲儿的念着羽蛇库库尔坎的名字。

    看的赵维和马二父都暗暗咧嘴,太虔诚了吧?

    王道长抵不住好奇,又伸脖子瞅了一眼,好吧,可比《三字经》高级多了,御赐的《五爪真龙祥云图》。

    你还别说,除了龙上有角,再有画风有些差异,别的都差不多,难怪阿尔克趴地上了。

    对于角的事儿,赵维也有话说。

    他说,原本我们的羽蛇是没有角的,但为了更好的庇佑子民,他在东方又得到了新的神通,不但长了角,而且已经不单单是可以操控太阳之力了。

    什么风雨雷电,皆为龙威。而且,我大宋天子即是真龙化身,普渡万民来的。

    你看看,咱们连神都一样,还说不是一个祖宗?

    这回阿尔克哪还有不信,从地上爬起来,称呼就变了。

    “宋人兄弟,阿尔克对此已经深信不疑,我的族人对此也深信不疑!”

    赵维听了大为满意,心说,可算没白忽悠。

    从马二爷手里接过画卷,郑重地交到阿尔克手中,说道:“既然我们是兄弟之谊,同出一源,那就无分大宋还是曼卡,这张羽蛇神就送你了。希望它像保佑大宋一般保佑奇布查人。”

    阿尔克惊喜莫明,连忙接过画卷,答应一定带回部落。

    这还不算完。临走,赵维又送了阿尔克一些大宋的珍贵礼物,其中有两丈上等丝绸,半套钧窑餐具。

    做为回礼,阿尔克把此次在玛雅交易来的黄金全部送给了赵维。

    还许诺说,等他回到族中,禀报酋长,一定再来宋人部落,会带来曼卡最珍贵的礼物。

    至于是什么,赵维不用想也知道,不是黄金,就是白银。要么就是奴隶,都是他想要的。

    ......

    对此,王胜有点没看懂。

    “《三字经》你都不舍得给,怎么御赐的宝画你却送出去了?还搭上礼品,就不怕官家治罪?”

    赵维撇嘴,什么御赐不御赐的,在他这儿都一样。

    与王胜解释道:“《三字经》弄不好哪天他们懂汉字了,就看懂了,能给他吗?画卷就不一样了,从今往后,他们奇布查的祭坛里供的是大宋的真龙。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嘴一撇,“还治罪?我那小侄子谢我还来不及呢!”

    “那你还给他们那么多贵重礼品做甚?丝绸和名瓷,这些咱们储备也不多了。”

    对此,赵维又是意味深长地一笑,“古人云啊,由简入奢易,由奢从简却是难了啊喽!”

    “用惯了咱们大宋的东西,谁还看得上自己的破布瓦罐?可他自己弄不出来,只能拿黄金来换。”

    王胜:“......”

    道长听的有点懵,这特么是混蛋宁王?

    瞪了赵维良久,猛的高宣法号,“无量天尊,贫道怎可与宁王这等无耻之徒为伍,当真辱没师门。”

    “哈哈哈哈。”赵维大笑,一把揽过王胜的脖子。

    “现在才发现?晚了!再说,本王可是个好混蛋,这些阴招,那都是张先生教的。那帮子读书人,才是一肚子坏水儿。”

    “无量天尊,张先生听到,是要罚的。”

    “罚就罚吧!本王怕他罚不成?你说,阿尔克多长时间能回来?”

    “两个月。”

    “我说一个月。”

    “两个月。”

    “敢不敢赌?”

    “赌什么?”

    “赌你一个月不许找春桃姑娘讲经。”

    “无量天尊,贫道与春桃姑娘是纯洁的。”

    “就说敢不敢吧?”

    “不敢....不对,是不赌。”

    .....

    ————————

    幸好王胜没和赵维赌,因为阿尔克只二十天就回来了,而且是带着全族一起来的。

    一来,是感谢宋人的馈赠;

    二来,是曼卡酋长想见一见羽蛇神(真神)转世的大宋天子;

    三来嘛,赵维送的礼物确实珍贵无比,但是太少了。

    绸缎只是两丈,顶多能做两套印第安长袍。瓷器更是半套,够三个人吃饭用,凑一桌就不行了。

    曼卡部落带来了大量的黄金,希望从宋人手里换取更多的丝绸和瓷器。

    对此,赵维先是把小侄子和杨太后请过来充场面,让奇布查人一睹真龙天子的风采。

    另一边,自然是乐意将丝绸什么的换成黄金,而且价钱极为公道。

    一尺丝绸,10两黄金或100两白银。瓷器更便宜,无论大小,一个5两金子。

    曼卡部落虽然也觉得这个价钱很公道,而且还有人情在里面。但是,毕竟是小部落,黄金白银本就不多。

    最后,只换了黄金三千多两,也就200多斤。白银倒是不少,得有一吨。

    ......

    ,

    ——————

    感谢“千山寒雪”的盟主打赏。

    老朋友了,先说对不起,再说感谢。

    对不起什么,心照了...

    总之,盟主有加更,看看是今天,还是明天。

    顺道也感谢那些一块、十块打赏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支持,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只是人太多,就不一一谢了。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