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古宝卷(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094 字 8天前

    赵维正在实验的火器叫“一窝蜂”,是赵维给起的名儿,更是他设计出来的。

    简单来说,又是一个与造船类似的例子。

    他这个后世脑袋里的灵光一现,成就了这个在大宋这个时代绝对最强的火器,没有之一。

    不过,说难也一点不难,否则就轮不到赵维灵光一闪了。

    就是把原本的单一火箭,放在一块儿射。

    说起火箭,实际上就是在普通箭矢上绑上火药,用火药燃烧产生的推力代替弓箭发射出去。与后世发射卫星的火箭原理都是一样的。

    这也应该是最早被应用于军中的火器,比突火枪、雷火弹都要早得多。可,最没用的也是它。

    这玩意没有准头,射程也没有弓箭远。

    点燃之后,啾的一声飞出去倒是省时省力。但飞到哪去,就得看老天爷帮不帮忙了。所以在实战之中应用不多。

    之前,赵维就吐槽过大宋的火器实在太弱。

    入住新崖山之后,特意去陆秀夫那耍无赖,换了两个从前在兵部专门研究火器的工匠,想要改进火器。

    而他第一个盯上的,就是火箭。

    赵维的想法很简单,一支火箭精确度不行,那老子一射一大片,那准不准还有什么关系?

    就像后世最常见的那种烟花,将多个单体的烟花呈矩阵排列,最后统一点火,统一发射就完事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正在实验的这种一窝蜂。

    用木箱排列四十九支箭,内里有木格固定。发射的时候,点燃一根引信,就能四十九箭齐发。

    只要箭瞄准一个大概的方向,那基本上就没有射不死的活物。

    而且,赵维还建议工匠对单一火箭的结构做出了改动。

    原本的火箭只有一个喷射药管,是火箭的动力。

    现在,赵维让他们在箭尖下面又加了一个药管,内里装的不是正统的黑火药,而是硫磺粉、硝石粉,用当地特产的橡胶糅合到一起,与喷射管相连。

    这种组合,其实就是后世的照明弹。

    硝石在高热下会产生大量氧气使硫磺激烈燃烧,产生远比中空中燃烧多得多强光和热量。量大的话,钢铁都能融化。

    而橡胶则是一种阻燃剂,能让硫磺弹丸燃烧的时间更长。

    这玩意比火药的爆炸威力小很多,本身不会爆炸,但是持续燃烧性强,附着性更是极强。

    在箭矢的冲击力下砸向目标飞溅而出,可以说是沾在哪就烧到哪儿,用土埋水淹都熄灭不了。

    这得益于赵维后世那个不正经的工作,就是在烟花厂,知道那种蓝色的烟花就是硫磺燃烧的结果。

    只不过,赵维明显有点不满意,这威力和他想的有点不差距。

    “唉,要是有镁粉和铝粉就好了。”

    那东西代替硫磺温度更高,只一个小小的箭丸就能熔穿钢铁。

    要是砸人堆里...啧啧,赵维很是憧憬啊!

    但憧憬也没用,宋朝就没有冶炼镁和铝的技术。

    回身呵斥两位工匠,“威力也就这么回事了,但射程能不能再加点?起码也得百步之外至敌重伤才行吧?”

    两个工匠一翻白眼,心中骂:你个棒槌,啥也不懂!那特么对于箭矢来说,威力和射程有啥区别?射的远就得劲儿大,那劲儿大不就是威力大?

    赵维可不知道被工匠骂了,其实他这吆五喝六也没是冲工匠,那是给阿尔克看的。

    叉腰摆谱,继续装大尾巴狼,“这个这个,那个改进突火枪的事也要抓点紧哈!”

    “把木管换成铁管,做的粗一点,不要害怕炸膛。细了能叫炮吗?再拿烧火棍似的东西来唬弄本王,小心本王剁了你脑袋!”

    磨叽完事,神情舒爽,终于把目光看向阿尔克等人。

    “我亲爱的阿......”

    人呢?

    赵维直眉愣眼扫了一圈儿,没看见阿尔克的人。

    “人呢!?”

    结果工匠用下巴一指,示意宁王别仰个头说话,地上趴着呢!

    “哦哦!”赵维赶紧上去扶,“怎么还趴地上了?”

    他哪知道,不趴着不行啊,阿尔克都要吓哭了。

    哪见过这玩意?这肯定是羽蛇神下凡了啊!除了趴在地上拜,也不知道别的。

    赵维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他扶起来,“我亲爱的朋友,你这是?”

    阿尔克一抬头,就见原本好好的石壁已经烧的乌黑,而且还在燃烧不止。

    那只死豹子...已经烧成了黑炭了。

    阿尔克一想,石头都能烧着,肯定是羽蛇神没错了。

    得,扑通一声,又趴地上了。

    赵维:“......”

    完蛋,是不是吓唬过头了啊?

    宁王有点不确定,早知道胆子这么小,就让王胜来个胸口碎大石之类的露露肌肉就算了。

    ......

    这场一窝蜂的表演就是给阿尔克准备的,为的就是亮肌肉。

    好让奇布查人别再抱有任何幻想,老老实实的和大宋做生意,包括黄金交易。

    当然,依赵维的性格,他更倾向于另一种方式,干就完了。

    可是思来想去,加上亲爹赵与珞的极力反对,终于还是放弃了动用武力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用赵与珞的话说,可以不伤人命达到目的,那为什么还要动武呢?

    当赵维拿不准要不要从曼卡部落抢黄金的时候,就去找了亲爹。

    亲爹不但对他说了这番话,而且还告诉赵维,一个曼卡部落的黄金看上去不少,可是比起奇布查九大部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动用武力把九大部落的黄金弄到手。那才是你赵维的本事。

    于是,赵维决定当一回乖宝宝,听爹的。便有了这场烟花秀。

    当然,只靠亮肌肉是不能从曼卡人手里得到黄金的。威慑过后,就是开始忽悠了。

    此时,宁王新崖山宅邸,大摆宴席,款待宋人的好朋友阿尔克。

    这可不是炊棚边上抱着碗蹲着吃的便饭了,是正经高规格的皇家宴席。

    宁王从小赵昺那借的御厨,从餐前冷盘到十八样大菜分餐而食。摆在阿尔克面前,把哥们眼都看花了。

    口水更是一个劲的往下咽,可惜,不敢吃。

    老老实实学着宋人的模样跪坐在席前,一动都不敢动。

    心里更是在骂,谁特么说异乡客不会打仗来的?他们能请动羽神!能把柔软的银箭头射进石头里,还把把石头点燃,这便是羽蛇神术的威力啊!

    他们把到底什么来头?

    心里憋了太多的话,“我,我亲爱的宋人朋友,阿尔克冒昧地问一句,你们...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是羽蛇神的国度吗?”

    赵维闻言,暗挑眉头,来了,终于聊到点子上了!阿尔克不提,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呢。

    故作镇定,“阿尔克兄弟,我们并不是来自神的国度。但是,我的老师,也就是你们所谓的祭祀告诉我,其实我们宋人和奇布查人都来自同一个祖先。”

    “......”

    “......”

    “......”

    此言一出,阿尔克,还有陪坐席间的王胜,还有马小乙,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阿尔克是没想到,赵维会这么说。

    王胜和二爷则是也没想到,这货为了黄金,脸都不要了。

    同一个祖先?亏你说的出口,人家信你才怪!

    阿尔克果然不信,“怎么可能,我们两族相差太大了。”

    只见赵维一笑,“是真的!我的老师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说在万年之前,你们的先祖其实也生活在大海的另一边。后来通过北方的极寒之地跋涉到这片大陆,在此落地生根。”

    “这......”阿尔克沉默了。

    在奇布查人眼中,他当然不知道赵维说的是真是假。因为奇布查没有记载历史的习惯,万年之前的事,谁也不知道。

    但是,别忘了他是一个商人,游走于各个部落之间。

    他知道,在玛雅的王城有记载历史的石碑,那上面确实清清楚楚地写着,他们的祖先,包括所有印第安人的祖先,确实是从极北穿过冰冻的海洋来到这里的。

    心中疑问,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而赵维的声音又适时传来,“按照老师说的,我们的祖先华夏人在经历战乱之后,一部分人选择留在家园,另一部分人则踏上了寻找净土的旅程。最后,他们到达了这里,开枝散叶,一代代延续下来。”

    生怕阿尔克不信,赵维还露出真诚的神情。

    “开始我也是不信的,毕竟万年之前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于是,我特意查阅了我们宋人的古代书籍,你猜怎么着?”

    阿尔克正听的出神,急声问道:“怎样?”

    “老师说的是真的,与那本古籍之中记载的分豪不差。”

    阿尔克:“......”

    王道长也好奇,哪本书里写过宋人和这些野人是一个祖宗啊?他怎么不记得?

    阿尔克沉吟了半晌,“冒昧地请求我的朋友,能把你们先人的古卷给我看看吗?”

    “这...不太好吧?”赵维面有为难,“那毕竟是我宋人宝卷,怎可轻易示人?”

    阿尔克一听赵维不给,更是来劲。

    起身上前,“还请宋人朋友行个方便,给我和我的族人看一看。如果宋人朋友能够满足阿尔克这个愿望,阿尔克保证,宋人便是我曼卡部落最尊贵的朋友。”

    那边,王胜翻着白眼,暗骂赵维缺德。就是顺嘴胡说,哪来的这种书?

    可是赵维....依旧为难。

    “唉,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两族本就是一家啊!”

    阿尔克更为急切,“那更请宋人给我看看了,还请宋人允许。”

    “好吧好吧!”赵维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那就给你看看。”

    说着话,让马小乙去他房间,把书案上最上面那本古书拿来。

    “得勒!”二爷自无不可,小跑进去拿书。

    王胜却有错愕,还真有不成?

    过了片刻,马二爷回转,手里果然有本书册。

    向赵维扬了扬,“是这本吧?书案上可就这么一本。“

    赵维点头,“正是,快拿给阿尔克兄弟看看。”

    阿尔克早就迫不及待,迎着马小乙,接过书册。

    捧在手心更是激动,一来,他还是头一次见这么洁白,这么轻薄的皮卷。当真是宝卷无疑。

    二来,虽然看不懂,但也是记载着他们的祖先来自大洋对面的古书啊!

    有些颤抖地缓缓翻开,就差热泪盈眶了。

    看着那一段段一行行的宋人文字,阿尔克激动出声:“这....这就是祖先的宝卷吗!?”

    “......”

    王胜有点好奇,歪着脑袋想看看是什么书,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结果,就见封皮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三字经。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