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惦记人家的金子(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921 字 8天前

    加勒比人是中美洲土著人种的一个分支,生活在墨西哥湾与加勒比海沿岸,以及岛屿上。

    后世人尽皆知的加勒比海,正是以加勒比人来命名的。

    当然了,加勒比人并不像奇布查商旅说的那般不堪。

    主要原因,还是加勒比人与奇布查人的领地高度重合,都是生活在后世巴拿马、哥伦比亚,以及委内瑞拉沿海的原住民。两族所崇尚的信仰又大相径庭,所以经常爆发战争。

    其实,印第安人虽然某些行为还极为原始野蛮,但却单纯的很。

    说白了,就是一根筋,认死理。你对我友好,那我就用最真诚的心来拥抱你。你对我有敌意,那干就完了,不死不休。

    玛雅人也好,印加人也罢,包括阿兹台克、奇布查和加勒比人,他们既有对客人的友善,也有用活人祭祀,一杀一个部落的凶残。无所谓谁好谁坏。

    赵维还是本着汉人的处事原则,与人为善。至少在新崖山建好城池,具备一定防御能力之前,不考虑和印第安人交恶。

    当然了,如果他不去惹别人,但别人来惹他的话,那宁王殿下也不介意为新崖山的建设抓点苦力回来。

    要知道,别看他有两千多人,可还是很缺人手的。

    经过介绍,这队商旅的首领名叫曼尼.阿尔克,是部落酋长的长子,专门负责到玛雅的商路。

    赵维把阿尔克请入营地,热情地送上中原餐食。

    对此,阿尔克和血头当初没什么两样,无论是对食物,还是承装食物的器皿,都充满着好奇。

    事实上,这里每一样东西,每一个人都和他的部落不同,都让他感到好奇。

    自然而然的,在席间问起赵维和他的族人是从哪里来的。

    对此,赵维也没什么可隐瞒,直言道:“我们来自大海的另一边,遥远的另一片大陆。因为战乱,不得不抛弃家园,越过海洋来到这里。”

    阿尔克听闻,竟露出几分同情的神色。

    “可怜的异乡人,我同情你们的遭遇,其实我们奇布查人也是离家的孩子。”

    随后,阿尔克向赵维讲起了奇布查的历史。他们的祖先是一个叫莫奇卡的族裔,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王国。

    可惜失去了神的庇佑,分裂成了两个分支,一支名叫奇穆,另一支就是奇布查。

    而在慢长的岁月中,强大的奇布查又分割成了九个小王国,再不见昔日的辉煌。

    赵维听不懂奇布查语,但有血头翻译,也听的津津有味。

    眼前这个奇布查人的族裔也经历着大宋一样的衰落,可却也有不同。

    从阿尔克的言语中,赵维听得出来,奇布查人已经接受这种衰落,安于分裂。

    但大宋不同,宋人在不停抗争,包括他们这些逃出来的人,也时刻没有忘记故国。

    ......

    与阿尔克的交谈很愉快,也让赵维从中了解不少玛雅、奇布查和加勒比人的细节之处。

    最后,阿尔克看着河边堆积如山的备干木料,还好心提醒赵维:“亲爱的朋友,你们已经错过了建立营地的时机,最好等雨季过后再垒砌木屋。”

    赵维不解,雨季?问道:“雨季什么时候来?”

    阿尔克低头计算了一下,道:“大约不到7个乌纳之后,就是雨季了。”

    赵维:“......”

    乌纳是玛雅人的历法单位,被中美洲的印第安部族广为沿用,1乌纳就是1个月。

    但是,由于玛雅历法一年有18个月,所以1乌纳只有20金(天)。

    如此算下来,阿尔克所说的7乌纳,大概就是四个月之后。

    这让赵维有些哭笑不得,特么四个月还盖不起来房?你看不起谁呢?

    无语地婉拒了阿尔克的建议。

    对此,阿尔克倒觉得,这些异乡人有些不知好歹了。

    因为在他看来,这么多的木料,还有几千人口的部落营地,即使建造最简陋的奇布查木屋,起码也要一年多的时间,在雨季之前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些异乡人显然有些自大。

    在阿尔克心中有着奇布查人的骄傲,即使眼前看到的一切再新奇,也只是觉得是一支像奇布查一样优秀的部族罢了。

    他根本意识不到,与大宋之间已经不是发达与落后的关系,而是差着文明的代沟。

    更理解不了,自古就是“基建狂魔”的汉人对盖房子和造东西的执着。

    这一点,倒是和几百年后的晚清有些相似。

    当然了,阿尔克也不会多说什么。

    而且,看在赵维盛情款待,且晚餐十分美味的份上,阿尔克又对赵维建议道:

    大约两个乌纳之后,他的商队会从玛雅折返,还会路过这里。

    到时,如果赵维改变主意的话,他十分欢迎赵维带着他的“部落”暂时去奇布查度过雨季。

    当然了,这种帮助不是无偿的,赵维需要付出一定的报酬,最好是那种洁白的“陶碗”。

    赵维听了,当然不会拆穿这种商人的精明,点头同意。并说,等阿尔克回来的时候,一定请他偿一偿真正的大宋美食。

    第二天,将阿尔克送走,赵维才把血头和王胜道长叫到身边。

    “怎么就带回来点玉米?他们没有黄金白银吗?”

    王胜道:“有黄金,也有白银,而且还不少。但是,不换给咱们。”

    赵维瞪眼:“为什么?”

    血头用半生不熟的汉话接道:“因为黄金在奇布查人眼中是太阳的汗水,而白银是月亮的泪水,都是神圣无比的存在,只有最高贵的奇布查人才可以用金银交易物品。”

    好吧,规矩真多。

    简单来说,黄金是奇布查贵族的特权,只有贵族才能使用,赵维级别不够。

    “这还难办了呢!”赵维皱着眉,有点犯难了。

    他之所以急于收集黄金白银,是因为美洲离大宋太远了,远到他都不知道怎么回去。

    如果将来有一天反攻回去,这么远的路程,往回运任何东西都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

    难道到时候还一边打仗,一边往回运玉米土豆?显然不太划算。

    没有什么比真金白银更有性价比,也没有什么是真金白银买不到的。

    血头见赵维皱眉,也跟着皱起眉头。

    “主人,如果你很想要奇布查的金银,那血头愿意带领奴隶们洗劫他们的城邦,自然就有金银了。”

    赵维一翻白眼,瞪着血头,“你是被人咬破耳朵,还是咬坏脑子了?”

    “第一,不许再叫主人,咱们大宋就没奴隶!”

    “第二,那一千土著也不是奴隶,他们和你一样,都是良人。你还让我说多少遍啊?”

    “第三,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能用脑子干成的事儿,为什么要动手?你要跟哥学,做个高智商的野人,懂不懂?”

    “可是......”血头呆冷,“什么叫高智商?”

    “就是多用脑子,少动手!”

    “可是,血头要战斗才能赢回荣誉。”

    赵维:“......”

    没救了,这货不但名字蠢,脑子也不够用。

    懒得和他争辩,想着怎么才能把金子弄到手。

    倒是王胜有些想法,“其实,也不难。”

    “说说看!”

    “奇布查人的黄金都是沙金,是从他们视为神河的河沙里掏出来的。”

    “哦!?”赵维眼前一亮,与王胜交换了眼神。

    有沙金,就说明上游有金矿。金矿的储量可是比从沙子里筛多得多啊!

    “道长的意思是...奇布查人只会从河里淘金,却不会开采金矿?”

    王胜点头,“是的,而且......”

    “而且什么?”

    “贫道看过了,他们的铜器也十分简陋,只有熟铜,极软极脆。金矿埋的深些,他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懂了!”赵维一拍大腿,“他采不了,咱们能采啊!”

    眼中现出憧憬,“早说啊,我都想去把阿尔克追回来了。”

    好吧,也就是说说。以印第安人的尿性,就算把人叫回来了,阿尔克也不会马上同意与赵维进行黄金交易。

    因为,你在人家眼里不够尊贵,就是刀架在脖子上都没用。

    那怎么能让阿尔克认为大宋很尊贵,配得上拥有黄金呢?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

    两个月之后,新崖山已经是另一番景象。

    原本的简易炊棚、成片的帐篷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石板铺就的笔直大道,用青砖木梁修葺的成排屋舍。

    虽然有的还在建造之中,但也已经交付大半,足够两千多人的暂时居住了。

    原本乱石滩一样的码头也变了模样,石块和夯土整齐排列,这便是近千人日夜劳作的成果。

    码头旁边,甚至有一个小型船坞。

    赵维造船工不多,只有那么几十人,所以规模不大。但用于制造之前改良的新式海船,却是足够。

    在新崖山最里面,靠近山边的位置,则是瓷窑和炭窑。

    事实上,窑厂是第一批建成的,出产瓷器已经有一个月了。因为瓷土的缘故,品质尚属一般,但胜在产量惊人。

    目前,基本供给各军屯的内部使用,这也是新崖山第一个实现外销的项目。

    为此,赵维在一众屯主面前都快抬不起头来了。毕竟他的军屯人数最多,却是众军屯发展最慢的一个。

    用赵与珞的话说,也不知道这小子在鼓捣什么,一点正事儿都不干。

    对此,赵维也不争辩。

    比起那些种粮种菜、采伐林木为主的军屯,他这确实见效慢了点。

    但是,别着急,哥只是在憋大招。

    而且...而且那个特么的阿尔克怎么还不回来呢?

    赵维都盼了他多少日子了,可那货就像死玛雅了一般,见不着人影了。

    就在赵维焦急的等待之中,阿尔克的商队终于自北方而归,出现在新崖山。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