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奇布查商旅(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57 字 9天前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一月已逝。

    虽中原农历已到腊月,可热带气候的巴拿马依旧闷热。

    宁王军屯,哦对,已经改名叫新崖山了。

    尽管大伙儿都觉得这个名儿不太吉利,乃至大宋败军之地,可是赵维喜欢。

    他从宋之崖山来到这个时代,也从美洲的新崖山开始,多好?

    总之,时值中午,烈日炎炎,新崖山却依旧忙碌。

    河滩的空场上木料堆积如山,只等备干之后,便可建屋造房。

    女人们抬着木捅就着涓涓河水掏米洗菜,一个个挽袖提裙,露出一节节白嫩小腿。

    在炊棚里传来柴灶的噼啪之声,缕缕炊烟升腾而起。

    若不是每个人心中依旧藏着一份对故国的思念,这桃园般的祥和盛景,着实有些让人忘忧。

    海娃顶着烈日等在岸上,目迎两艘海船缓缓入港。

    这是马小乙从苏刘义军屯,也叫窑滩口,拉回来的火砖和青瓦。

    没错,虽然分了军屯,但各屯之间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有的开垦良田,有的则是建起砖窑瓦场,烧砖做瓦。苏刘义那边干的就是这个营生。

    分屯时,苏相公灵机一动,把一等匠民全换了工具的同时,又从别的军屯用良农、木工之类的二等民换了大批窑工,开始建窑烧砖。

    只能说,苏相公脑子够用,只半个月,窑厂便建成了。

    十天前开始出砖,如今供不应求,是两百军屯之中最红火的一屯。可谓领先半步了。

    昨天又有新砖出窑,马二爷连夜就赶了过去拉砖。好吧,其实就是去抢的。

    这么多军屯需要营建,窑滩口还要供应皇驾所用,哪分得过来?

    新砖出窑,谁有本事谁拉走便是。只要别短了的砖钱,苏相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落得个谁也不得罪。

    这种抢砖耍横的活计,就算赵维不出马,也得马二爷跑一趟。带上三百印第安壮汉,又问谁敢造次?

    “五个窑口的砖,全让咱抢过来了,两船差点就没装下!”二爷对海娃炫耀着。

    逗的海娃大乐,“就知道二爷办事有准儿。”

    “四哥呢?”

    “张先生帐中背书呢!”

    马小乙一怔,“大中午的背什么书?”

    “二爷不知。”海娃解释道,“早间四哥跑到几个配雷火的师傅那玩火,说是弄什么新式雷火。结果不但把营帐点着了,还耽误了早课,张先生罚他背书到掌灯呢。”

    “哈!!”马小乙大乐,“你说他图什么,非找个学究管着自己,却是不自得的紧。”

    说完,招呼大伙儿卸船,也不去寻赵维的霉头。

    晚饭前,赵维终于被放了出来。寻到炊棚那边用饭,正与二爷撞上。

    结果,马小乙还没说话,就听闻那货边走边骂,嚷嚷开来:“他娘的!!二百斤麦种换个腐儒,亏死老子算了!”

    噗,马二爷笑出了声儿,心说,可不亏吗?谁也没想到他会真端起书本,做起学问来了。

    而且,一月过去,竟还未懈怠,当真是奇了。

    但是吧,在二爷眼里,就赵维这样儿的,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书是读上了,但痞气不减。

    迎了上去,“听说你把人家帐子给点着了?”

    赵维瞪眼,“咋了!?”

    “鼓捣什么呢?”

    却见赵维一苦,“神火营那些破玩意一点都不好使,想改改火药。”

    “哦。”神火营的火器他用过,确实不咋地,也就听个响动,没啥大用,“那改出来了吗?”

    “没有。”赵维不无失望。

    他毕竟不是万能,这种事儿还得靠匠人慢慢琢磨。他倒是提了点意见,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哥俩进到炊棚,由厨娘盛了饭,便不管不顾的坐在炊棚外头,借着夕阳的光亮抱着碗啃饭,却是一点王爷的觉悟都没有。

    对此,厨娘和来吃饭的匠人们也是见怪不怪,早就习惯了。

    一月相处下来,发现宁王根本就不是外面传的那么回事儿。没架子不说,更从不向他们这些百姓使脾气。

    吃住都与大伙儿一起。除背书之外的时间,又和大家一起劳作,反正新崖山的百姓对其改观不少。

    正吃着饭,外围负责守卫的印第安人跑回来禀报,血头他们回来了。

    赵维一听,赶紧迎了出去。

    果然,夕阳中,血头领着一众印第安战士,还有王胜道长等人,正沿着石涯上头向营地而来,每个人肩上都背着不少货物。

    赵维眼尖,甚至还发现有几个穿着印第安布袍的生面孔混在队中。

    这里要多说几句,后世对印第安人的印象,都是愚昧原始的,都是头上插着羽毛头饰,身上不穿衣服的野人模样。

    他们以狩猎和采集为主要生存手段,确实属于原始部落。如果按专业一点的文明等级来划分,还处于新石器时代。

    与这个时期的欧亚相比,差了好几个时代。

    但是,也不尽然。

    那些对印第安人的固有印象,其实完全来源于北美印第安人,或者亚马逊雨林中的原始住民。

    实际上,中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已经发展出相当发达的文明。

    以阿兹台克、玛雅和印加为代表,被称为美洲三大文明。

    这其中,玛雅最为古老,天文、历法,包括建筑工艺,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也是三大文明之中,唯一拥有文字的印第安文明。

    而阿兹台克帝国是一个新兴帝国,继承了血头部落——托尔特克人的祖地,建立起帝国。

    阿兹台克的棕陶工艺独步美洲,相当精美,而且还建立起数万人规模的城邦。

    至于印加帝国,其实印加一词的含义,是国王、统治者的意思。印加帝国真正的名字叫塔万廷苏龙。

    在大宋这个时期,塔万廷苏龙也处于萌芽时期,还没有建立横跨中南美的庞大帝国,只是安第斯山脉中的一个小小王国,但也已经拥有城邦。

    这三大文明都是以农业和手工业为生存手段,甚至还有商业上的往来。

    虽然有点“偏科”,在某些方面很发达,在某些方面又极度原始,可也远不像后世人们认知的那样。

    而且,这个时期的中南美,除了三大文明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一点不弱于三大文明,甚至高于三大文明的存在。

    那就是——奇布查王国,后世也叫奇穆王国。

    就生活在后世哥伦比亚,靠近巴拿马湾的原始森林中。

    奇布查不但有着高超的种植技术,不弱于阿兹台克的制陶工艺,还拥有一定的纺织能力,对金银器的加工手艺亦冠绝美洲。

    而最重要的是,奇布查人已经可以冶炼金属。从矿石中提炼铜,用来制造工具和武器。

    实事上,几百年后,奇布查王国被印加征服,印加正是吸收融合了奇布查的冶炼工艺,成就了辉煌的文明。

    赵维派血头南下接触的,正是奇布查王国的外围部落。想从他们手中得到粮食和一些必要物资,包括黄金。

    而与血头等人同行的几个陌生人,显然就是奇布查人。

    除了他们,还有优雅的玛雅人,是不会有人把珍贵的布袍随意穿在身上的。

    赵维迎了上去,迎接王胜等人的同时,也迎接这些奇布查客人。

    而通过血头的介绍,赵维才知道,血头南下,走了几百里,终于找到一个奇布查人的部落。

    他们是一个商旅部族,流走于阿兹台克、玛雅和奇布查之间。

    不但对异乡来客没有任何敌意,还友好地接待了他们。临走时,更是把族人种植的玉米分出一部分带回来。

    而这一队奇布查人,正是途经巴拿马,远去玛雅的商队。

    对此,赵维自然本着礼尚往来的态度,邀请他们进入营地,并共进晚餐。

    而当奇布查商人看到成堆的木料堆积在空地,不由露出惊奇的神色,问赵维是不是要在这里建立家园。

    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却是慌张的连连摆手,示意赵维不能选择这里,会很危险。

    赵维不解,一问才知道。原来,之所以玛雅人和奇布查人都不选择巴拿马这片土地安家,是因为这里是加勒比人的地盘。

    与玛雅人和奇布查人的友好不同,加勒比人野蛮且贪婪,经常越过海洋,抢夺奇布查部落的粮食和铜器。

    赵维在这里安家,一定会招来加勒比人的打劫。

    对此,赵维淡淡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只说他喜欢这里,加勒比人如果要来,他也没办法。

    其实心里却道,要真像奇布查人说的那样倒还好了,正缺苦力呢!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