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心宽君子苏刘义(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38 字 8天前

    人性啊,这就是人性。

    只能说,赵维是真有骚招,拿女人网罗人才,一点节操都不要了。

    但凡换个君子点的流氓,都不好意思这么干。

    此时,赵维挑挑捡捡,专挑高精尖人才录入。另一边,陆秀夫正与一众文官在帐中忙的不可开交.。

    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调配十几万人绝非易事。陆相公已经连熬数个昼夜,整个人都憔悴到了极致。

    其实说起来,能陪在皇驾身边、一路风雨而来的这些相公们,绝大多数都是正值壮年。

    陆秀夫四十一岁,江钲五十岁,苏刘义四十七岁,成王赵与珞更是只有三十六岁,连张世杰也是四十左右的年纪。

    唯一老气的是陈宜中,但也只有六十岁。

    回首两宋三百年,绝对是最年轻、最有活力的一套领导班子,正值当打之年。

    可是,国仇家恨,连年漂泊,使得这些本应蓬勃的面孔,却是早早染上了苍老暮气。

    陆秀夫的头发已然花白,江钲的脸更是满面沟壑。连赵与珞也是两鬓斑,不见当年英气。

    此时,陆相公扶着发黑的眼眶,用力揉捏着,强行驱逐倦意的同时,目光更是一刻不离眼前的账目名单。

    叮嘱众人,“诸位再辛苦一夜,务必做到每屯皆准,无有不公。”

    名单正是明日分军屯的根本所在。这里,陆相公把所剩物资和人员,刨去御前留用部分,统分五等。

    一等,为御用工匠,都是从前皇城监司、工部营造的御匠。最为珍贵,但数量也最少。除了御前留用的,能分到各军屯的为数不多。

    二等,为民间匠人,分布各行各业。愿随皇驾至此,又有一技之长,乃复兴百业之根本。

    三等,为兵。就是分派到各军屯的戍卫之军。

    四等,为工。以男丁为主,专常不显,但都是好劳力。

    五等,即是妇儒。善桑种绣织的女匠划分到了二等。所以,五等妇孺,既无男丁的好劳力,又无专常,属鸡肋之民。

    但是,鸡肋归鸡肋,陆君实可是一点都不敢小看这些五等妇孺。

    别人没想到,陆君实可是早就心生警惕了。

    大宋军民之中,女人太少了,婚育这事必成难题,将来早晚要因为这些女人生出乱子。

    这件事困扰了陆君实好久,甚至有时候那些印第安部落赠送奴隶的时候,他都想厚着脸皮要点女奴了。

    由衷一叹,“一二等匠人稍有偏差还好些,但这五等妇却是一个都不能大意。”

    一众文官皆感陆相之忧,连连点头,“相公放心,我等定秉公而为。”

    正说着,官帐的帘子猛然掀开,一个文官小职气喘吁吁地的跑了进来。

    “陆相,不好啦!宁王去百姓营抢人了!!”

    陆秀夫一怔,“抢人?抢什么人?”

    “大匠!还有女人!!现在都挑了有一千来个了。百姓营那边但凡有点姿色的未嫁女,都让宁王拐跑了。”

    “什么?”陆秀夫一挑眉,乐出了声儿。

    笑骂道:“这个宁王啊,怎就总不安分?”

    小吏抹了把额头,“相公,快去看看吧!”

    不想,陆秀夫一摆手,“无妨,让他折腾去吧,挑了也是白挑!”

    军屯之事有言在先,谁也不能徇私,他宁王多什么?

    明日百官觐见,当着太后和官家的面分配。到时候,宁王吃进去多少,他就得吐出来多少。

    怎地,还敢抗旨不成?

    “下去吧,就当不知道,没看见。过了今夜,宁王再怎么折腾,眼不见,心不烦便是。”

    自崖山之后,陆秀夫对赵维其实一直抱宽容态度。

    一来,璐王抢了人家的功。

    二来,陆秀夫自己回想当时,也是心惊肉跳。若无赵维,他陆君实就成了千古罪人了。至于那一脚...陆相心胸广大,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打发走小吏,陆秀夫依旧揉着眉头,端着名册审阅。

    可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越想越不对,越想越心慌。

    “不对啊?宁王可不是以前的宁王了啊!就算还是混蛋,但绝对是个有心眼儿的混蛋。他会不知道过不了明天那一关?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做无用之功?”

    本是自言自语,却一一听在众人耳中。有人也不放心道:“陆相,要不...去看看!?”

    “走!!”

    陆秀夫心里咯噔一声,放下名册就出了官帐。

    大伙儿一看,也都随之而出,一路小跑直奔百姓营。

    到了地方,“人呢!?”

    百姓营已然恢复平静,哪有宁王的影子?

    把守营的黄之杰叫来一问,只见这货苦大愁深,回了陆相一句,“走了。”

    “走哪儿去了?”

    “不知道,反正带了一千来人走的。还有五百小娘,专挑水灵的。陆相可得把他追回来。”

    好吧,黄之杰也想跟宁王混来着,但人家没看上他。

    这货也是小心眼,在这给赵维穿小鞋。

    “走,去宁王营帐!”

    陆相公此时已感不妙,但仍心存侥幸,带着人一路又折返而回。

    结果到了赵维驻地一看,完了,别说宁王,那一百痞从、一千土奴也都没了影了,连营帐都拆光带走了。

    到是看见管军资民务的驸马都尉杨镇,衣衫不整地站在空地上破口大骂。

    “天杀的赵维!我杨镇与你势不两立!!”

    陆相公上前一问才知道。

    原来,宁王可不止抢了百姓营的人,连特么后勤也给抢了。带走营帐百顶,已经出营门跑没影儿了。

    直到此时,陆相公才彻底明白,特么赵维想的周全啊,抢人抢物,连夜跑路!

    让人抓不住影儿呗?

    “他,他带走多少人?”

    杨镇:“两千!还有五百个小娘呢!”

    陆秀夫:“......”

    呆愣半晌,“回吧!明日与成王一道将其追回!!”

    人少点也就算了,关键是,两千太多了。陆相公是决不能放任其妄为的。

    ......

    第二天一早,陆秀夫,连同听见信儿的、也要出军屯的文官武将,不约而同地都聚集到成王帐前。

    弄的赵与珞脸都绿了,“混账东西!就知给本王惹祸!!”

    骂完,又对诸位臣僚好言劝道:“诸位放心,本王定把那小子绑回来治罪!”

    嗓门一抬:“还反了他了!私逃而出,这是忤逆叛国!!”

    大伙儿一听,我地个亲娘,怎么还扯上叛国忤逆了?

    苏刘义、陆秀夫等人连忙安抚,“不至如此,不至如此。把人追回来便是,却说不上罪过。”

    “就是就是。”众人连声附和。

    没想到成王发这么大火,任性是任性了点,怎么就叛国了呢?

    “把人追究回来就好,追回来就好!”

    “哦!!”哪成想,赵与珞一挑眉,“不算...忤逆?”

    “不算不算。”

    “人追回来...就好?”

    “对对!”

    “那....追回来多少算好啊?”

    “嘎!?”众人差点没噎死。

    怔怔看着成王,半天没懂成王是几个意思。

    其实也不是不懂,是没想到成王能来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成王话里的意思是,你们看追回来多少算合适?

    陆秀夫想说,当然是都追回来最好。

    可是,又把话咽回去了。都追回来不就等于没给成王面子吗?

    心道,亲儿子还是亲儿子哈,这两父子原来是一伙儿的!

    苦声一句,“那就...能追回来多少,就追回来多少吧!”

    “好!”成王大喜,“还是陆相宽仁。那咱们...就去会会那混账!”

    说完,率领众人寻着赵维的足迹,向混蛋儿选的那块营地而去。

    一路上,众人无声不语,都知道有成王撑腰,宁王这回不占便宜都不可能了。

    你想啊,他带出去两千,就算追回来一千五,那剩下的也都是上等之民啊!

    是别人想分也分不了几个的一等民。

    唯独苏刘义比较淡定,人家是苏轼,苏东坡的后人,家学甚深,涵养极高。

    不但不当回事,还劝大伙儿呢!

    “其实宁王当此待遇,也无可厚非。毕竟这一路宁王功勋可表,未有懈怠。就当是对宁王的褒奖,又有何不可?”

    “况且......”苏刘义淡笑,“诸位把那些圭奴一股恼的丢给宁王之时,可不见人家大叫吃亏呦。”

    大伙面色一暗,也知理亏。

    把印第安奴隶丢给赵维,确实不地道。

    你不愿意接收蛮夷土人,就给宁王?说不过去。

    哦,现在要起军屯了,又张嘴闭口的要公平,早干嘛去了?

    让苏刘义这么一劝,本来还有点不愤的众人,也释怀不少。

    一路上,渐有交谈欢快之声,沿海踏水跃涧,终于到了宁王所选之营地。

    大伙儿一看,眼前一亮,“宁王好眼力啊!此地甚妙,端是好去处!”

    一致赞叹之声中,又是唯独心宽语顺的苏刘义嗷的一声大叫:

    “无耻宁王,尔欺人太甚!!”

    “......”

    “......”

    “......”

    众人不解,皆望向苏仙之后,什么情况?刚刚当老好人的是你,怎么到了地方先开骂的还是你呢?

    他们哪知道,这块地,苏刘义也早就相中了,自己那一屯本打算就建于此处。

    不想,却是被宁王抢先。

    .....

    ,

    

<!--2020110917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