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要无私,要无耻(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06 字 1个月前

巴拿马之所以被世人熟知,主要因素,可能还是那条连通太平洋与大西洋的的巴拿马运河。

可实际上,这里即使没有运河,也应该被世人铭记。

在地理上,北美大陆在此处渐渐缩紧,只留一条百公里宽的狭长陆桥与南美相连。

加之太平洋与加勒比海亦在此处一分为二,向西可深入太平洋,到达澳洲与东亚;向东则是更近的西非大陆和地中海。乃是一处重要的战略节点。

而从美洲历史上来看,巴拿马更是神奇所在。

你会发现,它正好处于最开化的印第安族群和最伟大的几个美洲文明的正中心。

就像赵维所说的,向上一点,便是位于后世墨西哥西部的阿兹台克帝国。而神秘的玛雅城邦,则占据着墨西哥东部和中美洲的广袤丛林。

加勒比海盗的诞生地就在东边。南面的奇布查人和印加文明是印第安人中最富有和最发达的存在。

而还有一个让赵维坚定地说服相公们来到这里的原因,那就是托尔特克老人说这里几乎没有印第安部落。

玛雅人和奇布查人默契的在此地留出了缓冲带,只是偶尔有奇布查商人穿过大陆桥,带着他们的长布到玛雅城邦,再把橡胶和阿兹台克陶器带回南美,交到印加国王手中。

也就是说,这几乎就是一片无主之地,大宋在此处生根,会省去很多麻烦。

更重要的是,南北美80%的印第安人口就集中在这片区域。

若干年后,赵宋兴兵回朝,只十七万人显然是不够的。

那怎么办?靠自己生吗?如果不拐带点美洲土著回去,怎么复宋?

退一万步说,就算大宋那些淬炼千年、坏到流脓的政治伎俩,拐不走印第安人。

特么来硬的抓奴隶军,也能凑个数儿吧?

......

赵维有自己的打算,但是相公们却是不知道为什么选这么一个地方。

登陆之后,略一勘测便知,陆秀夫连连摇头:“完了,让宁王忽悠了。”

这绝对是一块最蛋疼的地方,乍看之下,有山有水有良田,无一不足。

但是,实在太过零碎了。

简单来说,此地地势形如屋脊,中间是高山林地,越靠近两岸地势越低。

其间地峡河流错落分割,使得林地与良田、湖泊和高山都揉杂一处,很难寻得能容纳十几万人耕种生息之所。

这使得被宁王三问无言的张、江、陆等相公们在海上痛定思痛,研究了整整一个多月的发展方略彻底泡汤。

没办法,大宋军民只得像在西雅图一样,暂时在海岸扎下营寨。

相公们连日议事,以求早日拿出方略。

对此,赵维是举双手赞成的。

至少这股精气神儿值得赞赏,否则就真成逃难的了。

这一日,赵与珞难得清闲,把赵维叫到自己帐中用晚饭。

饭桌上,聊起朝中议政,赵维一听便有些愤愤不平。

“他妈的!陈宜中那老王八蛋别把某家惹急了,早晚找回这个场子。”

按理说,无论爵位,还是这一路的贡献,赵维是肯定有资格参加议事的。

但是,陈宜中说了,有他没我。于是,为了照顾陈相公的情绪,杨太后只得牺牲赵维,让他自己作去了。

而且给了特权,别人不能随意出营,但赵维可以。而且出入自由,无需报备。

赵与珞听了儿子的混蛋话,少见的没有斥责,软言道:“陈与权心思还是为国的。”

好吧,成王对陈宜中也颇有微词。只不过,只凭他能抛下妻女,陪着皇驾远走美洲这一点,那些小瑕疵能不提就不提了。

嘱咐赵维:“寻个机会,与陈与权说些好话,他也非心胸狭小之人。”

赵维摆手,“别!你是我亲爹。让我给陈宜中说软话?下辈子吧!”

不提那老倌儿,“对了,朝议可有章程?”

赵与珞点头,“今日刚刚定下。”

“哦?”赵维一听,登时来了精神,“什么章程?”

赵与珞道,“之前不是说过,要集中技匠统一治户吗?”

“嗯。”赵维应着。

之前的方略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说白了,就是集中力量干大事,把带来的匠人统一管理,储备军械。其余百姓与军队合而为一,合力垦耕。

但是,巴拿马这个地方显然不太适合,这才有了变数。

“现在自然不同,陆相与江殿帅主张因地制宜。除了御前保留三万常兵,造船、军械诸务工匠留中统领之外,其余兵卒与百姓计十三万人,分成两百余支散队,各寻宜耕宜林之地,建立军屯。”

“军屯?”赵维恍然。心说,相公果然还是相公,终还是有法子的。

其实之前,他是不知道巴拿马这片地方这么零碎的,来了之后也很为难,这里就不利于集体发力。

分割军屯,确实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这样一来,十几万人分割成若干小集体,各处开花,建立营地,便可因地而为了,解决了地势零碎的难题。

比如,有的地方适合砍伐林木,那就主攻采伐;有的地方适宜耕作,那就只种粮。所有产出则交由朝廷配给。

这样,既能保证十几万人的生活,又可最大限度的节流盈余,为将来囤积实力。

要知道,这十几万人已经不考虑个人得失了。只有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卧薪尝胆,方有归宋的那一天。

不由自语出声,“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当无私啊!”

“那什么时候分屯?”

赵与珞点头认同,“若有私心,危宁难救!”

“什么时候分军屯?”

“明天。”

“这么快?”

“自是越快越好。今日陆相已然带所有文官深入百姓营,统计工匠、良农等等。晚间,江帅也把各屯主管全部报备上去。只待明日,按需分配兵卒和屯民。”

“哦。”赵维暗道,动作是真快,效率是真高啊!

正想着,亲爹来了一句,“你也在屯守之列。”

“啊?“赵维一怔,“我?”

只见赵与珞一笑,“不光是你,陈宜中、苏刘义朝中只要暂无实职的臣子勋爵,都要领屯守之职。连陛下都为了做出表率,领一屯百姓。为父也要出领一屯。”

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赵维,“你不是不愤璐王抢功吗?不服气大伙只夸他,不夸你吗?这次与璐王各领数百民生,却是不得不有个比较喽!”

赵与珞不无激将之意。

如今混蛋儿虽说浪子回头,但偶尔犯起混蛋来,还是让人抓心挠肝,是该让他干些正事了。

“你小子可别嘴上能奈,到时被璐王比下去,给你爹丢人!”

“......”

赵与珞嘚啵了半天,赵维却根本没在听,正琢磨自己事儿呢。

心中飞快算计:

“十七万人,去了三万御前卫军,再去了将近一万的哨站兵卒,还剩13万?”

“特么两百多个军屯,平均每屯......才500人!”

想到这,赵维眼珠子一瞪,“那什么......是不是少了点啊?那些土人可是吃了老子一个多月了,到时分屯能让我带走吧?”

赵与珞也把眼珠子一瞪,“想的美!那些土人足有一千之数,都给你?做梦娶媳妇,你想什么美事!?”

结果赵维不客气的把亲爹顶了回去,“娶媳妇这事儿你比我急。”

“呃......”赵与珞郁闷,确实比赵维还急。

那边赵维不依不饶,“咱这么大个宁王,就没个例外不成?”

赵与珞摇头:“陆相有言在先,每屯最多五百,谁也不能例外。”

“哦。”赵维意味深长地应了亲爹一声,缓缓放下碗筷,“爹,你接着吃,孩儿....饱了。”

说完,拔腿就跑,风似的冲出了营帐。

看的赵与珞莫明奇妙,“这混蛋小子,就没个稳重样子!”

他哪知道,赵维出了亲爹的营帐,跑的更快。飞奔回自己老巢,一脚踹开马二爷的帐帘,见王胜、海娃,还有血头等人都在用晚饭。

宁王殿下上去就把桌子掀了,“都特么别吃了!”

“王道长,马上让咱们的人收拾东西拆帐篷!”

“血头,让你那些干吃饭不特么出力的人给老子动起来,帮忙收拾。然后连同道长,带到咱们找好的那块地儿!”

这些天不能议事,但赵维也没闲着,虽不知军屯的事儿,但也为自己找了一块宜居之地。

“道长收拾完不用等咱们,跟着血头走。今晚就在野地里将就一宿,明天建营。”

“对了,咱那两船东西别落下!”

说到这,拉起马小乙和海娃,“带上人跟我走!”

大伙儿都是懵的,什么情况啊?元军打过来了?

王胜不明所以,“这,这是怎地了?宁王要干什么?”

结果,赵维扔下一句吓人的,便与马二爷等人消失在夜色之中,“跑路!!”

王胜:“......”

——————

离开老窝,赵维没去别处,而是直奔百姓营,路上也简单的和马小乙说了军屯之事。

马二爷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所以,为啥要跑?”

“废话!!”赵维眉毛一立,“五百个脑袋够干什么的?先跑了再说。回头想把人从我这弄走,却是要问问老子答不答应!”

本来就是,赵维这没节操的讲什么规矩?不耍赖就不是他了。

二爷一听,由衷感叹,“四哥还是四哥,让别人无私,自己满心算计,还真是无耻。”

“那咱这去百姓营干啥?”

“抢人呗?趁着还没分人头,把有用的都抢过来再说!”

“哦。”马二爷终于懂了,“早说便是,抢人什么的,二爷最是欢喜。”

“四哥说吧,抢什么人!?”

赵维略一沉吟,“女人!”

“嚓!这个二爷更在行,更欢喜了。”

......

————

感谢“绝爱感情是老虎”的盟主,感谢“饮水醉梦”的万赏。

感谢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站了出来。

同时也感谢所有打赏、投票、评论的朋友们。没有你们,写的再好也是独角戏,支撑舞台的永远是你们。

谢谢。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