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夸爹无下限(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463 字 1个月前

相公们有心长留此地,赵维是理解的。

毕意仅凭古书传说,便是赌上十几万人的性命,历数月煎熬,终于落脚可栖之地,谁也不愿意再踏上征程。

包括赵维自己,如果不是生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是国难高旋,他也想就此落脚,哪也不去了。

管他娘的印第安人是敌是友,谁有本事占下来,就是谁的。

但是不行。

抬头看向张世杰和江钲,“太尉、江帅,咱们不可久留!”

二人皱眉,“为何?”

只闻赵维道:“此地甚好,无可挑剔。但也有两个弊端,致使我们不能留在这。”

“什么弊端?”

“先不说利弊。”赵维卖了个关子,“维有一问需太尉、江帅当面做答。”

“宁王且问。”

“历险至此,天高海阔,我们还回不回那个中原故土?若有归期,二位意在何年?又以怎样的姿态回去?”

“这......!”

二人心头一颤,却是问到了点子上。

未有一丝迟疑,江钲老目一凝。

“宁王却是多此一问。

中原故里是这十七万军民的祖宗安息之地,这里每一个人的祖坟皆在大洋对岸。那里还有千千万万沦为奴户的大宋百姓等着赵皇解难,亦有自三皇而始的华夏辉煌有待存续。

如今远遁,只是权益之计。待兵强马壮、矛戈霍霍之秋,就是爬也要爬回去的!”

江钲略显激动,而张世杰却是平静非常,淡然道:“大宋于世杰有再造之恩,复宋救国亦乃世杰所愿,宁王当知吾心。”

“好!”赵维莫明感动。

说实话,问出这句之前,他是不确定,漂泊数年终有安宁的大宋君臣还有没有心气回去的。

叹然道:“那就更不能在此地长留了。“

“第一,此地虽暖,但尚属北方。即便地肥土美,也只能行一季农事,于屯粮积兵不利。

相对来说,四季不显的南方更适合咱们。毕竟一年两季收成,甚至三季,可以更快的积蓄力量。”

二人听罢,不由点头,这却是二人暂时没考虑到的。

“宁王说的有理,但是......”

张世杰道:“但吾观此地甚是广袤,屯粮多寡,两季三季自是有利,可也有田亩之变,大不了多垦良田便是。”

“嗯。”江钲点头,“太尉所言有理。”

赵维却是摇头,“这正是我所说的第二个弊端。”

“嗯?”二人不解,“地多还不好吗?”

只闻赵维回道:“地多当然好。可是地多人少,却是大大的不好!”

直视二人,“刚刚我已经问过那俘虏,方圆近千里之内,大部族只有他们一个。而且,翻过丘陵山地,更是平原沃野,一望无际,我们几乎遇不到什么抵抗。”

“沿海岸向南走还有金山,没有地方比这里更适合大宋生根了。”

二人不解,“既然人少土肥,宁王为何还......”

只闻赵维一字一顿,“因为我们不是来生根的!”

......

如果作为一个殖民者,尤其是以农业为根本的殖民者,北美大陆当是上上之选。

整个北美,只有150万印第安人,只凭现在这十七万人便可横扫北美。

占领后世米国和加国的领土不是梦想,疆域将是数倍于南宋。

可惜,赵维不是殖民者,大宋这十七万人更不是为殖民来的,他们是要回家的。

如此安逸广袤的土地,尽管江钲掷地有声,当下一心想着归宋。可是谁也保不准,在这么舒服的地方,几年后还有多少人想回去。

这是一个极为残酷而现实的问题,普通百姓都是务实的,这里比大宋还要富饶,万一将来有人不想走了,怎么办?

十七万人还能剩下多少?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十七万人都忠义爱国,都随君归宋,那只凭这十七万人,打得过大元吗?

......

“这就是维刚刚在问二位的问题,回不回去?什么时候回去?怎么回去?”

“如果还想回去,那就不能太过安逸,起码不能让这十七万宋民忘了故土乡愁。不能过的太舒服,是必要的手段。”

“什么时候回去,相公们也到了应该考虑的时候了,起码要有个目标,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当有详尽政方。”

“最后就是,怎么回去?”

说到这里,赵维瞥了一眼那个傻傻看着他们的俘虏。

好吧,血头已经吃完了,看着三个人吵架一样又听不懂,只能干瞪眼。

赵维看着血头,言语却是对张、江二人说的,“光靠御前的七万兵卒,是夺不回大宋的。”

“......”

“......”

张世杰、江钲怔怔地看着这个少年。

赵维的这番话可谓是字字有声,甚至让二人有些自愧形秽。

骤然起身,朝赵维长揖置礼,“我等受教了!”

“诶?诶诶!!?”赵维冷不丁有点不适应,“给我上什么礼啊?这都我爹说的,本王就是个传话的。”

张世杰则道:“纵使是传话,也是受益匪浅。”

当下饭也不吃了,现在就去见驾,与陆秀夫等人把赵维那三问商量出个章程来,连那个俘虏都没带走。

赵维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心情五味杂陈,有好有坏.。

好的是,幸亏是在宋末,张世杰也好,陆、江等人也罢,都是听得进良言,守得住底限的忠良之辈。

坏的嘛......赵维有点于心不忍呢!

因为他给大宋选的那个落脚点,可不是不安逸那么简单了。

刚刚说北美只有150万印第安人,而他选的那个地方,那一圈可是不少啊!

嗯,得那么两三千万吧!

正好是在最强大的几个印第安文明的包围圈儿中间,绝对销魂。

回头看了眼俘虏,见这哥们吃的满手是油,正和自己对眼。赵维来了兴致,踱步到他身前,用手势示意他要不要再来一碗。

俘虏摇头,依旧惶恐地看着赵维。

赵维一乐,酝酿了半天,才比划了一套更复杂的手势。

大概意思是,吃饱就可以回家了,帐篷里那些伤的先放在这儿治伤,等好了让他们自己回去。

俘虏看懂了,愣了半天的神,才回赵维。

只有一个动作——摇头。

“嘿!!”赵维无语,“还特么有乐意当俘虏的?”

他哪知道,血头已经把自已当成了赵维的奴隶。

想到回去会被族人嘲笑,会得到第二个屈辱的名字,血头宁可当个奴隶。

好吧,这位赖上赵维了,怎么说都不走。

最后实在没办法,“那就先住一晚上吧,明天再说!”

“他娘的!”赵维越想越不是滋味,“你找老子麻烦,怎么还得老子养着你呢?”

一夜无话,血头就睡在赵维的营帐外面,跟个门神似的,谁撵都不走。

第二天一早,赵维还没睁眼,就被亲爹那张帅脸怼在了眼前。

“哦去!”吓了一跳,“我说爹,再帅你也不能这么吓人吧?”

(面色不善,必无好事,先夸了再说。)

赵与珞不吃他这套,冷哼一声,“吓你?我看是你吓我!”

“我来问你,我跟你说什么回不回去,什么时候回去的话了吗?”

“呃。”

老脸一红,不过自家老子,不用扭捏。

“我那不是怕他们听不进去,就把爹抬出来嘛!别说,还真管用。”

(大事不妙,继续夸。)

结果,赵与珞还是不上套儿,一巴掌就甩了下来。

“那你他娘的倒是和老子通个气啊!弄的老子在太后面前差点出丑。”

“嘿嘿。”赵维陪笑,“差点就是没有呗?你很机智啊!”

(就不信还端得住,这叫夸起亲爹没下限。)

“那是!”亲爹眉眼一挑,“你爹我何其老成,临危应变,却是没有半点纰漏。”

防着防着,还是让混蛋儿子给带沟里去了。

......

——————

如果你喜欢这本书,作者深表荣幸。

另外上推荐了,数据很重要,求一波打赏。

还有因为是起点发书,qq阅读那边很多朋友的留言作者都看到了,可是无法操作,也没法回复。说一声抱歉。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