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那一碗炖肉的风情(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873 字 1个月前

中原王朝的火器技术早就有应用,并不像后世抨击的那般,发明出火药之后只用来放鞭炮。

至少在宋朝时期,像是雷火弹、突火枪、火箭、震天雷等等,种类繁多的火药武器,已经应用到了军事当中。

只不过,由于想象力和技术的局限,使火器的杀伤有限。

再加上,无论中原王朝,还是与之对抗的游牧民族,在甲胄制造上都有相当高的造诣,使得火药的威能进一步被限制,发展缓慢。

像是赵维手里的雷火弹,扔出去动静确实不小,但真正的杀伤半径也就一丈还不到。遇上重甲兵卒,就算砸在怀里也不见得死人。

而马小乙拿的那把突火枪,一打一片看似唬人,实际上射程就只有可怜的两丈,战场上还不如雷火弹有用。

要不然,宋人也不会想到在火器里加沥青和砒霜,增加了附着燃烧性和后续伤害。很难成为决定胜负的战略性武器。

这里要说明一下,宋元战争,包括宋金时期描述史实,时常提到的火炮,其实与后世所认知的火炮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个当时的炮,应该叫“砲”,说白了就是投石车。最多在投掷的弹丸上下点工夫,发射火弹或者火药弹,与真正意义上的火炮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但是,火器打蒙元兵虽无甚大用,可对上光屁股的印第安人却要另说。

在几乎没有防护的情况下,激射而出的铁钉、燃烧的沥青,还有砒霜粉沫附着在皮肤上,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更何况,单纯的印第安人哪见过这玩意?

黑乎乎粪蛋子一样的东西,扔到身边就是一声比打雷还响的轰鸣,随后天火四射,有若神威。

一百来颗雷火弹散出去,第一轮儿就把印第安人炸蒙了。

沥青在爆炸中融化燃烧,沾在哪就烧到哪儿。眨眼之间,数百印第安战士便沐浴在火海之中。

更可怕的是,这种从未出现在认知,连恶梦中都不曾出现的景象,深深地触及了印第安人对未知的恐惧.。

除了那些被直接炸伤的战士打滚哀嚎,剩下的人有的四散而逃,有的则是干脆匍匐在地向神明狂拜。

在他们看来,这是只有神明才有的能力。

赵维本以为还要经过一番缠斗,没想到一轮就砸懵了。

王胜也是无语,根本就没用他出手,就已经结束了。

不费吹灰之力,便生擒了那个领头的土人。其他的印第安战士,除了伤者,则是放任离去。

打扫战场的时候,王胜更是拿着印第安人的石斧、石矛眼皮直跳,“怎蛮荒至此?”

许是看到面前这个神秘异域人表情中的不屑与嘲弄,被活捉的那个印第安人不顾一切地奋起反驳,怪声大叫。

可惜语言不通,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王胜自不理会,看向赵维。

只见宁王殿下看着趟在地上的十几个伤员直咧嘴,“他娘的,扔出一百多个火药丸子,就特么伤了十几个?这玩意也忒弱了点吧?”

王胜不解,火器可不就该如此吗?

他哪知道,对于火药这种东西,赵维可是有见识的。

别看他是个混混出身,在后世却也有一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工作。而且,正是在鞭炮厂里上班。

在他看来,这火药丸子的威力,还不如后世一颗一寸的烟花弹。

“这些伤的怎么办?”王胜将赵维从吐槽之中拉了回来。

赵维沉吟了片刻,看向那个印第安俘虏。用手势比划了半天,大概意思是问他,“你们的人,会不会回来救走伤兵?”

俘虏看了半天,终于懂了,冷脸摇了摇头。

在他们部落,没人会带着失去战斗力的累赘回去。

赵维一看,喃喃道:“这特么你们干得出来,老子却干不出来啊!”

吩咐道:“抬回营吧,放这儿肯定就喂狼了。”

......

日渐西斜,赵维一行扛着猎物,抬着俘虏,大摇大摆的回到海岸营地。

此时,正是饭时,不论军伍,还是百姓,都在准备晚饭。

见宁王领着他的人从外面回来,却也是见怪不怪了。

混蛋宁王自不用说,张太尉的禁令显然是管不住他的。

至于他手底下那百十号人,本就在崖山谁率众突围的问题上与众人相左,连朝廷诏御上明说是璐王,这些人都不信,一心谄媚宁王。如今被宁王招至麾下,也是日渐散漫,蛇鼠一窝了。

对于众人的目光,赵维早就习惯了,让王胜去军营那边找两个郎中过来。

自己则是与海娃、马小乙等人,转到营寨一角,也就是他们这伙人的营帐。

把那几个伤的塞进帐篷等着郎中来治,剩下的人则是不用赵维吩咐,把猎物扒皮洗净,收拾妥当。

马小乙哈拉子都下来了,“咋吃?烤还是煮?”

赵维一瞪眼,“废话,当然是炖!”

他可是有日子没吃过白米饭配炖肉了。

马小乙则是苦脸,“没调料啊!连葱姜都绝种了。”

赵维眼珠子一转,“皇帐那边肯定有,御厨定有存货。”

“哦。”马二爷一挑眉头,一副我懂的做派,“刷好锅等我!”

海娃子他们一听炖肉,一个个眼珠子直冒光。

船上很少生火,不是咸鱼,就是凉饼子,都快忘了炖肉白米饭是何滋味了。

马二爷刚蹿出去,海娃子和那几个荤道士就已经把大锅都抬出来,只等着肉下锅了。

这其间,那个印第安俘虏始终蹲在帐门口,情绪有些低落。但却还算平静,更没有反抗的意图。

赵维有意无意地观察着他。

很年轻,看样子比赵维大不了两岁。也很壮,一身扎实的肌肉。

赵维估计,身高起码有一米八。在生活条件恶劣的北美印第安人中,算是高大的了。

只不过,他那份平静让赵维很好奇。

过了一会儿,马小乙回来了。不但顺来了葱姜调料,甚至还附带了半坛子酱。

可把赵维乐坏了,嚷嚷开来,“大伙儿有福,酱烧鹿肉,管饱!!”

众人闻听,自是开怀。

跟着宁王名声确实差了点,但福利却是一等一的好。这一路上别看艰苦,但实际上却是比别的船上强得多。

也就是把肉下锅的工夫,王胜领着四个军中医官回来了。与之同行的,还有江钲和张世杰。

调动军队郎中,不可能不惊动上头。一问之下,宁王居然抓了十几个俘虏回来。职营的校尉不敢托大,连忙上禀太尉。

于是,正吃晚饭的张世杰和江钲,放下筷子就来了。

“殿下,当真抓了俘虏?”

江钲满面惊喜,至于什么私出营门,早就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如今的大宋本就是逃难,自然宽松。况且,管他白猫黑猫,抓着耗子就是好猫。

而赵维这边抓人回来,为了的就是给相公们找个舌头,自然不会隐瞒。

一指帐门前蹲着的,“那呢,太尉与江帅自己审吧!”

江钲一看,嚯!!穿的好清爽啊!浑身上下,就腰里别了个屁股帘儿,画的花里唿哨。

江殿帅先是清了清嗓子,极是正式的一声大喝:“尔姓甚名谁?属于何地,还不速速道来?”

俘虏:“¥%&#%……*……*#¥#¥@!#!!!”

江钲:“......”

好吧,一句没听懂,这才知道表情有点多余。

不无尴尬地缓了缓,对赵维道:“帐中......还有伤的?”

“对。”

“那让郎中先救人吧!”一指门口那个,“这个先押解回去,回头细审。”

说着话,转身欲走。

可是,却被张世杰暗中拉往了。

江殿帅看了看太尉,心说,你拉我干啥?

却见太尉表情极不自然,眼神不住地往锅那边飘。

“这个这个......宁王殿下还未用晚饭?”

赵维点头,“可不,刚回来,刚做上。”

“这个这个......做的什么啊.?味儿挺大哈......”

“炖鹿肉,白米饭啊.!”

江钲一听,终于知道太尉为什么不肯走了。

炖肉!?皇帐那边都有日子没吃炖肉了,何况还特么是鹿肉。

步子一缓,站那不动了。

赵维看着两位国之肱骨在那扭扭捏捏,心说,这干嘛呢?不说要走吗?

客气了一句,“要不,两位相公再吃点?”

张、江二人一听,登时就坡下驴,“既然宁王盛情,我等也不扭捏了。正好也未用晚饭,那就......”

一个旋身,就坐踏实了。

赵维看着两位相公,既有羞涩,又满眼期待的等着炖肉上桌,不由好笑。

说实话,也不怪二人失态,把谁放海上飘三四个月顿顿啃凉饼子,谁也受不了。

况且,莫说两位相公,赵维自己都恨不了钻到锅里去。

苦等良久,在赵维一再催促一下,大块的铁锅炖鹿肉终是出炉。

让人先盛了一大碗,给亲爹送过去。

然后,也不管什么礼数了,给张世杰、江钲一人发了个海碗,盛上一大碗米饭,连汤带肉往上头那么一浇。

众人就这么头顶星光,围坐篝火前,稀里哗啦没一句客套,全是扒饭的动静。

绝对是赵维吃的最香的一餐,连张世杰、江钲也不做他想。

连饭带肉扒了一大碗,赵维这才直起腰来,长长地出了口气。

趁着海娃子给他又去盛饭盛肉的间歇,回头瞅了瞅帐门前那个俘虏,示意手底下的人给他也来点。

等到热气腾腾的大碗米饭端到俘虏面前,那人却是见了鬼似的,直躲。直勾勾地盯着捧到面前的大碗,不敢接。

“嘿!!!”赵维见他不接,吆喝了一声,“过来!”

俘虏听不懂,却从赵维的动作表情之中了解了含义。

四脚着地,缓缓爬到篝火前,生怕赵维等人误会他有反抗之心。

“端着。”赵维做着手势。

俘虏看懂了,急忙摆手,指着大碗一副惊恐之相。

赵维没办法,向他举了举自己手里的碗,又拿起筷子,示范了一下怎么吃。

俘虏这才犹豫再三地接过大碗,端在手里,眼神依旧是直勾勾了。

过了半晌,更是做出一个让人吃惊的举动。

他把瓷碗小心翼翼地放到身前,然后用手把碗中的米饭和肉都捧起来,就在手上这么吃。

好吧,赵维、张世杰,还有江钲终于明白了,俘虏是没见过白瓷碗,不知道这是神的器具,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在没问过族中祭司之前,是不敢用它的。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