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航向美洲(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2189 字 1个月前

赵维满载而归,使得赵与珞心情大转。陆相公到嘴边儿的话自然也就说不出来了。

迎接成王凯旋的场面,不知不觉间,倒成了那两父子的舞台。

而更让众人惊奇的是,船上居然不光有赵维,还有江钲和陈宜中。

这两人在朝中的地位颇高,甚至不输张世杰、陆秀夫。能在此时回归,自是大喜之事。

待赵维两船靠岸,朝臣自然主动相迎。迎接江殿帅与陈相公。

赵与珞倒不觉被抢风头,反而乐见其成。

见赵维迎了上来,故意板着脸色,“听陆相说,本王头天出征,你第二天就跑了?”

话是责问的话,但却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溺爱。

没办法,谁让混蛋儿越来越争气呢?

“说!跑哪去了?”

赵维嘿嘿一乐,耍起无赖。

“亲爹出征,当儿子的也不能弱了名头不是?”

用下巴指了指两条大船,“去了趟交趾,弄了两船紧俏货。却是比不得亲爹,一出手就是大胜啊!”

赵与珞被马屁拍得舒服,也不忘赵维话中关键,眉头一挑,“满满两船?”

“对啊!”

“嗯。”满意点头,“我儿能干了,两船什么东西?”

赵维如实上报,“都是粮种菜籽,还有些牛羊种畜。”

“哦。”赵与珞却不见惊喜,心说,慧深和尚描述的扶桑国那可是物产极丰之地,什么没有?弄这些玩意做甚?未免多此一举。

但不管怎么说,儿子学好,能干正事儿了,都应该鼓励才是。

笑言道:“也不错,至少是一份心意。”

赵维继续捡好听的说,“那是,也不看谁儿子?”

父子二人相互吹捧,已经到了臭不要脸的地步。

又过一会儿,赵与珞向陆、张二人告罪,一身戎装不便面圣,回帐换上朝服,便去与官家复命。

至于江钲、陈宜中,则是一刻不停,直接去了皇帐。

打发赵维回帐休息,奔波数日,当爹的心疼。

“吾儿,回帐歇息吧!陆相那边,有为父为你挡着。”

赵维(大拇哥):“有爹真好,惹祸都有人擦屁股!”

赵与珞(傲娇):“滚!!你若早些懂事,为父为你擦多少回屁股也甘心!”

赵维(委屈):“真没事儿吧?我这可是私自出营,还骗了圣旨呢!”

赵与珞(大包大揽):“无妨,非常时,行非常事。有这两船粮种,看谁敢说吾儿不是!”

赵维:“爹霸气!”

赵与珞:“去吧!伤还不好,要好生修养。”

......

回帐途中,赵与珞还在琢磨,“你说,这混小子早懂事几年该多好,得跟他少生多少气?”

......

“也不知那小子怎么从交趾弄来两船物资,难不成放抢了?”

......

“唉,不管怎么说,都是懂事了啊!”

结果,一进军帐,就傻眼了。

叫来兵卒,“我我我,我帐里那些金银呢?”

兵卒苦脸,“都让宁王倒腾走了。”

嘎!?

赵与珞翻着白眼,差点栽倒。

直娘贼哟,刚夸完他啊!

“赵维!!你这混蛋!!看老子不打死你!”

......

当夜,琼州大营最震撼的一幕,绝不是成王截获百舟而归,也不是朝中肱骨江钲江国岩的回归,而是成王殿下追打宁王那一幕,着实永生难忘。

绕着琼州大营足足追了三圈,父子叫嚷出那些话更是不堪入耳。

“混蛋王八羔子,看打!”

“啊!!!言而无信,你还是不是亲爹?不是说好擦屁股的吗?”

“杀才败儿!我让你擦,本王这就掳你见驾,看官家不砍了你!”

“啊啊......这特么是什么爹?不就花你几个大仔?至于吗你?”

“站住!”

“啊!!!再追跳海给你看!”

——————

宁王挨揍只是插曲,如今赵与珞满载而归,另一件事则正式提上日成。

那就是——跑路。

好好一个悲壮末宋,生生让赵维煽动成了一群“无胆鼠辈”。

如今“路费”有了,船也有了,那还等什么?

派去劫张弘范粮饷的苏刘义都可以不用了,万事具备,只差开溜。

赵与珞追了赵维半宿也没了下文,这货偷钱私出营门的罪责也没人追究。

倒不是网开一面,而是没人顾得上他,整个琼州大营都动了起来。

陈宜中听闻宋廷要移驾扶桑国,一对老眼珠子都直冒光,恨不得当夜就走。

最后,朝臣众议,五日内准备妥当,十日内伺机而动。

第一站便是琉球大岛(台湾)。

这其间最忙的就是赵与珞。

大宋远走扶桑,却是不能走的干干净净,将来是要回来了。所以,中原以及琼州各地必要留有眼线。

一来,联络各地义军,告知皇驾去处。

二来,也为有朝一日回归宋土,埋下伏笔。

这些事务都交与成王处理,自是没时间搭理赵维。

说白了,就是留下细作,埋点间谍呗!

后世谍战片看的多了,赵维也不好奇。

不过,这倒提醒了他。他有熟知历史的优势,有些事却是可以提前准备。

也就是临行前的头天晚上,赵维把一封信交到琼州义军副统令冉安国手中。

此次留于敌后的总令之人正是他。叮嘱他,务必将这封信交到一个人手里。

当天晚上,这封信不出意外的便到了成王手里。

赵与珞起初还以为混蛋儿这次又犯什么混蛋,可是打开一看,赵与珞目光一凝,上面只有一句话:

川陕统制君玉亲启:诏令忍辱负重,千万苟活!

落款处,明晃晃的玉玺印封。

赵与珞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混蛋儿摸进皇帐自己盖上去的。

但是,君玉......

正是川陕都统制,号称四川猇将的张钰,张君玉。

此人独守川渝34年,使蒙元不得寸进,至死不曾让四川的元军出三峡半步,乃真正的男儿丈夫。

不久前,刚刚传来张钰孤军无援,遗憾兵败的消息。

混蛋儿给他留信做甚?而且,还要假传官家之意,盖上玉玺印信。

沉吟良久,把信交回到冉安国手中,“想办法找到张君玉,把信交给他。”

————————

......

大宋,祥兴二年五月初五。

距离那场壮烈空前的崖山海战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位于泉州外海的澎湖屿岸边,千多艘飘扬大宋龙旗的海舟密布排开。

祥兴帝赵昺盛装华服,由杨太后和生母俞太妃陪伴左右,百官陈上,三军肃立,连同与皇驾同行的九万宋民一道,香案贡盘,拜于天地。

这里是大宋的最东端,也是唯一未被蒙元占据的一块宋土。

可惜,做为宋人,不能至死守护,反而要弃之而去。

赵昺面向大陆的方向三跪九扣,告慰天地祖宗,稚气的声音却让每一个宋人怆然泪下。

“祖宗在上,不孝孙赵昺拜上!”

赵昺的祭辞是陆秀夫写的,此时陆相公泪眼通红,僵直跪倒。

江钲、张世杰、苏刘义,包括赵维在内,亦如陆相,面向大陆跪拜不起。

今日便是起航之期,离开澎湖,家乡便在身后,越来越远。

每一个人的眼神之中都有愤怒,都有激荡。

每一个人都不自觉地立下誓言,必有归期,复我山河!

......

祭拜之后,众人登船起航。

赵维突然脱离大队,在沙滩上捧起一把沙子,小心地装进衣袋。

赵与珞不解看着混蛋儿,“做甚?”

只闻赵维回答,“这是大宋的沙!”

赵与珞一愣,半晌方道:“那记得要还回来......”

“好!”

赵维应下,跟着父王上船。

等到船帆鼓动,船队终于开动,赵维才想起,今天是端午,要祭屈原。

......

——————————

赵维选择的那条东渡路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并不算远洋航行。

自中原海岸一路到日本,不算艰难,也早有前人践行。

事实上,中原王朝与日本之间的联系,自南北朝时期就从未断绝,甚至早就轻车熟路。

至于从日本再向东,一直到北美,赵维以为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其实则不然.。

只要沿着岛屿和海岸线航行,瞎子都能驶进白令海。

如果大宋船队不愿冒险,不想横穿白令海,那么时值夏季,大可以沿着后世俄罗斯的远东海岸线航行,迟早能摸到白令海峡。

只要到了白令海峡,最窄处不足两百里的对岸便是美洲大陆,就一条舢板都能飘过来。

当然,这样一来,稳妥是稳妥,但路途却是远了不止一倍。

事实上,大宋船队也不是走的这条稳妥路线,而是听了赵维这个二把刀的,先是沿着日本三岛东岸走,一直走到后世的千岛群岛。

赵维觉得差不多了,就建议改道向东。

结果,那些相公们还不如赵维,早就想往东跑了。

不是说东渡扶桑吗?这一路向北,越走越冷,算个怎么回事?

于是,大宋船队一头扎进太平洋,没撞进白令海,却是幸运的找到了一条捷径。

只顺着西南季风,飘了不到十天,就遇到了一个岛屿连着一个岛屿,再连着一个岛屿。

岛上不但有淡水,而且还有成群成群的海豹。使得船队根本不用担心食物供给,随便杀。

当然,还有当地土人,长的与蒙古蛮夷无异。

陆相公严重怀疑赵维带错了路,他们还没出蒙元的控制范围。

也不知道穿过了多少个岛,到最后都已经不是岛连着岛了,是真正的陆地,一望无际的陆地。

赵维还奇怪呢,这特么是哪啊?

按理来说,没这么快吧?

那可是太平洋啊!就一千多年前的小破船,没个半年也得仨月吧?怎么就......就特么是陆地了?

船队继续沿海岸向南行驶,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变得温暖。赵维实在心里没底了,便选了一处水深浪浅的天然港口靠了岸。

赵维摸上去,站在高处一看,“哦擦,这特么不是西雅图吗?”

后世,他陪大哥的女人去过一次西雅图。

因为是第一次出国,他还特意找地图好好研究了下西雅图的位置。当然,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出国,自然印象更加深刻。

现在虽然没了海港和高楼,但地形差不多,绝对错不了。

赵维心说,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快就到这儿了?

好吧,他哪里知道,之前他们遇到的那串岛屿,正是阿留申群岛。

那是自北美延伸进太平洋了一条狭长岛链,由大小不一的一百多座火山岛组成。

最远处的火山岛离千岛群岛的北端,不过几百海里。

它就像北美大陆抛向亚洲的一串面包屑,只要一路寻来,便可轻松到达。

总之,寻找美洲大陆和赵维这个混混想的不太一样,要简单太多了。

事实上,其实东亚帝国没有比欧洲人更早的利用美洲,并不是航海技术上的落后,更多的是文化上的原因。

说白了,除去远古时期的人类大迁徙,使得黄种人越过白令海峡到达美洲,形成印第安人之外,东北亚地区对美洲没有需求。

日本在南北朝之前处于蛮荒状态,一点不比美洲印第安人更开化。

而南北朝之后,虽大量吸收了中原文化,但其松散的政治体系又注定无法滋生对外扩张的野心。

朝鲜半岛倒是比东瀛早开化,却一直给中原王朝当小弟。偶尔当回二五仔,还被揍的直叫爸爸。

有事找爸爸,没事当乖儿子,才是半岛的生存逻辑。

中原王朝就更不用说了,自古以天朝上邦自居,从来都是小弟来拜我,哪有我去找小弟的时候?

至于远东地区的渔猎、游牧民族,倒是一直以骁勇著称,不论是从前的突厥人,匈奴人,还有后来的金人、蒙古人,都有对外扩张的野心。

但是,由于中原王朝的存在,渔猎和游牧民族即使有了扩张的实力,也是向南扩张,毕竟中原上邦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总结下来,亚洲去美洲其实不难,起码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这直接导致赵维有点不适应,而张世杰、陆秀夫这些相公们.,更是有些惴惴难安。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