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来自混蛋的推论(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337 字 1个月前

赵维一阵抢白,弄的陆秀夫和张世杰都有些哭笑不得。

有几分责怪地看了眼赵与珞,意思是:这么多朝臣在场,你把他领来干什么?

看的赵与珞一阵阵面热。

赵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大剌剌往前挤,“陆相就别怪我爹啦,是我让他带我来的,咱是真有主意。”

陆秀夫面色一凝,见混蛋宁王不像是说大话,忍着烦闷,“宁王真有计策?”

“有啊!”赵维认真点头,而且还伸出两根手指头,“而且,我有两个办法,就看陆相怎么选了。”

“两个!?”陆秀夫失声复述,“那....那宁王还真是.....”

好吧,一个都不信,你弄出两个来,陆相公怎么觉得那么不真实呢?

“对,千真万确,两个!”一指璐王,“他都提了两点意见,那我不弄出两个来,还不让他比下去了?”

噗!!!

这回所有人都没憋住,笑出了声儿。

杨太后更是隔着纱幔瞪了赵维一眼,不是厌恶,倒有几分欣赏。

你说这小子吧,还是胡闹的性子,明明是不满璐王抢功,但却有几分可爱。

催促道:“宁王若有计策,那便快快说来,莫吊着大伙儿的胃口。”

赵维闻言,立时卖了个乖,“就听皇嫂的。”

“来人!”挺胸抬头,架势要摆足,“拿山河图来!”

还别说,真挺像那么回事儿,反正气势不弱璐王就对了。

待山河图摆在众人眼前,赵维先道,“当下之困,无外乎船支与粮草。而这两样,其实就在眼前。”

众人皱眉,“眼前?”

“对!”赵维深沉道:“元军!”

嘶!!

大伙儿倒吸一口冷气,心说,不愧是宁王想出来的主意,胆子不小啊!

元军?元军当然有粮有船。

但是问题来了,连番败仗的宋军,还有勇气直面元兵吗?

此时,众人的目光不由落在张世杰身上。

对此,张世杰恨不得把赵维吃了。

小兔崽子,给我下套?

现在不是他张世杰敢不敢出战劫粮劫船的问题,是琼州这七万兵卒能不能再战的问题。

这一点,张世杰是不敢保证的。

所以,把主意打到海对面的阿里海牙身上,张世杰不是没想过,只不过没敢说罢了。

却没想到,让赵维掀了老底。

然而,张世杰却是错怪赵维了。

只见赵维嘿嘿一笑,环视众人,“诶诶诶?都看着太尉做甚?你们不会是想让太尉去找阿里海牙拼命吧?那太尉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哟!”

众人一愣,不是找阿里海牙的麻烦?

终于,吊足了众人胃口的赵维一指山河图中一处道,“我说的是这里。”

顺着赵维所指,大伙儿围拢而上,连杨太后都抻长了脖子,想看看这混蛋小子指的是哪里。

“涯州......”

张世杰眉头紧锁,不明所以,“涯州有何出奇?”

这个涯州可不是崖山,崖山是后世的广东新会。而涯州,则是后世的三亚。皆在海南大岛之上,只不过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罢了。

陆秀夫也不太明白赵维为什么会指向涯州。

“涯州并无元军,倒是......倒是有不少大食商船途经停靠。”

只见赵维微微一笑,“现在的涯州可不只大食商船停靠,乃是蒙元粮道。”

“粮道!?”众人一惊,脱口而出,“宁王莫要胡言,怎么可能是蒙元粮道?”

其实,这还得从蒙古帝国的根源说起。

后世广为流传的那个横跨欧亚的蒙古帝国,其实指的是成吉思汗和蒙哥时期的大蒙古帝国。

那个时期的蒙古是统一的,横扫欧亚无人能敌。

蒙哥死后,依照蒙古帝国的传统,各蒙古汗王推举蒙哥之弟阿里不哥为蒙古大汗。但是,同样实力雄厚的忽必烈也争夺汗位,最后取得了成功。

这直接导致了蒙古帝国的分裂,也就是后世所熟知的四大汗国。

这其中,占据新疆北部的窝阔台汗国,与天山上下的察合台汗国,还有占据中北亚俄罗斯一带的金帐汗国,拥护阿里不哥与忽必烈决裂。

只有在巴基斯坦、印度一带的伊利汗国拥戴忽必烈。

这样的局势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位于中原的元朝彻底断绝了由河西走廊与西亚的联系。

而宋元战争持续半个世纪的同时,忽必烈的大元还要应付窝阔台、察合台,以及金帐汗国的合围逼迫。同时还要进攻交趾、吴哥这些东南亚小国。

当然,长江以南的宋人起义也从未停止过。

这样一来,单单从金国接手的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产粮要地,难以满足如此庞大的军事消耗。

当然,南宋有不少产粮重镇,比如四川、江浙,还有两广之地,可以原地补给。

但是,蒙古人进来才知道,他们想多了。

江浙、两广皆为赵宋死忠,义民揭竿而起,元朝不但要耗费大量兵力镇压,更别提征粮。

至于四川,倒是基本扑灭了反抗。

而且在南宋时期,四川一地的税收粮产就占了全宋的三分之一,天府之国名副其实。

可是别忘了,四川也是元朝与南宋绞杀最惨烈的战场。两方拉锯近半个世纪,蒙古大汗蒙哥更是死于钓鱼城下。

几十年的刀戈不息,致使天府之国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天府之国了。

鼎盛之时有民1250万,而到宋亡之时,四川在籍之民只有80万。何其惨烈?

元朝在中原空虚的情况下,只能寻求外部供给,但是从伊利汗国过来的粮饷又无法穿过敌对汗国,所以便有了从阿拉伯海到中原南海的这条海上补给线。

“陆相,张太尉,窝阔台截断了河西地区,从伊利汗国过来的给养无法通行内陆,只能从海上来。”

“而恰恰这条海上通路是伊利汗国最擅长的。别忘了,他们掌握着大食人(阿拉伯人)所有的海上船只,必定会利用大食船队向中原远粮。”

“这......”张世杰凝眉沉思。

赵维说的有道理,但一切都是猜测,没有任何实据。

“仅凭猜测,是不是有些冒失?”

“冒失吗?”赵维挑眉,看向赵与珞。

“父王你想想,阿里海牙为什么任由父王在琼州数年,却从不强攻?他可不是畏战之辈。”

“难道......”赵与珞心神一震。

借着赵维提供的思路一想,“之前本王也是奇怪,阿里海牙兵多将广,又不缺海舟,为什么只围不攻?难道他是怕琼州一败,不走海上,反而躲到高山密林?”

“一但琼州义军钻入大岛山林,那就没法控制了。难免摸到涯州,阻断粮道。”

赵维这边又道:“那父王再想想,海南大岛上的黎人部落为什么心向元朝,与大宋为难?”

在原本的历史之中,赵与珞不是死于战败,而是海南的部族反叛。

“那是因为,大岛部族皆能从大食船队之中捞得好处。”

赵与珞一听,更信赵维,瞪着张世杰,“这么说来,吾儿推断十之八九了!”

“......”

张世杰......张世杰有点牙疼,看着赵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堆推论,要是赵与珞,陆秀夫说出来的,张太尉肯定就信了。可偏偏是宁王这个混蛋,你都不知道他哪句是犯混,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而且,特么要干啥?

这小子最近彻底变了一个人,让张世杰都不认识了。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