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难题(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259 字 1个月前

自皇帐出来,赵维久久未能平静,只觉手脚冰凉,还一阵阵的发麻。

赵与珞看着混蛋儿嘴唇都是紫的,还不住的颤抖,不由一笑,“怎么?怕了?吾见你侃侃而谈时,也不像怕了。”

赵维揉了揉脸颊,“还真是不怕了,就是有点......骄傲。”

“哈哈!”赵与珞大笑出声,“混蛋小子,不可自满,当砥砺勉之!”

说罢,昂首朝天,背手而去。

那四方步走的,比赵维可是骄傲得多。

没办法,谁让混蛋儿浪子回头,不但惊艳了他这个亲爹,还惊艳了朝堂上的官家和相公们呢?

“切。”赵维看着老爹的背影暗自撇嘴,随后又不自觉的傻笑起来。

崖山,他救的是十几万军民,值得骄傲。

而刚刚在皇帐之中,赵维觉得,他救了大宋,却是更加的充实自得。

回头看了一眼皇帐,此时,朝臣二次入见。

如何说服这些文武官员,却是张世杰和陆秀夫的事情了,无论难易,也无需赵维关心。

赵维感觉,似乎一幅全新的画卷正在大宋面前展开。

是的,如今的残宋打不过如日中天的蒙元,实属情理之中。

百年安逸,奸佞当道,使大宋显得老态龙钟。持续半个世纪的宋元战争,更是掏空了帝国的最后一丝元气。

但是,这并不妨碍重头再来。

此时的赵宋虽无寸土可依,苟延残喘。但却有着最好的臣子,最好的百姓,最璀璨的文化。

谁也说不准,积蓄十年之后,有没有翻盘的可能。

想到这些,赵维吓了一跳。

因为......

因为逃亡美洲在他这个混混看来,不应该是为了活命吗?怎么......怎么成了翻盘了?

赵维自己都想不通,渐渐的,他已经容入了这个时代,成了亿万不屈汉人中的一员。

“傻乐做甚?还不滚过来?”

却是先行的赵与珞见混蛋儿没跟过来,回头呵斥。

“来了。”赵维嬉皮笑脸的跟上,“爹,陆相应该能说服朝臣吧?”

赵与珞皱眉想了想,“应当不难。”

放眼望向琼州军寨,“这十几万人缺的就是一个希望,陆相能给他们希望,他们自会至死相从。”

“咦!!”赵维大嘴一撇,“怎么又成了陆君实给的希望?明明是我出的主意好吧?”

“哼!”赵与珞冷等,“那你去说服众人看看?”

“算了。”赵维一缩脖子,“谁听我的啊!”却是多了几分寂寥。

赵与珞看在眼里,语气放缓,“你啊!若是早知人事,也不至于被人骂是混蛋。”

“不过,此时醒悟为时未晚。哈哈,未晚啊!”

“爹。”看着亲爹嘴岔子都咧到耳根子了,“很骄傲吧?”

赵与珞一愣,“骄傲什么?”

“以前我净给你丢人了,现在终于长了脸,不骄傲吗?”

“混蛋小子!”赵与珞一巴掌扇在赵维后脑,笑骂道,“却是只会气人。”

“嘿嘿。”赵维傻笑着,“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成了,我干的事是要写进史书里的。”

这一回,赵与珞却是没扫儿子的兴。

赵维说的没错,不管暂避海外是对是错,将来成败如何,大宋宁王只凭这一件便必入史册。

可是,转念一想,赵与珞神情渐敛,却是没有那么高兴了。

与赵维一边漫步军寨,一边道:“法子是定下来了,可这一趟,不好走。”

“是啊!”赵维也敛去兴奋之情,长叹一声,“这十几万人,不知道有多少能活着到达海的那一边。”

......

目前的琼州,有张世杰自崖山撤下来的四万多水军,加上赵与珞这些年在两广、海南收拢的义军三万,可战之兵共有七万。

至于随军百姓,那就更多了。崖山过来的九万,琼州依附义军的也有一万多人,共十万有余。

加在一起,有十七万人。

这些人要横渡汪洋,远赴美洲,绝对是十二世纪最大规模的海上移民。

当然,如何只是人数的问题倒还好说,关键在于——海船。

崖山和琼州所有的海船战舰加在一起也不过七八百艘,更多的是百姓随军的民船。

而这些民船之中,可谓参差不齐,有远洋商船,却也有根本不适合出海的近海小船。

甚至,很多百姓是驾着江河行驶的平底槽船一路追随。别说远洋,就是近海靠岸航行都抵挡不了风浪。

事实上,这个时代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远洋船支。特别是华夏,所有海船也都是是为了近海航行设计的。

单船这一方面,就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而除了船支,还有补给上的难处。

别看赵维出了主意,指着大海那边说咱们去那。但是怎么走,要用多久,他却是两眼一摸黑,啥也不知道了。

汪洋大海,四六不靠,如何补给?只能是靠出发前一次性补给充足。

十七万人的吃喝啊!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么大一批粮草,上哪去弄?

当然,不幸中的万幸是,赵与珞驻守琼州,主要责任就是为之前的崖山水寨提供给养,所以在粮草方面倒是有些准备。

如今琼州大营中的粮草,足够十七万人吃三个月。

但是问题来了,三个月能到美洲吗?三个月之后又怎么办?

越想越是头大,父子二人原本的好心情,也在这样的愁云之下荡然无存。

第二天一早,赵维还没用早饭,却是赵与珞又掀开了帐帘。

亲爹也不客气,端起碗来就吃。

“定下了,一会儿早朝,便是商议此行细节。”

赵维一愣,“这么快?”

殊不知,正如他所说,此时的大宋流亡政府惨是惨了点,但绝对聚集着最团结、最无私的一群人。一但有了方向,臣子们爆发出来的执行力,绝对是惊人的。

“陆相的意思是,既然要走,那就越快越好。”赵与珞道,“要赶在张弘范大军南下之前,整军出航。”

赵维则道:“那船支和补给的问题解决了吗?”

只见赵与珞摇头,“今日上朝,便是众议此事。陆相下了死令,今日必要想出法子,否则谁也不能出皇帐。”

“啧啧。”赵维砸吧着嘴,心说,“早点有这样的执行力,这样的杀伐果决,那谁赢谁输还真说不准。”

不过还好,知耻后勇,为时未晚。

看着亲爹:“其实,这事我也想了一夜,倒是有些意见,爹要不要听听?”

“你?”赵与珞一僵,狐疑地看着赵维那对黑眼圈,显然是一夜未眠。

心说,这可真是哈,浪子回头是不是回大劲儿了?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像以前了呢?

不过还好,知耻后勇,为时未晚啊!

笑着摇头,“你就别添乱了。”

能心系社稷,这是好事。但是让混蛋儿出点歪主意还行,这种细致之事,他还是算了吧。

“安心养伤吧!朝中之事,少废心神。”

“我......”

赵维无语,我特么真有办法,怎么还不信呢?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