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别人家的孩子(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601 字 1个月前

后世所称的少帝赵昺时年八岁,是恭帝赵㬎、端宗赵昰的同父弟,都是度宗赵禥的儿子。

德佑二年,元军攻破临安,恭帝被俘,北押大都。

在城破前夜,谢太后命驸马都尉李镇、国舅亮节、殿前司江万载,以及陆秀夫、张世杰等人,率领殿前忠卫护送杨淑妃和两个度宗血脉趁乱出城。

随后,文天祥、陆秀夫等人于福州拥立只有十岁的赵昰为帝,改元景炎,从而有了史书中的南宋流亡朝廷。

但是,谁也没想到,只两年不到的光景,端宗在逃亡途中意外落海。虽被江万载不顾七十岁高龄奋力救起,但惊吓生疾,不到一个月就撒手西去了。

这场意外,不但断送了赵昰的性命,还把大宋最后的一位主心骨搭了进去,老臣江万载永远留在了怒涛之中。

于是,当时还不到七岁的赵昺又被推上了帝位,成为残宋最后的皇权象征。

其实,这孩子挺可怜的。生不逢时,小小年纪还不知何为家仇国恨就被推到前台。要是没有赵维,又得被陆秀击推到海里。

此时,赵昺正襟危坐,置于中军大帐。下首的张世杰、陆秀夫、苏刘义等文武朝臣,正与身后纱幔遮蔽的杨太后商议军务。

赵昺表面上一副认真听、认真学的态度,龙袍大袖里的两只小手儿却是绞在一处,没那么安分了。

“真无聊!”赵昺小声嘟囔,“也不知娘娘何时让朕去找皇叔。”

正抱怨着,有内侍来报,成王赵与珞求见。

议政文武皆是一愣,赵昺却乐了。不等身后的杨太后出声,已经自己做起主来。

“快宣!”

弄得陆秀夫脸色一白,却是不自觉地倒退回班。

好吧,陆相公千古忠义,为人坦荡,但是此时此刻最不想见到的,可能就是那对父子了。

实在是,陆君实没脸见啊!

当时的情况是:他要抱着赵昺跳海一了百了,结果那混蛋宁王高光了一回,竟率众突围了。

而且更丢人的是,陆相公还让赵维一脚蹬海里去了。

陆秀夫可谓是颜面尽失,哪有脸见人家父子?

而且,帐中正在议论之事,恰好也与那父子有关,这让陆相公更加的心虚。

倒是张世杰,铁铮铮的汉子,此时也面有愧色,黯然退班,却是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不多时,赵与珞昂首入帐,与官家、太后请安。

杨太后自不会责怪他未能及时见驾,反而柔声道:“宁王伤势可有好转?哀家甚忧之。”

赵与珞一拜,“劳太后牵挂,臣父子甚愧!小儿刚刚醒转,请太后放心。”

“皇叔醒了!?”

高位上的赵昺一听,跳了起来,一脸希冀地转头看向杨太后,“请娘娘恩准,朕想去探望皇叔。”

杨太后在纱幔后一皱眉,瞪了赵昺一眼,生生把熊孩子瞪了回去。

这才对赵与珞道:“皇叔折煞哀家了,宁王无碍才是先祖垂怜。”

“君臣有道,臣不敢冒认。”

“皇叔为国为民,自是当得。”

“臣不敢当。”

“当得。”

“不敢当!”

好吧,这父子俩一个文人掌兵,一个混蛋王八蛋,别的本事没有,就占个辈份够大。

论起来,赵维是赵昺的皇叔,杨太后又得管赵与珞叫一声皇叔。

一家人论资排辈在这客气上了,下首的陆秀夫等人看不下去了。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论这么清楚做甚?

陆相公本来不想出声,可是见此情形,却是不出声不行了。

“成王殿下,不知宁王帐前的百姓可曾散去?”

赵与珞一听,不由生出几分得意之色。

“好叫陆相挂念,小儿帐前百姓未曾散去。皆是感念当日之勇,为求当面一谢。”

混蛋儿从来都是惹祸,突然长了一回脸,让赵与珞怎能不得意?

可没想到,陆秀夫听罢,却不见喜色,反而低语一声,“可毕竟是少数啊,大多军民是不信宁王有此壮举的!”

赵与珞:“所以老臣厚颜,请陛下与太后尽快下诏,以定三军。”

好吧,已经不是得意,而是给自己儿子请功来了。

言下之意,崖山突围至今没有官方说法,得出面帮混蛋儿说几句公道话为妙。

待赵与珞说完,小赵昺自是听的连连点头,想让皇叔露脸。可陆秀夫和张世杰却一个低头不语,一个面有沉吟。

良久,张世杰颇有几分尴尬地开口了,“敢问成王,宁王醒来,可曾说起当日情形?不知宁王是何心境?”

生怕赵与珞多想,张世杰赶紧又补上一句,“成王莫要误会,世杰的意思是,宁王向来顽皮,不沾国事,怎么突然就.....”

“这.....”

这回轮到赵与珞结巴了。心说,张太尉还真会问,一下就问到了命门上。

可总不能说那混蛋儿是怕死,豁出去了吧?

“这个...确实有些意外。”

赵与珞最终还是没说实话。

“与珞问过那小子了,他说当时陛下高呼皇叔,他与陛下素来情深,不忍见陛下受难。再加上,如果陛下崩世,那二十万军民便真的没了指望,我大宋必亡。便破釜沉舟,放手一试。”

“没想到,竟真的冲出重围。也算浪子回头,不负祖宗吧!”

做为一个坦荡君子,这是赵与珞平生第一次在御驾面前说谎,完全违背了他的做人原则。

可是做为一个父亲,谁不想为自己的儿子正名,摆脱混蛋的骂名?

然而,赵与珞没想到,他说完之后,无论杨太后,还是陆、张等人,皆露出不自然的神情。

这让赵与珞甚是心虚,又言道:“怎地?太后与诸位相公不信?那大可自己去问那小子!”

张世杰闻言,连忙安抚,“成王莫要气恼,宁王当日勇冠三军,我等皆看在眼中,又怎能不信?”

赵与珞皱眉,“那太尉为何愁眉不展?”

“这......”张世杰卡住了,偷瞄了一眼陆君实。

说实话,张世杰就是个带兵的,这种朝堂上的弯弯绕着实不适合他。但是接下来的话,陆君实也确实开不了口,也只能他来说。

硬着头皮,心说,早晚都要得罪,那就不扭捏了吧!

向赵与珞猛一抱拳,“先与成王请罪了!世杰的意思是,将崖山之功落于璐王名下,以振三军士气。”

“什么!?”

赵与珞眉眼骤然一缩,“璐王!?这......这是为何?”

“唉!”张世杰长叹,“想必成王已经听到一些风声,虽有军民看到是宁王率众突围出去,可宁王......”

“宁王多行不义,风评甚恶,多数军民皆不信是宁王救国危难,以致三军动摇,民声甚沸。”

“这样的情行,就算官家诏御发出去,也很难平息民议,甚至对三军士气大为不利。所以......”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世杰也不用再把话挑明了。

说白了,就是赵维名声太坏,说是他救了崖山大伙都不信。不如找他人替代,来稳定时局。

而且,大宋已入绝境,军民意志也到了极限,太需要一位可以带来希望的英雄了。

可赵维这个混蛋显然不能成为榜样。相反,与赵维同龄的璐王却是再合适不过。

璐王赵晔,原名赵孟启,是秀王赵与梓之子。和赵维一起陪伴驾前,也和赵维一起封的一字王,改的单字名。

其实,这两兄弟就是备胎。有了端宗那档子事儿,朝臣都怕赵昺万一不测,到时无人接任新皇。

于是,由杨太后下懿旨,陆相亲为,从仅存的赵氏皇族之中挑了两个备胎。

说是两个,实际上是一个。

赵维这种臭名昭著的,要是当了皇帝,大宋才真没救了呢!之所以把他选上来,完全是看赵与珞忠孝无二的面子。

要知道,琼州既是抗元重地,又是崖山支点,还起到补给的作用,必须万无一失。

至于赵晔,那才是正经的“名牌备胎”。早在临安时就名声在外,甚得百官和皇族喜爱。

怎么说呢?

“年方”十八,貌美如花,文采卓绝,兵事甚懂。

反正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赵维和人家一比,那就是茅坑里的烂木疙瘩。

实话实说,要是把崖山突围的功劳放在赵晔头上,还真能立起一个如文天祥、江万载这样的英雄形像。

好吧,其实不用崖山之功,人家已经名冠三军了。

册封璐王、宁王的时候,大宋军民也是士气低落,可是一听璐王成了备胎,着实提振了不少军心。

甚至军中有传言,若璐王为君,大宋复国可期。

但是,理是这么个理,赵与珞心里可不这么想。那可是混蛋儿拿命拼出来的崖山,凭什么拱手让给璐王?

渐渐的,赵与珞把目光从张世杰身上移开,落在陆秀夫身上,眼神之中满是煞气。

心说,好你个陆君实,难怪不发声,原来是在这等着本王呢!

冷声道:“君实,这是何意?”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