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胆(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220 字 1个月前

崖山之难,是汉人的悲壮,也是汉人的绝望。否则,二十万人也不会被张弘范几万人逼的跳海赴难。

那是看不到希望,而选择毁灭的绝望;那是宁为玉碎,亦不保瓦全的汉风遗志。

陆秀夫负少帝跳海,绝不是一时兴起;一众大宋军民与皇家共沉,也不是随大流的冲动。

赵宋行至今日,气数已尽,陆秀夫知道这一点,崖山军民也知道这一点,又岂能是赵维几句豪言壮语就能扭转的呢?

换作一个熟悉末宋历史,对华夏民族有着足够认识的人置身此处,可能都不会说出赵维那番话,不会做无用之功。

可惜,站在那个的,偏偏是个混不吝的混混,他特么可不管什么历史不历史的,挡着老子活命那还行?

此时,赵维依旧忘我地继续咆哮。

“还不明白吗?今日之局,何来不辱?干他娘的啊!杀出去!杀不出去也得锛掉他两颗门牙!”

“今日之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歘!!

干脆从身前侍卫腰间抽出配刀,斜指天际。

“大伙儿跟我杀出去啊!”

可惜......

“......”

“......”

“......”

嗓子都嚎哑了,却还是没用,底下的人蔫头耷脑,连个屁都崩不出来。

赵维有点傻眼,心说,不应该群情激奋吗?不应该撸袖拔刀,嗷嗷叫吗?电视剧里不都特么这么演的吗?骗人的?

心虚地捅了捅赵昺,“忽......忽悠住了吧?”

小赵昺环视当场,瞥了瞥嘴,“好像,没有吧!”

“嚓!”没忽悠住,却是赵维没想到的。

咋办?

把陆秀夫捞上来再跳一次?还是和赵昺绑上猪皮筏子看看能不能飘出去?

看着船上一群待宰的绵羊窝囊废一般直愣不动,赵维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看来,今天不死不行了。

死,赵维并不害怕,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但让他憋憋屈屈的就这么投海,却是万万不行的。

他娘的,不跟我一起活,那特么就都跟我一起死,按老子的方法死。

瞪向对面黑压压的大元船阵,“牛-逼是吧?逼着几十万人下饺子是吧?老子非拉你几个垫背的不可!”

“来人!”骤然暴喝,声闻甚远。

“传本王令,斩断连锁,本王与陛下登楼击鼓,皇舟出阵!”

说着话,光着膀子就冲到了龙船顶层甲板。一把夺过鼓锤。

“皇叔等我!”

赵昺本来就是宁王的小迷弟,加之年岁太小,还不懂什么生死,有样学样儿,把龙袍一甩,赤裸着幼小的身板,跟着混蛋皇叔就上了船楼。

“那什么......”擂鼓之前,赵维想起个事儿来。

“来......来人,把陆相公捞上来,咱们一块死!”

嗯,一代忠良陆秀夫,在水里都快发芽了。

————————

另一边。

长跪不起的文天祥让张弘范哀叹连连,上前虚扶一计,“公就不能识实务些吗?何故置自己于死地,置家人于死地呢?”

要知道,南宋已无生路,文天祥更无生路,一家老小已经被元兵所擒,抵送大都。

“......”

文天祥不语,遥望宋营三叩完毕,缓缓抬头。眉眼间的哀戚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如山海般的坚毅。

看了眼张弘范,“何故?”

莫名轻笑,豪情渐起。

“大丈夫做人的道理,我便说了,你也不明白。”

“你!!”张弘范被这老头儿顶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奶奶的,你挤兑谁呢?

要知道,张弘范也是汉人。只不过,他出身北地,也就是“北人”,早在百年之前就被金人所治。

后蒙元灭金,其父张柔又降了元朝,他又成了忽必烈灭宋南侵的主力战将。

这老头儿骂人不带脏字儿,这是讽刺他不知祖宗道理啊!

“好好好!”

张弘范气乐了,指着已是狼藉的宋营大喝:“本帅确实不明白你的道理,可是怪谁呢?”

张弘范瞪圆了眼睛,“若你们早百年挥师北进将金人赶出中原,本帅还有那些北地汉种,也不至不明白你们那些狗屁道理!”

说到激动,自知无趣。身为元将,这些话却是不该说的。

可又不想在这老囚面前弱了气势,略有沉吟,冷然一笑,不在此处纠结,“公不妨说说,今之赵宋,输在何处?”

文天祥眉头微微一皱,缓缓低头。

“哈哈哈哈!!”引来张弘范放声大笑,“公是不知道?还是说不得?不会时至今日,还糊里糊涂不知为何亡国吧?”

羞辱败军之臣虽不体面,却为张弘范找回了几分颜面。兴致更起道:“要不,本帅来与公说说?”

不给文天祥说话的机会,傲然一笑,“依本帅看来,南人无胆!”

大手一挥,“你们不缺忠义之士,能陪宋廷走到今日这二十万军民,哪个不是忠义之士?你们也不缺良将贤臣。”

“可惜,你们独缺胆气!缺与我大元正面一战的国胆,缺一往无前、身死阵中的兵胆。”

“就说当下。”张弘范越说越傲,“二十几万人被我七八万人堵在此处,连绝死一拼的鬼胆都没有,就这么败了。你南朝不亡,谁亡!?”

文天祥:“......”

文天祥泪目无言,没有半句辩驳。

实在是,张弘范说的对。二十几万人哪怕殊死一拼,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

正是无地自容之时,咚!!一声战鼓自死寂的宋营而出,响彻天际。

惊得张弘范心头一紧,文天祥更是猛然瞪眼望向宋营。

咚!

......

咚!

第二声鼓响,第三声鼓急。

咚!咚!咚!咚......

隆隆鼓声由远而近,由稀至密,最后连城一片。

“怎么回事?”

张弘范拧眉发问,对面已经被打得士气全无,有若待宰羔羊,怎么......怎么突然就战鼓大作?看架势,似是又生了一战之勇。

“报!!”

瞭望水卒适时来报上,“宋军擂鼓出战。”

“出战?”

张弘范心说,“扯淡!”

张世杰的精锐水军已经被他打残了,宋军败局已定,出个什么战?难道天降神兵不成?

他却是没想到,天降神兵不至于,倒是从天而降了个胆大包天的混蛋却是真的。

瞪眼大喝:“宋军哪还有战舰出战?”

元卒吓的一弱,“出......出阵战舰是......”

元卒显然也被这突变所惊,胸口喘息,“出阵是......是宋帝龙船!来......来袭。”

噗!!

张弘范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打脸来的有点快。

刚说完南人无胆,怎么龙船就出战了呢?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