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岂有不辱乎?(1 / 1)

宋胆 憨皮拉朋丫 1240 字 1个月前

崖山,东有崖山山脉,西有汤瓶。两山向南延伸入海,如门束海,故称崖门...

此为易守难攻的兵家宝地,宋军又有各式舰船千余,水军十数万。

退,可守崖山大岛,尽控海湾;进,则轻而易举横跨过崖门,兵指大陆,或一跃汪洋。

这样的四通之地,按理来说,纵有万难,也至于落得一个让陆秀夫抱孩子跳海的地步。

但是,两军交战,地利只是一方面,关键还是宋军早已无心抗争心如死灰了。

“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哀莫大于心死啊!”

大元水军船阵旗舰之上,头带金漆铁胄,身着大红细磷甲的大元镇国上将军张弘范,正望着被狼烟火海摧残得不成样子的宋军放声大笑。

纵揽战场,张弘范得意非常:“南人十几万兵卒,千多艘海舰,不一样被本将区区七万勇士、六百战船堵死在这鬼死关里?”

轻蔑一声冷哼,“南朝大势已去矣!”

灭宋已成定势,且就在今日,而他张弘范则是当之无愧的首功之臣。

面带傲然地转头,看向着身后一位满头花白的汉人老者。

那是一个囚犯,一身囚衣,锁链及身,发髻散乱,面色蜡黄,倒是一双眸子分外慑人。

不过,面对已成修罗血海的崖山,眼神之中却也多了几分哀戚。

张弘范居高临下,得意地看着那老者:“怎样?公所忠之宋已成天崩败势,公......又作何想?”

“......”

囚犯悲然无语,缓缓地闭上了血丝密布的老目,两行男儿热泪顺着沟壑深锁的眼角滑落。

良久,囚犯睁眼,一双老目怆然凝望海面。蓦地,双膝跪地,向着宋军大营的方面郑重叩首。

“你!”张弘范一阵气结。

都这个时候了,还愚表忠孝?怎就冥顽不灵?

“愚心甚固!公可否不为自己想之一二?”

几步抢到囚犯面前,颇有几分苦口婆心道:“我大元席卷海内已成定势,公何不顺天而行,为我朝所用?何苦与这赵家败朝一共赴难!”

张弘范言语之中并无虚伪,且不失诚恳,他是惜才。

若从南人之中只找一个大元皇帝陛下最想抓回大都的人,可能不是末宋的流亡皇帝赵昺,亦不是张世杰、江钰这样的将才,而是此人。

也必定是此人!

只因,他叫——文天祥!

......

“皇叔,陆相公掉海里去喽!”

另一边,小皇帝赵昺还在一脸迷弟相地看着皇叔赵维。

只是,赵维可一点都不领情,压低了声音,使劲儿地朝赵昺挤眼睛,“闭嘴!”

你娃是不是傻?生怕大伙不知道是吧?没见一船的兵卒、臣子都见鬼似的看着咱们爷儿俩吗?

“哦。”赵昺一缩脖子。

外人不待见宁王,可小赵昺却不这样。

因为在他幼小的记忆之中,赵维是唯一一个不整天板着脸,还总带他偷看宫人洗澡的“好皇叔”。

忍不住又往海里看了一眼,“那现在咋办?”

“咋办?”赵维瞪眼,我特么还想问问咋办呢?

陆相公都被他大脚飞出去了,还能怎么办?势成骑虎,不办也得办了。

看着下首不知所措的一众文武,赵维清了清嗓子,不失尴尬:“那什么....陆相公所言极是啊!这个这个....陛下受擒...必,必必遭德,德德...”

回头瞥了眼赵昺:“德什么来着?”

小皇帝立时会意,捂嘴低吟,“德佑!二兄年号是德佑!就是你二皇侄呀,德佑帝!”

“哦,对!德...德祐帝之...之辱!”

“对!辱......”

挺胸抬头,高声大喝:“陆相公此举,真是他娘的忠烈哈!”

“......“

“......”

兵卒、将相依旧呆愣,都不知道混蛋宁王到底在说什么。

实在是这还用你废话?

所言极是?所言极是,还把陆相公踹海里去了?

如今殉国是最体面的归宿,是保存大宋最后尊严的唯一方法,更是这些忠节义士能留给残宋的最后一抹荣光。

也就是尊卑礼教在上,大伙拿宁王没办法。否则,早有人上来只之理论,或者干脆把他踹下去和陆相公作伴儿了。

......

见众人面色依旧与死人无异,赵维其实也是一团浆糊。实在是这样的场面,八辈子也轮不到他这个混混。

“但是!”本能地继续顺嘴胡诌,“但是,大伙儿想想哈......今日之局哪他妈有不辱之说?”

这句出来,赵维自己都臊得慌。

看来,这个南宋的赵维也不比自己强多少,除了点“知乎者也”,就全都是粗鄙的屁话了。

另一边,大伙儿低着头无声吐槽,“有啊!跟陆相公一起跳下去,不就是不辱之策?”

只是心中想,嘴上不说,只等混蛋宁王接下来的话语。

而赵维也没让大伙多等,跟着感觉走吧!

一手揽过赵昺,另一只手则是慢慢抬起,指向茫茫宋营。

“崖山这破地方,不但有我赵宋皇族一脉相传,更有天宋百万余忠臣义士不弃旧...旧旧旧国还是旧朝?不管了!”

赵昺一听,小声在侧提醒,“错了。”

“嗯?”赵维瞪眼,“错哪了?”

“没有百万,就二十多万。”

“是吗?”赵维一窘,一甩膀子,“管他娘的百万,还是二十万,反正陆相如果背我侄子跳海,他特么倒是痛快了!”

开始赵维还能缓声好语,但那股狠劲上来之后,加上不知从哪来了感觉,猛的声调就不一样了。

“可然后呢?”

声势太大,以至于龙舟旗舰上的众人吓的一哆嗦,连周边护卫战船上的宋兵亦把齐聚目光于此,只是听不清宁王在说什么。

“然后呢?啊!?”嘶声大喝,“诸位臣僚,随君陨世?二十万军民,与国共沉?”

“再然、后、呢!?”

“让后世那帮八王犊子戳咱们的脊梁骨吗!?”

赵维把赵昺往前一推,“这!是亡国的废物皇帝,赵昺!?”

一指海里快沉底儿的,“那!是亡国的废物宰相,陆秀夫!?”

“我呢!?我是亡国的混蛋、王八蛋!?”

“你们呢?你们是亡国的酒、囊、饭、袋!?连个名儿都、他、妈、的、留不下的罪人甲乙丙丁!?”

赵维可谓是慷慨激昂,把两辈子文的武的、荤的素的,反正能用上的热血词汇都用上了,那是相当有水平啊!

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

这特么是我说出来的?老子早知道有这水平,当年就好好学习,报效祖国了。

下首的臣僚兵卒只要稍稍中二一点,肯定让混蛋宁王忽悠的北都找不着了。

而实际上,屁用没有。

“......”

“......”

下面就是一群丢了魂儿的行尸走肉,一副要死熊样,谁还听得进去宁王的话?

....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