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1 / 1)

深牢大狱 海岩. 4415 字 1个月前

上午十一点钟,他们乘坐的囚车在河北境内一条崎岖的山路上,追上了昨夜那场瓢泼大雨。

囚车并未减速,继续风雨兼程,连中午饭都是在车上吃的。坐在车前的民警武警吃的是带出来的面包和肉肠,还有煮熟的鸡蛋,给坐在车后的犯人也发了面包和鸡蛋,喝的水与民警一样,都是瓶装的纯净水。

连饭后的放茅也在车上进行。在车子的行进中,庞建东和小珂一同进入铁栏隔断,由小珂举着一块布单,遮住坐在车尾的单鹃的视线,由庞建东提着一只带盖的小桶,端到男犯面前,先让刘川尿在桶内,然后再把尿桶端至小康裆下。因为坐车时间过长,庞建东发现小康戴镣的双腿有些浮肿,于是请示钟大同意后,为他摘下了脚镣。男犯放完茅,再放女犯的茅,改由庞建东举着那块布单,由小珂在车尾帮助单鹃放茅。女的在布单后面怎么放茅,刘川无法看见也无法想象,他放完茅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被命令低头,目光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和裤裆。

雨越下越大,公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车辆,偶有几辆黑黝黝的货车在公路一侧艰难蜗行,一一被这辆疾行的囚车快速超过。刘川除了偶尔抬头看看窗外灰暗的雨雾之外,一直规规矩矩地低着脑袋,耳朵里听着车前铁栏外民警们的聊天。他们在聊秦水。他们都知道秦水是座煤城,都知道秦水那地方很穷,都知道秦水旁边还有一个隆城,隆城有个小商品市场,小商品市场**“世界名牌”,各种牌子应有尽有,而且一律贱得让人咋舌,隆城因此而比秦水更加声名远播。

司机和武警战士也参加了关于秦水和隆城的漫谈,老钟不由从旁笑问:你们说得这么热闹,我且问问,在座的有谁去过秦水,有谁去过隆城?没人回答,都笑笑摇头。庞建东接茬说:那地方太偏,又不是山清水秀能旅游的地方,别说咱们天监没人去过,恐怕全监狱局问问,也不会有人去过。庞建东嗓音高亢,刘川听得很清,心里隐隐有些难过,也知道庞建东说得没错,他虽然去过秦水,去过隆城,但人家说的是监狱局的干警,和他不相干的。

但他不知为什么还是抬头向前面看了一眼,仿佛想说我去过,不料竟与小珂的飘来的目光遭遇上,他被灼了一下似的低了头。他想小珂真是个细心的女孩子,在听到无人识得秦水时,显然一下想到了他。

刘川并不知道小珂隐秘的目光,并非头回向这边传送,在七个小时既往的行程当中,她数不清已经多少回了,故作无意地向刘川这边巡睃。

刘川并不知道,这辆车上还有一个乘客,也在不动声色地看他,那人就是坐在他的身后,隔了三排座位的单鹃。从单鹃凝固不动的瞳仁中,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囚车西行,一路无碍。

下午三点左右,囚车驶入阳曲山一带,在山侧一处平缓路段,民警们的说话声突然中断,车速也明显地放慢了许多。刘川悄悄抬眼,看到窗外公路一侧,已有不少车子靠边抛锚,一眼扫过,以卡车煤车居多,也有少数轿车旅行车之类,横七竖八挤在当中。雨仍然下着,可以看到公路的前方,几件蓑衣,几把雨伞,人影绰绰,来往穿梭……

“低头!”

庞建东向铁栏内喝了一声,三个伸颈探看的犯人,一齐把头低了。刘川在低下头的瞬间,看到囚车的车门已经打开,倒班的司机披了雨衣跑下车去,大概到前边探路去了。两位武警战士处在高度戒备的临战状态,右手的食指扣住微型***的扳机,枪口向上,目光平扫,观察着车外的动静。庞建东则面向铁栏,监视着铁栏内鼎足而坐的三名囚犯。老钟和驾驶座上的司机,低声交谈,分析着前方的情况……

刘川和单鹃小康一样,都低着头,就像盲人的听觉异常敏锐一样,车前的每一丝响动,都不会逃过他们的耳朵。很快他们就听到倒班司机又回到了车上,连他脚下溅进车厢踏板的雨水,都听得真真切切。那司机上车后急急地向钟大作着汇报,声音轻得近乎耳语,但至少刘川能把情况猜得八九不离,那情况就是,前方山洪暴发,山石断路,前边已经堵了一些车子,交警尚未赶来,赶来恐也无用……

经过老钟和两位司机的短暂商量,老钟又和监狱的头头通了电话,五分钟后,车子重新开动起来,转着警灯,后转逆行,沿着这条大雨滂沱的国道,原路返回。

刘川在囚车掉头的刹那真的以为他们要返回北京去了,心里不知为什么一阵高兴。但他很快就发觉自己估计错了。车子凭借警灯警笛在并不拥挤的国道上逆行了三分钟后,拐下主路,向山侧的一条支路开去。从老钟和司机之间只言片语的交谈中,刘川听出来他们是想从另一条公路翻越阳曲山,那条旧路司机以前走过,他们显然没有放弃在天黑前到达襄垣市的原定计划。

刚才他们走的,虽然也是山路,但远远不及这条旧路曲折迂回。感觉上他们像是孤军独旅,朝着大山的深处开去,每个罩着雨雾的心灵,大概都有几分恐惧。如果说刚才那条新修的公路是在山的平缓地带绕山而筑,那么这条旧路才是真正的翻山越岭。好在进山之后雨突然小了,也许这正是气象学中的一种独特现象,虽然相隔不过数里,但山里的气候和平原相比,境界迥然而异。车子转过一个荒凉的山口,居然雨过天晴。透过黄土与巨石夹峙的隘口,昏暗的车窗竟然不可思议地被一抹夕阳染红。刘川不禁抬起头来,他同时听到车前铁栏外,警察们全部兴奋地欢呼起来:雨后的夕阳如此夺目,刘川焉能想象,在这样的荒山野岭,景色竟然如此神奇。

司机兴奋地鸣响了喇叭,鸣笛声在寂静的山野中回荡不息。真如革命前辈毛**的不朽诗句: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壮丽的景色浸染了每一双疲惫的眼眸,每个人的目光都洋溢了或多或少的醉意,意想不到的事情于是在此发生。囚车刚刚在这道步换景移的隘口转过弯来,未及反应就遭遇了车祸。

这场车祸来得猝不及防,任何人都没有丝毫预想,隘口的弯道是个视线的死角,无人预料前边的山崖已被暴雨冲坍,车子一拐过山隘立即撞上一棵随着坍崖歪倒的大树,随后便轰的一声巨响侧翻过来,拖着地又撞向一侧的崖壁。囚车熄火停住的时候,车头已经彻底瘪了进去,整个车身都明显地扭曲变形,机油和汽油不知从什么地方泄漏出来,气味刺鼻。幸而,尚未燃烧起火。在巨大而又连续的撞击响过之后,整个大山万籁俱寂。

最先爬出囚车残骸的,是小珂。

小珂并非受伤最轻,但她可能是从这场灾难的惊慌中最先清醒的一个。她从离她最近的一扇破碎的车窗中爬出了身子,并且随后拖出了老钟。小珂虽然浑身疼痛,但没有发现具体伤在何处,她把老钟拖离冒烟的囚车时,感觉自己的四肢都还自如。但老钟却像受了内伤,他想从地上起来,但起了一下又侧身仰下去了,脸上痛得七扭八歪。

事实上老钟确实伤得不轻,他的左臂似乎不能动了,背部看来也伤得很重,在小珂上来扶他时他还是咬牙坐起了身子,并且马上命令小珂不要管他,赶快去救别人。他自己也挣扎着站起来,跟着小珂从车窗处再爬回车子,一个一个地从车里往外拖人。他们第一个拖出来的是已经昏迷的庞建东,随后又拖出了倒班司机和两位年轻的武警,以及他们那两只完好无损的“**”。然后他们打开了囚车的铁栏,铁栏幸而没有彻底变形,还能拉开一条窄缝。铁栏内的三个犯人都还神志清醒,虽然范小康额头破了,刘川的肩膀也溢出了血迹,但他们的伤势,显然都比坐在车头的警察们轻。钟天水和小珂先把刘川从车厢内拉了出来,然后又拉出了单鹃,最后,才把小康拖出了车厢。

驾车的司机卡在驾驶舱里,不锯开车头肯定无法脱身,而且,现在救出司机显然已无太大意义,因为司机已经血肉模糊,脉搏全无,拖他出来恐也无救。

三个犯人一被拖出车厢就听到了老钟和小珂嘶哑的口令,那口令是让他们蹲向崖壁,双手抱头。钟天水让小珂快去查看庞建东等人的伤情,自己则一瘸一拐地检查了犯人们各自的手铐,有无损坏脱落,又问他们哪里有伤。单鹃和刘川惊魂未定,只是摇头,无法出声。只有小康喊了声:“报告,我有伤!”老钟仅仅发现他额头上有个不深的伤口,血已凝住。便让他站起蹲下,看他动作自如,便暂不理睬,因为这时囚车那边突然传来小珂的哭声。

小珂的哭声断断续续,气息惶恐,夹带着一声声颤不成声的呼喊:

“建东!建东!建东……老王!老王……”

小珂最先呼喊的建东,其实只是昏迷,并未死亡。后来证实,在车祸发生后当即死亡的,除了驾车的司机外,还有倒班的司机和一位武警。庞建东和另一位武警伤势严重,口中仅有一息尚存,但若仔细摸索,手上还有脉搏微跳,还不到为他们痛哭的时候。钟天水让小珂止住哭声,上车去取急救箱来。其实那个小小的急救箱对于如此惨重的死伤,显然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但小珂还是听令爬进了车子,找急救包的同时还寻找了车上安装的一台呼救器,可惜那台能将呼救信号直接发回天监值班室的呼救器与车头一起,早已和撞崩的崖壁同归于尽。

在小珂一边监视三个抱头面壁的犯人,一边为庞建东进行于事无补的包扎时,老钟再次爬到车里查看了那台撞毁的呼救器,因为他发现手机在这座山中没有一点信号显示。看来呼救器确如小珂说的那样,坏了,坏得不可修复。他从车厢里唯一找到还能使用的东西,只有几瓶已被喝了一半的纯净水和两件军用雨衣,和那块用来界隔男监女监的蓝色的布单。

天就要黑了,刚刚露脸的太阳又被乌云遮蔽,甚至看不清太阳此时究竟挂在了山的哪个部位。钟天水决定,立即放弃囚车,放弃处理死者,立即带着伤员,押解囚犯,在黑夜降临之前,从原路下山,返回大路,这样还有可能在途中找到可以救助或帮他们向外界联络的人。

这次押解一共配备了七名干警,两倍于被押的犯人。现在,干警三死两伤,只有钟天水和小珂两人能动。钟天水实际上也负了重伤,背部一动就疼,左手连动都不能大动。小珂虽无大伤,但她是女的,而且,他们还要设法把重伤的庞建东和另一位武警战士抬下山去。而犯人那边,有两男一女,身体健全,没有大伤。监狱的形式,除了他们手上的手铐,除了钟大固有的威严,其余均已荡然无存。钟天水当时的脑子里,不知想没想到,北京市监狱局已经保持了七年的无暴狱、无脱逃的光荣纪录,也许就在今晚终结。

也许钟天水并没有去想这些,他也许只想着如何尽快走出险境,尽快走到有人迹出没的地方,走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尽快和天监或当地**取得联系。尽快抢救两个奄奄一息的伤员。

幸亏他和小珂,各持了一支压满子弹的“**”,才使这场将要继续的押解不致寡不敌众。在车祸发生的半小时后,他们将已经牺牲的替班司机和武警战士的尸体,抬到崖壁一侧,用布单盖住,然后出发上路。钟天水命令小珂为刘川和范小康打开了手铐,命令刘川背起庞建东,范小康背起武警,小珂押着仍然戴铐的单鹃,开始启程。押解的队形是:小珂荷枪在前,单鹃抱着药箱和几件雨衣在后。单鹃的后面,是刘川和他背的庞建东,刘川的后面,是小康和他背着的武警,钟天水紧跟小康,以视线统摄,弹压断后。

在“前进”行动继续前进之前,钟天水向犯人宣布了几条指令:

一、每个人都要按规定的序位行走,队形相衔要紧,不得无故拉开距离,不得回头张望,不得左顾右盼,不得交头接耳。

二、如果有事需要报告,先喊报告,得到允许后才能回头。

三、当听到停下的命令时,必须立即停下,当听到蹲下的命令时,必须立即蹲下。行走和蹲下时,要尽量保持伤员的平稳。

四、特殊时期将有特殊措施,特殊政策,有立功表现的,将会得到重大奖励,伺机脱逃或企图暴狱的,将依法严惩,必要时将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器。希望你们认清形势,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不要以身试法,以卵击石。

宣布完几点指令,钟天水问:“听清楚没有?”

两男一女,三个犯人一齐答道:“是!”

从声音上听,与平时在监狱里的回答,同样殷勤,同样服从,别无两样,令人放心。

钟天水一向的习惯,说话都是慢吞吞的,慢得有点拖沓,有点絮烦,但这次,此时,钟天水虽然有伤在身,但所有的指令和问话,其干净利落、短促迅捷,均是前所未有,连小珂和刘川都不由为之一震。

只是在走近刘川时,老钟的一句低声问询,语气才又恢复如前:“你没事吧?”他在问刘川的身体,刘川的肩膀和前胸的衣服,都被渗血浸湿。虽然小珂已为他们检查过伤口,但钟大出发前的再次询问,以及那低声传达的体贴,让刘川的回答充满心领神会的感激。

他说:“没事。”

钟天水说:“血要是还止不住的话,随时报告。”

刘川说:“是!”

他们离开了囚车,成纵队往山下走去。

小珂在前,重点守住队形的左侧,老钟在后,重点观察队形的右侧。大雨之后,山水激流,年久失修的公路沙石纵横,狼藉泥泞。队伍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一来路滑;二来两个男犯身背伤员,不堪重负;三来小珂突前领队,她实际上又必须时时面对身后的犯人,所以几乎是一路侧身倒行;四来,老钟自己也实在走不动了。他后来不得不下令停止前进,就地休息,因为他走不动了。他看到刘川小康他们,也像是走不动了。

天渐渐黑下来了,风力开始强劲,以致他们选定的休整之地,必须是个背风的山凹。这个山凹地势较高,受雨水沤泡较少,故而显得比较干燥,可一旦屈身坐下,还是潮湿袭人。钟天水什么都顾不上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让小珂指挥单鹃铺开雨衣,将庞建东和武警战士平放在雨衣上:然后,命令三个犯人也原地坐下,让小珂再次给他们戴上手铐。老钟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始终对着单鹃小康。小珂则先将武器放在老钟身边,才走过去,命令范小康将双手抱住后脑,然后备加防范地绕到他的身后,将他的右手高高拽起,搭上铐子,再拽到前边,和另一只手铐在了一起。

铐完小康,小珂从挎包里取出另一只铐子,走向刘川。虽未命令,但见刘川已经学着范小康的样子,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后脑勺,小珂这回没有绕到他的身后,而是径直走到刘川的面前,单腿蹲下。他们彼此目光平视,她看着刘川肩头和胸口的血迹,她真想说一句安慰的话语,问候的话语,鼓励的话语,但不行。她是民警,他是囚犯,此时此地,是非常时期的流动监狱,此时此地,任何男女之间的情感交流都不被允许。

但她相信,刘川看懂了她的目光。他用眼中难以察觉的微笑,来响应面前这个警官,这个女孩,这个给了他最多友爱的朋友投射过来的关怀和疼爱。他把双手放下来,并在一起伸到小珂眼前。那是一双优雅的手,虽然经过了各种劳动的磨炼,但仍然修长好看,手腕有点细,但筋肉的造型坚强有力。小珂轻轻地拉住刘川的一只手,她分不清这只手算是结实还是纤弱,她还没有把手铐搭上那只轮廓完美的手腕时,身后传来了老钟的命令:

“不用给他戴了。”

对这个命令小珂并未立即执行,她让刘川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继续放了一会儿,才缓缓松开。她说:“让我看看你的伤吧。”刘川点点头,很听话地自己解开囚衣,让小珂检查了他的前胸和肩膀。伤口主要在肩上,胸口的血迹大都来自那里,从血肉模糊的创面上看,分不清是划伤还是撞伤,看不清是一道还是一片,汗水和血水交相洇渍,血迹半凝的边缘,沤得有点发白。

小珂伸出手去,在刘川的肩上轻轻摸了一下,不忍触痛。她说:“没有药了,你忍忍吧。”

急救箱里的包扎药物,已经全部用给庞建东和那位比他伤势略轻的武警战士了。此时,他们躺在雨衣上,神智恢复了清醒。他们是在路上先后醒过来的,武警战士的两条腿都有重伤,但此时已能和小珂有问有答地简短交流。庞建东虽然睁开了双眼,但气息依然虚弱,除了他的双腿已无知觉外,大概胸腔也有内伤积血。小珂查看了他们的伤势之后,让刘川扯了衣服上的布把庞建东还在流血的小腿重新包扎了一下,她自己则去老钟的身边为老钟检查。触及到老钟她才发觉老钟发了高烧,浑身上下热得烫手,她把手抚在老钟头上,确切地感觉出他像打摆子似的浑身发抖。

药箱里虽然备了一些退烧的药物,但都是治疗感冒发烧之用,对老钟并不适合。老钟一定是因内伤发炎而引起的发冷高热,于是小珂决定给他服用些抗生素以减轻感染。她在药箱里找到了一包青霉素胶囊,分了三份让刘川给老钟和庞建东和武警战士分别吃了。刘川当过分监区卫生员的,也知道这时候吃一点抗生素应该没错,但问题是,没有水了。他们出发前从囚车里找出来的几瓶喝剩的矿泉水,在路上给庞建东和武警战士喝了大半,小半让老钟小珂以及三个犯人分着喝了。他们之所以走不动了,体内缺水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也许老钟的毅力更加坚强一些,他硬是用自己的唾沫把药粒吞下去了。庞建东和武警战士出血过多,口唇干裂,胶囊粘在嘴里,怎么也咽不下去。特别是庞建东,若不用水灌,恐怕连吞咽的力量也拿不出来。刘川看到小珂蹲在老钟身边,跟老钟低声商量着什么。天上的云层虽然渐渐稀薄,但落山的太阳只在天际残留着最后一点反光。看来,他们今天肯定要在这里过夜了。持续的高热使老钟的思维迟钝,口齿不清,但小珂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中,从他残缺不全的话语里,听清了他的意思。

老钟的意思是:今天如果在此过夜,小庞可能撑不到天明。所以,“前进”行动今夜无论如何应当继续前进,哪怕只走出一个人去,也必须向山下前进!

小珂也知道,他们必须前进,耗在这里无异于等死。不仅庞建东和那位武警战士,看看老钟这副样子,恐怕拖到明天早上,不死也肯定走不动了。可现在继续前进,唯一能走动的押解力量只有小珂自己。她要押解三个犯人,还要带走三个伤员,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庞建东和武警战士已经不能移动半步,如果小珂自己先行下山求救,靠老钟看住三个犯人和两个垂死的伤员,显然也不是妥当的办法。老钟如果一直高烧不退,夜里山风一来,湿气袭人,病势说不定还会进一步恶化,甚至和两个重伤员一样自身难保,命在旦夕,也都说不定的。

此时的钟天水已是气若游丝,但好歹还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他的语气甚至比平常还要果断,以致他最后的两句话小珂听得格外清晰。

“让刘川走,”老钟说,“让他下山!”

刘川?

如果不是小珂,相信任何一位监狱民警,在听到这个决定的刹那,都要全身一惊。刘川是一个正在服刑的罪犯,这个决定的性质,无异于“放虎下山”,万一刘川去而不返,私放罪犯的责任绝对无可推卸,必须承担!但小珂没有片刻犹豫就立即附议:“好,让刘川下山!”

小珂随即把刘川带到老钟身边,当着老钟的面向刘川宣布了让他下山的决定,并交待了具体要求。她一边宣布一边用**的枪口监视着在不远的地上坐着的单鹃和小康。单鹃和小康一直被命令低头面壁。

小珂对刘川说:“刘川,经本次押解行动总指挥钟监区长决定,派你单独下山,只要找到人,或者找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马上联系当地公安机关,联系天河监狱,让他们立即进山接应我们,你听明白了吗?”

刘川说:“是。”

天已黑了,借着山崖绝壁的半轮暗月,小珂足以看清刘川黝黑的瘦脸,在那张脸上,没有小珂想象的激动,也没有照理应有的**,此时的饥渴与疲惫,似乎正在压倒一切欲念。

“你能完成任务吗?”小珂再问。

“能。”刘川答。

小珂补了一句:“这是监狱对你的信任,我们相信你一定能……”话到一半她突然收住,因为她意识到在此一刻,对刘川来说,任何关于信任的强调,其实都在表述一种担心,一种骨子里的并不信任。

小珂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笨!”

但小珂还是把停在半空的那句鼓励说完,但口气和内容做了改变,变成了朋友般的亲密,变成了亲人似的互勉,她甚至忘了钟天水就在身边,忘了钟大尚还清醒……

“……我一直相信你的,刘川,我一直相信你无论碰到什么困难,没有你过不去的坎!”

她并不顾忌钟大是否猜透了她的语义,她已经不是在说刘川下山这事,而是在说刘川的整个人生,在表达她自己对刘川人品的赞许,甚至,是对刘川几年大墙经历的深切同情和对未来的热切鼓励。做出这样的表达令小珂比刘川显得还要激动,她激动得眼圈发红,声音颤抖:

“你明白吗刘川?”

刘川应该明白,他应该对小珂的激动有所感应,所以他的声音也有了些许变形,那变形的声音让小珂为之心碎。

“……是!”

但小珂控制了情绪,没有放任泪水,她用严肃的表情遮掩自己的内心,用与身份相称的镇定主导着眼前的场面。她对刘川微微颔首,声音同时恢复了平静。

“好,你先休息一下,准备一下,我先到附近去找点水来,你帮钟大看好其他犯人。我一回来你就带上我的手机出发下山!”

刘川同样控制了脸上的激动,但他不由自主放大了声音,他用声音回应了小珂的心情,也用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感动!

“是!”

小珂离开了这个山凹。

她必须在刘川下山以前找到饮水,水可能是让三个伤员能够坚持一夜的必备条件。她拿走了三个喝空的矿泉水瓶,沿着山势略低的方向一路搜寻。阳曲山本来无瀑无溪,但暴雨汇成的水洼让她相信,也许行之不远,就能左右逢源。

离开之前,她把自己的那支***交给了那个已经可以靠着山壁坐起上身的武警战士,武警战士和老钟一人一枪,子弹上膛,足以震慑两个戴铐的犯人。而且,在那两个犯人当中,还有一个女人,女人不足多虑;而且,在那两支“**”之外,还有一个刘川,刘川可助他们一臂之力。

月亮斜斜地挂在头顶,乌云虚虚地尚未散尽,山路的曲折总是互为阴影,视线因此变得迷障不清。

小珂带了一只大号的手电,沿着坡地走走停停,脚下时时践踏出暗藏的水洼,两只裤腿早已糊满肮脏的泥泞。她不知不觉走出很远,竟然寻不到一处源头可汲;下了两天的大雨似乎都被这座土山贪婪地吸进自己的心腹去了,此处想必久旱无雨,草木不丰,上无桃李,下不成溪……小珂不得不离开大路向小径寻去,小径乱石堆砌,或许其间能有暗泓积存。

小珂没有找到积水,却在一处石壁前找到一处雨后的滴泉。那滴泉垂落得无声无息,逃过了耳朵却逃不过手电的光柱。滴泉虽未成流,但滴速有如连串的珍珠,接满一瓶顶多三五分钟,但小珂仅仅接了半分钟左右,就脱手扔掉了瓶子。

因为她突然听到了枪声!“啪啪啪”的一串,很明确,那是一串“**”的点射。

小珂那一刻心里完全乱掉,她扔了瓶子,幸而没扔手电,手电的光柱带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枪响的方向跑去,枪声就来自她刚刚离开的那处山凹营地。在她跌跌撞撞的途中,枪声又持续响了多次,都是冷酷无比的点射,彼此间隔很近。枪声的一再响起把小珂对枪声可能属于走火的幻想,无情打破。不能停息的枪声无可置疑的说明,山凹那边,定有大变!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