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1 / 1)

深牢大狱 海岩. 4267 字 1个月前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不眠之夜,刘川靠了阴影摇曳的半截蜡烛,与不速而至的惊恐彼此对峙,直到黎明才勉强人梦。这一夜惊恐并不在于黑暗,也不在于孤单,而在于,他看不见危险来自何处,看不见对面那个阴冷无言的舞剑者,究竟是谁。

物业公司的保安们也很纳闷,还是那句老调常弹的疑问:你最近得罪了哪个邻居?对,这事在保安们看来,只能是邻居干的。这座高档公寓门禁森严,院门和楼门全都设有警卫,除了楼里的住户之外,绝无旁门左道供外人入内。可刘川又能得罪谁呢,别看他在这里住了八年,可他家独居一层,与楼上楼下鸡犬相闻不相往来。这幢楼里都住了哪方神圣,他向来一无所知。

保安们当天夜里就为他找来了电工,电工检查后表示配电箱损毁严重,需要明天大修。于是,刘川的安全感只能寄托于紧锁的门窗和那半截从奶奶屋里翻出来的蜡烛。

谁也说不清破坏者是为图财还是害命,抑或仅仅是一场过分的胡闹。刘川想想,他家里真正方便换钱的东西,也许只有那个乾隆笔洗,于是他端着蜡烛颤巍巍地把笔洗从书房拿到卧室,放在了自己的床头。其实他也不信这场全无来由的攻击与这个并不起眼的笔洗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那几天,处理这只乾隆笔洗成了刘川的首要大事。发生断电事件的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笔洗去了琉璃厂大街。他在那条街上一连走了四家古董商店,只有一家肯花八千元收下这个宝贝,其余三家都要求他把东西放下,留待仔细鉴定再说。尽管刘川一再说明笔洗的来历,并且出示了当年拍卖的各种证明,以及后来转给他老爸时经过公证的合约,但没用。现在连护照都能造假,更别说这些普普通通的文件了,这年头的白纸黑字最不靠谱。

刘川不敢把笔洗留下,但又急于出手,在医院陪奶奶的时候,居然病急乱投医地把笔洗拿出来向一个老医生推销。老医生知道刘川家境殷实,肯定有些祖上的家底,竟然认真地问了情况。看上去老医生更看重那些文件,翻来倒去看了半天,他问刘川:你要卖多少钱?刘川说:原价六万,我爸收它四万,我至少把我爸花的钱收回来吧。医生摇头,说:你这个呀,还是得找懂行的卖,不懂的人谁敢出这个价。刘川见他要往回出溜,连忙说:那您看它值多少钱?老医生没答。刘川又说:我就是想买个手提电脑,够买个电脑的钱就行。老医生说:手提电脑一万块钱就能买了。刘川说:一万的手提电脑太次了,我想买三万左右的,至少两万多的那种吧。老医生说:两万?他又捧着笔洗端详了半天,说:行,回头我琢磨琢磨。

说了半天还是没要,刘川怏怏地又把笔洗抱回去了。那天晚上他约了王律师,在他从医院出来后一起吃了顿晚饭,求王律师帮他找找路子,把这个宝贝给倒腾出去。王律师是当初刘川老爸收这只笔洗时那份转让合约的制作者,对笔洗的来历和价格全都门清,但他对刘川说:当初拍卖的价格,只能参考,不能算数,单卖就不一定能卖那么高了。刘川说:我就想买个笔记本电脑,我看中一个两万五的,能买就行。王律师说:你们家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你可不能像过去那么乱花钱了。再说你现在要手提电脑干什么?刘川说:送人。王律师四十多岁年纪,虽然刘川脸上的羞涩一闪即逝,但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问:送女朋友?刘川不语,低头喝酒。王律师苦口婆心:这都是富人耍的派头,人要穷了,就别耍这个了。刘川说:我想给她过个生日,就这一次,然后我就回监狱上班去,以后挣多少花多少。王律师叹了口气,又喝了口酒,说:两万五是吗,那我要了吧。又说:你说我要这东西干什么!

王律师不仅买下了这只笔洗,而且,把这顿晚饭的账也给结了。刘川开车回家,路上又给季文竹打了电话,季文竹的手机依然关着。也许是因为买电脑的钱终于有了着落,所以刘川虽然又没打通电话,但心态不再像以前那么躁了,一路上的情绪心平气和。

刘川回家,把车开到地下车库,然后乘电梯上楼,电梯开到八楼,刘川用脚跺地,但声控的走廊灯并没应声而亮。刘川以为配电箱还没修好,不免对物业公司一肚子抱怨,幸亏他早上出门就料到这个结果,包里还带了一只手电,他拿出手电去查看户门外的配电箱,看罢更加疑惑,电线果然还是七零八乱,但模样仿佛和昨夜又有不同。他满腹狐疑地用手机给物业打了电话,物业也很惊讶:八楼配电箱?已经修好了呀!

很快,物业公司的一个经理摸着黑上来了,保安和电工也都陆续赶了过来,四五只手电晃来晃去,把彼此的面孔照得鬼魅骷髅。看过配电箱后,又看刘家的门口,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随着叫声大家的目光一齐向上——四五只手电,四五双眼睛,都清楚地看到那扇奶白色的防盗门上,几道血红血红的朱漆,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大字,笔画粗怒,“血”流淋漓。

所有人都闭气息声,仿佛连呼吸都已暂停。但每个人心里都战栗地读出了门上的大字,那个大字狰狞得令人不敢久视:

“杀!”

当天夜里,警察来了。

警察们查看了现场,与刘川进行了交谈,对公寓的保安进行了询问,还正正规规地做了询问笔录。警察是从附近的派出所赶过来的,没有携带现场勘查的器具,所以他们指示物业公司的人找来相机,对被破坏的配电箱和门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杀”字,进行了拍照。对刘川也做了一些心理安抚:这个人肯定不是真要杀你,真要杀你他就不会写了,写了岂不反而打草惊蛇,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这个人真正的目的,恐怕主要是吓唬你,骚扰你……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刘川犯愣,这个问题人们问了不知多少遍了,他也回答了不知多少遍了,可现在,他突然不敢否认,他突然回答不出!

他心里也禁不住发慌地自问:我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他肯定得罪什么人了!

警察到底是警察,楼上楼下转了两圈,马上得出一个新的判断:刘川“得罪”的这人,不一定就是楼里的住户。警察乘坐电梯从八楼往下走,可以一直下到地下二层的车库,警察在车库里转了一圈,两次看到载着客人的出租车开进开出。如果刘川“得罪”的那个人乘出租车下到地下车库,再从地下车库乘电梯或走安全楼梯直奔八楼,中间无须经过任何警卫的关口。

警察的分析让一直认为是住户内部互相恶斗的物业们哑口无言,也让刘川真正成了惊弓之鸟。警察离开时建议刘川最近一段时间先换个地方去住,住址不要告诉太多无关人员。刘川老爸在北京原来倒有不少房产,可那些房子都让法院封了,他现在除了这个房子和那辆沃尔沃轿车,可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

但无论如何,刘川真的不敢在家住了,连白天都不愿在家呆着,楼道里稍有声响,都能让他心惊肉跳。他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出去,先去了医院,对小保姆说物业公司需要检修家里的门窗,不能回去睡觉了。让她再坚持一天留在医院看护奶奶,因为刘川自己白天得出去找房。

刘川没跟奶奶多说什么,关于门窗检修这个借口,也没让小保姆多嘴多舌,免得奶奶着急上火。奶奶这两天病势稍稍好转,双腿知觉正在慢慢恢复,已经能够自己下地,能够扶着病床走上三到五步。

刘川从医院出来,先给王律师打了电话,约在一个两人都近的酒吧。王律师以为刘川急着要钱,所以带上那两万五千元匆匆来了,还带来一份拟好的转让协议让刘川签署。律师办事总是这么合法有据,万无一失。刘川签完字,收好钱,说了他找他来的目的。他不是急着催要这笔钱的,他现在更着急的,是要租套房子,需要王律师给他出出主意。刘川虽然经历过公安大学的军事化生活,组织纪律性和吃苦耐劳精神都有锻炼,但他毕竟没有社会经验,他从小到大的一切,都是由奶奶,由爹妈,由学校,由单位安排好的,他从来不用为生计、为出路、为衣食住行之类的基本生存,劳神费心。可现在,父母死了,奶奶病了,公司垮了,钱全没了,一切都要他自己想办法。他自己想不出办法。

王律师听了刘川这几天的古怪遭遇,也是甚觉不可思议。他思忖一番之后,打电话叫来了万和公司的财务经理。万和公司虽已奄奄一息,但财务经理一听老板有事召唤,还是很快打车赶过来了。如她所料,老板叫她来的目的,就是想找她要钱。公司的银行账户被法院封了,肯定提不出钱来,所以王律师问她记不记得账上还挂着哪些应收款,说白了,就是有哪些单位或个人以前欠了万和公司的钱还没还呢。财务经理想了一下,说了几个欠款户,欠的什么钱,什么时候欠的,大致也能说清。王律师和财务经理甄选了半天,先选出了香山那边的一家湖山酒店,这家酒店更新改造时从万和家具厂**了七十多万元的一批家具,先付了三十五万首款,合同约定货到后再付余款。可这都两年过去了,余款断断续续付了二十多万,还差八万至今未结。

这事王律师也想起来了,他还代表万和家具厂去这家酒店办过交涉呢。刘川表示,如果这八万元要回来了,一分为三,王律师和财务经理谁也不会白跑。王律师和财务经理都客气地说不用不用,但他们还是士气高涨地当即动身,带上刘川一起,坐王律师的车去了香山。王律师说酒店这种单位站着房子躺着地,每天又有现金收入,要回部分欠账应该不难。

王律师和财务经理都曾来过这家酒店,酒店不大,只有百十间客房,号称三星,但他们在酒店大堂没有看到三星的标牌。他们三人正巧把酒店的董事长——一个当地农民,堵在办公室里,王律师是律师,财务经理是财务经理,刘川是司机。刘川的年龄、派头,说司机比较合适。要说万和的老板亲自来要这八万元的小账,似乎有点不太真实。

和酒店老板的交涉进行得相当不易,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时王律师使眼色让刘川出来,拉他到厕所里如此这般地小声商量对策。王律师劝刘川不如答应对方,只要今天能够付现,八万元可以改成四万,付四万就算清了。这一招果然很灵,刚才还一毛不拔的酒店老板马上扮着万般无奈的嘴脸,在自己肚子上割肉似的“勉强”点头,四万块很快让会计取来,交到了万和公司财务经理手中。王律师当场写了协议,落款日期特意提前两周,两周前冻结万和全部资产的法院决定尚未下达,协议签在此前法律上会少些麻烦。

四万元就这样到手,回来的路上,刘川不管王律师和财务经理怎样客气,硬要将钱一分为三,最后王律师和财务经理各收了一万,另两万元让刘川无论如何自己拿去。

当天下午刘川去找了小珂。他把两万元中的一万交到小珂手里,算是租下了小珂家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其中九千元是半年的房租。北京租房的规矩,房租起码半年一交。另一千元刘川麻烦小珂的妈妈帮他雇人打扫一下,添些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以及其他一些该添的零碎。

后来小珂妈妈也没雇人,自己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其实小珂家这套房子离刘川家很远,离奶奶住的医院也着实不近,对刘川来说,并不方便。但刘川既然无力再帮小珂一家买房,索性就租了她家的房子,既帮了小珂,也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可谓友情互助,一举两得。

交完了房租,刘川甚至没去那套房子看上一眼,甚至没说具体该添哪些东西,一切相信小珂的妈妈,就匆匆开车走了。

那天下午刘川要办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为季文竹去买生日礼物。那个价值两万四千多元的IBM,这些天把他折磨得夜不能寐!

天将黑时刘川赶到了医院,替下了已经坚持了一天一夜的小保姆,让她拿着刚刚买好的电脑回家睡觉。小保姆临走时刘川特别嘱咐她一定注意关好门窗,听到有人敲门也别答理,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物业的保安。明天一早早点出来,早点来医院换他。小保姆一边听一边点头,点着点着有点奇怪,她从没发觉刘川是从什么时候,突然变得像他奶奶一样,这么婆婆妈妈,一惊一乍。

那天晚上小保姆回家以后,关好门窗倒头便睡,睡得很死。她并不知道物业公司从这天晚上开始,在这幢楼里加派了保安,在地下车库的入口,对外来的车辆也加强了盘查。

一夜无事。

其实,事情还是有的,只不过没有发生在刘川备受骚扰的家里,而是发生在医院。当小保姆第二天一早赶到医院,当刘川一脸倦意走出住院大楼,走进停车场内,走到那辆沃尔沃轿车跟前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车子被人砸了。

天色还早,车场没人,刘川不知道医院的这个停车场里,有无夜间值班的保安。他顾不得检查车子损毁的程度,也忘了该不该找车场交涉赔偿,他那一刻完全呆掉了,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痛鼓胀,他还没有辨清自己的情绪究竟是恐惧还是愤怒,目光就被车头雨刷夹着的一张字条吸住。车头的玻璃已被钝器击碎,但并未完全脱落崩溃,还托得住一张薄薄的白纸。刘川拽了两下,才把那张纸从裂成蜘蛛网的风挡玻璃上取了下来。

字条很脏,只叠了一折,但刘川的手指像冻僵一样,好半天才费力地将它打开。上面的两行黑字,写得非常丑陋,字体粗野,七扭八歪:

“今晚七点,我在大望钓鱼场等你,有种你来找我,我有话要对你说!”

在这两行字的下面,甩着一个更加狠呆呆的大字:单!

刘川的心就在嗓子眼儿里跳,刘川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他早该想到了,早该想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和他有仇的,只有单成功和他的妻子女儿!

这一系列侵犯骚扰来得如此猖狂,刘川此前居然没有怀疑单鹃,这或许因为单鹃在他心中的印象,与砸车毁门的疯狂,实在格格不入,无法重叠;或许他忘了单鹃是一只天蝎,受冥王与火星两星主宰,总与黑暗、危险、暴力和**关联;或许,他对单鹃一直存有感激之情,满怀扶助之心,所以在他的下意识中,就以为单鹃对他也该和过去一样,至少还有些许情分。他从没想过他们之间,能有多大仇恨……也许伤害别人永远不如被人伤害,那么刻骨铭心。

沃尔沃伤得很重,除了玻璃破裂之外,车身也被淋了硫酸,烧得漆皮翻卷,惨不忍睹,但,还能开。刘川把车子开出了停车场,开上了清晨空旷的公路。他想回家,又想应该去小珂家,去他新租的那套房子里,好好安静一下。走到半路他又想起该去公安局报案……对,他应当报案!于是他调转车头,往当初配合景科长他们工作的公安局某处开去。

开到某处那幢小楼跟前,他把车子停下,却犹豫着没有下车。太阳在他发红的眼眸里升起来了,街上拥挤了行色匆匆的人流,每道过往的目光都好奇地在此停留片刻,好奇地看他,看他这辆伤痕累累面目丑陋的汽车。

晚上七点,刘川乘出租车赶到了大望钓鱼场。

他是一个人去的,没带警察。也就是说,这一天的早上,他没有报警。

大望钓鱼场刘川以前从没去过,确切地说,也从没听说过。他是到大望路那一带向出租车司机打听了方向,才得以在晚上七点左右,天色将黑未黑的时候,看到了大望钓鱼场路口那个简易的路标。

关于那天早上他没有报警的原因,刘川后来一直含糊其辞。不过据我分析还是“心太软,一切事情都想自己扛”!不过刘川的“心太软”或许有他自己的道理——单鹃在秦水追过刘川,帮助过刘川,当一个女孩爱上并且追求一个男孩的时候,那将是何等柔肠百结,风情万种……刘川不为所动易,不为所感难。他能带上两万元现金远赴秦水寻找单鹃,就说明他的确想用某种方式,偿还单鹃当初那份情感。

大望钓鱼场其实只不过是一片土堤缀连的肮脏水塘,水塘相间的空地上,草草地搭了几片苇席围墙,几处塑料凉棚。天色渐暗,钓者无踪,钓场内外,空寂稀声。夜间现身的蚊虫,开始在混沌不清的水面上汹汹聚集,而蚊虫的浮动并未使这片水洼泽国有半点生气飘零。

刘川从钓场毫无设防的大门进去,沿一条泥泞的堤埂长驱直入。除了他疾行的脚步之外,四周听不到一点动静。他走到一块三面环水的平地,突然发力喊了一声:“单鹃!”声音带出的气浪,隐隐折出了回响,回响消停之后,空寂退而复来。

刘川原地不动,张望四周,又喊了一声:“单鹃!”依然无人回应。刘川转身向身后的苇席围墙走了过去,想绕过围墙看个究竟,快到围墙的豁口时却蓦然止步,他似乎刚刚发现豁口处其实早就站着一个人影。夕阳余烬在这一刻迅速变冷,但刘川仍能从那人阴冷无光的轮廓上,认出他的夙敌范小康。

他们之间的距离,长短不过数米;他们之间的空气,已被暮色凝结;他们之间的目光,经历了短促交火,很快激起彼此心中压抑的喘息。

“单鹃呢?”

刘川首先开口,声音空洞得似乎远离了躯壳。小康没有回答,但他的表情令刘川下意识地转身,一个女人的影子,不知何时已经立于十米之遥的身后。刘川的嗓子在那个刹那突然哑了,他哑着声音问道:“单鹃,是你吗?”

刘川与单鹃的这次见面,是刘川后来一直不愿提起的一段经历。很久以后我们知道,单鹃从小虫手里一拿到刘川的地址,立即动身来到北京。她和小康一起,一连跟踪刘川数日,从公寓跟到医院,从医院跟到商店,先是毁车,后是毁门,中间还有两次毁了刘家的配电设施。他们在刘川的生活中制造恐怖,制造黑暗,但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也许连单鹃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的目的,说不清她到底想怎么处置这个让她爱恨交加的男人。

依小康的主见,索性找个暗处,让刘川尝尝苦果,用铁棍或刀子都行,弄不死也要卸他半条胳膊,这也是他和单鹃出发前就已达成的共识。可在进入北京之后,在看到刘川之后,单鹃却发生了动摇,在那一刻她几乎忘记了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共戴天!

她几乎忘了,正是由于刘川的出卖,她的父亲才再度入狱,才罪加一等,才十有八九会加判死刑。她只有手刃刘川以报父仇,方可解得心头之恨。但女人的心如同婴儿的脸,谁也猜不出她往哪边变。当单鹃在刘川家的公寓外面第一次看到刘川开车出来的那个瞬间,刘川那张端正的面孔,那双干净的眼睛,那一晃之间给她的感觉,和数月之前几乎完全一样,和她在大富豪夜总会第一次看到他时,几乎一样完美,她的心就怎么也狠不下来了。

在“大富豪”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刘川挨打,他被一帮人打得鲜血直流。或许恰是这个男孩疼痛难忍的样子,造就了那种完美,唤起了她的怜悯,唤起了她的情欲和爱心。

刘川开着车走远了,他的面孔只有这样短暂的一晃,这短暂的一晃在单鹃心里唤起的不是仇恨,不是恶毒,不是报复的冲动,而是爱恨交加的无措茫然。

但是,当她在神路街电脑商场的门外看到另一个女人时,她的仇恨重新压倒了一切。刘川和季文竹先是亲亲热热后又争争吵吵地买电脑的样子,让她怒火中烧!让她不顾一切地立即要把这股仇恨发泄出来。她和小康一起,当着过来过往的路人,用刀尖狠狠地划伤了刘川停在路边的汽车。那汽车看上去那么华丽漂亮,如同刘川的外表一样光鲜无瑕,刀尖划过车身发出的咝咝声悦耳动听,就像割破刘川的皮肤一样过瘾。那感觉让单鹃周身血液沸腾,但心里同时也隐隐约约地,有一点针扎似的疼痛。

后来,她和小康一起,又有了第二次出手,第三次出手,搞得刘川不得安生,她也从中获得了莫大的快慰,莫大的满足。但满足之后她所品味的,又是莫大的空虚,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尽管小康一再怂恿,但单鹃始终下不了决心,是将刘川除掉,还是卸他一条胳膊?还是给他破相,让他永远不能再带女孩逛街,永远没有女孩再敢爱他?为了让刘川破相他们专门买了硫酸水,然后开始寻找下手的机会。这天晚上他们跟踪刘川到了医院,他们完全有机会跟进去将硫酸泼在他的脸上,然后逃之夭夭,但在最后一刻单鹃再次改变了主意,她宁可卸他一条胳膊也不忍毁掉他的容貌。那张脸曾经让她爱不释手,曾经让她夜不能眠!如果毁掉了这张美丽的面孔,还不如索性取他命来!

于是,她把那瓶硫酸水全都倒在了那辆早已伤痕累累的沃尔沃上,并且无所畏惧地留下了那张字条。

第二天傍晚,暮霭深沉的时刻,她在大望钓鱼场的无人之境,终于面对面地见到了刘川。

刘川是一个人来的。

刘川完全可以,也完全可能,带警察过来捕捉他们,对此他们早有准备,所以他们选定这个道路四通八达的鱼塘。这里易于隐蔽,利于脱逃,明处视野开阔,暗处步步为营。他们商定,或者说,是单鹃向小康做出了保证,只要刘川真的把警察带来,那他们就判他死刑。

刘川没带警察,这让小康有点失望,却让单鹃热泪双流。她说不清为什么突然流泪,说不清这眼泪是因为恨还是因为爱,还是仅仅因为,刘川终究没带警察。

刘川一个人来了,他没有责问他们这几天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也没有对过去的一切做出解释,他来到这里只是想要表达他上次前往秦水的本意——他想帮她找个工作,还想资助她出来上学。他说她应当趁年轻多学些知识,哪怕仅仅是学会一门专长。小康打断刘川的表白,说既然如此你带钱来了吗,你让单鹃上学打算出多少钱?刘川说钱我今天没带,不过单鹃如果肯学我一定把钱备好,我先出两万块钱吧,足够一年的学费。小康冷笑说两万?我看你们家富得满地流油,你住那么气派的房子开那么气派的车子,两万你也说得出口!刘川说我现在手上没有现钱,两万我已经很尽力了。小康说那好,什么时候交钱你讲个日子。刘川说明天吧,明天还在这个地方,还是这个时间,明天我一定把钱带来。

小康不再做声,仿佛一切谈好。刘川看看单鹃,说了声:“明天见。”然后转身要走,不料单鹃突然开口,她用哭腔叫住了刘川。

“刘川!”

刘川站住。

单鹃的声音因为抽泣而变得急促和断续,也变得嘶哑,那种嘶哑道出了她内心痛极的哀鸣:

“刘川,我不要钱,我要我爸爸!”

哀鸣凭空掠过,单鹃转身跑开,她的身影被随即笼罩过来的夜幕迅速收走,连回声都未有片刻停留。

刘川刚刚回落下去的心跳,被这声嘶鸣重新拉到喉头。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追上单鹃,再做一番理性的规劝,也不知道该不该就此掉头,朝另一个方向顾自走开。此时镇定自若的似乎唯有小康,他望着单鹃跑远的背影冷冷地笑笑,随后转脸冲刘川平静地说道:

“明天这个时候,你拿钱来吧。先交两万!什么时候你交满五万,咱们之间就算两清!”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