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太子妃2(1 / 1)

文唐 步兵长 2140 字 1个月前

“这就是我同意她进宫的原因。”

李承乾更加疑惑了,他受到的教育大多都在要求他克己复礼,岳山怎么反其道而行之?

见他不懂,岳山继续说道:“人不是冷冰冰的工具,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个体,有自己的喜怒哀乐。长期压抑本性最终会导致两个结果,要么性格扭曲要么走向灭亡。”

“你是储君,上至百官群臣下至普通百姓,都希望你变成他们想要看到的模样,所以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束缚你改造你。”

“可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你也是一个人有自己的喜好。他们把你当成了工具,事实上对他们来说你确实就是个工具人。”

李承乾先是羞恼,下意识就想反驳,可是嘴巴张合了半天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最后所有的恼怒都化为了沮丧。

因为他知道岳山说的是对的。

在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清楚自己活的有多压抑,要让父亲母亲满意,要让满朝文武满意,每天一言一行都要做到最好,生怕哪里做的不对引来批判。即便如此还时不时的被敲打。

可谓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有时候他都恨不得把那些授业的老师全都给杀了,或者畅想当上皇帝自己当家做主之后要如何如何。

这种极端的想法往往把他自己吓出一身冷汗,自己是储君怎么能有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

别人约束教导自己是对自己好,要懂得感恩……他每每都会这样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

他把这一切都看成了是成为君主的考验,要不都说皇帝是孤家寡人呢。

但此时岳山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错的,让他无法接受,但内心深处又希望对方说的是对的。

可一直以来的教育让他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犹豫了半天此吐出一句:“这和武二娘子有什么关系?”

岳山并不知道他的心理路程,继续说道:“于私,娘娘是我的义姐,丽质即将成为我的妻子,你也是我半个弟子,我不希望你变成冷冰冰的工具人。”

“于公,你是大唐未来的君主,我不希望未来的圣人是一个性格扭曲的人,这样对大唐上下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一直在想办法解放你的天性。只是你受礼法约束已深,一般的方法对你无用,过激的方法又不敢用,两难。”

“然后武二娘子就出现了,我想尽办法都做不到的事情,她很轻易就做到了。”

“这就是你举荐她入宫的理由?”李承乾不敢相信的道。

事情会这么简单?

对岳山的话他倒是没有怀疑,因为在《教育》一书中就有提到过礼法约束和天性之间的平衡关系。

他不敢相信的是,岳山让武畅入宫的目的会如此的……简单单纯。

“你以为呢?”岳山反问道。

“遴选太子妃差不多一个月有余,娘娘的宴会都举办了十几次,难道这么多姑娘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吗?要真是如此那我们就真要为大唐的未来担忧的。”

“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选出来原因只有一个,你内心在抵触。”

“我没有。”李承乾反驳道。

岳山没有反驳他,而是自顾自的道:“你抵触的原因很简单,叛逆期到了。”

这也是《教育》一书中提出的概念,少年都有叛逆期,此时的李承乾恰好处在这个年龄阶段。

“你的本性开始复苏,内心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规划,开始讨厌别人给你制定的路线。”

“但你并没有失去理智,你很清楚要是完全抛开一切任性而为很可能会失去太子之位。你只能悄悄的、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反抗,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叛逆心。”

李承乾应该是被说中了心事儿,羞恼不已。

岳山却没有就此作罢,继续说道:“你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却依然频频干涉朝政,也是因为叛逆心。”

“上一次我丝毫没有留情面当面斥责你做的太过,你应该很委屈对我也很不满。”

“估计你会想,我一切都按照你们说的去做,现在主动去做事儿去承担责任为什么还要指责我?我要怎么做你们才满足。”

“难道你不觉得面对武二娘子的时候表现的很异常吗?甚至为了她在娘娘面前撒谎。”

李承乾被说到痛处,根本就不愿意思考岳山的话,只是一味的怒视着他。

岳山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平时即便对别人很不满心中有委屈也不会往外说,更不会放纵自己。”

“在武二娘子面前之所以表现的如此放纵,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上次说话刺激到了你。”

“在这种刺激之下让你失去了对自己的克制,被约束的本性暴露出来。所以你才会为了她说谎,才会连续两天陪她游玩。”

“你确实备受苍天眷顾,一次情绪失控非但没有什么损失,还意外遇到了让你心动的姑娘,这确实是意外之喜。”

“你知道我刚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有多开心吗?我马上就给圣人和娘娘请旨,让她参加太子妃的选拔。”

“从宫里出来后第一件事情就去找你商量这件事情,可惜你正陪着武二娘子游街未能见成。”

“按照正常行程明日应国公就要离京返回任上,这件事情最好今天就要有个确凿的意见出来,如此圣人才能下旨留人。”

“所以今天武二娘子一定要出现在娘娘面前。”

听到这里李承乾情绪逐渐稳定,收起了对岳山的敌视,也开始能听得进去他说的话。

为了防止造反,古代不但对军队的调动有严格的规定,封疆大吏的行踪也有严格的限制。非王命不得离开任职地,擅离职守是要杀头的。

过年沐休到京城述职,离京日期也有严格规定,非王命不得拖延。

皇帝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就把封疆大吏留在京里也会引起非议的,天子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所以岳山这一番话李承乾完全能理解,甚至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此岳山也松了口气,他就怕李承乾叛逆上头听不进人言。还好他受到的教育足够好克制能力强,很快就冷静下来。

“时间赶得很急在东宫又找不到你,我只能自己去了一趟应国公府,邀请武夫人今天进宫见娘娘。”

“不是我们不尊重你的意见非要替你拿主意,而是条件不允许。”

“另外,你静下心来扪心自问,真的不想让武二娘子当太子妃吗?”

李承乾神情终于放松下来,这番话要是别人说他肯定不信,但对岳山他还是愿意相信的。新城

他找岳山是有一肚子牢骚要说的,比如为什么这么多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比如不和他商量就要武畅当太子妃等等。

结果被岳山一席话给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但他内心很明白,自己身为储君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被人监视太正常了。再说这既是监视也是保护,要是所有人都对他放任不管,那才真应该担心。

而且这份约束真的就无法忍受吗?

他是知道民间疾苦的,比起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百姓,他的生活简直就是在天上。

太子,储君。多少人愿意拿命来换的东西。自己受到的那点约束又算得了什么。

也正是明白这一点,他才能忍受这种束缚,交换而已。

还有婚姻。

自古以来就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私定终身也只能存在于话本里。他母亲长孙无垢就是尊兄长之命嫁给他爹李世民的,他妹子李丽质也是被父母赐婚给岳山的……

天下人娶媳妇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李承乾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就算撇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愿不愿意让武畅当这个太子妃?答案是肯定的。

正如岳山所说他陪武畅游玩两天,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叛逆心理。他只是单纯觉得和她在一起很放松,从来没有考虑过娶她。

乍一听说她有可能会成为太子妃,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有一部分就是觉得皇帝和岳山等人又开始束缚他了。所以才会一肚子气。

现在静下心来想想,他也希望身边有一个关心自己冷暖的枕边人。

武畅入宫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武畅入宫后会不会束缚本性变成冰冷的工具人?

太子妃也同样要受到种种礼法约束的,她要是坚守不住本心,很可能会变成第二个自己。

这个问题他没有遮掩,而是直接问了出来。

“……应国公情况特殊本就不为朝堂所容,武二娘子入宫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自保尚且不足……恐怕也无法保持天性。”

岳山笑道:“你说的有道理,这个情况我也考虑到了,所以我会告诉天下人武畅是我的弟子。以我的身份应该能护住她。”

李承乾无奈的道:“你们考虑的还真是滴水不漏。”

“滴水不漏谈不上,大家都只是希望一切都变的更加美好。”岳山安抚道:“圣人和娘娘虽然对你要求严格,其实心里还是很关心你的。”

“他们知道你对武二娘子有好感,我刚提议让她入宫他们就同意了,可见他们也希望你能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妻子。”

“只是身在皇家你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也要付出很多代价。”

……

皇宫。

考核还在继续。

长孙无垢提出问题后就把各家的主母叫到一起聊天,各位姑娘们自己思考答案。

这个问题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诸位姑娘都是书香门第出身多少读过一些书,很容易就想到了回答的方向。

所以看起来大家的心态都比较放松。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样的考核她们经历过许多次了,几乎每次宴会长孙无垢都会提出一个问题。

一开始她们很紧张,但很快就发现这个考核其实只是一个初步的筛选,并不起什么决定性作用,只要回答的沾边有条理都算过关。

所以慢慢的态度也就变得轻松起来。

毕竟不是科举考试不需要她们长篇大论,长孙无垢只给了她们一刻钟的思考时间,几乎是眨眼就到了交卷的时间。

“哪位娘子愿意第一个说出自己的答案?”长孙无垢扫视了一圈笑道。

诸位姑娘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斗志。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当先一步站了出来,道:“既然诸位姐妹谦虚,那就由我先开始吧。”

“哦,原来是苏娘子,我记得上一次你就是第一个回答的,果然不愧是京中有名的才女。”长孙无垢夸奖道。

苏娘子欣喜不已,连忙道:“娘娘谬赞了,都是诸位姐妹谦让才给了我这个出头的机会。”

“呵呵,你太谦虚了。”长孙无垢摆摆手道:“说出你的答案吧。”

“口即人,即天下万民。”苏娘子答道:“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

这位苏娘子的最终主旨是得民心者得天下,说的有条有理,引得长孙无垢连连点头。

和她答案类似的人都懊恼不已,自己为啥不提前站出来呢,等会再说这个答案肯定会失分。

武则天则倍感压力山大,她是个很骄傲的人,总是认为自己比别的女子优秀。可现在她知道了,京中多才女啊。自己固然优秀,别人也不差。

对自己的答案也再次斟酌起来。

她想了两个答案,一个是按照本心去想的,一个是揣摩正常人的心思来写的。

前者比较新奇,后者比较稳重。

本来她决定用后一个答案,她现在优势很大没必要冒险,稳重的答案最好。

然而现在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稳重的答案真的好吗?

这时岳山的话浮现在脑海里:见了娘娘之后一定要遵从本心,想到什么就回答什么。

想到这里她一咬牙,遵从本心。

恰在此时她前面那个姑娘回答完问题,下一个就轮到她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站了起来。

“武畅拜见娘娘。”

<!--2020092317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