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喜极而泣(1 / 2)

    梁惠凯把自己知道的手段都用上了,像火针术,过去只见师傅用过。张老道用火针多是治疗腰疼,梁惠凯亲眼见过火针的神奇之处。农村人体力劳动繁重,有的则是房事不加节制,导致腰疼是常事,严重的甚至走路都是问题,被张老道在腰上扎几针马上见效,可谓立竿见影。

    他用火针来疏通背部的几条经脉则是举一反三。火针最大的特点是通过刺激局部邪气所犯之处,直接激发经气,鼓舞气血运行,以热引热,行气散毒,起到温通阳气,温经散寒,活血通络,扶正祛邪的功效。宋金花现在邪气过盛,真阴欲竭,阳气虚脱,百脉不通,道理是一样的,就拿她当小白鼠做实验。

    等艾草燃为灰烬,把针一一拔掉,在她后背上盖了一条毛巾,然后大拇指点在肺腧上。宋金花身子不由的一颤,梁惠凯问:“什么感觉?”宋金花说:“好像一股电流从后背直达屁股上。”

    听着宋金花的呼吸不再那么急促,咳嗽声也不再歇斯底里,梁惠凯暗自得意,都有点深深的佩服自己了!或许自己就是行医的天才?哈哈!开心的说道:“姐,这说明你的膀胱经疏通了,好事!”

    宋金花更是眉欢眼笑,说道:“不用说我也知道变好了,感觉胸里不怎么憋闷了,不再像狗一样喘气,真没想到姐的小命儿会犯到你的手里,哈哈!”梁惠凯笑道:“那就好,我接着给你点按一遍,你忍着点。”

    别说这点儿刺激了,如果能治好就是挨一刀也愿意,宋金花痛并快乐着,说道:“也不是我说初恋好,欧阳奋发还时不时的打电话问问我的病情呢,而崔大福想起来了才打个电话,有时候两三天打一个,倒像是应付公事。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欧阳已经提副书/记了!现在叫市/委常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是市常委里最年轻的干部。”

    梁惠凯心想,你该给你老情人说说,以后不要再提拔崔大福。可这话也说不出口啊!随口说道:“恭喜了!”宋金花哈哈一笑:“你恭喜我干嘛?我就给你说一件事实而已。”梁惠凯笑道:“如果崔大福再惹你,让欧阳奋发收拾他。”宋金花说:“还用他出手?你就把他揍了,哈哈哈!”

    笑着笑着宋金花的眼泪出来了,转而抽泣不止,断断续续的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帮着崔大福越爬越高,两人的感情却越来越淡,甚至还不如一个外人。这场大病彻底让我看清了他的本质,你能冒着被我传染的风险来给我治病,他却不愿意多看我一眼,而且来后不分青红皂白就要给我定一个荡/妇的罪名!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以后在家里不受约束,为他在外边鬼混找理由,我还得为他做牛做马,太可笑了!”

    梁惠凯和刘翠花有过一段婚姻,虽然日子不长,但却是刻骨铭心,所以对婚姻也算有一点儿体会。夫妻之间只要一心一意过日子,很少去在意对方的人品,爱占小便宜会认为是聪明;抠门会认为是节俭;对外人睚眦必报会沾沾自喜的认为从不吃亏;顺手牵羊也不认为是偷窃的行为,等等,皆是如此。不过,一旦两口子反目成仇,对方会把这些“特质”成倍的施加给自己,好像这时才认清对方的真实面目。

    梁惠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摸着良心说,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崔大福,或许是宋金花亲手埋葬了他们的婚姻。假如他们还在镇上工作,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一切,只是崔大福有了权势以后,也有机会把自己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劣本性无限放大。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么看来,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宋金花喜忧参半,而梁惠凯却收获满满,不仅自己的火针术得到了验证,并且能够熟练应用了。而且看样子王冬冬马上就能康复,心中更是豁然开朗。当然,最开心的是暴揍了崔大福几拳,算是出了口恶气。想必这事儿会像风一般在当地传开吧?最起码医院的医生护士会很快就知道,梁惠凯想想都能笑醒。

    给宋金花治疗结束,就想再给王冬冬她们也扎一遍火针,梁惠凯迫不及待的出了病房。走在楼道里,听着其他病房里咳声不断,梁惠凯忽然觉得有点纳闷。朱院长和黎主任出去后却再也没有出现,让他很意外。他认为,既然自己的方法行之有效,医院应该请他去给其他病人治疗才对,不能只为宋金花一人服务吧?但是医院不出面,他也不好意思主动请缨,毕竟要得到官方的许可才行。

    回到房间,王冬冬和莎莎正在玩钓鱼扑克。梁慧凯说:“你俩别玩儿了,再给你们扎一遍火针,巩固巩固。”莎莎问道:“什么时火针?”梁惠凯说:“顾名思义,把针烧红了,扎进皮肤里。”莎莎吃惊的说道:“那不扎坏了?”梁慧凯说:“有我家冬冬在,我能舍得扎坏吗?问的问题有点幼稚。”

    莎莎切了一声说道:“你才幼稚呢!先给你家冬冬扎,我看看怎么回事。”梁慧凯忍不住一笑:“谁要再说莎莎傻,我跟谁急!”莎莎生气的说道:“我看你就想骂我傻,先跟你自己急吧!”“听不出好赖话儿来。”梁惠凯尴尬一笑,也觉得自己的话是有点儿伤人,嘟囔了一句,让王冬冬脱掉上衣,趴在床上。

    等王冬冬准备好,梁惠凯点着酒精棉,把针烧红后在先两个肺腧上各扎了一针。扎两针后,针尖就没了温度,要接着重新烧。莎莎瞪大了眼睛,见王冬冬的皮肤没有什么变化,顿时放下心来,说道:“我负责烤,你负责扎针。”

    梁惠凯夸道:“有眼力劲儿!孺子可教。”莎莎笑嘻嘻的说道:“要不你开个针灸馆,我给你当助手?”梁慧凯说:“用不起!”莎莎嗔道:“瞅你那小气样儿?一点儿都不大方!冬冬怎么就喜欢你呢?”梁惠凯说:“你的意思是冬冬没眼光呗?”莎莎急道:“胡扯!是你欺骗性太强!”

    王冬冬斥责道:“你总气莎莎干嘛?专心扎针!”梁惠凯哈哈一笑,不论莎莎再说什么也不搭话了。有人负责烤针,扎起来就快多了,不一会儿把王冬冬背部的几条经脉扎了一遍,然后问道:“莎莎同志,你还扎吗?”莎莎说:“你总是问些白痴的问题!扭过去,别回头!”

    莎莎终于找回了场子,脱着衣服还忍不住咯咯之笑。梁惠凯说:“快乐往往是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这话不假。”莎莎笑道:“谁让你们总欺负我呢?”

    梁惠凯一乐,挡在两人中间,帮着王冬冬穿衣服。心情舒畅,看着王冬冬玲珑剔透的身子不禁有些冲动,伸手捏了一下“大冬瓜”。王冬冬吓了一跳,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这下不放心了,以防春光外泄,帮着莎莎把身子堵严实才让梁惠凯转过身去。梁惠凯心想,我早见过了,何况她比你的差远了,我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