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劝说(二)(1 / 2)

    自从平国公口中得知宫中变故后,程望一颗心似被撕成了两半。

    锦容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这个傻丫头!这世上,谁的性命也不及她重要。宫妃们行刺裴皇后,她怎么能豁出性命去挡?要是伤了心肺,或是留下什么病根,以后该怎么办?

    他这个亲爹,远在千里之外,除了夜半偷偷哭了几回,竟然束手无策。真是深恨自己不中用。

    程望的消沉低落,众人都知道。因为一向好脾气的程军医,已经连着一个多月未曾笑过了。

    军医们对着程望小心翼翼,就连前来军医营帐里治伤的士兵们也不敢随意说笑了。

    平国公心里也惦记受伤的儿媳,不过,公公比亲爹总要淡定得多。这一日特意令人请程望一同来饮酒,顺便开解他几句。

    “你也别太过情急。算一算时日,锦容受伤也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想来伤势没有大碍,不然……”

    下面的话,生生被程望恼怒的目光逼了回去。

    “不然怎么样?”程望硬邦邦地挤出几个字:“不然就传丧信来了对吧!不是亲生的,到底比我这个亲爹要冷静多了。”

    平国公:“……”

    平国公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亲家先别恼。我刚才一时失言,你别放在心上嘛!其实,我也很担心锦容。”

    “只是,边关和京城相隔遥远,一来一回送信就要一个多月。京城那边发生什么事,传到我们耳中时,都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可不就得想开一点。”

    不说这些还好,一说这些,程望心里愈发愧疚自责,眼睛陡然就红了:“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锦容还没记事,我就离开她,来了边军做军医。这些年,我尽心尽责,自问对得起任何人。”

    “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女儿。”

    “她出嫁,我这个亲爹不在。她受了重伤,我也不知情。我算什么亲爹……”

    泪水很快滑出眼角,滴落在杯中的水酒里。

    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正是伤心处。

    程望这一落泪,平国公心里也百般不是滋味。

    此时此刻,所有的劝慰都是隔靴搔痒,没什么意思。他沉默着饮了杯中酒,只低声说了一句:“我也一样,我不是称职的亲爹。”

    程望红着眼睛,将杯中水酒喝进口中。

    这杯掺了泪水的酒,饮进口中满是涩意。那份苦涩,从舌尖迅速蔓延至全身。

    ……

    这一晚,平国公没有劝酒,程望自己喝醉了。

    醉酒的滋味,十分难受。

    隔日醒来,天已大亮。程望头疼欲裂,抚着额头坐在床榻上。

    川柏端来一杯解酒的药茶:“公子昨晚喝了一壶酒,现在头一定痛的很。将这杯药茶喝了吧!”

    程望胃中不停翻腾,闻到药茶的味道,更是难受。一张口,就吐了出来。

    川柏苦命地伺候着主子沐浴更衣,还要将床榻收拾干净。

    程望沐浴后喝了药茶,再次倒头睡了大半日,到了黄昏时分才醒。这一回,总算没吐,头也没那么疼了。

    喝了一大碗热粥后,程望精神好了不少,张口先问:“今日有没有人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