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0】 陨落的神祇(1 / 1)

    实际上,在被风束缚起来之后、亚索出现之前,伊莉丝已经做好了准备——短短数息之间,她就已编出了一个完整故事,希望以此来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在伊莉丝的故事里,她巧妙的将自己和那个被她诱骗来的祭品身份呼唤,自己只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少女”,刚被渣男诱骗到了岛上,就眼睁睁见着对方变成大蜘蛛,要把自己当成贡品献给一个丑陋的、更大的蜘蛛。

    然后,还没等仪式开始,那头更大的蜘蛛就发出了咝咝低鸣,随后所有蜘蛛就疯了一样冲了出来,而自己则是被裹挟着来到了这里,被捆在了蛛丝之上。

    为了能够取信于人,伊莉丝还不留痕迹的用蛛丝将自己捆了起来,仿佛自己被结茧结了一半的样子。

    通过这个故事,伊莉丝相信自己的身份可以被完全隐藏起来——毕竟,受害者总是能够引起同情,谁会苛责一个突遭大难的无辜女孩呢?

    伊莉丝对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正是这与生俱来的表演天赋,帮助她在关键时刻反杀了自己的丈夫,正式成为了家族的主人,虽然不擅长战斗,但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伊莉丝却可以维持自己的权威。

    只要骗过来人,她很有信心能够顺利逃脱。

    可惜,亚索并没有给她任何表演发挥的机会,刚一见面,就把岚切搭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一口叫破了她的名字。

    “说吧,伊莉丝小姐,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信息——关于暗影岛、关于诺克萨斯,也许我能饶你一命。”

    伊莉丝傻眼了。

    更让她大脑宕机的是,当亚索凑近了之后,她还认出了亚索的身份!

    这不是艾欧尼亚的领袖亚索吗?

    在诺克萨斯,亚索还是相当有知名度的——虽然伊莉丝对艾欧尼亚之战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对亚索至少还是认识的!

    现在,被亚索举着岚切搭在脖子上,伊莉丝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什么情况?!

    我认识你,那是因为你太有名了。

    你认识我……这就没有道理了啊!

    虽然伊莉丝自认为在诺克萨斯的贵族之中有那么点知名度,但总归不至于让艾欧尼亚的亚索都听说过自己吧?

    猝不及防之下,伊莉丝所有的准备全数作废,直面亚索的情况下,平时能言善道的伊莉丝竟张口结舌!

    对伊莉丝来说,准备一套谎言没有难度。

    但在准备好了一套谎言之后,将其全部推翻、短时间内另起炉灶准备另一套天衣无缝的谎言……即使是伊莉丝,也很难做到!

    在伊莉丝发懵的时候,亚索毫不留情,他手中的岚切微微抹过毫许,伊莉丝白玉般的脖子上,一丝红的发黑的血液渗了出来,沿着她修长的脖子缓缓留下。

    这微微一凉的感觉让伊莉丝当即回过神来,咬一咬牙,她终于做出了选择。

    “亚索先生想要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接下来,伊莉丝展现出了出乎亚索预料的配合。

    在询问中,亚索是不是夹杂了一点自己在诺克萨斯行动时已知答案的问题,伊莉丝没有任何说谎的迹象,所做所有回答几乎都是真的。

    从伊莉丝的口中,亚索得到了相当多现在诺克萨斯的内幕,包括苍白女士和卑鄙之喉的交易、诺克萨斯对魔法物品的收集、崔法利议会的动荡、斯维因围攻贝西利科的成功、不朽堡垒贵族再次遭到清洗、黑色玫瑰被迫正式化、苍白女士又多了几个分身……

    伊莉丝有啥说啥的模样,好像亚索才是她的主人!

    “最后一个问题。”看着面前的伊莉丝,亚索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如此配合?”

    “因为我不想死。”伊莉丝相当坦然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的生命来源于苍白女士和卑鄙之喉的交易,而就在刚刚,卑鄙之喉和我失去了联系。”

    “什么时候?”亚索微微眯起了眼睛,“具体时间?”

    “就在你叫出我名字的时候。”伊莉丝看向亚索的眼神逐渐狂热了起来,“祂的毒液曾经是维系我生命的保证,而现在,亚索先生,我只能指望着您了——希望您能接受我的忠诚和信仰……”

    没有了听伊莉丝絮絮叨叨的心情,亚索此刻眉头紧锁。

    之前,当亚索叫出伊莉丝名字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卑鄙之喉早就挖洞跑掉了。

    而且,亚索也很清楚,自己那一剑会给卑鄙之喉带来麻烦,但无论如何都不致命——所以,卑鄙之喉和伊莉丝联系断开,并不是因为亚索的那一剑!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堂堂一个神祇,忽然就和自己的信徒断开联系,玩起了失踪?

    而看伊莉丝的样子,这种断开联系恐怕也意味着陨落,否则她不可能如此坦然的改换门庭。

    综合以上看来,就在刚刚,卑鄙之喉莫名其妙的就陨落了!

    思及此处,亚索心头一凛。

    虽然说卑鄙之喉在神祇之中属于垫底的那种,但这样悄无声息的陨落在暗影岛,也足以说明这片土地的危险,祂的消失从某种意义上给亚索也敲响了警钟……

    还是不能太飘。

    摇了摇头,亚索看到了半空中一脸不耐烦的辛德拉,以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瑞兹,一丝笑意出现在了他的嘴角——刚刚升起的那一丝丝担心又一次消失于无形。

    嗯,看来卑鄙之喉消失还是因为祂太菜了。

    转回来,亚索瞥了一眼五体投地的伊莉丝,脸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嫌弃。

    别看她现在仿佛对自己忠诚而狂热,但看看她对待卑鄙之喉的态度就不难看出,这家伙从来都没有什么真正的忠诚而言。

    对伊莉丝来说,亚索更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是在失去了卑鄙之喉毒液之后,延续生命的唯一希望——虽然她不了解亚索,但求助于亚索是她唯一的机会。

    伊莉丝甚至不打算主动取信于亚索,因为对于她这种无比惜命的人来说,谁掌握了她的生死大权,谁就是她的主人,在主人面前,伊莉丝无比坦诚!

    只要亚索能够让她活下去,她就会绝对忠诚于亚索!

    那么,问题来了,亚索有没有让她活下去的能力呢?

    也算是有的——继承了暗裔之力,亚索可以将伊莉丝的部分躯体转化为暗裔之躯,虽然这种转化非常低级,有明显的副作用,但的确能够延长伊莉丝的生命。

    但……很可惜,亚索不打算这么做。1603447357

<!--2020110917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