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番外:幸福(1 / 2)

勿扰飞升 月下蝶影 2283 字 3天前

无论在什么地方,天才,总是容易得到更多的关注。

延寿曾是一个体弱多病,不知何时就会夭折的平凡孩子,直到他六岁那年,被路过的仙长发现,把他带入一个神奇的地方,他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修仙”这种事。

师兄师姐们听到他的来历以后,摇着头感慨:“原来是凡尘界的人,那位当年也是凡尘界来的呢。”

凡尘界?那位?

年幼的延寿听不明白,但是由于他资质好,师兄师姐们担心他年幼,被外面的花花世界影响心性,所以并不常跟他说外面的事。

他只知道师门叫元吉门,是修真界第十一大门派。身为元吉门唯一的五灵根弟子,掌派大师兄很照顾他,有些同门对他却颇有微词,言语间对凡尘界十分不屑。

“尔等不可胡言!”掌派大师兄神情严厉道,“凡尘界出身又如何,我们凌忧界的大能也有来自凡尘界的,你们这些话若是传到云华门耳中,岂不是惹来麻烦?”

说闲话的同门闻言变了脸色,延寿见同门们吓成这样,好奇道:“掌派师兄,云华门很厉害吗?”

“云华门在十大宗门中排名第八,十分厉害。”掌派大师兄周肖对他温和一笑,“这些人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带你回洞府。”

“排名第八?”延寿想了想,“我们宗门排名十一,比他们也差不了多少。”

怎么几位同门看起来好像很怕云华门似的。

“你不懂。”周肖叹息一声,高深莫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你再大一点就知道了。”

延寿见掌派大师兄这么说,也不好再多问,把这股好奇压在心底,花了十二年时间,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变成了筑基修士。

他听一位师姐说过,很多修士到死都不能筑基,能在五十年内筑基成功的修士,都是修真界的佼佼者,所以他对自己十二年就筑基的速度,十分的满意。

二十五岁那年,他的修为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只缺个契机,就能一跃成为心动期修士,这么快的修行速度,让他成为师父最看重的亲传弟子,就连掌派大师兄,都要让他两分,宗门里无人敢再嘲笑他出身。

师父说修真界有一场交流大会,要他跟着一起去见见世面。

延寿六岁拜入元吉门,到现在都还没出过城,听到师父说带他去凑热闹,当下便答应了。

“到了交流大会上好好表现,不要给其他宗门留面子,全力以赴,懂吗?”师父拍着他的肩,神情格外严肃,“尤其是云华门的弟子,若是遇到他们,千万不要客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延寿:“……”

听师父这语气,他们宗门跟云华门关系不太好?

出门前,宗门拿出了最豪华的飞行法器,给所有参加交流大会的弟子,重新定制了两套宗门法袍,法袍上有几个防御符纹。

他看出师父既不想输人,也不想输阵的决心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不少同去佩城琉光宗的。

琉光宗的大名如雷贯耳,即便是没出过城的延寿,也经常听人提起这个宗门。

“一百多年前,琉光宗举行的那场交流大会,在半途中就取消了,实在是可惜。”

“唉,一晃一百多年过去了,我这修为还是没能突破。”

“你已是元婴期修为,一百多年没能突破不足为奇。咱们修真界,又不是人人都是仲玺与箜篌两位真人。”

延寿安静的听着,心里隐隐有些好奇,仲玺与箜篌两位真人,究竟是何等厉害人物,为何这些修为已是元婴期的前辈们,提起这两人时,竟如此尊崇?

“听说近几年两位真人住在云华门,希望这次交流大会上,能有缘得见二人。”

云华门?

延寿忙扭头偷偷打量师父,师父面上并无不悦之色,甚至还顺势夸了箜篌真人几句。难道师父对云华门并没有反感之意,一切都只是他想多了?

一路上陆陆续续又遇到不少修士同行,到了佩城那一日,整座城市人山人海,不少人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临走前都不忘夸耀他一番。

五灵根天才弟子……

在众人的夸耀中,他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快看,云华门的飞金宫,直接从城门上飞过去了。”

“他们竟然不从城门下经过?”

“人家是琉光宗的姻亲,更何况仲玺真人肯定在飞船上,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四周的修士提到云华门与琉光宗,语气里满满都是向往与崇拜。延寿想,他是五灵根天才,日后一定会比这两位真人更厉害,更受修士尊敬。

进了琉光宗,他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有关十宗门的。哪个弟子结婴了,哪个弟子结丹了,九凤门与昭晗宗又闹矛盾了,月星门来消息说不参加交流会了云云。

真没想到,这些活了不少年的修士,也喜欢讨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延寿隐隐觉得,心目中神秘高贵的修真界,似乎也没有这么神秘了。

交流会开始以后,延寿表现得很优秀,受到无数人敬仰的目光。最后一场论道会上,他分到的讨论室里,竟然有一个云华门的弟子。

这个云华门弟子是双灵根资质,这种资质在大宗门里并不算好,真不明白云华门怎么会把这么好的交流机会,让一个资质不好的弟子来参加,这不是浪费一个名额么?

想起师父的嘱咐,他丝毫不藏拙,在其他九位修士面前侃侃而谈。

“延寿道友说得是!”

“说得太好了!”

云华门的那位修士连连点头,眼露惊叹,最后甚至抚掌夸起来。对方没有嫉妒,没有不满,夸得真心实意,这让延寿……毫无成就感。

大宗门的好胜心呢?大宗门弟子的体面呢?

一个骨龄五六十的筑基修士,论道输给他一个骨龄只有二十五的年轻人,他就不会觉得面上过不去吗?!

论道会结束以后,就是武斗会。延寿实战经验不足,但是由于资质在那,倒是赢多输少,进了决赛。

然后他又遇到那个在论道会上,给他呱唧呱唧鼓掌的云华门弟子。

“真巧,我们又遇上了。延寿道友,请。”这位云华门弟子笑得一脸灿烂,身上穿着宗门袍,上面的符纹层层叠叠,比他这个门主亲传弟子的法袍还要讲究,但为了比赛公平,他腰间佩戴了一块抑制符纹防御效果的玉佩。

“请。”延寿朝观看席上看了一眼,师父坐在那里,他要打败云华门的弟子,为师父夺得颜面。

夺得……颜面……

看着离自己灵台只差三寸的剑,延寿有些恍惚,他输了?

输给了这个资质普通,论道时毫无亮点的云华门弟子?